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6-07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貓主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06)

當藍雨從動物診所出來的時候,其他人也已經來到了附近。

“沒想到居然會那麼乾脆。”

藍雨望著智能手機上的文字信息,不無感慨。他何嘗不曉得嘉世的心意,但當事實擺在眼前時,那和只是心裡想想的感覺是全然不同的,事情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 暗歎了口氣,隨即感受到腳邊的動靜。他蹲下身,伸出手撫摸跟著自己跑出來的幾隻貓,對有著奶油色斑紋的黃少天喃喃了一句,“不知道你以後該怎麼找葉修玩呢……”

誰知道話才剛說出口,黃少天就張口輕咬住藍雨的手指,嚇得藍雨心裡一驚,趕緊一邊安撫一邊道:“沒事沒事,動物診所離上林苑那麼近,隨時都能過來不是嗎?”

聽見黃少天發出代表困惑的“咪——嗷”時,藍雨也只能不斷撫摸著他,像是希望它藉此理解自己的有心無力。而一旁不斷磨蹭著藍雨的喻文州和鄭軒同時也在安慰他,尾巴時不時輕輕碰了碰藍雨。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了微草的喚聲。

“藍雨!”微草手上的星月手鐲在遠處就發出了響亮的聲音,當他抱著頸項上同樣有著星月項圈的王傑希喵跑過來時,就見藍雨已經站了起來,他腳邊的貓咪也豎起了尾巴並發出了意表歡迎的喵叫聲。他將王傑希放了下來,隨即問:“我看了信息,是真的嗎?”

苦笑了一聲,藍雨點頭不語。微草則沉默了起來,而後拿起手機輸入了什麽,才露出了失落的神色,“百花和煙雨很快就到了,他們差點都跑到隔壁鎮去了……”微草低下頭,就見王傑希從剛剛開始就將視線望向陳醫生的動物診所那個方向,尾巴一下一下晃動著。

“話說,嘉世怎麽回答你?”

“我給他去了信息,告訴了他大概的情況,他說——‘只要不是交給專業的訓練員,誰要都好。’”

微草聞言,眉頭皺了皺,卻沒說什麽。他拿起手機並同時發送了多個信息,“我和大家說一聲吧。”

隨後他們便在路邊等待了一會,大約幾分鐘·後霸圖、百花、煙雨、雷霆和皇風便和他們集合了。而其他人則是因為上林苑裡不能長時間都沒人在,於是便先回去了。

煙雨此刻很不悅。

“興欣是誰?為什麽他說要養就交給他了,那可是葉修啊!”她憤憤地瞪視著藍雨,卻只能在他臉上讀出無奈,也不忍再說什麽,便招呼了一句“我得看看那是誰。”後便和楚雲秀喵朝動物診所奔去。

而這個時候,少年們腳邊的貓一同躁動了起來,發出了此起彼落的喵喵聲,甚至於黃少天喵已經跟隨煙雨的腳步跑掉了。

來不及將黃少天喚回來的藍雨愣了愣,有些尷尬地看著煙雨離去的方向,勉強勾起微笑道:“還是去看一看葉修吧哈哈……”

“話說,葉修是自己跑過來的?”一邊摸著懷抱裡的鄒遠喵,百花雙眼放光地望著藍雨,而一旁的雷霆和皇風也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年紀沒比在場的人年長多少的皇風故作深沉地道:“了不起、了不起。要好好向葉修學習啊,對不對田森?”

而皇風腳邊那隻體型比在場的貓都大得多的健碩貓咪很有力地喵了一聲,像是贊同一樣晃了晃尾巴。在它旁邊的是韓文清,長得十分強健的四肢在少年們開始邁步的那一瞬間便率先迅猛地衝了出去,很快便抵達了離得不遠的動物診所門口邊,它跳起身子伸出前爪趴在門上、用重量將門給推開了一條縫,而後利落地鑽了進去。

見狀的其他貓們也都一窩蜂地跑了過去,王傑希是在韓文清進去後不知何時摸進去的,連微草都沒發覺到。

當他們推門而入的當兒,立即傳入耳中的是小陳果雀躍的聲音,“韓文清、王傑希、田森、肖時欽……呀還有鄒遠!煙雨姐姐你們都來了啊!”

只見小陳果不知從哪抱出了一隻毛色純淨的短毛貓,乖順地窩在陳果懷裡的樣子既養眼又溫馴,眾人想了想,指不定是哪家寄放的家貓吧。不過雖然陳果手上已經抱著了一隻貓咪,卻還是很雀躍地在湧進診所裡的貓群中蹦蹦跳跳的,那副高興的模樣都看不出來剛剛哭過了。

“煙雨,人呢?”百花湊近正靠在櫃檯處的煙雨身旁,只見後者搖了搖頭,“果果說陳醫生帶葉修去裡面的房間去了,不讓進。那個誰也跟著進去了。”

“那我們稍微等一下吧。”微草說完就跑去和果果打招呼去了。

藍雨看了看周圍,找個地方坐下後才像是終於能夠歇口氣似的開始和身旁的雷霆閒聊起來:“說起來,剛剛的行動還是前所未有的積極呢。”

“大家都希望能早點找到葉修吧。”雷霆溫和一笑,看了眼被黃少天撞翻在地後再次重新爬起的肖時欽喵,忽而轉為無奈一笑。

“……那個,嘉世他,真的那樣決定了嗎?”煙雨眼帶擔憂地望著其他人,雖然已經是被確認多次的情報,但從前和葉修那樣要好的嘉世居然就這樣放手了,她仍然難以接受,“秀秀也很擔心葉修啊,興欣到底是誰啊。”

藍雨啟唇正想說些什麽,但很快又噤了聲。

“好吵啊。話說,是誰在叫我呢?”

一聽見陌生的聲音,煙雨立即轉過身盯著從後頭冒出來的少年,清秀白淨的臉上帶著笑意,再次重複了一次問句,“嗯?剛剛有人叫我了吧?”

“你就是興欣?”煙雨狐疑地打量了面前裝扮隨意的少年,“好像和我們差不多年紀呢。”

“明年成年。在下興欣,是陳醫生的親戚,各位訓練員們多多指教喔。”非常自來熟地打起了招呼,興欣甚至還向煙雨伸出了一隻手,“煙雨姐好。”

想說的話被迫吞了回去,煙雨怔怔地伸出手和興欣上下握了握。在一屋子的喵叫聲下才猛地想起自己的目的,她抓緊了興欣的手掌,一秒嚴肅起來:“聽說就是你想要收養葉修嗎?”

聞言的興欣眼神亮了起來,一直都雲淡風輕似的顏容在見到眾多訓練員齊聚一堂時甚至眉頭都沒動一下,此刻聽聞於葉修的時,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

“你們這麼快就考慮好了?怎麼樣,他一定是說可以吧?”

還沒等煙雨說出第二句話,興欣就搶先問了他迫切想知道的答案,藍雨此刻也站了起來,並拿出手機按出了嘉世的信息交給興欣看。興欣瞥了一眼,只是笑了笑,而後就果斷道,“那好,葉修我就接收了!”

“太不要臉了吧!”煙雨忍不住道了一句,“葉修雖然嚴格來說是嘉世養的貓,但也跟了我們那麼久,難道我們的意見你就完全無視了?而且你要養葉修,葉修還不一定會跟你呢!”

興欣卻無不悅,只是笑道:“它會跟我的。”

“爲什麽這麼肯定?”微草也忍不住問道,“它……總不可能對我們完全沒有留戀,貓對家的意識沒那麼弱,何況是葉修。”

陳果看著兩方似乎漫延著火藥味的氛圍,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麽,最後還是靜靜地縮在貓堆裡看熱鬧去了。

興欣對微草的疑問所產生的反應也還只是一笑。

“因為他總會回去嘛。”他這麼說道。

那麼一瞬間,眾人皆愣。

霸圖皺了皺眉,“葉修會回去上林苑?”

興欣點了點頭,“不錯。”

“什麽意思?你會還給我們?”雷霆搞不明白了,那這收養究竟是啥噱頭呢?圖個一樂嗎?

興欣果斷搖頭,“怎麼可能!葉修是我的了!”

“什麽是你的了,我還不知道到底爲什麽葉修會願意和你在一起啊!”煙雨炸毛。

“大家冷靜、冷靜。”

突然一把溫厚的嗓音從人堆裡傳了出來,陳醫生咳了一聲,無奈地和在場的少年少女說道:“寄放的寵物都要被你們吵醒了,小聲點……”

眾人對不起對不起完了,隨後又轉火興欣,這次卻只是用視線逼迫著,嘴裡咬牙切齒。

見此情況,陳醫生也不禁一笑,“我只讓你們小聲點,不是別說話。”從陳果的手裡將那隻漂亮的貓抱起,陳醫生繼續道,“至於葉修的事,你們先讓它在我這休息幾天吧。”

聞言,眾人面露不甘。陳醫生隨後又補充道:“我們過幾天就會搬去上林苑那兒住了,你們還是能夠天天見到它的啦……”

“欸?”煙雨驚訝,“陳醫生你要搬進來嗎!沒聽說啊!怎麼沒打聲招呼!?”見其他人在訝異之後貌似都鬆了口氣,她的語氣也鬆了不少,“嗯……果然還是放它們在身邊照顧比較能讓人安心。”

“陳醫生你怎麼就說出來啊!”趴在櫃檯上逗弄著肥壯的田森喵的興欣嘟起嘴喃喃起來,“瞧陳果都說不出話來了……”

眾人將視線移去陳果那邊一看,還真的是一臉驚訝到不能言語,比他們還要誇張。

陳果訝異了好一陣子,才開口道:“爸爸——真的嗎真的嗎?”陳果飛撲進陳醫生的懷裡,蹦蹦跳跳地顯示著她此刻的情緒有多高昂,“居然是搬進上林苑裡!!”

“是呀是呀。”一邊伸出手安撫雀躍的陳果,陳醫生對其他人抱歉地笑了笑,“原本是想給她個驚喜的,現在倒是無妨了,最近瞞得可辛苦了。”

聞言的其他人都有些尷尬,若不是他們的到來,再過個幾天,陳果的驚喜程度說不定會比現在更高吧。

搞清楚狀況的煙雨先是咳了幾聲掩飾尷尬,才緩緩地和陳果說:“果果,搬進來後我給你教教怎麼養貓吧,要天天來玩也可以喔。”

“是啊是啊,少天一定也很喜歡。”藍雨也跟上附和道。

就在其他人正在打哈哈時,興欣注意到霸圖走到櫃檯前,穩重的聲音裡帶著擔心,“葉修呢?”

興欣看了眼跳上櫃檯上的韓文清,笑了笑,“在睡覺。”

“此時不接待來客,敬請見諒。”

(07)


當然那一句話是開玩笑的。

“我把它抱出來吧。”陳醫生看了下自己擠滿了貓咪的診所,忽然覺得今天的客人是不是被這群人嚇走了。

黃少天喵在地上不斷喵喵喵地叫著,“葉修呢葉修呢葉修呢……明明有味道啊怎麼都不見他出來啊!”剛剛只見到了葉修的尾巴垂在桌子邊,沒看清啊!黃少天表示不滿足,繼續聲音騷擾。

“醫生去抱出來了吧……話說是很嚴重的傷嗎?”只聽見主人之間的隻言片語,肖時欽等貓其實並不十分瞭解事情的經過。

“聽說是從樓梯上掉下來了。”喻文州舔了舔前爪,不安地在地上掃了下尾巴,“剛剛有聽見它的聲音,大概不會很嚴重。”

不一會兒,陳醫生便抱著葉修從後面的房間出來了。葉修剛剛似乎洗了澡,身上的毛色恢復到以往的那種純白,毛髮也被梳理過了,除了腳上的繃帶之外其他部份都如往昔那般。

“葉修!”煙雨急忙上前輕輕摸了摸葉修,後者用額頭和耳後根蹭著她的手,讓煙雨放心不少,“葉修……你真的要跟這傢伙嗎?”說著,煙雨指了指一旁的興欣。

聞言的眾喵也立即豎起了耳朵,葉修見他們一個個緊張的模樣就不禁失笑,但出口的只是如往常那般聲調的喵叫聲。葉修對興欣伸過來的手蹭了蹭,意表自己對這位即將接替嘉世照顧自己的少年表示歡迎。

“欸…真的嗎?”雷霆先是訝異了一下,而後聽見陳醫生說:“其實幫葉修洗澡、梳毛等的工作都是興欣做的,他雖然沒有什麽養貓的經驗,但倒是學得很足,偶爾也會來幫我的忙,至少在照顧葉修上面沒什麼問題。”

“這樣啊,那我算是放心了。”微草笑了笑,娃娃臉上露出了可愛的微笑。

“喵——喵——”黃少天對主人們霸佔了葉修的觸摸權表示不服,立即跳起來用肉球碰了碰藍雨的褲管,大聲抗議著。

“他們還真是喜歡葉修。”見煙雨一放下葉修後就衝到它身邊的貓咪們一個個圍在一團,興欣有些訝異,也很開心,“看起來好溫馨。”

“對了,你沒有養其他的貓了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麽,百花對興欣道,“如果要養葉修,我的建議是,多養幾隻能夠和它一起相處的貓。”

興欣聞言也是挑了挑眉,他抓了抓頭,“正在計劃。大概等我和陳醫生一起搬進去上林苑後才會開始尋找吧……”然後他的視線一轉,就見那隻一直安靜地趴睡在櫃檯後的純淨貓咪,笑了起來,“現在可以算是有一隻了吧。”

“喔?”微草湊了過來,一副頗有興趣地問,“是果果剛剛抱著的貓嗎?”見興欣點了點頭,微草也是欣慰一笑,“它很不錯,好好照顧的話會長得很漂亮的。”



“你們怎麼都來了啊…”葉修原本想站起來,但從被綁了繃帶的腿上感受到了刺痛,便打算就那樣趴在地上了,“不用訓練了嗎?這麼空閒來看望我啊。”

“葉修活該掉下來好嗎!”黃少天囔囔了一句,卻是先將頭湊了過去,就在葉修的額頭上蹭了又蹭,“出什麽事了啊居然靜悄悄地離開了還有沒有義氣……”

葉修眯起眼任由黃少天蹭著自己的眼臉,感受到它伸出了舌頭舔舐著自己的腦袋,也就默默地任由他繼續下去了。忽然感覺到前爪也被舔舐了,它好笑地睜開眼看著趴在自己面前輕柔舔舐的喻文州,“又不是斷了,舔什麽。”

“那你就快點痊癒吧。”喻文州的尾巴晃了一下,腦袋也湊過去蹭了蹭,繼續舔著。同時間,葉修也感覺到身體被誰順毛著,它轉了下腦袋,見肖時欽正仔細地幫他舔毛,頓時覺得自己似乎一時間成了殘疾貓咪,有些無奈。

“老韓小田你們該不會也要湊一腳吧?”見一旁還有兩隻身形略大的貓坐著看著自己,葉修不安了一下,就見韓文清眯了瞇眼,卻只是伸出一隻前爪碰了碰葉修的後項,然後站起身用身體蹭了幾下,就沒了動作,繼續坐在葉修的身旁。

“前輩努力。”田森大力地晃了下尾巴,蓬鬆的尾巴上下搖擺著,看起來就像是在為葉修打氣。

“謝謝啦。”葉修這一句謝謝伴隨著尾巴輕柔的晃動,表示這開心的舉動似乎讓其他貓也安心了不少,忽然葉修感覺到身邊多了一團毛,他還沒轉過頭去看是誰,一把聲音先傳了過來,“別動。”

“咦、大眼啊……你——”後面的話被葉修硬生生吞了下去,它雖然沒叫出來,其他貓卻曉得發生了什麽事。

“大腿傷到了,剛剛就看到了,怎麼沒有包紮?”王傑希一邊靠在葉修身邊,頭卻湊過去大腿處舔舐著,動作並沒有很大,卻很細心。

葉修忍耐著痛楚,黃少天時不時就蹭了蹭它,身上被舔舐的舒適感讓它覺得放鬆不少,而後才道:“醫生做過處理了,大眼你那麼心急幹嘛。”但身體卻很享受這種感覺,一時間也覺得腿上的痛楚減輕了不少,好不容易才忍下了側過身露出側邊肚皮的慾望。

見葉修漸漸有了睡意後王傑希才停止了舔舐的動作,它將它有些蓬鬆的夕陽色尾巴靠在葉修身上,身體緊緊地靠著它,尾巴緩緩地搖擺著,像是在哄著它睡覺似的。

葉修大概是累了,喵嗚了幾聲就將腦袋靠在喻文州的項窩裡熟睡了過去,這個時候鄒遠跑到一旁的主人們身邊喚來了興欣等人,就見一群貓靠在葉修的身邊捲縮起了身體。

“還是第一次見他們相處得如此和平。”藍雨笑了笑,他蹲下身戳了戳緊緊挨着葉修腦袋的黃少天和喻文州,“平時都是一副爭得你死我活的模樣,真的是吵死了,是不是啊少天?這樣靜靜的多好。”

“因為葉修是病患的關係吧!不過這樣的畫面真是難得一見。”百花說著便已經拿出了手機準備拍攝。

“可愛嗎?”“好多毛團,可愛爆了!”煙雨和陳果早就在一旁觀察了許久,手上的手機攝像究竟錄了多久也不曉得,就見兩人特別開心地萌著面前的貓貓團們。

“對了,楚雲秀呢?”微草對王傑希像是在保護葉修的動作逗笑了,卻也注意到了少了一隻貓。

“剛剛秀秀蹭了蹭葉修後就到一旁趴著了,不過倒是一直在觀察這邊……”煙雨喚了一聲楚雲秀,後者立即便走了過來,看了看主人而後又看了看葉修那邊的那一團毛球,最後居然選擇擠了進去。

“累了、想休息了吧。”雷霆認為道。

“那我們先回去好了。”藍雨叫上了其他的貓咪,對陳醫生、陳果和興欣禮貌地一笑,“遲點再過來,照顧葉修勞煩你們了。”

“不會不會。”興欣搶先答了一句,“你們辛苦了,葉修剛剛都睡不著呢。”

“嗯?”眾人又愣了一會,仔細想了想,或許是因為痛楚的關係吧。

“葉修是覺得太疼了,睡不著,所以才自己走過來的吧!”陳醫生摸了摸下巴,搖了搖頭,“那樣會加重它的傷情,而且很辛苦吧,真的是十分有毅力的孩子。對了,你們回去和幫我和馮老爹說一聲吧,最近都沒見到他。”

將各自的貓咪回收並和被興欣抱在懷裡的葉修道了再見後,也同時答應了陳醫生一聲,而後就帶著各自的愛貓離開了。







短小的06+07,抓不回感覺……讓我再摸摸orz 曉得興欣說的「算是有一隻了吧」的那隻貓是誰麽?
話說,台灣的天空部落中國那邊是開不了的嗎?

评论(13)
热度(93)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