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葉】你的世界

·世界荣耀AI化→叶修

·性格是隨意配置的,出場的只有几位重點描寫的荣耀,并非全部

·说好的段子呢#

·复健文,结果还是越写混乱QvQQQ 就是个脑洞( 
 
· @特格特 记得你曾经点过的荣耀叶?(虽然大概相差十万八千里)








 
 
 榮耀世界邀請賽。 
 
 這個世界性的榮耀賽事即將在瑞士的蘇黎世舉行,在受邀的國家代表隊陸續抵達的當兒,同一時間一起齊聚於此的還有各國的榮耀AI。 
 
 一個以人類形態行走在陽光之下的,各國的榮耀AI。 
 
 中國、韓國、日本、瑞士、瑞典、挪威、丹麥、荷蘭、德國、英格蘭、意大利、法國、俄羅斯、加拿大、美國以及澳大利亞,共16名人形的人工智能。每名AI實際上都是隨同國家隊一同來到瑞士的,但因為是世界電子競技協會與榮耀遊戲公司一同為這場世界性的榮耀大賽準備的一個驚喜,於是他們都身穿著當地的衣裝,普普通通地混在工作人員之中來到了瑞士。 
 
 在待各個國家隊的選手都順利入住酒店休息之後,瑞士當地的世界電子競技協會負責人致電給工作人員,電話的內容主要是希望能讓各國的榮耀AI聚一聚,相互認識交流一下,順便做做檢查什麽的。大概在瑞士當地時間的午間,受邀而來的各國榮耀AI已然被帶到一間形似會議室的地方。 
 
 因為是代表自身國家的榮耀AI,所以每位AI的樣貌也都不盡相同,但無一不是身材好臉蛋好的模特兒模樣,畢竟這是之後也要用來宣傳的,在有選擇之下當然是盡力讓他們擁有更大的商業價值。而且每位榮耀AI也都十分形似各國當地人的模樣,他們看起來都不像是一名AI,也不像是用同樣的零件組成的人工智能,除卻每位AI手指上戴著的榮耀戒指,他們幾乎沒有相似的地方。 
 
 而將他們喚來的負責人僅只交代了幾句由協會新增的注意事項,確定每位AI都已經將資料更新儲存了,便道了句“你們先相處一下”後便一溜煙地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內眾AI面面相覷,率先打破沉寂的是瑞士的榮耀AI:“大家好,我是瑞士的榮耀AI。” 
 
 隨後,日本的榮耀AI也道:“初次面對面相處,往後還請多多指教。”甚至還站起身來90°鞠了一躬。而後其他AI也都紛紛開始打招呼,有些甚至開始和旁邊的AI談起天來。他們都不算是特別陌生,除了直接見面這一點,實際上自從中國榮耀職業聯賽第九賽季與其他國家一起統一更新了75級等級上限之後,各國已經有所準備的榮耀AI專屬網絡也一併打通,縱使榮耀AI還未完全生成,卻已經自那之後有了自體意識,甚至能夠與其他國家的AI交換信息。 
 
 不僅僅是對之後發生在榮耀網遊裡的事有所關注和管理,他們對榮耀職業聯賽也有了工作人員幫忙輸入的資訊,這麼多個賽季以來發生的種種事蹟他們都非常清楚,再加上如今正值世界榮耀邀請賽的時期,嘴裡不免俗地開始談起了各自的國家隊,以及他們在各自的國家裡發揮的表現。 
 
 “說起來,我記得中國那裡不是有一位對榮耀相當喜愛的選手嗎?”荷蘭不知想起了什麽,開始找尋起中國榮耀AI的身影。 
 
 “我知道!那……那叫……Hugh……對、叫葉修的一位選手!”德國特別激動地站起身來,視線準確地落在日本榮耀AI身旁的中國身上,頓時間會議室裡的視線全都集火於中國榮耀AI身上,還沒等中國開口,美國榮耀AI卻先道:“我記得那位選手不是已經退役了嗎?第二次退役。” 
 
 忽然間會議室裡傳出了一片此起彼落的歎聲,AI們比較不善於掩飾他們的情緒,此刻的歎息聲正清楚表達著他們心中的遺憾。 
 
 中國見此狀況,很是高興地笑了笑,出於各國AI對自家最寵愛的選手的愛戴,中國AI也不賣關子,直接道:“葉修有過來。” 
 
 “嗯?”一瞬間眾AI又精神了起來,他們望著黑髮黑瞳的中國,眼裡有著激動。 
 
 “他作為國家隊的領隊過來了,不打比賽。”中國笑了笑,故意對其他AI問道:“你們怎麼了?” 
 
 “想看看他,可以嗎?”模樣看起來還是個清秀少年的日本AI抓了抓中國穿著的長袖紅杉,眨了眨圓潤的雙眼,抿起唇乖巧地等待著迴應。 
 
 中國沉默了一下,沒想到日本會這麼直接來一記直球,還沒等他開口,特別活潑的德國也立即道:“對對!我也想看看!中國你不是說他對咱們的感情多深多深嗎?我來一探究竟!” 
 
 美國沉穩地點了點頭,有著立體五官的俊容上揚起了一抹笑,“的確有必要一看。” 
 
 這個時候瑞士發聲了,他輕咳了兩聲,溫和道:“不如我們去申請一場與選手交流的互動吧,以隱藏身份為前提,我想這方式可以讓我們更輕易地接觸葉修選手。” 
 
 一群AI開始發出“不錯不錯”的附和聲,然而,這個時候,韓國出聲了。 
 
 韓國榮耀AI長得跟韓劇裡的花美男似的,身材高挑不說,聲音還有著非一般的性感低沉,“我說,就爲了一位選手,至於嗎?” 
 
 “韓國你沒聽中國說過葉修的事嗎?”意大利笑了起來,及肩的淺色髮絲被撩撥到一邊,他托著下巴,綠色的眼眸直溜溜地盯著中國看,“中國,不如你再說說,葉修究竟是位怎麼樣的選手。” 
 
 中國眨了眨眼,應了一聲。韓國也沒說什麽,只是哼了一聲便重新坐下。 
 
 然後,如同背稿似的,中國開始敘述關於葉修的事蹟。 
 
 自榮耀第一區開服起就熱愛著這款遊戲的一名少年。 
 
 在榮耀職業聯賽還未開始之前,他已經是位在網遊裡能夠掀起各種風波的高手。在榮耀職業聯盟成立的時候,更是加入了嘉世戰隊,開始了他的職業生涯。 
 
 最初,一切都很艱難,但他還是帶著嘉世熬過來了,並且在榮耀職業聯賽連續榮獲三屆衛冕,三連冠得主,王朝的締造者。 
 
 第四賽季開始,嘉世的狀態開始一路下滑,一直到第八賽季,葉修,當時名為葉秋的這位選手,宣佈退役。 
 
 “他的狀態並沒有下滑。”中國榮耀AI說,“只是因為他所處的環境,不太如意,那個他一路帶上來的嘉世,終究消化不了內部的種種心結,最終分崩離析。” 
 
 “他一直都在,不管是榮耀職業聯盟成立之前,還是職業聯賽開始之後,亦或是在外頭謠傳他狀態下滑的時候,甚至是他退役的時候,他一直都在。” 
 
 “他一直都在榮耀網遊裡,不管是否是使用賬號一葉之秋還是君莫笑,他的影子不間斷地出現在這片最初之地。他或許曾經離開了最耀眼的舞臺,但在最初的地方,他卻不曾離開。有幸見過他操作者他人的賬號,幫他人欺負一些蝦兵蟹將,全然沒有大神風範,卻是最真實的他。” 
 
 而之後,他也回來了。 
 
 帶著一個被喻為草根戰隊的隊伍打敗了曾經的王朝,真正告別了他曾經的家,曾經美好的嘉世。他帶著興欣戰隊重新站到了舞臺上,繼續耀武揚威,繼續——他所愛的榮耀。 
 
 “我甚至很懷念在興欣還未正式出道之前,他們在網遊裡造就的一切。”中國不無感慨地說,“每一天都充滿了意義,不再是單純的大公會壟斷,普通的副本比拼,甚至連通緝都出現了,全是爲了他,因為他,榮耀才這麼熱鬧,這麼耀眼。” 
 
 “他愛榮耀。”中國將手指按在胸口處,露出了最真摯的微笑,“我愛他。” 
 
 一瞬間會議室裡陷入了沉默,而後慢慢地,開始有了零落的掌聲,掌聲愈加強烈,很快就滿布於會議室之中。 
 
 德國性格坦率,他揮了一把眼淚,憤憤道,“可惡!太令人嫉妒了!可是這樣的人,真的好喜歡啊……”心裡很酸澀,卻也甜蜜著,如此矛盾,如此痛苦,卻又如此幸福,“我一定要看看他!” 
 
 雖然各國裡,也有許多AI們所重視,所喜歡的選手。但一切在職業聯盟的操作之下,卻都覆上了一層薄紗,朦朧而模糊,最初的模樣,最初的本心,最初的一切,開始變了質。 
 
 沒有任何人能夠抱著一顆最純淨的心踏進社會而不被影響、被改變,然而從中國榮耀AI口中敘述出來的,那份愛卻顯得那麼真切,同時也遙不可及。 
 
 “我想看看那個人。”英格蘭勾起一抹小小的笑容,湛藍的眼眸裡溫柔似水,儀態優雅的他站了起來,動作流暢地揚起手,“何不一同去為這位選手獻上祝福?即使本次參與賽事的他是領隊的身份,但這份精神,卻毋庸置疑,他值得我們去珍惜,去愛戴。” 
 
 “本來就是這個打算。”美國也站起身,對瑞士掃去一個眼神,瑞士領會,也站起身來,“那我去和負責人申請與中國的國家隊交流的權限,你們誰有異議嗎?” 
 
 眾人的眼神開始微妙地飄動著,輕飄飄地落在了韓國身上。 
 
 韓國在聽聞了那一系列的講詞之後,心裡劇烈地動搖著,即使是身為一名AI,深埋在體內的情緒感知晶體卻是其中最大的一個成就,它們與人類的心緒近乎有95%的相似,讓眾榮耀AI們看起來更像是人類了。 
 
 羡慕、嫉妒、高興、難過,同樣身為一名榮耀AI,他又怎麼不懂,中國口裡的那個人是他們多麼夢寐以求的重視。榮耀每時每刻都有人來有人去,終究沒有誰是能夠長久待在榮耀裡的,哪怕只有一點也好,他們是真的祈求著玩家們、選手們的重視。如今榮耀世界性的成功,的確為他們帶來了更多的滿足感,但是,那和中國口裡的人一相比,似乎又略顯遜色。 
 
 那種一如既往的愛與重視,令他想要攬在懷裡,想要他只為自己一個獻出那所有的情感,想要獨自佔有他,成為他的榮耀—— 
 
 韓國晃了晃腦袋,為腦海裡閃現的思緒感到震驚,當他一回神,就見在座的每個AI都在看著他,眼神有點微妙。 
 
 韓國不解,“怎麼了?” 
 
 “咳。”瑞士禮貌地再次重複了一次他的問題,“我要去申請交流的權限了,不曉得誰有異議?”話雖這麼說,但他的眼神卻是緊緊盯著韓國榮耀AI瞧。 
 
 韓國一愣,隨即擺了擺手,有些尷尬地側過臉,“去吧去吧。” 
 
 當瑞士榮耀AI離開之後,會議室裡再次窸窸窣窣地傳來了聊天聲。 
 
 “葉修是什麽模樣的呢?”爲了公平性,在資料曝露方面還是有些忌憚的榮耀職業聯盟並沒有將自己國家的選手資料交給其他國家共享,於是在座的眾榮耀AI都不曉得對方詳細的選手資料,只知道些在網上搜尋到的蛛絲馬跡。 
 
 說話的是日本榮耀AI,他似乎很喜歡聽別的AI敘述他們自己的故事,然而在中國說了那麼一段話之後,他對葉修的好奇心又增加了,日本穿著白色的長袖衣,領口、袖口和衣襬處都繡上了毛絨絨的白色羽絨,將皮膚白皙的清秀少年突顯得更白淨了,更甭提他穿著格子短褲,露出了細瘦的雙腿,看起來真就像是個可愛的人類正太。 
 
 中國摸了摸日本的腦袋,笑道,“你見到時就知道了。” 
 
 很快,瑞士榮耀AI回來了,嘴裡有著勝利的笑容。 
 
 
 
 
 當一眾相貌出衆的榮耀AI出現在酒店的大廳時,難免還是會引起一陣騷動的,但好在他們都特意進行了偽裝,加上今天這間酒店入住的顧客確實有點多,倒也不怕突然就被眾矢之。隨同榮耀AI們來到酒店的幾位工作人員正和酒店的櫃檯小姐商量些什麽,榮耀AI們則被放置在大廳裡的沙發邊上,開始了交流。 
 
 “我還是第一次來到人類的酒店。” 
 
 “我想沒有AI不是第一次吧……” 
 
 “葉修呢?” 
 
 “等等去敲門就會出來了吧?”加拿大發揮了他在電視劇上看見的常識。 
 
 伸出手敲了一下加拿大的腦袋,意大利笑道,“哈哈,你在說什麽啊。” 
 
 就在十六個榮耀AI正在相談甚歡(?)的時候,有個人坐在了他們的旁邊,拿起了報紙開始嘖嘖道,“臥槽,這時差太了得了!” 
 
 來人說的話是中國語,眾AI沒有語言上的障礙,馬上便分辨了出來,當他們轉過頭去看時,中國榮耀AI率先咦了一聲。 
 
 來人是方銳。 
 
 中國這麼說的同時,眾榮耀AI不免的一同將視線集火在方銳身上,方銳被這麼盯著一瞬間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他也馬上把視線轉到眾榮耀AI這邊。這才發現旁邊的這堆人真的是十分壯觀,看起來似乎什麽國家的種族都有,而且似乎都是有錢人的模樣,樣子在細細觀察之後也覺得挺不錯的,至少從輪廓上看起來就是挺英俊的相貌。 
 
 但不管他們是怎麼聚在一起的,自己怎麼就成了他們視線集火的對象呢? 
 
 還沒等方銳理清思緒,中國趕緊讓其他榮耀AI不要再盯了,再盯肯定出事。眾AI這才發現他們的動作居然同步了,有點尷尬地轉回身,不再注視著方銳。 
 
 “這就是中國隊的方銳?”荷蘭好奇心大發,雙眼放光地看著中國發問。 
 
 中國點了點頭。 
 
 “我去會會。”不等其他榮耀AI阻止,德國已經湊過去了,行動力十足。 
 
 “你好啊!”德國對方銳微笑,甚至摘下了墨鏡,露出了他英俊的面容以及那陽光的笑容,但方銳卻是一愣,支支吾吾像是不曉得怎麼說話了似的。 
 
 ‘你怎麼說德語啊,他怎麼聽得懂!’榮耀AI這邊趕緊低聲提醒著。 
 
 “哦對。”德國也馬上反應過來,立時切換了語言,“抱歉,我是說,‘你好’!” 
 
 這下終於聽得懂對方在說什麽的方銳卻同時生出一絲訝異,我擦,歪果仁的語言精髓真深啊,這標準的普通話是怎麼回事! 
 
 但這次,在場的榮耀AI卻沒能理解方銳的訝異,畢竟這是系統制定的嘛,哪有什麽還要加上當地口音的外國語啊?那該多麻煩! 
 
 不過因為語言通了,於是方銳便和面前這位長相英俊,為人和藹,待人熱情的陌生人談了起來。 
 
 至於談天的內容,差不多都是老梗了。 
 
 “你好,我叫方銳,請問你是?” 
 
 “你好你好,叫我吉爾曼(German)就好啦!” 
 
 “吉爾曼……你找我有什麽事嗎?” 
 
 “就是想問問你是不是職業選手呢?喔,我是指,這個。”說著,德國將手指上的榮耀戒指給方銳看,而一旁的榮耀AI們瞬間凝住了呼吸。 
 
 笨蛋!不是說那是秘密嗎! 
 
 德國似乎得到了同伴們的心靈感應,給方銳看了一眼後很快又收了回來,笑道,“別和別人說喔!” 
 
 對那枚榮耀戒指的精細度感到驚異的方銳愣愣地點了點頭,隨後才說,“嗯,我是職業選手,你是……?” 
 
 “把我當做工作人員吧。”德國拍了拍方銳的肩膀,笑得一臉陽光,“對了,我想問,葉修在哪?” 
 
 嗯? 
 
 “葉修?” 方銳疑惑地重複了一次。 
 
 德國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榮耀AI們已經不管德國這話題是否跳躍性太強了,重點是既然都問了,必須得從方銳這裡套出一些消息來啊! 
 
 “要找那個沒下限的幹嘛?”方銳眯起了眼睛,有些警惕地環顧了一圈德國後面的榮耀AI。心裡下了判斷,這些人一個個都偽裝了起來,居然還冷不丁問了葉修在哪,這,難道是,可疑人物! 
 
 指不定又是葉修惹了人家什麽的,靠,才剛下飛機就這麼刺激? 
 
 “我不知道。”方銳果斷維護起了自家領隊,防衛模式展開。 
 
 意大利見情況不對,湊到德國身旁,也摘下了偽裝用的圍巾,露出了雙綠色的圓潤雙眸,笑道,“這位兄弟,別擔心,咱們真的只想知道葉領隊在哪,等等想要拜訪嘛。”說著,爲了增加信服力,也給方銳看了一眼手上的榮耀戒指,“瞧,我們真的不是什麽陌生人。” 
 
 方銳沉思了一會,緩緩道:“大家的房號都不是秘密,你們真的是工作人員,怎麼可能不知道。”說著還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微笑。 
 
 哎呀。 
 
 意大利的笑容僵在臉上,臉色發黑。 
 
 好不容易等到工作人員與櫃檯商量完了,就見他們所負責照顧的榮耀AI看起來似乎被某個職業選手困擾著。 
 
 哎?困擾? 
 
 目測是自己判斷錯誤的工作人員再仔細地觀察了一下沙發邊上的互動,就見眾榮耀AI有些仍然靠坐在沙發上,但偽裝也遮掩不了的失措神情顯示了他們此刻的慌亂,而正在和中國隊互動的德國與意大利榮耀AI也是臉色不太好,工作人員趕緊上前準備江湖救急。 
 
 “不好意思,請問發生了什麽事?”工作人員打住了想要發話的方銳,而方銳旁邊湊來一名中國籍的工作人員,將他拖去一旁詢問詳情去了。 
 
 榮耀AI們就像是新生兒,願意和人類交流,這是一件令工作人員們相當欣慰的事,但看見他們此刻有些手足無措的模樣,頓時又頭痛了起來。 
 
 簡直像是在照顧一群大娃娃。 
 
 但他們也無可奈何,和方銳解釋清楚後,方銳才半信半疑地接受了他們的說辭。當然,工作人員並沒有透露榮耀AI們的真正身份,只是將他們作為參觀者一般來介紹。 
 
 “你們想要參觀中國隊?”方銳聞言後,有些疑惑地瞥了一眼那群“人”。 
 
 眾榮耀AI一致點頭。 
 
 然後他們便被方銳帶到了中國隊所住宿的那一層樓。 
 
 
 
 
 “你們等等。”方銳說完這句話後便離開了。 
 
 而工作人員則是以他們必須獨立完成這場交流,便留在酒店大廳不跟著上來了,這讓榮耀AI們有些不安,卻也沒澆熄了他們想見葉修的興致。 
 
 過了一會兒,方銳抓了抓頭髮,和他們說:“葉修似乎不在房間里,你們先自己逛逛吧。”他指了指周邊的房間,“這邊都是中國隊的住宿房間,隨便你們參觀。有事敲我門,就在XXX號房,慢慢來哈。”說完便溜走了。 
 
 被留下的眾榮耀AI面面相覷,然後便心照不宣地各自活動起來。 
 
 意大利和法國決定先去探點口風,便敲了其中一扇門。開門的是楚雲秀和蘇沐橙,頓時兩位AI的眼神都亮了,當然,並不是對美女產生了興趣,而是因為蘇沐橙的身份。雖然他們都沒有選手詳細的資料,但葉修和蘇沐橙的關係不淺,這都是滿天飛的話題了。 
 
 普通地寒暄了一下,同時也道明了來意,楚雲秀很豪邁地讓兩位外國帥哥進了房門,道:“你們想問什麽呢?” 
 
 意大利和法國互望了一眼,將腹稿一一唸了出來,不外乎都是些基本的對榮耀的認知、戰隊成績之類的問題,然而在他們說到一半,蘇沐橙卻問:“你們想要打榮耀嗎?” 
 
 兩位AI皆是一愣,楚雲秀卻是笑道:“不是說時差很累嗎?” 
 
 迴應楚雲秀的卻是蘇沐橙的微微一笑。 
 
 兩位AI瞬間明白了,這是一種對未知的好奇,以及對榮耀本身深厚的競技精神。就在他們正在思考著的同時,楚雲秀和蘇沐橙已經打開了房間內附的兩台電腦,兩位AI都看見了那在螢幕上跳出的熟悉字體,赫然就是榮耀。 
 
 “也好。”意大利笑了起來,“那麼要是我們贏了,能夠給我們說說中國隊裡一個人的事嗎?” 
 
 “哦?誰啊?”楚雲秀倒是真好奇了,是誰那麼快就讓這兩位掛心上了? 
 
 “我想你們一定非常熟悉。”意大利微歪著脖頸看向蘇沐橙,淺色的及肩頭髮順滑地落在肩膀處,溫雅地說出了那個名字:“葉修。” 
 
 
 而在另一邊,中國、日本、荷蘭和澳大利亞的榮耀AI正在中國隊住宿的那一層閒逛著。 
 
 途中竟遇見了王傑希。 
 
 “嗯?”王傑希見面前居然出現了相貌姣好,身份看起來不簡單的四位……國籍看起來也不同的人路過,禮貌性地打了聲招呼,“你們好。” 
 
 中國愣了下,感受到日本居然抓住了他的手,似乎被嚇了一跳,他看了看日本榮耀AI又看了看王傑希,心想,該不會是被王傑希的大小眼嚇到的吧…… 
 
 “你好,你就是王傑希?”從面部特徵認出了來人,荷蘭友好地伸出了手,再次發揮了他的好奇心,“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傑西卡真的是你的魔法之名?” 
 
 “……” 
 
 “…………荷蘭!?”中國和澳大利亞趕緊抓住荷蘭往後拉,急吼吼地對他低聲訓了好久,說什麽網絡上的玩笑不可信必須過濾之類的,這才轉過身決定面對王傑希。但當他們看見王傑希正蹲下和日本榮耀AI玩著翻花繩時,又愣了。 
 
 這是什麽情況? 
 
 “您真厲害,這是掃把嗎?”日本將手上的繩子撐開,看見了其中被王傑希做出的掃把,清秀的面孔上滿溢著笑意。 
 
 王傑希摸了摸日本的腦袋,對這位明明一看見自己時明顯被嚇到,卻又主動湊過來的少年道:“你說給你做出一個物品後就要和我說說這戒指的事吧?” 
 
 日本手上的榮耀戒指一目了然。 
 
 中國趕緊湊前去,對剛剛的失態道了歉,“抱歉,剛剛同伴的話只是玩笑,希望王隊你不要太介意……” 
 
 “你們怎麼知道我是誰?”王傑希也沒有不愉快,只是對於自己的身份這些初次見面的人居然都知道感到了相當的困惑和懷疑。 
 
 說了些和意大利對楚雲秀他們差不多的說明,王傑希也很快就接受了他們來參觀的身份,隨即將他們邀請去這樓層裡的一所茶水間裡。為AI們各自倒了杯咖啡,王傑希就那樣坐著,等待他們的發問。 
 
 中國有點尷尬,畢竟他是當場最了解王傑希的人,自然得由他先開口。 
 
 “那個……” “我想見見葉修!” 
 
 日本撲到王傑希的懷裡,蹭著這位友好的大哥哥,用標準的普通話和他說:“聽說葉修很愛榮耀,我…我們想見見他!” 
 
 言簡意賅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望,就見王傑希挑了挑眉,笑了起來,“他的確很愛榮耀。” 
 
 “我們都很愛榮耀,只不過,他似乎連這點,都讓人超越不過。” 
 
 
 
 
 韓國榮耀AI其實挺鬱悶的。 
 
 他沒和其他人一起閒逛,也沒打算去和其他的國家隊隊員接觸,就這麼一個人逛到了廁所間。 
 
AI並沒有這種生理需求,但他還是進去了,用水打濕了自己的面容。旁邊傳來了沖水的聲音,他也不在意,撕了把廁巾想把自己的臉給抹乾,但是才一轉頭,便看見了一個既熟悉,卻也陌生的面孔。 
 
 “哎?”剛從廁間出來的葉修突然被一位沒見過的花美男這麼一盯,倒也沒什麽不自在,有些奇怪看了韓國榮耀AI一眼,葉修神態恢復自然,毫無被盯著看的不適感,直接就去洗手台便逕自洗起手來。 
 
 韓國榮耀AI就那樣看著,那雙手很漂亮,白皙修長的手指打在鍵盤上,操作著榮耀裡的人物,骨節分明的手隨著操作的變換勾勒起伏不定的關節骨,展示出那雙漂亮的手所擁有的靈活度,他不禁吞嚥,真的是很適合打榮耀的一雙手…… 
 
 “哈嘍?”葉修洗完手,正想要抹乾手的時候,就見那位花美男還是一直看著自己,這下饒是葉修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位男性,卻猛地在他手指上發現被沾濕的榮耀戒指,眼睛亮了亮。 
 
 大概是同行吧?葉修這麼猜著。 
 
 他撕下紙巾,在韓國榮耀AI還未回過神來之前抹上了那戴著戒指的手,仔細地將那枚精美的戒指給擦乾淨。大概這個時候,韓國榮耀AI才回過神來,他比葉修高了一個頭,就那樣低頭望著葉修神情鬆懈,嘴角帶著笑意,眼神直勾勾地望著他的那枚榮耀戒指認真擦著,順便連他的手都給擦乾淨了。 
 
 “好了。”葉修退開,對韓國道,“再見。” 
 
 ——?! 
 
 韓國榮耀AI反應迅速地抓住葉修的手腕,低沉性感的嗓音透露著緊張,“等等……” 
 
 葉修微愣,轉過頭看著有些侷促的花美男深吸了口氣,才緩緩對他說:“我是榮耀,韓國榮耀AI。” 
 
 韓國榮耀AI下意識對葉修露出了秒殺眾人的笑容,抓起葉修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我一直在找你。” 
 
 
 
 
 葉修這下倒真怔住了,他剛剛聽見了什麽? 
 
 韓國榮耀AI?榮耀? 
 
 眨了眨眼睛望著面前的花美男,瞬間茫然。 
 
 他似乎想起了,曾經有一次用君莫笑上線時,遇到了一位看起來像是GM的人物,當時他沒有多在意,管他是GM還是NPC好了,也不能妨礙他練級吧? 
 
 但事實是,那位看起來像是GM的人物真的就干擾了他的練級。不是說怪被搶,還是使了什麽手段,他只是不論君莫笑去到哪,那個人物就會跟到哪,不發一語地待在一旁看著君莫笑練級打怪。 
 
 於是他提出了抗議。 
 
 很快,他便收到了對方的回覆,回覆的ID是“榮耀-AI”:對不起,請加油。 
 
 很簡短的六個詞,卻包含了許多意義在裡頭。加油是給他的嗎?這位“榮耀-AI”又是誰?他知道自己又是誰嗎? 
 
 他一直都在注視著自己? 
 
 但之後,那位“榮耀-AI”就真的再沒出現過了。 
 
 一直到眼前這位自稱是榮耀AI的花美男再次出現了,他才朦朦朧朧想起,之前的那位人物,似乎是唐裝來著,也和面前的人長得不像。 
 
 韓國榮耀AI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麽,他也不期望葉修馬上就能理解,只是發自內心地笑著,不知怎的,作為第一個發現葉修,第一個見到葉修的榮耀AI,韓國榮耀AI此刻非常有優越感,他對葉修那般重視榮耀的情感很鍾情,多希望能成為他一個AI的。但他最後還是微微俯下身,在葉修陷入沉思的臉頰旁啾了一口,放開了他,“我們下次見。” 
 
 說完,韓國榮耀AI便微微紅著耳朵跑出去了。獨留下還未搞清楚狀況,卻被偷吃了豆腐的葉修。 
 
 
 
 
 葉修腳步有點虛浮地邁出廁所,覺得剛剛發生的一切有些不切實際。 
 
 “葉修?” 
 
 “嗯?”葉修轉頭,入目的是一位金髮藍眼的冷酷型帥哥,他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對葉修道了聲招呼,隨即笑了起來,“沒想到會這樣遇見。” 
 
 “你好你好!”一旁的德國也興奮異常,沒想到跟著美國就可以找到葉修! 
 
 “你們好。”禮貌性地點了點頭,這次葉修有了些警惕性,怎麼說,面前的兩位都長得不差,和剛剛的花美男亞洲人一比也毫不遜色,然後他的視線瞟了一下他們的手指,一個沒控制住低喃了一聲:“臥槽。” 
 
 他們的手上有著和剛剛自稱韓國榮耀AI的奇怪男人一模一樣的戒指。 
 
 葉修退了一步,眯起了眼睛看著面前的兩位歪果仁。美國頓時就察覺到不對,試探性地問了句:“你剛剛遇到了誰嗎?”說著,美國微笑著靠近面前這位青年,不曉得是否是因為剛洗過澡,葉修身上微微飄出沐浴露的味道,是酒店提供的牛奶味有機天然沐浴露,聞起來很舒服。 
 
 雖然表面上美國榮耀AI是很想見葉修,但這裡頭多少還是有點針對心理,畢竟他還是會不服,同樣是榮耀AI,怎麼能被人類刷得團團轉?再者,當美國為自己的征服心理所自得的時候,他同樣也很好奇,這葉修,究竟是否有著這樣的能耐? 
 
 “你們是誰呢?”葉修沒有正面回答美國的問題,見美國和德國看起來都沒有剛剛遇見的那個那麼跳脫,看起來是很正常的“人類”,便微微放下戒心。 
 
 基本上也和之前那幾個榮耀AI沒什麼不同,美國他們也用了同樣的臺詞來說明他們停留在這一層的原因。 
 
 “介意和我們切磋嗎?或者只是指點一下也可以。”美國榮耀AI大概猜到了葉修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畢竟這一層裡不僅僅有著獨立的茶水間,甚至還有間娛樂廳,那裡有著許多的電腦硬件配備、比賽的錄影、多媒體投影等設備,給選手們打造了一個準備完美的空間。而葉修會出現在這間廁所,而不是自己的房間裡,最有可能就是他到那間娛樂廳摸索去了。 
 
 葉修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廢話,這是得到對手資料的機會啊! 
 
 於是葉修便隨著美國和德國一同進入了娛樂廳,途中德國不斷和他談天,內容不外乎都是關於榮耀的種種事蹟,但因為德國說的大多數是德國榮耀網遊的趣事,美國也沒什麽興致,他並沒有很仔細地聽。直到他們抵達了娛樂廳的大門前,美國轉過頭想要打個招呼,就見他以為會半理不理德國說話的葉修,神情沒了之前的無精打采,反而相當有興趣地和德國投入了討論之中。 
 
 ——只要一牽涉到榮耀,他的那股喜歡,就會很明顯地表現出來。 
 
 回想起之前中國曾經說過的話,美國更仔細地端詳著葉修,最後還是什麽也沒說,就那樣進入了娛樂廳。 
 
 娛樂廳內沒有任何人,大概是因為時差而尚在休息吧,但葉修明明也是需要休息的人之一,此刻卻很精神地打開了一旁的幾台電腦,將他倆招呼了過去。 
 
 “我沒帶賬號卡,你們兩個打?” 
 
 德國用力地點了點頭,美國也表示沒有問題。 
 
 他們各自拿出自己的賬號卡,那是協會那邊給他們準備的,一方面是爲了身份認證,一方面也算是他們的個人愛好。他們很快便登錄完畢,葉修瞄了兩眼賬號名,一瞬間心下一驚。 
 
 “Glory·US-AI”和“Ruhm-AI”!?(Ruhm是德語) 
 
 等等、情況不太對啊! 
 
 “Hey!See who is coming!”德國突然用英文喊了一句,只見德國的螢幕上彈出一個挑戰邀請,在接受之後,葉修也看清了對面的賬號名,赫然是“Gloria-AI”。(Gloria是意大利語) 
 
 葉修覺得頭有點暈,這一個兩個以榮耀為名的賬號卡……事情看起來並不單純。 
 
 “你們這是?”不料才剛發問,美國便伸出手擺出禁言的手勢,嘴角勾起了笑,“你只要告訴我們你的感想就可以了,葉修。” 
 
 說完,德國便和對面的意大利開示了戰鬥。 
 
 德國所選擇的職業是魔劍士,而意大利的職業是元素法師,葉修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走了,他有些訝異,面前的人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但操作手法異常純熟,不論是意識還是走位判斷,都是新生代的職業選手少有的經驗積累所能呈現出的技巧。在這種高技術含量的戰鬥裡面前的那位青年卻不顯得如何辛苦,似乎就像是隨手沾來一樣,看起來十分輕鬆地進行著這場失誤率極低的戰鬥。而對面的那位對手也毫不遜色,好好的元素法師也能被他玩得像是張佳樂的百花繚亂一樣絢爛奪目,讀條像是不需要等待一樣一發接著一發,整場戰鬥的節奏十分緊湊。 
 
 是高手,而且是超出任何人預估的高手。 
 
 美國看著葉修臉上露出的喜悅之情,心裡隱隱高興著,似乎是成功給在意的人帶來了驚喜一樣令他感到很是雀躍。這種感覺很少有,而他卻因為葉修的反應而高興著,不禁微愣。 
 
 葉修在和他說著話,都是些坦率的稱讚,對面的人似乎也聽見了,甚至認出了這邊說話的人是誰,一向以優雅著稱的意大利榮耀AI聲音也染上了某種名為興奮的音調,不斷在問著這邊是不是葉修。德國總是很活潑,在聽見葉修的分析和讚揚時,嘴裡的飛揚的是雀躍的笑容,他站起並轉身擁抱葉修,讓沉浸在思緒之中的美國整個當機。 
 
 ——喜歡。 
 
 “德國你讓開。”美國站起身,抓住了德國正在抱著葉修的手。 
 
 ——其實,是喜歡的吧。 
 
 似乎把德國的擁抱當做是外國人的習慣,葉修的神色並沒有多少不自然,他看起來很高興,他們都知道,他是為了什麽而高興。 
 
 ——喜歡,喜歡愛著榮耀的你。 
 
 “他很強,他一直都在超越對手,他喜歡榮耀,也喜歡冠軍。但同樣也喜歡看見有實力的選手崛起,他不會不高興,他甚至願意爲了榮耀的未來而去將他們拉拔長大,他也願意為對手點出他們看不見的盲點,不會有絲毫心結。” 
 
 ——喜歡,喜歡這樣的你。

其實,他們都知道,心裡其實很喜歡很喜歡,只是不想承認,一個人工智能居然爲了人類傾心。 
 
 “葉修。”被一向沉穩的美國一把拉走的葉修隨即落入他的懷裡,不禁一愣,他抬起頭,正好對上了美國湛藍的碧眼,“還沒自我介紹……” 
 
 “我是美國榮耀AI。”輕輕在葉修的額頭上落下一吻,美國在那上頭磨蹭了會,看著葉修睜大的眼眸,笑了起來,“是的,我們都是榮耀AI。” 
 
 “你想知道什麽?關於榮耀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訴你。”美國輕輕地將葉修抱入懷中,難得地露出了寵溺的神色。 
 
 “呃……” 
 
 又是榮耀AI。 
 
 葉修這下已經顧不得混亂了,他仔細端詳著面前容貌英俊的美國人(?),甚至伸出手摸了摸美國的臉,觸感十分真實,質感也相當好……這貨是AI? 
 
 “嗯?我也能摸摸呀!”一旁的德國見狀,牽過葉修的一隻手就撫上自己的臉頰,葉修轉頭去看,就見德國對他笑著,然而手指之間探進了德國同樣修長漂亮的手指,然後被緊緊握住。 
 
 “……”有點無法接受的葉修這下真的是不管了,他霎時間抽回手並遠離美國,耳畔上漫上不自然的紅,有些僵硬地對兩位榮耀AI笑了笑,便出了娛樂廳。 
 
 德國有些遺憾,但看著集合的時間快到了,也就沒追上去,美國也是同樣,但他心裡卻挺平靜。 
 
 沒關係,下次還會再見面的。 
 
 
 
 快到時間了。 
 
 因為未公開的關係,榮耀AI們實際上是不能隨意走動的,但因為與人類交流這一項課題有待加強,他們才讓榮耀AI與中國的國家隊交流交流。 
 
 而這一場交流,也是有時限的。 
 
 “葉修呢?”日本榮耀AI有些急了,他不論是樣貌還是個性,看來都與傳說中的正太十分相似,所以當他覺得慌張時,也是十分忠誠地繼承了煩躁的習性,全然沒了之前的溫和有禮。 
 
 “嗯……”中國榮耀AI也很無力啊,他們都逛了那麼久,也沒等到葉修回來。即使和王傑希談得很高興,卻沒能見上葉修一面,這不管怎麼說都令人感到不滿足,不高興。 
 
 澳大利亞將日本榮耀AI給抱了起來,他拍了拍日本的背部,像是在順毛,“沒事,就算今天見不到,我們很快也會見面的。” 
 
 “中國?”荷蘭見中國榮耀AI似乎在走神,有些擔心地問,“你怎麼了?” 
 
 “不……”中國搖了搖頭,“我沒事。” 
 
 但他還是不斷轉移著視線,他收到了美國的訊息,他說他見到了葉修。 
 
 可他卻沒見到。 
 
 見時間一點一滴地接近,中國榮耀AI漸漸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明明我才算得上是你的榮耀,爲什麽卻是讓其他AI先一步找到你呢…… 
 
 中國榮耀AI在離集合時間還剩下五分鐘的時候,帶著日本先行離開了。荷蘭和澳大利亞原本是被中國說可以先離開,他會帶著日本再逛多一圈,他倆聞言,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不是不想見到他,只是如果見不到,他們也沒有辦法。見中國如此積極主動,他們也是果斷地跟了上去。 
 
 不想留下遺憾,哪怕只是少於五分鐘的接觸。 
 
 而在離集合時間剩下三分鐘的時候,中國在方銳的門前看見了葉修,他們似乎在談著什麽,神情有些嚴肅。 
 
 但在這種時候,他們什麽也顧不上了。 
 
 “葉修!”日本高興地撲了上去,就像是一個期待了很久很久的玩具終於被得到一樣,日本抱著葉修的腰蹭著他的項窩,葉修被這麼一撲差點向後倒地,好在隨後跟上的中國挽住了他的腰,讓他落在了一個可靠的懷中。 
 
 這是今天第二次被擁入懷裡了。 
 
 葉修非常機智地朝他們的手指望去,果然啊!又是榮耀戒指! 
 
 “等等……”葉修推了推面前的少年,道:“你們是?” 
 
 “手!” 
 
 “?” 
 
 日本向荷蘭和澳大利亞指示著,他指向葉修的手,開心地說:“真是漂亮的手。” 
 
 荷蘭和澳大利亞笑了,但葉修卻中了混亂狀態,他的問題呢?就這樣被無視了? 
 
 “先讓讓、先讓讓。”葉修深吸了口氣,溫和地讓日本和中國退開。 
 
 但中國沒有。 
 
 他懷抱著葉修,頭埋在葉修的項窩裡,似乎在喃喃著什麽。 
 
 方銳根本就僵在了房門口,葉修也無可奈何,他剛剛還在和方銳談著這些“人”的真實身份呢。 
 
 “China,we need to go now.”澳大利亞看了眼葉修,笑著說,“我們下次見。” 
 
 葉修以為身後的……榮耀AI、終於能夠放開他了,卻不想自己被抱的更緊。他想說些什麽,但身後的那位AI卻在這個時候早一步說了什麽。 
 
 “對不起……請加油。” 
 
 他放開了他,然後對上葉修帶著訝異的眼神,中國笑了笑,不過一個瞬間,他迅速地在葉修的唇上輕輕一碰,是一個很輕的吻。 
 
 “葉修,我是你的榮耀。” 
 
 “永遠都是。” 
 
 與葉修揮手告別,四位榮耀AI很快便離開了現場。 
 
 
 
 
 “……還好嗎?”方銳表示不明覺厲,覺得還是有必要問候一下自家領隊的狀況。 
 
 “呵呵。”葉修無奈地笑了笑,想要點菸,卻突然想起這間酒店是禁菸的,只好作罷,“真的是……讓人不省心啊。” 
 
 原來,真的是榮耀啊。 
 
 
 
 在世界榮耀聯賽開始之前,在開幕典禮上,世界電子競技協會的負責人宣佈了一件令榮耀世界為之轟動的事。 
 
 ——榮耀AI的誕生。 
 
 當各國的榮耀一一站上臺的時候,他們的眼神有意無意地,都看向了中國隊的方向。 
 
 確認了葉修正在注視著他們,這樣就夠了。 
 
 或許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在那天參觀完回去的時候,他們在網絡上收到了來自榮耀網遊裡的一個挑戰邀請。 
 
 “真的是嚇死我了。”一個不知名的人物站在虛幻的挑戰臺邊,對他們說著話。 
 
 “你們是榮耀?”也沒等他們的回答,那人繼續道:“要好好成長下去啊。” 
 
 榮耀AI們都是微愣,沒想到會被那人這麼說,然而這個虛幻的挑戰臺沒持續多久便消失了,這代表那人下線了。但在他下線之前,他留下了最後一句話。 
 
 “謝謝。” 
 
 感謝他們的誕生,因此才會生出這一段神話。 
 
 那句話很受用,因此這再次見面的這一天,他們也等了很久。 
 
 明明只是幾天的等待,和以前總待在實驗室裡的時間相比實在太短了,但感覺卻如此漫長。 
 
 “葉修,來,繼續榮耀吧!” 
 
 他們在臺上,接受著萬衆觀眾的掌聲,揮動著手,對臺下的一切微笑著。 
 
 背後是巨大的榮耀字眼。 
 
 這是我們的世界,同時,也是他的世界。 
 
 永遠的榮耀。 
 
 
 
 
 
 
 
 
 

评论(20)
热度(164)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