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韓葉/韓隊生賀】跳蚤市場

#百粉點文之一,@风火流霜 現代全員妖怪paro,正文會是純all葉,此為番外(?)

#老韓生日快樂!!對不起我遲了orz






在離市區一段距離外的山林裡,一座依山而建的老舊房子如專業照相一般透著一種歷史的美感,牆上的白漆脫落形成斑駁滄桑的牆面,上頭生滿了藤蔓植物,花花綠綠地點綴著這座老房子,讓它看起來多少還有點生氣。

房子外有座寬敞的庭院,即使房子如斯老舊,但房子主人對庭院的打理似乎非常上心,不僅看得出定期除草的習慣,連花朵和蔬果也種植了許多,讓這座庭院顯得十分豐富多彩,黃鶯穿梭在枝條之間,並巢築在庭院後方的一顆桃花樹上,鳥巢形似搖籃,為這棵常年開花的桃花樹添上了一小飾品。

屋裡頭的青年坐在藤條製作的搖椅上,並閉上眼睛靜靜聽著鳥類之間的交流,嘰嘰聲充斥在房子一樓內,顯得很是吵鬧。

“我說,老韓。”忽然,青年睜開眼盤腿坐在搖椅上看著面前坐在自家客廳裡、正勤勉地敲打著鍵盤的另一位青年。

“幹什麼?”

“我問你,舊貨跳蚤市場是什麽?”

“……”韓文清抬起頭冷冷地看著一臉好奇的青年,“那些鳥告訴你的?”

葉修點了點頭,“它們也說今天整天市區那邊都有在擺賣,說不定能用很便宜的價錢撈到好貨,我說呢,怎麼其他孩子都不見了,是不是都跑這跳蚤市場去了?”

黑著臉看著葉修,韓文清蓋上了手提電腦,並道:“你沒去過?”

眨了眨眼,葉修特別坦然地說了句對啊而後跳下搖椅蹭到韓文清身旁坐下,“有興趣嗎?”

韓文清直接給了葉修一道嚴厲的眼神,“你這傢伙去了,會出事。”

“所以我才問你有沒有興趣啊!”葉修也沒不悅,似乎饒有興趣地繼續對韓文清勸道:“說不定還能找到什麽法器來查出我的真身呢?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確認我的身份嗎?”

突然一隻手伸過來,一把抓住葉修的腦袋就是一陣亂揉,把葉修的頭髮都揉成鳥窩,亂糟糟的。但這舉動似乎讓葉修心下竊喜,抬起頭看著韓文清,笑了笑,“韓師傅路上請多多指教啊!”

“只是爲了避免出事。”韓文清還是一臉冷冰冰的,轉過身收拾了下身邊的東西,而後又對葉修道:“去換件衣服,整理一下自己。”

“好啊。”葉修站起身,忽然轉過頭又盯著韓文清的手,緩緩道:“我說,這次可不要再給我貼上什麽道符了,哥好得很。”說完就一溜煙地離開了。

韓文清嘴角抽了一下,最終還是什麽也沒說。罷了,反正也只有他能看見。





葉修換上了一身純白色的連帽外套,身下穿了件黑色長褲,一副休閒的模樣。他站在跳蚤市場的出入口前,看著逐漸聚滿人潮的廣場,眼裡有著雀躍的光芒,韓文清站在一旁也看見了葉修異常的狀態,“完全沒來過?”

“沒有。”葉修笑了笑,“忙著呢。”語畢又是轉頭朝前邁步,頗有興致地東望望西看看,走了幾步再次轉身,“老韓你怎麼站著不動啊是不是要去廁所?”

“這地方果然雜。”無視葉修的垃圾話,韓文清眉頭深深皺起,神情有些不悅,“到處都是非人。”

“這說明妖怪都很文明很跟得上時代啊,居然都來買賣東西了,不行,咱們不能落後!”說完葉修就擠進面前的攤位裡,靈巧地鑽了進去,韓文清還來不及開口就見葉修隱沒在一片人頭攢動之中。

韓文清的神色再次冷卻了幾分,伸出手拍了拍面前人的肩膀,那人不耐煩地轉頭正想開口,一見到韓文清的臉居然整個人被嚇了一跳,媚笑著抓出了自己的錢包緊緊握著,像是捨不得一樣低下頭看了幾下再次抬頭愣愣地看著韓文清從面前走過,從他露出的缺口進入面前擠滿人的攤位裡。那人失神了會才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在幹什麼,而後像是劫後餘生似的腳下抹油地溜走了。

好不容易才看到一道純白色的身影蹲在這擠滿人的地攤前,似乎很是專心地看著某樣貨物,攤主早已忙不過來,所以根本沒把這總盯著他們的貨物瞧卻又遲遲沒問價的客人趕走。韓文清一步並作兩步地向前抓起蹲葉修,厲聲道:“想逃?”

葉修摸了摸被抓皺的外套,一臉淡然地挑挑眉,“老韓咱們認識多久了,我是那樣的人嗎?”像是不過隨意迴應一般,葉修無所謂地一把拉過韓文清的手,指著地上的那個白色繩圈道,“老韓你看,看得出什麽不?”

韓文清盯了半響,不屑地哼了一聲,“白虎之繩。這種在人間流傳已久的,早已失去其神力,基本上是庸物。”

“眼力尚可。”笑了笑,葉修和忙得焦頭爛額的攤主問了一聲,“攤主,這繩圈哪來的?”

攤主瞄了一眼,眼神亮了亮,“小哥不賴啊,這繩圈是我曾祖父從崑崙山那邊拿回來的,珍藏了好久,很靈的哦!”

葉修再笑,“不對吧?這繩圈是不是你從一個懶懶的白衣青年那邊偷來的?”

聞言,韓文清和攤主皆是一愣,但攤主很快再次掛起了笑,呵呵笑道,“說笑呢小哥你。”

葉修也不執著於戳破攤主,只是輕聲地和他說,“我拿走了啊。”

攤主再次笑了幾聲,想再說什麽的時候正好抬頭看了一眼韓文清,再看看站在他身旁笑笑的葉修,想要說些什麽的嘴巴立刻閉上,氣勢全無地尷尬說了句這點小東西小哥你就拿去吧不礙事不礙事。

滿意地把白繩拿起掛上手腕上,葉修愉快地道:“會幫你祈福的,生意興隆啊!”後面的韓文清跟著也瞪了一眼攤主,而後才邁步走了出去。

“果然有收穫啊!”葉修舉起手上的白繩晃了晃,原本還因為沾了些塵埃而顯得有些髒污的白繩立刻變得白淨,並散髮出一種祥和的氣息,韓文清見狀有些訝異。

“這是貨真價實的白虎之繩啊。”葉修笑笑,讓韓文清抓起他的手腕看清楚那個白繩,“鄭軒前幾個月不見的護身符,沒想到居然是被人類偷走了啊,嘖嘖嘖。可惜白虎之繩在人類身上是起不來什麽作用的,這是鄭軒給自己護身用的,我最多也只能讓它恢復祥光而已。”

仔細觀察了一會,韓文清沒覺得那白繩和市面上那些庸俗之物有何不同,但莫名就是有一股清淨之氣散髮出來,想來是神力所為。

走了一會兒,葉修忽然拉著韓文清往另一個攤位上鑽去,這次韓文清的眉頭是真的皺緊了,他嗅到濃郁的海水味從那個攤位上傳來,並不是普通的海水味,那是種參雜了海水和妖氣的混合味。

“啊,前輩!”江波濤朝葉修揮了揮手,開心地笑著又和旁邊的人問好,“韓先生也好。”

“小江啊,你在賣什麽怎麽味道那麽濃?你把你的同族賣了嗎?”

“前輩這可不太禮貌啊!”江波濤拿出一個又一個手工製的貝殼類飾品,道:“杜明給唐姑娘做的,太多了,拿出來賣了。”

“哈哈哈!哎喲,做得很不錯啊,可是做了那麽多靈力夠用嗎?該不會都是裝飾用的?”葉修抓起一個貝殼製項鍊,看了看上頭精巧的做工,歪頭想了一下,問:“這些貝殼……哪來的?”

“嗯?”江波濤也湊過去嗅了嗅,道:“大概是愛琴海那邊的吧,最近白庶給我們帶回來了很多東西。”

“這樣嗎?那這個可以給我嗎?”葉修拿起那項鍊,得到了江波濤的首肯後便拉著不明所以的韓文清離開。

“老韓,這個給你吧。”

葉修將那個項鍊給拔了,將其中一顆有著深邃黑色的海螺交給韓文清。

“不需要。”看不出上頭有何不一樣的地方,覺得對他無用的韓文清立刻將海螺重新交還給葉修。

“收下吧,老韓。”葉修笑了笑,就是不將那海螺給收回,“有用的,沒騙你。”

看著葉修有些認真的面孔,韓文清難得地收下了,他當時並不知道,那海螺蘊藏著海神兒子特里同的掀浪之力,和東方的神器不一樣,韓文清的能力似乎對西方的神器產生無法辨識。

葉修滿意地看著韓文清收下了海螺,看著前方又是一個熟悉的氣息傳來,他輕輕牽起韓文清的手,感受到對方的回握時有些高興,他看著他死對頭冷硬的神情笑了。

韓文清覺得他似乎看見了葉修平時基本不外露的尾巴在晃動著,心情說不上來的複雜,他就那樣看著今天似乎特別有活力的葉修帶著他東走西竄,覺得今天的他有點可愛。

如果肯乖乖地和他說出來歷就更好了。



雖然透露得不多……但求感想!【#
评论(27)
热度(50)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