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8-10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貓主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08)



藍雨再次蒞臨動物診所是當天晚上的事。

“晚上好。”藍雨手上拿了個手提貓籠走入了診所內,後面則跟著早上沒來過的輪迴、虛空、三零一和呼嘯。

見又是些在貓咪競技比賽裡赫赫有名的訓練員,陳果頓時又坐不住了,回了一聲“藍雨哥哥晚上好!”後就奔過去把輪迴腳邊的其中一隻貓抱了起來,那隻茶灰色的貓瑟縮了一下,卻還是很乖巧地任由陳果抱著它蹭著。

“小周的毛還是那麼滑。”陳果蹭夠了,卻沒將手上的周澤楷喵放下來,她和溫柔笑著的輪迴問了句:“輪迴哥哥,我可以抱過去給興欣看看嗎?”

輪迴聞言,怔了一會,眨了眨眼,最後還是笑著點了點頭。

“謝謝輪迴哥哥!”說著,就轉過身往裡面衝去了,“興欣——!”

“幹嘛!”興欣的聲音從裡頭傳來,似乎在忙著什麽。

“藍雨哥哥他們來了,小周也帶來了喔!”

陳果朝內叫著,然後就抱著周澤楷站在櫃檯旁逗弄著。

陳醫生坐在一旁,淡定地接過藍雨等人帶來的物品,那些東西都是葉修在嘉世那邊的用品。比如手提箱籠、貓籠、砂箱、玩具、金屬梳子、護理用的用具等。

在整理這些物品的當兒,陳醫生眉頭一挑,拿起了某樣小東西,笑道:“這是葉修以前的東西?”

三零一看了眼陳醫生手上的東西,也笑著從帶來的小行李箱裡頭拿出了幾個一樣的東西,“這些都是葉修、蘇沐秋和蘇沐橙的,反正我們也沒用了,不如都交給你們好了。不是聽說那個叫興欣的也正要養貓嗎?”

陳醫生點了點頭,將手裡的響片收了起來,“看來以後有的忙了。”

“呵呵,必須的。”三零一將東西都一一清點完了後交給了陳醫生,而虛空這個時候走了過來,他手上拿著兩個成對的寵物套裝,“醫生!這兩件怎麼賣呢?”

熟悉虛空在雙鬼組合成形之後特別喜歡成雙成對的事物,陳醫生就趁著這個機會拉著人到一旁去推銷和商談價錢去了。畢竟,這個下午的生意有些冷清啊!

周澤楷喵在進門之後便嗅到了那個熟悉的味道,可它卻沒見到那個擔心了一整天的身影。

在聽見葉修沒事的時候,它才總算不再那麼憂心,但心思卻都還放在葉修身上,它想要見見葉修。周澤楷嗅了嗅那些殘留在陳果衣服身上的些微氣味,確認了葉修的確是在這裡,雖然一直在和陳果玩鬧,可是周澤楷的視線卻一直在轉。

“……不專心。”較沉默的呼嘯站在陳果的身旁,他注意到了周澤楷的分心,發現它似乎正在尋找什麽,“葉修……?”

“葉修在裡面休息,要抱出來嗎?”陳果也停下了逗弄周澤楷的動作,她轉頭望著陳醫生像是在徵求同意。

“還是不要一直移動它的好。”陳醫生溫和地笑了笑,“等會一起進去看看它吧。”

“謝謝。”藍雨說完歎了口氣,“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事,精神點,葉修好得很呢。”陳醫生拍了拍藍雨的肩膀,眼角忽然瞥到了人影,他轉頭對來人道:“終於肯出來了嗎?”

“唔唔唔!”興欣嘴裡似乎還在嚼著食物,說話都模糊不清的,他一看見在櫃檯旁的周澤楷立即湊上去,一個吞嚥後才兩眼放光起來,“喲,這就是那個強勢崛起周澤楷?真帥氣啊!”說著伸出手摸了摸周澤楷的身體,嘴裡不住讚歎,“毛髮帶有光澤,又滑又順,體形苗條但結實,照顧得真好。”

“謝謝,你是……興欣吧?”輪迴等人見關注的人物出來了,立即過來打招呼,“……輪迴。”然後伸出了友好的右手。

興欣看了眼面前長相俊秀的少年,也是笑著回握住,“你好你好,我是興欣。”然後他眨了眨眼,道:“這賽季的決賽,祝你好運啊!”

“欸,怎麼不見你祝我好運?”藍雨在一旁插嘴道,這賽季的決賽共有四組競技貓被入選,他也是其中一組啊!就不見面前這人對他說過這種話!

“之前不是你得了冠軍麼,要給其他人成長的機會啊!”興欣說著抱起了周澤楷,抓著它的右前爪輕輕搖擺。

周澤楷當時只覺得更濃郁的氣味湧入鼻腔內,它蹭了蹭興欣,感覺到了滿滿的葉修的氣味。

有些著急地叫了起來,周澤楷的嗅覺也是相當了得的,它在空氣中尋覓了一會,便將方向定位在那扇通往後方的門。底下的江波濤喵也立即瞭解了周澤楷的目標,並喚上了林敬言喵、方銳喵、楊聰喵等等朝那扇門跑過去。

有些錯愕地見其他的貓都竄過自己的身旁往後方衝去了,興欣轉過頭怔愣地看著那些蹲坐在門前不斷喵叫著的貓們,心裡不住感歎。

自己真是養了一尊大神啊……



葉修在診所後面,陳醫生等人的住宿房間裡。

通過那扇門之後便是飲水、煮食的空間,而再往裡面前進,就是起居室和臥房了。葉修被小心地放入了臥房裡的一個籃子裡。籃子中放滿了棉柔布料,窩在裡頭很是舒適。

原本正舒服地沉眠著,但敏銳的嗅覺和聽覺讓他不得不從睡夢中睜開眼,環顧了一圈被黑暗覆蓋的房間,葉修清楚地從空氣的流動中嗅到了一群熟悉無比的氣味。但由於它無法站起來,於是便繼續趴在籃子裡,靜靜地聽著外頭的動靜。

葉修聽見興欣吃完了晚餐的聲音,清洗了碗筷之後便衝了出去,心想著他們應該還會再玩一會兒什麽的,怎知道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那些響亮的喵叫聲和人類的步伐聲便逐漸靠近並清晰了起來。

想起了下午的經驗,葉修依然不為所動地繼續窩在籃子裡。

除了黃少天和喻文州……還有其他下午沒過來的貓。

感覺好久都沒那麼熱鬧了。由於它並不參與貓咪競技比賽的緣故,因此常常和其他的貓們錯開了時間,訓練內容和地點也不盡相同,住得近,實際分多聚少。

當房門被打開的一瞬間,它無意識地輕晃起尾巴。



打開了房間裡的日光燈,興欣便看見了已經醒過來的葉修正望著他們,他湊過去摸了摸葉修被洗得順滑的白色毛髮,嘴裡叫了幾聲“葉修”“葉修”。

葉修亦叫了幾聲回應興欣,同時也將視線放在陸續進了房間的其他人身上。

見葉修如往昔般對著他們眨著那雙湛藍色的眼眸,同樣地叫喚著,心裡頓時踏實多了。但看見它身旁的興欣,不免又是一陣空虛,如今他們是否還能以主人自居呢?

輪迴走過去摸了摸葉修,“葉修,還好嗎?”

“喵嗚——”

“嗯。”微笑著撫摸了下葉修,輪迴對身旁的其他人道:“挺有精神。”

“那就太好了,葉修等你好了我給你和蘇沐橙配一對套裝哦!”虛空說著拿起了手機上網搜索去了。

呼嘯和三零一站在一旁,感覺到腳邊的觸感,啊了一聲道:“讓讓、讓讓,它們要擠進來了。”才剛退後,幾隻貓便撲了上來。首當其衝的是經過了一整天的勞動依然很活潑的黃少天喵,“老葉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啊?”

“你覺得呢?”葉修主動將頭蹭了過去,因為黃少天是將前爪趴在籃子邊的,葉修稍一施力地蹭了一下,黃少天立即不穩地鬆開了前爪落了下去,但很快又有一隻貓趴了上來,是周澤楷。

“小周,怎麼樣,有沒有被陳果騷擾啊?”見到是周澤楷,葉修還是心情不錯地蹭了過去,周澤楷一開始並無買賬,卻是努力蹬著籃子爬了上去,江波濤在後面助攻一頂,比葉修體型稍微大一些的周澤楷喵就那樣擠進了葉修的籃子裡,葉修不免的愣了愣。周澤楷鑽去了籃子邊緣的空隙,小心翼翼地不碰到葉修的傷處,找好位置後才借住體形的優勢不斷磨蹭著葉修白淨的身體。

如此關切又友好的舉動讓葉修清楚地感受到周澤楷的關心,用尾巴碰了碰正在幫自己順毛的周澤楷,葉修帶著笑意蹭了回去。

被蹭出籃子的黃少天不滿了,明明它才是第一個去蹭葉修的啊!怎麼一轉眼就被周澤楷搶走了那瞬間的空隙露出的機會!?這不對吧!

於是黃少天便帶上了動作不能說太過靈活的喻文州一同攀爬著籃子,一邊喵喵喵地叫著試圖移轉周澤楷的注意力。葉修見此狀況有些無奈,“少天你幹嘛呢,跟後輩爭什麽。”

“葉神真是……”林敬言默默地圍觀著面前的貓們的舉動,一時間不曉得該說什麽,它們不是來探病的嗎?

“太沒下限了!說,耍了什麽花招?”忽然方銳的聲音從旁冒出,就見方銳利索地跳進籃子裡,瞬間就趴在了葉修的身上,一旁的周澤楷被打斷了動作也有些不滿,而黃少天卻又被震飛了下去,敢情它一直都沒使全力吧!連喻文州都還攀在一邊沒掉下去啊。

“喂喂喂……”葉修動了動身體,試圖讓方銳從它身上下來,“猥瑣大師,這時候耍什麽流氓?老林你教出來的?”

“小心壓到傷處…”林敬言在一旁轉著圈圈,忽然一跳,準確無誤地預測到方銳尾巴晃動的方向,然後就那樣咬住它的尾巴將它給拖了下來。方銳叫了幾聲未果,就落了下去。

“哼,虧你還願意換個主人。”吳羽策、李軒和楊聰都站在一旁,雖然沒有湊上去但還是在葉修將頭湊過去時禮貌性地蹭了蹭。

“興欣是個可造之材啊,別小看他!”葉修感受到黃少天和周澤楷似乎又爭了起來,只好轉過頭無視它們,和面前的幾隻貓談了會,喻文州這個時候繞了過來,並問:“競技比賽的可造之材?”

“那個領域也很期待。”

“你會去參加競技比賽嗎?”

“唔。”葉修甩了下尾巴,周澤楷這個時候蹭到它的臉旁,葉修仍然淡定地想著,半會才說:“看看吧。”

“臥槽葉修你參加了比賽豈不是更加有難度了!還是乖乖待在家吧你!”有些大力地蹭了一下葉修,黃少天繼續囔囔,“那個接替你的貓實力也不錯,可是還是沒你來得熟練啊。”

“呵呵。”

玩了一會兒,少年們見時間晚了才將各自的貓領了回去,周澤楷喵在離去之前又蹭了幾下,而後才跟著輪迴離開。

“……前輩。”這是周澤楷喵在今天見到葉修之後的第一句話,也是最後一句。

“前輩再見咯!”江波濤離去前趁機跳了上去,用鼻子蹭了下葉修的鼻子,然後時機非常剛好地就被抱走了。葉修舔了舔鼻頭,微微嚐到了上林苑區裡種植的貓薄荷味道,忽然有些想念起來。

“葉修。”興欣摸了摸葉修的頭,笑道:“快休息吧,很晚了。這樣才能快點康復!”

蹭了下興欣的手掌,葉修便窩在興欣重新整理過一遍的籃子裡,閉上了眼睛。

那麼久了,第一次,不是睡在嘉世的家裡。

(9)

第二天早晨,葉修是窩在籃子裡被捧出去的。

雪白色的毛髮襯著藤製籃子的米綢色,映著早晨的溫和光線,繪製出一幅柔和的畫面。

陳果將葉修從籃子裡抱了出來,並給葉修吃了早餐。那些早餐都是昨晚藍雨帶來的東西裡準備好的,甚至都已經寫好了備忘錄交給興欣。因此此刻葉修吃的早餐實際上就是興欣照着那些备忘录特地為它而準備的。

葉修聞了聞早餐的味道,氣味還不錯,就不知道吃下去是什麽味道。這麼想著,葉修張開口舔了一口。

寵物盆裡放的是黃瓜以及去骨的魚肉,就見葉修吃的速度不快,但還是將盆子裡食物都吃完了,甚至還舔了個乾淨。一旁看著的興欣算是鬆了口氣,至少他認為自己準備的東西葉修還是能接受的。

“對了葉修。”興欣抱起吃飽喝足的葉修到後方的一個小角落處,指了指那邊放著的砂箱,“相信你能明白。”

砂箱的作用無非就是作為貓咪們的廁所,而且如果將砂箱放在眾目睽睽的地方,難免會給貓咪造成心理壓力,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因此既然葉修這幾天就要住這了,那麼熟悉一下這裡的新環境是必須的,不可少的當然還有貓咪用具的放置,用的東西也儘可能是貓咪熟悉的舊物。

當葉修重新窩回去那個籃子裡時,陳醫生正好從後方出來了,手裡是昨天見過的一隻毛色純淨的黑色貓咪,葉修向對方友好地晃了晃尾巴,對那隻雌性貓打了個招呼。那隻貓在葉修的面前被放了下來,穩穩地站在葉修的面前,似乎正在打量面前的貓,它有著苗條的身體曲線,看起來十分順滑有光澤的黑色皮毛,以及犀利的淺褐色貓瞳。

“這是唐柔,前幾天來到診所面前後就一直不離開了……”陳醫生捏起唐柔頸項上那個看起來價值不菲的名片,看了看葉修又看了看唐柔,“而且根據昨天那些孩子的反應,看起來也不像是你們那邊的貓,真的是很麻煩啊。”說著摸了摸葉修的頭,溫和地笑著,“暫時要好好相處喔。”

乖巧地喵嗚了一聲表示聽見了,葉修就見唐柔湊過去蹭了下葉修,大概就是在表示它們能夠友好相處吧。

興欣有些訝異,“連磨合都不用就這樣要好上了?這孩子不簡單。”看著明顯也已經不是小貓崽的唐柔,興欣其實心裡很欣慰。這樣的年齡要讓兩隻成年的貓友好相處其實很多時候都會有一些困難。

“可能它們都有相似的地方吧。”陳醫生拍了拍興欣的肩膀,道:“這裡對它們來說是一個新的環境,對方都是新的同伴,也就沒有了爭寵或地盤意識的競爭。”

“也是。”興欣喝著手裡的牛奶,不知從哪摸出一隻逗貓棒,“讓它們來熟悉熟悉。”




“你好。”唐柔蹭過了葉修之後就坐在一旁看著它,有些好奇地望著面前這隻有著漂亮毛色和看起來挺柔韌的身體,同時也注意到了葉修腳上的繃帶,昨天雖然早就知道了,卻沒那麼近距離看過。

“嗯。”葉修也是在觀察著對方,葉修的貓瞳有多犀利啊,一下子就看出面前的貓來歷不淺,卻也沒想到一下子就套出事實,於是繼續打招呼:“葉修。”

“唐柔。”唐柔的尾巴輕柔地搖擺著,“昨天還真是熱鬧。”

“呵呵,見笑見笑。”知道它指的是昨天那群人和貓來圍觀它的事情,葉修淡定地回應著,而後它又問:“你是這裡的貓?”

“看起來是了。”唐柔如此說道,“我也沒打算離開呢。”

“喔,一起。”稍微動了動已經沒那麼痛了的前爪,葉修放在籃子邊緣拍了拍,而唐柔也明瞭地放了上去,就這樣要好上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致命的物品晃過眼前——是逗貓棒。

葉修和唐柔的耳朵抖了一抖,在下一秒,兩隻貓的視線都隨著那隻晃動的逗貓棒開始左右搖擺。

貓咪是非常富有好奇心的動物,對規律動作的東西,比如說逗貓棒之類的一點抵抗力也沒有,常會被晃動的逗貓棒玩弄於掌心卻不亦樂乎。它們也喜歡會發出聲音或會滾動的東西,比方說毛線球或廢紙團,分分鐘都能成為它們喜愛的玩具。

因此在第三次晃過面前的時候,唐柔和葉修都同時伸出了爪子試圖抓住面前那晃動的物體。葉修被眼前的逗貓棒吸引了注意力,身體微微撐起前傾,並開始不斷伸出前爪和面前的雌貓互相追逐著逗貓棒,肉球時不時相碰,而後不知不覺動作劇烈起來,到最後是以葉修一個更精准的動作將逗貓棒一把刮走,並收入懷中。

“好快的速度…”興欣則沉浸在剛剛的逗弄中發現的事物裡頭,兩隻貓的動作都很敏捷,但論經驗而言葉修似乎更有此心得,比唐柔多了許多多餘的動作不同,連速度和預判能力都十分值得讚揚。

將葉修回過神來後放置在一旁的逗貓棒收回,興欣歡快地摸著葉修的腦袋,清秀的臉上洋溢著美好而快樂的笑容。

葉修的尾巴晃動了起來,它伸出舌頭舔了舔興欣的掌心,這個時候的興欣心裡可高興了,不僅是撫摸貓咪時尾巴晃動所代表的“確認和主人的特殊關係”而生出的滿足感,在自己撫摸過葉修之後,葉修會去舔舐自己撫摸過的地方所代表的意義一樣,這是貓咪記憶人的味道的方式,它們擔心分開後會找不到主人而有的舉動。

開心地繼續摸了摸葉修,直到它舒服得將腦袋枕在棉布上並閉上眼睛後才離開。興欣將在一旁待著的唐柔抱走,並摸了摸它說:“柔柔,你喜歡玩什麽呢?”將櫃檯裡準備好的幾個毛球團把玩在手心裡,興欣笑了笑,將毛球丟了出去後任由唐柔去追逐並玩弄,同時默默觀察著它的動作。

“幹什麼你?”陳醫生一邊將電話收起來,一邊問。興欣就那樣蹲在櫃檯裡看著唐柔玩耍,是在發呆呢還是辦正事啊?

“觀察柔柔的動作、敏捷度、柔韌度等。”興欣轉過頭朝陳醫生笑著,“是隻被照顧得很好的貓,身上的肌肉相當有爆發力,卻不失其柔韌度,但似乎沒有得到過什麽標準的運動或者競技訓練,大概是被養出來的。”

“這可真難辦。”陳醫生一臉沉思樣,嚴肅地說:“這樣的貓肯定是有人飼養的,但名片上卻沒有聯絡方式,之前問了一圈這附近的居民,也沒人知道這隻貓是誰家、從哪來的。而隨便飼養似乎也不太好……雖然說唐柔很乖巧也不挑食。”

興欣聞言點了點頭,卻沒說什麼。他們試過聯絡相關部門看看有沒有人為唐柔做出了尋寵啟事,但事實上根本沒有,就這樣一隻美麗的貓吧,放任它出來亂逛也實在是說不過去,但卻又不像是丟棄的貓,實在是抓破腦袋都不解於其中的緣由,確實很難辦啊。

“還是暫時看看吧。”陳醫生最後還是說出了和前幾天一模一樣的話,他溫柔的視線落在剛從起診所後方出來的陳果身上,興欣不用陳醫生自己說出來就明白了,因為陳果也很喜歡唐柔嘛。

讓陳果和唐柔一起玩耍去了的興欣轉出櫃檯將籃子捧起,窩在籃子裡頭再次睡過去的葉修眼皮動了動,興欣動作輕柔無比地慢慢將籃子放在櫃檯上,然後轉去櫃檯後方就那樣趴在桌面上一邊顧著前臺這邊一邊時不時轉過視線盯著葉修看,越看越入神。

陳醫生無聲地笑了起來,興欣這種專情的樣子就像是每一個第一次養寵物的小主人一樣,對它們視如珍寶,小心翼翼地照顧著、並無時無刻都將將它們映入眼眸裡,刻進心窩裡,恨不得將它的好公佈於天下。天天陪伴著它們,好奇著它們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反應,那是美好而幸福的表現,於動物而言,是最好的對待,它們曉得你如何待它們,便會如何待你,貓同樣的,雖然沒有犬類那種忠誠,但卻是心思很敏感的動物。它們相信主人對自己永遠是善意的,只要給了足夠的關愛,它們便選擇相信並喜歡你,如斯單純。

但是這種感情於人類而言卻是無法長久的。這種寵溺總有一天會厭倦,新奇感會消失,感情會變質,雖然對動物極度不公平,但人類往往是最先背叛的那一方。養寵物,說著容易,實行起來也不難,但論心態,卻不是什麽科學說明或產品可以幫助的,這是一個需要長久的愛心、耐心等態度去證明的東西。

身為獸醫,見過太多因為人類而釀成的慘痛病歷,也見過許多種丟棄的案例。

若要養寵物,那就要全權對它負責,並做好一切準備。它們並不是玩具,不是你說養就養,丟就丟的東西,動物也是種生命,不僅是主人,是人類就得尊重生命,愛護生命。

陳醫生頓時很欣慰,不曉得是否是因為他的職責所影響,興欣和陳果就算不是他帶出去,只要是見到需要幫助的動物,都會二話不說馬上身體力行。尤其是貓類更是深得他倆的寵愛,那些因為被人類觸摸了,留下了陌生的味道而被母貓拋棄的小貓他們也常常會抱回來,幫它們度過了未斷奶的時期,而後便相贈於人或賣給其他有意飼養的人。興欣因為之前只是偶爾才能過來,倒是缺少了照顧貓咪的經驗,但那種善意是相當令人深刻的。


“叮鈴——”

玻璃門上的鈴鐺響動,診所裡的三人皆轉頭望去,陳醫生忽然道了一句“啊糟糕忘了。”後,便衝回去治療室不知準備什麽去了。

興欣和陳果困惑地看著來人提著一個寵物籠,笑得一臉抱歉地將手上的寵物籠放在了櫃檯上,“不好意思,我找陳醫生,已經預約過了。”

興欣眉頭挑了挑,面不改色地對客人笑了笑,然後朝後叫了一聲,“醫生!” 居然忘了有客人要來,陳醫生你這診所還能好了嗎?

“咳咳。”輕咳了一下,陳醫生慢悠悠地從治療室走出來,嘴上多了個口罩,手上也多了對塑料手套,“你好,我就是陳醫生,請問您的寵物是?”

“你好你好。”來人是個男人,他有些緊張地為寵物籠解鎖,將裡頭的動物抱了出來,興欣的眼睛亮了亮,那是一隻體型和昨晚過來的田森不一樣高大的貓,田森偏向腿短而身大,但即使是腿短,也已經是很健壯的了。但面前這隻貓四肢修長而健壯,身形高大,也有豐滿的尾巴,雖然是隻半長毛的大型家貓,動作卻挺靈活,被抱出來後就不斷在主人的懷裡動作著,看起來像是在磨蹭?

“喔喔……好大!”陳果一臉的驚喜,雖然已經見過田森、周澤楷、韓文清等的大型貓,但像面前這隻那麼大的卻是第一次見,她不禁伸出手去摸了摸那隻貓豐滿的尾巴,毛茸茸的很是舒服。

“那個,我想醫生你幫我看看…”男人一臉的糾結,“看看它的情況,是否和正常的貓一樣。”

“是指健康嗎?”

男人搖頭,“我是指……它的行為和思維。”

大概瞭解了男人的意思,雖然對他的態度抱持著疑問,但還是說道:“好的,我明白了。請問它的名字是?”

“喔,它叫包容興,我都叫它包子。”


(10)

陳醫生沉默地看著面前的大型家貓,深深地陷入了思考之中。

因為男人似乎有工作要忙,於是他便先將包子寄放在這裡,陸續又交代了一些基本的東西後就離開了。

陳醫生帶著那隻好動的大型貓咪進入了櫃檯右方的一間房間內,裡頭有幾隻小狗和小貓,也有放在隔離室裡的倉鼠和各色籠子裡的其他動物。這個時候正好剛過早餐時間,動物們有得都在玩耍,這裡正是主人們寄放寵物的房間

興欣也跟著進了去,就見陳醫生先是抓起一個在地上滾動的毛線球,在包子面前晃了晃,然後丟走。包子追了過去,然後就在它快要追上那團毛球的時候,包子忽然轉了一個彎,將剛剛不小心被小狗小貓推倒在地的一隻中型貓叼了起來,看起來毫不費力。

陳醫生呆了呆,看著包子很高興地將那隻貓叼了回來,雖然那隻貓滾落在地的時候被其他的小貓小狗包圍著看起來確實挺像是一個大毛球,但在面前的東西,那麼明顯的目標,不至於這樣都會弄錯吧!?

於是陳醫生將剛剛發生的事無視了,決定再試一次。而這一次他將那隻貓放在一個蘋果形的沙發上,這個沙發挺高,許多貓都喜歡窩在這裡,畢竟它們習慣於從高處往下看,因此喜歡待在高處。雖然陳醫生這種舉動也著實奇怪,但當它把包子放上去之後,就見包子的體重將沙發給壓了下去,然後……包子就滑了下來,非常自來熟地在陳醫生的腳邊磨蹭。

故意的吧。陳醫生心裡道。

興欣在門邊憋著笑,這個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聲好聽的喵叫聲,意識到這是葉修的聲音,興欣也就轉過頭湊到葉修的身邊,對被包子的味道熏醒的葉修說了些話,然後便抱起它,將葉修抱進了那間房間。

“醫生,我讓葉修來玩玩。”

“櫃檯呢?”

“有陳果和柔柔在看著呢。”

“喔。”看著面前完全不忌諱自己是個陌生人的包子喵,陳醫生有點明白剛剛那個男人意有所指的是何事了。他不放棄地再拿出了幾個玩具逗弄面前的貓咪,然後不斷再次面對叼來面前的那隻中型貓咪。

“怎麼回事啊?”陳醫生混亂了。

“真的很不同啊……有辨識障礙嗎?”興欣抱著葉修湊過去,見包子正在和那隻中型貓咪玩(qi)耍(ling),隨後又道:“說不定只是想要和那隻貓玩?”

“喵——”

“……葉修?”見葉修一拐一拐地湊到那隻貓的身邊,體型的比較實在有些懸殊,看著怪可愛的,就見葉修蹭了下包子喵,然後包子喵立即蹭了回去,大概是力道太大,葉修又沒站穩的關係,身子一下子歪了一下,但很快又被包子巨大的身形倚靠著。

興欣拿著逗貓棒湊了過去,在葉修面前再次晃動起來,雖然是對準葉修的,但包子當然也看見了那個逗貓棒,它和葉修同時伸出前爪去抓那個逗貓棒,理所當然又是葉修利落地將逗貓棒給抓走了。包子喵忽然一陣激動,喵喵了幾聲後猛蹭著葉修。

這是在幹嘛?

見包子喵像是在服從老大似的,將葉修叼了起來放在蘋果沙發的正中心,然後就像個下屬一樣在一旁團團轉著,見葉修要行動了又蹭了上去,似乎在說“老大你別動,地盤我來守著就好!”。

興欣再次將逗貓棒伸了過去,包子喵見狀,立刻衝了上去,不曉得是不是葉修對它指點了幾句,包子喵的動作不再那麼大而無目的,大概過了不久後就停止了這個逗貓的行動。

因為,包子將逗貓棒折斷了。

“臥槽。”興欣驚得罵了一句。

陳醫生在一旁看著,摸著下巴,眼神深邃。

其實不過只是陷入了沉思。





唐柔面對著面前的大型家貓,友好地做出了表示,包子也是非常大方地給了面前美麗的貓咪一個大大的擁抱,唐柔掙扎了一下,優雅地從包子壓下的身體下竄了出來。

興欣之後又拿了個嶄新的逗貓棒出來,決定在唐柔和包子的面前晃動並同時觀察它們的舉動。葉修趴在櫃檯上的籃子裡,默默俯視著下方的一切。

葉修時不時喵了幾聲,興欣以為葉修想要一起玩,正想叫陳果將葉修捧下來,就見葉修又鑽入了籃子之中。但與此同時面前的兩隻貓競爭得愈加劇烈,平時溫和乖巧的唐柔不知為何動作整個猛了起來,和包子爭搶著奪下逗貓棒的權利,包子也非常不易,隨著葉修幾次的貓叫,兩隻貓的動作似乎愈加流暢起來,看起來比較有規矩了,興欣一個不注意,唐柔就撲了上去將逗貓棒奪走了,包子也不甘示弱,整個身子撲向興欣,奪走了興欣的身體平衡。

被撲倒的興欣想著,該不會都是葉修在指點它們吧………………怎麼突然那麼厲害了起來!

對馴養貓咪這方面有著知識,卻沒有實踐的興欣揉著懷裡的包子,思考著自己該做什麽來改變現狀。

“興欣,梳子。”陳果這個時候從後方跑了出來,手裡拿著四把金屬梳子,兩把密齒和兩把稀齒的梳子,“該怎麼梳毛?”

“先讓他們進去治療室。”說著興欣站了起來,然後抱起葉修就逕自進入了治療室內,裡頭的陳醫生正好已經為另外一隻動物診斷好了,於是和興欣等人交替出去顧前臺去了,“喔,三隻一起嗎?”

興欣聞言順著陳醫生的視線往後望去,就見身後除了陳果帶著進來的唐柔之外,還有一隻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包子喵。

“嗯,一起……”興欣看著包子喵,不知該為此刻的心情作何感想。


*興欣先用溫水將葉修的白毛給打濕,而後進行一段時間的按摩,動作輕柔而小心,儘可能地不碰到繃帶處,漸漸地,那些脫落的毛便浮了起來,遍佈在葉修的身上。

“先用梳子順毛梳,然後逆毛梳,之後再順毛梳,此舉必須不斷重複。”興欣慢慢地梳著,一旁的陳果則有樣學樣地為唐柔梳毛,有些生澀的手法做不到太完美,平時為客人的寵物梳毛的一向是陳醫生親力親為,她比較少接觸。因此興欣時不時則要接過陳果手上的梳子為唐柔再次梳理,唐柔和葉修都十分乖順,似乎已經習慣於梳毛這種顯示著主人“關切”的行為之中。

“頭部要用密齒梳子梳刷喔。”完成了為葉修梳毛的工作,興欣看了眼也處理得差不多的陳果那邊,然後再看了看腳下的包子喵。

“長毛貓需要在洗澡前後都要充分梳理。”雖然包子喵並不是長毛貓,但半長毛也差不多就是了。

然後興欣和陳果便開始忙了起來。

在洗澡之前先為包子梳過一次,在洗澡的時候濺了興欣整身不說,洗完澡出來發現毛脫落的情況似乎還是一樣挺多,興欣和陳果很是努力地梳理著,好不容易比較滿意了,包子喵也變得乾乾淨淨了起來。

走出治療室後不斷兩分鐘,包子喵不知從哪叼來了一個……熱狗。

“——興欣,你偷吃了嗎!?”陳醫生的喊話從後方傳來。

看著面前像是在獻寶似的的包子,興欣心下複雜無比。

過了幾天,經過了陳醫生和越來越一臉憂鬱的男人討論診療過程的結果,那個男人似乎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決定將包子轉交給他人照顧。

“我之前都是交給了我那個看場子的表弟關照,照顧得不錯,但不知為啥就變這樣了。”男人一臉沉痛,“而且最近我要出國了,那邊沒有熟人,我找不到能夠照顧包子的人,可以讓包子待在你們這裡直到有人將它帶走嗎?真的很不好意思。”

說著,男人留戀地撫摸著趴在他腿上的包子,神情有的糾結有的不捨,著實是無奈之舉。

而這個時候,腳已經好了不少,能夠走路了的葉修從櫃檯後方探出了一顆腦袋看著包子,湛藍的眼眸眨了眨。

包子喵忽然起身,然後朝葉修奔了過去。

“唔,恭喜留下來,包子。”葉修一邊被蹭著,一邊道。

“老大老大!我可以留下來了!”包子磨蹭著葉修,高興地擺動著尾巴,“不過老大別擔心,就算離開了包子也能叼著老大一起走!”

“噗。”在葉修旁邊的唐柔不禁笑了一聲。

“不不不,不用那麼麻煩!”葉修瞥了唐柔一眼,有些無奈。

“哈哈,不麻煩、不麻煩,以前我都跟主人的表弟跑馬拉松啊!”

和人類跑馬拉松!?

看著包子強健的四肢,似乎又覺得這是可以成立的事實。

“它在這裡也有同伴啊!那就好了。”主人看到包子朝葉修奔去後,心裡似乎放鬆了些,“擔心它離開了那待在表弟那裡的流浪貓群後就沒人陪它了,謝謝醫生。”

“呵呵,葉修它們也……玩得很高興啊,哈哈哈。”陳醫生眉眼彎彎,乾笑了起來。

“嗯,那我走了。”付完款、將包子的東西全都交給診所後,男人此刻的神情放鬆了些。他喚了包子一聲,蹲下身摸了幾遍,最後鄭重地道了別。包子喵了幾聲,送走了前主人。

包子喵轉回葉修的面前,道:“老大,下次我帶你一起去跑馬拉松吧!”

慢慢開始習慣包子跳脫思維的葉修淡定地晃了下尾巴,道:“先去吃早餐吧。”



——————————————————

最近發生了挺多事的,甚至於家裡剛學會玩鬧的小貓接二連三生病了QAQ
看了眼06-07真是慘不忍睹……好不容易才寫完了08-10,然後榮耀喵再次緩一陣子啦!我要開新坑!【爆

08-10大概有一萬一字,求感想和意見啊 (´;ω;`)

*梳毛過程參考自《養貓小知識》

猫摇尾巴的意思却很复杂,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1、如果两只猫在对峙,并压低着双耳认真的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此时它们会左右使劲地摇摆着尾巴,表示它们正处于紧张或情绪亢奋的状态,随时有爆发战斗的可能!

2、当猫正在休息时,如果你非要给它梳理被毛,或限制其自由时,猫会急速地晃动尾巴表示不耐烦。而当其在某处安详的打盹时,对主人的呼唤,猫不一定会回过头来看,最多只会摇动一下尾巴作为回答。

3、当猫自愿睡在主人的怀抱里时,它的心情是最愉快的,此时它的尾巴会大幅度的缓慢摆动,即使在睡梦中,猫也会在偶尔晃晃尾巴。当猫猫有求于你比如是讨东西吃时,它会挨在你脚边磨蹭,尾巴高高耸立,尾尖轻摇,喵语呢喃,让人顿生爱怜之情。

(另一種解釋)

1、尾巴温和轻柔地摆动:是亲昵和高兴的表示,或者正在思考。

2、尾巴频繁地甩动:表示不耐烦,不愿意被限制自由。

3、尾巴不动但尾尖抖动:表示猫正在克制自己,忍耐愤怒。最好离这样的猫远些,这时的猫很容易攻击人。

4、卷毛猫激烈地摇动尾巴:表示兴奋和欢迎,和狗摇尾巴意思相同。这是卷毛猫特有的动作。

5、尾巴向前方卷曲成一团:表示正对一个东西产生浓厚的兴趣。

6、尾巴自然微弯向下,尾尖略微向上抬起:表示安全和满足

(>y<) 有什麽問題也可以問,雖然大多數都是從網上參考並融合理解的【
06-07那里回答唐柔的的确是对的233是否太明显XDD

评论(10)
热度(125)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