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ALL葉/樂葉】空想世界 01

*此文為《IB恐怖美術館》的遊戲paro,基本上是ALL葉主樂葉,還有一個主CP暫不透露。

*黑化/靈異/懸疑可能有√  劇情路線基本和遊戲沒太大差異,但不會完全和遊戲一樣,某些設定和結局方面有許多私設和私心。

*結局雖然定為HE,但因為我在文中中途可能會提出某些選項,所以也有可能BE會出現(由小夥伴或者有留言選擇的人所觸發,但就算是被BE了我也會發HE結局的www)

*葉修年齡操作有+私設的葉家父母






-----------------------------------------------------



  在一個被灰色天空所籠罩的午後,葉修、葉秋和他們的父母一起去參觀美術館。

  “沒忘帶什麽東西吧?”母親在出門之前詢問道。

  她想了想,對他們說:“對了,戒指帶了嗎?就是你們生日時送給你們的那枚,上頭可是刻了你們的名字。”

  “好好掛在項鏈上,可別弄丟了。”母親帶著點嚴厲的口氣,如是說道。





  


  在進入了被寒冷的空氣所覆蓋的美術館時,葉修和葉秋禁不住好奇地左右張望著,少年的好奇心作祟,讓他們有些不安分起來。

  “你們是第一次來美術館吧?”母親摸了摸葉修的腦袋,笑道,“今天我們要看的,是一名叫做Guertena的人的作品展覽會,這裡展出了不少他的作品,都十分有趣,不止是畫,連雕塑什麽的都有。”

  “好好觀察,細心從中學習他人的才能,我相信你們會喜歡的。”語畢,母親雖然口中依然強調了學習,但還是掩不去眼中的溫柔的好意。

  這個時候父親說話了,“總之,先去一趟接待處吧。”

  “也是,你們自己也拿本介紹手冊吧。”當他們走近接待處的時候,母親一邊說著,一邊遞給他倆兩本介紹手冊。

  就在等候的時候,葉修碰了碰母親的手肘,問:“我能先去走走嗎?”

  “嗯?你想自己先去看看嗎?”母親挑眉,朝美術館內望了一眼,最後應道:“行,但是聽好了,這裡可是美術館,大聲喧譁是被禁止的,記得要好好保持安靜,也不要隨意胡鬧。”

  看了看一旁看來是沒想要跟去的葉秋,母親嘴角勾起了小小的笑,“葉修,你會好好聽話的吧?也別給別人添麻煩噢,不然咱們現在就走了。”

  點了點頭,葉修在得到父母的首肯後便離開了櫃檯,雖然問過葉秋要不要跟他一起去,但葉秋似乎沒有跟上的打算。

  不過葉秋卻是默默地凝望著葉修走遠的背影,心想等會一定要和葉修會合,此時此刻就稍微等一下父母好了。







  葉修在離開了接待處後便往一樓的展覽廳裡走去,才剛步入更為遼闊的空間時便聽見不遠處的人們低聲的讚歎,葉修讀了一遍牆上的告示紙,便轉頭鑽入了那有著不少人聚集在一起的畫作前。

  告示紙上寫著:

  《歡迎來到Guertena的世界》

  “非常感謝您今日的蒞臨,本館正在展出【Weiss Guertena展】”

  “請盡情地欣賞Guertena生前所繪製的,奇幻而優美的畫作。”

                                                                                 XX/XX/XX

  
  展覽廳內有著各式各樣作品,每個都令人不禁陷入深思,在標題與畫作之間細細尋思這位藝術家的所思所想,想憑著自己的智慧從中探索出Guertena畫作裡頭的神奇奧妙。

  安靜並且有些空曠的美術館內除了他人偶爾高聲了些的說話聲之外,便只剩空調運作的聲響,葉修站入人堆裡往內瞧,發現他們圍觀的是一幅地上的畫作,那是一個相當逼真且深邃的深海圖,裡頭甚至有條深海魚正張大著嘴追逐著牠的食物,樣貌赫人,卻不減其震撼性。

  “這就是常常出現在雜誌上的那幅作品啊!”

  “我一直想親眼看看呢!果然是雜誌上的不一樣,這意境太、太……你說是吧!?”

  “能在地面上觀賞的深海啊……”
    
  “真是有夠大的作品……真是了不起啊。”

  每個人都發出不一樣的感歎,但本質卻都是一樣的,他們都被這幅作品給驚豔到了。

  葉修小小的身體蹲在這幅畫的一旁,覺得看久了總有些無趣,便起身走開了。

  在離開這幅作品之前,他聽見了一把女聲說著:“好像要被畫吸進去了一樣,好可怕……”






  他緩步走在白色長廊上,一邊觀賞著畫作的同時也不禁蹙眉,太多的字對他來說太難,無法看懂。但即使如此,卻也沒減去他逛這座美術館的興致,將一樓的展覽廳大致上走過一遍後,葉修來到了某個角落。

  那裡放置著一座雕塑,一座紅玫瑰的雕塑。

  葉修湊前去,發現旁邊的牆上貼著一張作品介紹的板塊,白底黑字上寫著——



  《精神的???》

  “外表雖然十分美麗,但若過於接近,可會被它所?,唯有??的肉體,能夠使它綻放。”

  

  小小地皺起眉頭,葉修仍然不太理解這朵巨大的玫瑰雕塑想要表達的意義,但又看了兩眼,旁邊有小孩在囔囔能不能去把掉落的花瓣撿起來之類的,也有其他人在說著這花莖是否會被輕易折斷,會不會需要賠償云云。

  葉修總覺得這朵玫瑰相當活神活現。美麗而又危險,激烈而又熱情,如同它具有生命力一般,用實體表現出“生”的意味。看著就能感受到精神上的踏實,同時也從那細緻的手工中看見製作這作品的人所擁有的生氣與投入的心思,像是生命的實體化一樣。

  但他也只是歪著頭盯了一會兒,覺得這雕塑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奇妙。

  而後他跑到二樓去看,在介紹手冊上他發現原來二樓的展示品比一樓的豐富,二樓裡多了很多除了畫作之外的藝術品。
  
  他先是在掛著畫作的長廊上看著,雖然還是有很多不解其名的畫作,但看著還是覺得挺有趣。Guertena筆下的作品包攬多種元素,但在經過一副畫,而那幅畫上有著一名笑容溫柔的男人時,他聽見了當時佇立在畫作前的人喃喃自語道:“真是溫柔呢,不過,這是實際存在的人物嗎?”

  而那人見葉修疑惑地抬起頭看著他,也就和葉修說了起來,“我聽說Guertena基本不會畫真實存在的人呢。不過啊,這幅畫看著真像是真的,真是厲害啊……”

  葉修看著那幅畫上的男人,並未對此作出何評論。但卻認同他看起來相當真實,那笑容像是要融化參觀者的內心似的,身心不禁都被吸引住。

  但終究只是一幅畫罷了,葉修在附近逛了兩圈,決定到二樓的另一邊看看時,就見一名綁著小馬尾的年輕男子望著一幅畫輕聲道,“真是看著就讓人毛骨悚然,到底是怎麼構思出這樣的畫啊。”而後還聽見他嘖了兩聲,低喃了句“看不懂。”

  葉修沒理會他,逕自走到了通往另一邊的通道,這裡畢竟是美術館,到處都放置著展覽品,所以葉修在一邊走著的當兒眼睛也閑不下來。

  途中他看見了名為《無個性》的藝術品,俊美的男人臉上面無表情,瘦俏但結實有力的身材包囊著衣物,整體配色特出,完成度相當高,若不是那冰冷的質感讓他人意識到這是一座雕塑,想必能夠以假亂真吧。

  而後他看見的是設計有些奇怪的沙發,標題上寫著《指定席》,想來大概是給誰準備的位置吧,看起來坐上去應該也挺舒服的,不過那也是展覽品。

  在經過又一個雕塑品前時,一名女人發出了略微不滿的聲音,“這裡的展覽品總覺得有點少,難道就沒有其他的了嗎?”

  她身旁的男人則道:“聽說是這裡放不下,亦或是因為經費什麽的,所以無法全部展出。”

  “嗯…這樣嗎……”女人聞言後輕輕歎了口氣,“總覺得很可惜啊,Guertena是一名比較冷門的藝術家,要是能讓更多人見識他的才華就好了。”

  一邊逛著,同時也聽見了許多的評論,葉修總覺得這裡少了些什麽,明明看起來很無異,但不僅僅是作品數量上的缺少,他也覺得,這些畫作裡,似乎想要表達其他的什麽。這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家,有了入口,有了飾品,有了人氣,卻少了一個框架。

  當他走到二樓的盡頭時,看見在那面牆上掛著一幅相當巨幅的畫作,裡頭包羅萬象,有著琳琅滿目的東西被畫進了畫裡,愈加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他似乎在這幅畫裡看見了其他的什麽,像是,缺少的那塊拼圖。

  他湊前去,看了看這幅畫的標題——《??的世界》。

  還是、不太理解啊。

  就在葉修無奈的當兒,日光燈閃了閃,起初他仍覺得沒大事,但那瞬間的沉靜將他嚇了一跳。

  完全的了無聲息。

  他走到外頭看了看,發現不過那幾秒的時間內美術館竟然都沒了人,但日光燈仍舊打開著,他平定著自己的心情走下樓去。

  沒想到才剛下樓,日光燈再次閃爍了起來,不過這次卻是直接熄滅了,整個館內都暗了下來。葉修緊緊握著扶手,剎那的驚嚇讓他全身都緊繃起來,但不消一會館內再次亮起燈來,卻不是能夠照亮全館的那種日光燈,而是相對暗沉許多,數量也很少的緊急備用燈。

  但這樣至少不需要摸黑前進了,葉修眨了眨眼,適應了目前的亮度後邁步向接待處走去,但不出所料的,空無一人。

  他轉身進入一樓的展覽廳內,才剛步入,他便感受到了比方才更為空曠的冷清——沒有人。

  葉修深吸了口氣,卻依然邁步進入展覽廳內,走著走著腳步不自覺加快,在經過那朵玫瑰花雕塑時,他依然不見任何人,而忽然,冷不丁的——他聽見了歎息聲。他立即轉頭去看,卻在視野內見不著任何人,他感受到內心湧上的恐懼正在侵蝕著自己,但依然不斷試圖安撫那不安的心情,他在稍微冷靜下來後走往附近的作品觀察,在看見一幅名為《壓力山大》,而畫上的男人正在做出歎氣的動作時,不禁一頓。

  “滅了你!”小小的葉修瞪著著那幅畫道。

  而後他便離開了一縷的展覽廳,身後某處,幽幽傳來了一把伴隨著歎息的聲音……

  “壓力山大啊……”









  
  葉修在經過接待處時看見了那原本相當明亮的窗戶,心想著說不定能從窗口朝外看到什麽,於是他走前去,並且發現窗戶並沒有上鎖,但卻打不開,也看不見外頭的事物。正懊惱著,上頭緩緩傳來了液體流動的聲音,他抬頭去看,只見不知名的紅色液體流下,將整片窗戶都給染上了紅色。

  他猛地往後退去,訝異地看著這個異象,但過了一會,除了突然流下了紅色的液體外,便沒有了其他變化。

  葉修在接待處等了一會,覺得這樣實在不是個辦法。他重新上樓上去,在經過二樓的窗戶時也下意識地去看了一眼,在走開的瞬間身後居然傳來了敲打窗戶的劇烈聲響,聲聲都在美術館內迴蕩著,但只不過敲了兩次便安靜了下來,整個美術館瞬間又回歸了詭異的寂靜。

  葉修趕緊轉身去看,卻除了那留在二樓窗戶上的敲打痕跡之外,什麽也沒發現。他吞了吞口水,再次往二樓的展覽廳逛了一圈,沒有了人煙的美術館裡空調依然在運作著,空氣越來越冷,葉修拉緊了身上的紅色外套,繼續走著。

  在接近之前那幅巨大的畫之前,他回想起來,他正是在看了這幅畫之後整座美術館才因此變得詭譎,他走過去,突然發現畫框內居然流下了藍色的不明液體,心想大概是顏料的同時身後猛地傳來了作畫的聲響,像是那種筆刷上的顏料快速刷過表面的聲音,他抓緊了外套往後看去,就見地上用紅色的字寫了大大的留言——


  『    過    來    吧    葉    修    』


  完全不明所以到底是想將他引去哪,葉修想著,轉頭想要再看看那詭異的藍色液體,卻一愣,那藍色的液體如今成了一串文字印在牆上。

  「  到下面    一層來吧     葉修   」
  「  告訴你    一個    秘密的地方。」


  眯起眼看著這串文字,葉修也就循著文字上的指示來到了一縷的展覽廳內。

  和方才進來時不同,他隱隱感受到人的氣息殘留在空氣中。他發現圍著那副地上深海圖的圍欄被打開了一個口,而地面上有著未幹的藍色鞋印往圖內走去,鞋印沒入了畫內。

  葉修往四周再次看了看,確定真的沒了尋人的法子後,深吸了口氣,順著那藍色的鞋印踏入了畫內——

  噗通聲響起。

  幽暗的美術館內空無一人。




------------------------------------------------


文裡引用了很多遊戲內的文字和對話,不過有些還是有做過修改和加工,不過主要是第一章會比較多,到後面基本都是加工(?

和鳶君提到的遊戲paro 2333 其實只是想吃樂葉的互動(¯﹃¯)
鳶尾風信開的《那就飛吧》,原作遊戲萌死了(/// v ///) 各種敲碗(

前面提到的,會給小夥伴和留言的親們選擇,主要會是一些關鍵的地方,不是由我來決定他們的結局(X
究竟是哪個結局就交給泥萌了!(

另外玫瑰的顏色不一定和IB裡的一樣,不過葉修的確是妥妥的紅玫瑰,同時含義裡也有——“我愛你。”(沒錯我就是在對應今天的520!

有什麽建議可以提出的 ;w; 另外在本文裡發現了誰嗎-V-? 


评论(20)
热度(4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