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翔葉】愛上魚的貓

 
▷此為百粉點文之一,點文者  @木笔辛夷 

百粉點文整理
 
▷貓翔+人化X人魚葉 
 
▷我認真努力賣萌發糖√ 
 
▷架空√ 私設√ OOC√ 

▷不用太认真√【。
 
 
這對CP怎麼那麼冷啊WHYYY( 
------------------------------------------- 
 
 
01
 
 
 在沿海一帶有一座小鎮,他們的海港非常熱鬧,不僅是商業交易,連到此處旅遊的旅人人數也相當可觀,船隻鱗次櫛比地排列在碼頭,到處都有人們喧鬧的聲音,好不熱鬧。 
 
 這個時候正好是捕魚的船隻在外航行了一段時間後歸來的時間點,來這裡當場進行買賣和來接家人的人比平常多了幾倍,顯得更是水泄不通。人們討價還價或是叫嚷或是吆喝,人聲鼎沸,就像煮開了的鍋一樣。這樣混亂的場景是免不了有順手牽羊者浮出,嗖嗖嗖,哎呀,這個攤位上的魚怎麼又少了! 
 
 而一個小身影就在這個時候竄過黑壓壓的人群,嘴裡叼著條魚,身影敏捷動作熟練,三兩下就擺脫了人群,跑到小鎮邊緣的樹林裡去了。 
 
 樹林裡蒼松翠柏、枝繁葉茂,陽光照映下來顯得樹影斑駁,偶爾傳來幾聲鳥叫聲,吹來徐徐海風,涼快又清閒。那小身影竄進樹林裡後就往深處跑,那是一個與港口完全相反反向的另一個沿海地帶,海岸上相當乾淨,海水一碧萬頃,碧海青天的景色很是美麗。 
 
 小身影將嘴裡的魚給放在一片大葉片上,就那樣趴在岸邊的榕樹下一邊乘涼一邊緩緩吃著自己叼來的午餐。那是一隻黃色的短毛貓,身形修長體格健壯,一身絨毛也很漂亮,是隻一看就知道很健康的貓。 
 
 正享受這難得的大餐呢,忽然一聲熟悉的聲音從岸邊傳來,那隻貓馬上警戒起來,全身的毛豎起,嘴裡低低地發出恐嚇聲。 
 
 “孫翔你那麼激動幹啥呢,我只是路過而已啊。” 
 
 果然是! 
 
 喚作孫翔的那隻貓瞬間炸毛,它毅然地衝去岸邊開始喵喵喵地叫:“今天早上的水是你潑的吧!出來啊!躲在水裡算什麽男子漢!” 
 
 “唉喲,我不那樣叫醒你你不就又要錯過今天這場市集了嗎?怎麼樣?吃得開心嗎?” 
 
 出水聲從珊瑚礁那邊傳來,孫翔轉頭去看,就見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人身倚靠在石頭上,黑色的髪服帖地貼在他白皙的臉上,在陽光下近乎白玉的肌膚上有著藍綠色漸層的鰭,分別生在他的手肘、手臂和耳輪上,形狀就像是衍生出來的翅膀似的,在陽光下顯得半透明。但若往下看去,便只能看見同樣色彩的魚尾巴包覆著他的下半身,漂亮的鱗片反射著光線,閃閃發亮的。 
 
 “葉修!!”孫翔在岸邊急跳著,它可是貓啊!天生就不諳水性。 
 
 “怎麼?不好吃嗎?”葉修笑了笑,“你不會自己走過來?” 
 
 聞言的孫翔噤了聲,望了一眼周圍,確定沒人在附近後就撲通一聲跳入水中,葉修見狀眨了眨眼,隨後便感受到水中傳來了動靜,笑了一聲,就見同樣赤裸著身體的青年從水中冒出,迅速地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腰部。 
 
 葉修愣了愣,疑惑地摸了摸他頭上的貓耳,笑道:“怎麼了?不吃我了?” 
 
 “我看到你的同族。”孫翔將臉貼在葉修冰涼的肚子上,悶悶地道,“他們都被人類拷上帶走了。” 
 
 聞言的葉修靜了一會兒,然後撫上孫翔的髪,緩緩地、像是在安慰他,孫翔疑惑地抬頭,就見葉修嘴上的笑帶了點苦澀。 
 
 他不是不知道,這個每次鬧騰他,卻又時刻在教導他、關心他的人魚究竟擁有多大的能耐。但即使如此,他終究還是人魚,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身為人魚一族,就終生有著被人類抓捕並拷上鎖鏈帶走的威脅,而至今那些被帶走的人魚命運如何,竟還是個謎。 
 
 “你以為我那麼容易就會被抓走嗎?也太小看我了!”那瞬間的苦澀一閃而逝,葉修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將孫翔的髪連帶貓耳朵一併揉亂,然後猛地撐起身子懸空一個轉身,整個人動作一氣呵成沉入了海水裡。 
 
 仍然抱著葉修腰部的孫翔瞬間被撲鼻的海水嗆住,好在葉修只在海裡轉了一圈便又游回水面,一出水便大口大口補充空氣的孫翔手裡緊緊抱著葉修,耳邊傳來了人魚銀鈴般的笑聲,他抬頭愣愣望著葉修在陽光下明媚的笑臉,水滴濺散在空氣中折射出一個又一個光閃,孫翔伸出手抓住葉修的後腦,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前便湊了上去。 
 
 有些胡亂的吻落在人魚低溫的唇瓣上,葉修輕輕回抱著孫翔,任由他在自己臉上親吻著,尾巴緩慢地推動著水流,讓他們的身體能夠浮在水面上,一直到孫翔親夠了,葉修才開口,“我說,你不冷嗎?” 
 
 孫翔聞言,看了一眼自己赤裸的人身,低吼一聲便馬上幻化原形,變成了原先的那隻短毛貓,並且瑟瑟發抖地窩在葉修的懷裡。 
 
 敢情根本沒感覺到? 
 
 儘管不斷地在嘲笑著孫翔,葉修手裡還是輕柔地抱著他,人魚的體溫天生偏低,雖然給不了溫暖,但幫忙擋擋海風還是可以的。 
 
 “下次也給我帶點好吃的啊。” 
 
 將孫翔放上岸後,葉修說了這麼一句就跳下水遊走了。 
 
 
 
02
 
 
 孫翔是一隻住在這座小鎮上的貓,因為比其他人同類更優異的天賦和實力,他更容易習的化人的能力,那是人魚一族送給這座小鎮的祝福。 
 
 孫翔不止一次想到,自己明明是只優秀的貓,爲什麽這能力得到的還是從人魚那邊獲得的! 
 
 即使如此,他也未曾唾棄過這能力,但就是天生和魚類有著食物鏈吃與被吃的關係,他就是怎麼樣都不喜歡人魚,不過在那個時候,人魚在那座小鎮裡依然是個傳說。 
 
 一直到某一天,有人從某個海域裡捕魚的時候,竟意外捕獲了一隻女性的人魚!然後這座小鎮沸騰了,他們建船、召集人馬、請來鎮上的專家一同出海去了。雖然他們是座小鎮,但卻可以喚作一座小水都,他們不僅旁海而居,連交通用的都是水路,因此諳水的人不少,這一轟動頓時讓他們那片海域遍佈了各種各樣的船隻。 
 
 一開始並沒有什麽收穫,而且因為太多船隻的出航,造成了許多問題,在進一步的討論之後,他們決定減少船隻的數量,並且集中一個海域去打撈。那被捕獲的女人魚被帶到鎮上圍觀了好幾天,因為是第一次接觸的關係,發生了很多事,最終因為照顧不當而讓那隻人魚病死了。 
 
 人們那個時候變得更加瘋狂,爲了更加靠近這如此接近的“傳說”,他們急切於獲知真相。 
 
 ——人魚是否真的住在他們這座小鎮的海域範圍內? 
 
 不知是否因為感應到同伴的情況而來幫忙,在一個夜裡,有人聽見了人魚的歌聲,因為早有準備,所以歌聲的力量減半,進而讓漁人們成功捕獲了一群人魚。他們為這件事而產生了極大的成就感,在外地獲知這件事之後的商人們也紛紛過來圍觀,並願意出高價買下那些人魚。鎮上的人們高興極了,開始更努力地出海捕獲這些人魚,並為這些人魚拷上特地找人製作的鎖鏈,防止他們逃跑。 
 
 但他們卻遺忘了最原始的初衷,他們順從於慾望,將人魚視為貨物,全然貶低了人魚神秘高崇的身份。 
 
 孫翔有一次化人登上了捕獲人魚的船隻,他親眼看見了那些貪婪的人類如何殘忍地將那些漂亮的生物打撈上來,並狠心地將鎖鏈拷在他們的身上,孫翔在那一瞬間覺得人魚的光華似乎全都消失了,美麗的魚尾巴不再自由地擺動,好聽的聲音也變得難聽起來,而且向人類哭叫著的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原先的尊嚴和地位。 
 
 他感到深深的惡寒,並開始為自己從前對人魚的認知感到動搖。 
 
 人魚的力量從未在人類面前展現過,孫翔對此也很疑惑,那麼他化人的能力究竟是從何而來的? 
 
 一開始對人魚的厭惡減低了不少,但因為原先的厭惡,以及如今的下賤化,孫翔對人魚的喜愛度也沒有因為不再那麼討厭而喜歡上這個種族。 
 
 當他開始習慣了這個鎮子的變化後,他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03
 
 
 孫翔第一次遇見葉修的時候,是當他走在沿河的街道上、並對那些和他爭地盤爭輸了的貓們嗤之以鼻時,旁邊的河水突然濺起的水花將它給淋濕了,他因此被拉走了注意力。 
 
 他往清淨的河水裡一瞧,一抹藍綠色的影子從河水內飄過,速度很快,一閃而逝的色彩讓孫翔以為自己當時看錯了。孫翔在那個時候第一次嗅到了葉修的味道,和普通作為食物的魚有著根本上的不同,那是一種非常純淨、感覺相當自由的類似於海的味道。 
 
 然後他又往內看了看,確定沒看見任何東西後正準備抬起前腿離開,就聽見了一把銀鈴般好聽的聲音傳來。 
 
 “你就是孫翔吧!聽說就是你成功化人了?” 
 
 孫翔聞言猛地一震,立刻轉動視覺朝四周警惕地望了望,然後又露出了茫然的神情,奇怪,沒見到有人在和他說話啊?哪裡來的聲音! 
 
 “呵呵,你別急。”正準備跑走的孫翔發覺到這把聲音是從腦海裡響起的,他訝異地睜大了貓眼,而後聽見那把聲音道:“前走右轉進二排水樓後巷裡。” 
 
 說完那句話後,孫翔同時發覺到那純淨的味道消失了,他發現自己有些雀躍起來,但同時也有因為不明瞭對方的身份而有所不滿,卻還是很振奮地拐進第二排建在水上的屋子後巷裡,通稱那些屋子為水樓。而後巷之間也有河水,只不過比起街道上的寬度窄小了些,從後巷是不能進入水樓內的,因此也很少有人會特意經過這裡。 
 
 是個隱匿的好地方。 
 
 孫翔自然也明白這事,當他抵達那把聲音所指示的地方時,那道氣味也隨之飄來,孫翔喵了幾聲,忽然聽見從水裡傳來些許聲響,他湊過去,有些驚訝地看見水裡正有隻不明品種的魚正在乾淨的水裡遊著,身上的鱗片呈藍綠漸層色,鰭的顏色和形狀很漂亮,難得沒有一見到魚就伸手去抓的孫翔在那瞬間愣住了。 
 
 “呃,你是孫翔吧?” 
 
 這次孫翔完全確定是這隻魚在和他說話了,因為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那隻魚正盯著自己看啊!那瞬間孫翔也回過神來了,讓他那麼期待的東西居然是一隻魚!? 
 
 “是啊,你是誰?” 
 
 就算是魚,也是一隻能夠和自己心靈溝通的魚,不得小看不得小看! 
 
 “我?我叫葉修,是隻人魚喔。” 
 
 語畢,沒等孫翔將話裡的信息消化完畢,就見水裡的魚忽地散髮出一道綺麗的光芒,然後面前突然就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影,清晰的話語從面前的黑影上傳來,帶著笑意,“相信了麼?” 
 
 孫翔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人魚。和記憶中完全不一樣的、比船上那些被捕的人魚所散髮出來的美感都不一樣,那是一種更脫俗的美,半透明的鰭就像是翅膀一樣點綴著他白皙的身子,充滿自信和閒逸的微笑就像是汪洋的孩子,自由自在,引人眼球。 
 
 葉修伸出手摸了摸他,見孫翔沒反應,僅只笑了笑,便沉入水中。 
 
 待孫翔也愣愣地追隨著他的身影往水裡看時,猝不及防的大量河水突然濺上他的身體,瞬間變成濕漉漉了。他眨了眨眼,看著面前一臉得意的葉修,一下子便炸毛了。 
 
 他們的關係就是這樣開始的,不斷地被戲弄和各種鬧騰。孫翔雖然不能完全瞭解葉修的所作所為,但在相處一段時間後,卻能感受到那種對他尤其專一的態度。葉修不讓他繼續做一隻流浪貓,讓他化身為人去幫忙人類幹活,這件事一開始孫翔是很抵制的。 
 
 “你獲得了這種能力,難道不想要發揚光大嗎?” 
 
 就只是這樣普通的一句話,讓孫翔甘願去掙錢了。或許他就是在猶豫,擔心這史無前例的人魚的祝福究竟該怎麼辦,而且——如果讓人類發現了,又該怎麼辦? 
 
 但這些疑問在孫翔的腦海裡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尤其是當他看見葉修光明正大地化身為一尾魚在有著許多人類船隻的河水裡游泳的時候,就覺得特別不服氣,他就算混在人類裡面也會是最優秀的! 
 
 
 
 
04
 
 
 孫翔回到住宅處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夕陽照著這座變質的水上小鎮,帶起一股詭異的氛圍。 
 
 孫翔走過二排水樓後巷的時候,下意識往裡看了看。 
 
 他還記得有一次,當他成功把一隻人魚救出來並放回海裡的時候,他看見了葉修出現在那隻人魚的身旁,那隻人魚似乎非常激動,之後等他們游遠了他也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然後他回到小鎮裡時,又在河水裡看見了葉修的身影,他又再叫自己去後巷了。 
 
 當時孫翔的心情很好,一見到趴在大理石上的葉修時便開始誇耀起自己來,並為自己做的事感到自豪。 
 
 葉修只是有一下沒一下地迴應著他,說了一段時間,孫翔也覺得不對勁了,怎麼這葉修今天就特別好談天呢? 
 
 他捧起葉修白皙的臉看了個仔細,臉色似乎比平時更蒼白了,耳輪上的鰭也垂了下來,似乎特別沒有精神,這是累著了? 
 
 “孫翔,下次別再那麼做了。” 
 
 孫翔一開始還不明所以,但葉修勾起了笑,對面前長得不錯的化人淡然道:“那些人魚體內都被下毒了,而且鎖鏈也沒得解開,救了也是白救。” 
 
 那一瞬間孫翔的腦袋呈現空白,他憤怒地摔開了軟趴趴的葉修,對於他對同族的遭遇說出這種話感到不悅,“他們可是你的族人!” 
 
 葉修摸了摸被摔疼的手肘,上頭的鰭出現了些許皺褶,他趴在冰冷的大理石上低垂著眼看著孫翔,嘴上依然笑著,“要救回他們,非得要始祖的力量,但始祖的力量也不是無限供應的,也會有消耗殆盡的一天,僅是救回一條人魚,恢復就需要一天以上。” 
 
 “那也還是有希望吧?怎麼能說白費!”認為自己的努力被貶低了,孫翔特別不高興,“那什麽始祖多來幾個不就好了!” 
 
 葉修靜了一會兒,他看著孫翔,張了張口,最終還是對著那張認真感到憤怒的臉失笑了,“什麽多來幾個啊,始祖只剩下我一個了啊。” 
 
 他看著孫翔怔住的面孔,動了動掉了幾個鱗片的尾巴,一邊試圖返回水內一邊道:“人魚常年隱匿於水中,為的就是保護始祖的安全,第一個被帶走的那女孩也是始祖之一,之後奮起的討伐軍連年缺乏戰爭經驗,早已不是人類的對手,我們輸了。對於始祖來說,那些一個又一個被帶走的人魚都是我們的孩子,我們不會坐視不理,但同樣的,我們也沒有足夠的力量對抗現如今的人類,因此在上個星期被賦予史上最高價的那隻人魚被出售之後,仍然能夠自由活動的始祖只剩下我了。” 
 
 “這樣說,你明白嗎?” 
 
 孫翔兩步並作一步上前將葉修給緊緊抱進懷裡,葉修只是皺了皺眉,他還差一點就可以讓魚尾巴碰到水了啊!卻還是像是在哄孩子一樣拍了拍孫翔的背,道:“正好聽說有隻貓從祝福裡獲得了化人的力量,我想說,我們並不是完全沒有希望的,只是如果像你今天那樣做,肯定不值得,而且風險太大。” 
 
 孫翔感覺到懷裡魚兒的掙扎,突然想起了剛剛自己的作為,趕忙將葉修放回水裡後很是難過地望著大理石上的幾片鱗片,以及葉修手肘上的紅腫。 
 
 “……抱歉。”他道。 
 
 “嗯?”葉修舒服地泡在水裡,對孫翔剛剛的話感到詫異。 
 
 默默地將大理石上、即使脫離了尾巴卻依然散髮著漂亮光芒的鱗片撿起,孫翔突然伸出手勾住葉修的後項,伸出舌頭舔了舔葉修的額頭。 
 
 “我會做出希望給你看的!”他用額頭抵著葉修的額頭,眼裡承載著某些過去所沒有的事物。 
 
 
 
 而這個時候的孫翔也望著夕陽,踏實地履行那個時候的承諾。 
 
 
 
05
 
 
 大約過了兩年,當地政府當時已經收到大量的投訴,並有一群人要求成立人魚保護組織,並全面杜絕捕獵人魚的行動。 
 
 政府爲了平定民心,也開始進行了一連串的行動,並一一對那些曾經買下人魚的人進行調查,在其中發現了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秘密,政府在獲得情報後馬上便封鎖了消息,但行動依然繼續,而且既迅速又有效率。因此人民對於封鎖消息一事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孫翔在裡頭更是付出了不少心力,他提出了許多申請,並對其中一部份獲救的人魚進行了調查。除了近期賣出的人魚,更早之前的人魚已經被毒渲染了身心,鎖鏈有些也難以解下,為這搜救行動蒙上了一層陰影。但在這樣的情況之中,也有人提出可以收養這些人魚直至他們自然死,因為如果再放他們回去海裡是不可能了。 
 
 孫翔提上的申請之一也出現了這樣一個標題:人魚包養計劃。 
 
 一開始還收到不少爭議,但隨著後來逐漸有了完整體系的控制下,人們也慢慢接受了這項計劃。這項計劃惠及的不僅僅是那些已經無法回到海裡的人魚,更甚者,還有那些對人魚非常喜愛的人類,以及兩族之間血染開的距離,希望藉此慢慢地修復。 
 
 那座水鎮早已被全面肅清,肅清行動大概進行了整整一年才算完全成功,現在已經成為了著名的人魚水都,有些諷刺,這裡是人魚和人類戰爭的開始,同時也是和好的初始。 
 
 大概是因為這裡的地理環境實在太好,不清楚的人甚至都不曉得這裡曾經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美麗的水鎮瀰漫著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氣氛,和睦、美好、光明且充滿未來。 
 
 而且當地有一個著名的景象。 
 
 
 每當你經過二排水樓的街道邊時,你會聽見銀鈴般的聲音在和你問好。 
 
 而當你路過一處河水特別乾淨的水樓區時,幸運時你會看見河內有一隻特別漂亮的藍綠色尾巴的人魚在暢遊著。 
 
 或者,更幸運時你會看見那隻人魚正抱著一隻黃色的短毛貓一同戲水,而且要當心被濺濕喔! 
 
 或或者,你是相當幸運的幸運A++,你會看見那隻人魚的主人和他一同在河裡游泳,不僅僅是配合著景觀的美麗所呈現出來的水鄉之美,你還會被漂亮的人魚和帥氣的人魚主人閃瞎眼! 
 
 
 
 聽見這種不明所以的介紹時,一堆人,尤其是對人類和人魚的共同未來相當有興趣的人都會一窩蜂地湧去圍觀。 
 
 不知是否因為如此,他們的出現越來越少了。 
 
 但在他們所不知道的、小鎮的另一邊,每一天在那邊的海岸上都能聽見他們的聲音。 
 
 戲水、玩鬧、互相吵鬧或者出現了些羞於啟齒的聲音—— 
 
 他們今天也過得很好。 
 
 
 愿幸福永續。

 
 
END

评论(11)
热度(115)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