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ALL葉/樂葉】空想世界 02


*此文為《IB恐怖美術館》的遊戲paro,基本上是ALL葉主樂葉,還有一個主CP暫不透露。


*黑化/靈異/懸疑可能有√  劇情路線基本和遊戲沒太大差異,但不會完全和遊戲一樣,某些設定和結局方面有許多私設和私心。


*結局雖然定為HE,但因為我在文中中途可能會提出某些選項,所以也有可能BE會出現(由小夥伴或者有留言選擇的人所觸發,但就算是被BE了我也會發HE結局的www)


*年齡操作有+私設的葉家父母/注:葉修葉秋十二歲左右,是正太啊/ \


*本篇為原作的「藍之間」~「紅之間」,樂樂上線!
  P/S: 從遊戲改編真心苦手,雖然盡力還原了,不過看來效果不佳,複述遊戲劇情顯然對於某些方面來說是很無聊的,遇見樂樂之後的劇情大概會和原作大有不同吧,不然像這章一樣,某些細節就算寫出來也沒多大意思OTL
所以,慎入(
另外SOLO的小葉修也ry



-----------------------------------------------------



  藍之間



  當葉修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一個像是地下通道的地方,周圍的能見度依然不大好,安靜而陰沉的藍色空間彷彿連空氣也凝滯了。


  從深藍色的樓梯緩緩走下,當他抵達了地面時朝左右看了看,發現左右都有能夠行走的通道,卻不曉得通到哪去。思考了一會兒,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先去左手邊看看,對於此時此刻的詭譎情況,雖然有些不安,卻也不能失了冷靜。


  走了一段路後,他很快便看見前方已經是這通道的盡頭,牆邊有著一台桌子,而木製的桌子上擺放著一瓶插有紅色玫瑰的灰色花瓶,葉修想了想,決定將玫瑰取走並帶在身上,於是便將紅玫瑰小心地收進了外套口袋裡。


  桌子後方是一扇和這通道有著相同顏色的藍門,葉修將桌子給推開後打開了門,裡面是間小房間,只要一進入房間便能夠看見那掛在牆上的人像。那人像畫的是一位灰色頭髮的女性,微笑的模樣像是在歡迎葉修的到來。葉修的視線在這不大的房間裡轉了一圈,不消一會便在地上發現了一把藍色的鑰匙,眼神頓時亮了亮,便走前去伸手將鑰匙撿起來。


  但在撿起的那刻,他總覺得這間房間的空氣產生了些許變化,在抬頭瞬間不禁下意識微微後退,但之後卻是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湊了上去。


  原本在牆上的那幅人像伸出了舌頭,眼睛張開並看向一旁,連頭髮也延生到畫框外來了,但也僅僅如此,像是故意要給予驚嚇似的。葉修將那幅畫的詭異情況給看了個仔細,覺得沒有傷害後轉而看了看那幅畫下方的白色板塊,上方還寫著字。


「這朵玫瑰凋零之時,你也將腐朽而終。」


  葉修看著這行文字,明白字意的卻同時也不解它所想表達的意思,這玫瑰和他有什麽關係嗎?


  直到出了門之後葉修仍然在思考著,他往通道的另一邊走去,在經過一面牆的時候頓了頓,略帶疑惑地抬起頭看著這面平淡無奇的藍色牆面。他向四周瞧了瞧,直到確認了心中的猜想之後才肯定。


  這面牆原本是他走下來的的樓梯所在處。


  結果現在不見了。


  但葉修並沒有過於慌張,他緊握著手裡的藍色鑰匙,朝通道另一邊的盡頭走去。果不其然,那裡有著一扇門,將鑰匙插進去後旋轉,門開了。


  這不過只是開始。





  綠之間



  “呼啊……真險。”葉修緊抓著手裡綠色的鑰匙,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因剎那的驚嚇與之後的爆發式跑動而讓心臟的跳動驟然加速,葉修看著手裡的綠色鑰匙,若有所思。


  剛來到這間綠色的空間時,只見牆上掛滿了昆蟲的圖片,面前和右手邊都有可行走的道路。


  先到旁邊看看好了。葉修決定了方向後毅然往右邊走去,一路上牆面都是各式各樣的昆蟲畫像,甚至還有蝴蝶的進化過程,並以《序章》至《最終章》為名,感覺超有藝術感的。


  在盡頭那裡也有一扇門,葉修將門打開後進了去,但不等他多走幾步,前方裂開的大縫隙便將他的去路給封了。葉修看了看那縫隙的寬度與底下的深度,暗暗心驚,完全沒辦法越過去。


  那樣的話便無法過去了,那到另一邊看看好了……


  思及此,葉修便行動起來,因為神經一直緊繃著的關係所以強大的集中力讓他將細微的事物都仔細地看在眼裡,走著走著,眼角忽然瞄到地面上有著一個小小的黑色物體正在移動著,葉修蹲下身,那個小小的黑點也湊了過來。


  “  我  螞蟻   ”


  葉修這下看清楚了,那是一隻很小的黑螞蟻。


  沒等葉修訝異完為何螞蟻會說話這點,那隻螞蟻便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  我  想要  看  我的  畫  ”


  “  可是  它在  有點   遠   的   地方  ”


  “  在  哪裡  呢? ”


  說完後它便緩緩地走掉了,葉修看著螞蟻離去的路線,決定先不理會這螞蟻所說的話,不過,它的畫想必就在這裡吧?


  葉修決定往剛才進來時面前出現的那一條路走去,在進入那道路之前,路的入口中間有個柱子,上頭貼了一張寫著「小心  邊緣」的紙。


  “嗯……”葉修看著那張紙,而後再抬頭看了看兩旁的綠色牆面,雖然看似平靜,但說不定真有什麽危險,思考了會,他還是決定保險點走中間的路。


  剛踏上沒幾步,猛地,從旁傳出了如同猛獸般的聲音,並同時迅雷不及掩耳地冒出了什麽,葉修下意識往旁一躲,在轉頭去看那究竟是何物時愣了愣,那赫然是一截黑色的手臂,尖銳的指甲僅差少許距離便會碰觸到他,此刻正不停地掙扎著,似乎正在努力想抓住葉修。但所幸的是葉修一直都站在中間,這個距離剛剛好能夠不讓那隻手碰到他。


  看來前面的路也要小心了。葉修深吸了口氣,小小的身體像是因此儲滿了力氣,做好了心理準備後他一口氣衝了出去。


  一路上不間斷地冒出一截又一截的手臂,嘶吼聲傳遍了整條路,彷彿分分鐘都能將他的身體給撕裂似的,葉修在看見前頭出現了轉角時心下總算放心了些,但精神並沒有因此而鬆懈,他在看見面前的牆面時腦海裡不禁聯想到一種可能性。


  要是那告誡上寫的“邊緣”同時也表示著轉角處的那面牆呢?並不僅僅只是這條路需要提防,說不定牆邊處處也充滿了未知的危機。


  於是在轉身進入轉角處的當兒,葉修頓時慶倖自己能聯想到那種可能性,也幸好那不是什麽未知的危機,迎面而來的也是一截手臂,非常靠近,幾乎在葉修轉身的瞬間就能碰到他的臉面,但到底還是葉修閃得比較快,那隻猙獰的手撲了個空。


  在轉入轉角處後葉修很快便發現面前並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面前又是一扇綠色的門,而且還是上了鎖的。但很快葉修也發現周圍並沒有那些黑色的手臂冒了出來,這裡大概是安全的。他一邊喘息一邊轉身去看他一路奔過來的那條路,一路上的牆面都伸出了不斷掙扎著的手臂,但也僅此而已,看來只要不碰觸到他們,大概就沒事了。他湊前去看那離他最近的手臂,有些得意地道,“沒那麼容易啊!還得練呢。”


  男孩笑了笑,像是把方才的事當成了一種追逐的遊戲般的從容讓他已經漸漸沒了先前一直隱隱有著不安的躁動。他再次轉身走去那扇門前,試著轉了轉門把,卻未有任何動靜。心下正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往四周遊移的視線定格在一幅畫上,那是一幅螞蟻的畫。


  “……咦?”葉修仔細端詳了兩眼,發現這幅畫似乎能夠被拿下來。可是,有些無奈的是,那副螞蟻的畫掛得太高了,以他現在的身高就算拼命踮起腳尖,伸直雙手蹦蹦跳跳,仍是無法夠著。有些失望的葉修在心中默默下定決定回去後要喝大量的牛奶,而因為無法夠著,所以他此刻必須尋找到其他的東西來幫助他墊高,好取下那幅畫。


  “嗯?這裡有座桌子啊!”葉修在附近轉了轉,並很快在角落發現了一座桌子,上頭有著鋼筆與記事本。葉修看了看,瀟灑地在上頭簽下了大名,而後將其放置在地上,轉身便推著桌子到螞蟻畫的下方,爬上去將螞蟻畫給取了下來。


  葉修仔細地將那幅畫研究了一會兒,喃喃道:“總覺得這幅畫的框架很結實呢……”貌似能放在之前看到的大縫隙上。


  將畫收起來後,葉修便順著之前的路回到了剛才遇見黑點螞蟻的地方,那隻小黑點一見到葉修手上的畫,似乎很開心地湊了過來。


  “   啊  那是  我的  畫   ”


  “  果然  很帥   ”


  “  陶醉了  ”


  葉修聞言,無語了一會,見小黑點似乎就那樣沉浸在“陶醉”的氛圍裡,他便默默拿著那幅畫往另一端的通道走去,一邊低聲說:“臥槽、螞蟻難不成也分長相的嗎……”


  想了想,葉修覺得不大對。


  “到底是誰把那隻小黑點畫成那麼細緻的螞蟻畫?Guertena?”葉修推斷了一下,不禁訝然,“他可真是有雙好眼力,嘖嘖,能把黑點畫成螞蟻。”對那隻黑點十足的嘲諷。


  說著,他已經抵達了之前的那間房間,他將畫放在縫隙上,並稍微用腳踩了踩,確定畫並不會那麼容易解體後從上越了過去,並打開了縫隙那邊的另一扇門。


  而後入目的是一間很小,而且內容物怪異的綠色房間。


  裡頭的地面上放置著一把綠色的鑰匙,根據之前的經驗來看,這就是用來開啟那扇鎖著的門的用具。葉修毫不猶豫地上前去將那把鑰匙給撿起,完全無視掉前方正佇立著一尊雕像。


  葉修對那尊雕像有些印象,那是在美術館裡擺放著的《無個性》雕像,帥氣的臉蛋染上了憂鬱之色,顯得更讓人著迷了。


  但他明明記得這尊《無個性》是面無表情的啊?


  在發現這點時葉修也聽見了頭頂傳來了響動聲,拿起鑰匙後他立刻站起並後退,隨即入目的是那尊雕像啟唇說話的模樣。渾身打了個激靈,葉修趕快拿著鑰匙朝門口奔去,並在離開那間小房間之前聽見了一句——“……別走。”


  細微至極的聲音,稍微一不注意便聽不見的聲音,試圖挽留的意味十足,但是,這是能夠留下來的情況嗎?跑!妥妥的跑!


  葉修一直跑到通道上為止都沒有回頭的意思,他感覺到身後似乎有誰在追著,卻因為動作稍顯遲緩而未能追上,他甚至還聽見有東西碰撞的聲音。


  大概是撞牆了吧,他想。


  但不管如何,在他再一次踏過那幅螞蟻畫後那幅畫便已經破了個洞,這大概能阻止那東西繼續追過來。就算它踏上了那幅畫,也只有失足墜下的份。


  而不消一會,從門後傳來了玻璃破碎的聲音。這下那幅畫大概徹底碎裂了吧,真是可憐了那幅畫。


  逃過一劫之後,葉修若有所思地看著那把鑰匙。


  這樣類似的情況,說不定還會一直發生。能行嗎?


  他還想要回到原本的美術館裡去呢,不管行不行,都得要做的。想到這裡,葉修握緊了手中的綠色鑰匙,雖然在經過那隻黑點時聽見它的問話,它問,它的畫怎麼了?葉修沒回答,毅然走了過去,黑點顯然也並非指望能從葉修身上得到答案,自顧自地一邊喃喃 “  我  的  畫  呢  ?  ”一邊走開了。


  再次經過那有著多隻手臂掙扎的通道時,彷彿落入了一個充滿了陷阱的世界,或許事實如此,但不論幾次,他仍會再次鼓起勇氣,將這些圈套給一一化解並離開。


  而後葉修將鑰匙插入綠色的門扉並旋開,進入了充斥另一種色彩的空間。




  貓之間



  那是一間地上畫有貓臉的空間。貓臉的中央有個凹陷處,並呈現魚的形狀。而左右兩邊都各有一間房間,但葉修就這樣大致看過後發現了一件事,他沒看見通往另一個空間的門。


  難道到這裡就已經沒了?忽然覺得有些無趣的葉修百無聊賴地隨意走進了其中一間房間,那是一間放滿了美術用具、箱子、架子和各種未上色雕塑的小房間,葉修沿著牆壁走的時候看見了一副畫著紅玫瑰的畫,但於他而言意義不大,匆匆看過得了。


  大概逛了一圈後,這間小房間除了有一瓶裡頭裝有水的灰色花瓶之外,其他都無異處。愈發覺得沒趣的葉修逛到房間的後方,試圖從那些箱子之中翻找到些什麽有用的道具,因為感覺上這房間雖然有著很多詭異的藝術品,但看起來都相當無害,想來是挺安全的,登時警戒心已消去大半。  


  當葉修在箱子裡頭翻找著能派上用場的物品時,他身後的一座人頭雕塑無聲地揚起了笑容,眼珠同時也亮起了起來,呈現紅光,在燈光不足的空間裡,顯得如是詭異。


  那座雕塑位在一排模樣相同的雕塑之間,它緩緩地從中脫離出來,並悄悄地移向背對著它的葉修身後,途中小小地發出了些微聲響。


  而在一片寂靜的空間裡,那微小的聲響在葉修耳裡頓時被放大了不少,他在聽見這聲音時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但卻沒跑走。他鎮定地往旁一點點地移動,並在一處箱子堆前停下。


  “五、四、三……”他在心裡默唸著,並豎起了耳朵仔細聽清身後的動靜,從那發出聲響的方向與對這間房間裡的擺設熟悉度來看,葉修心裡大概對那到底是何物有個底,而且也曉得怎麼樣才能逃過一劫——亦或者是說,玩弄它一番。


  當聲音越來越近時,葉修心裡的倒數也差不多了,“二、一……零!”


  忽然身後傳來了巨大的破碎聲,葉修立即將外套的連帽給套起,以免被飛濺的碎片給波及,一會兒之後,確定已經沒了任何動靜後葉修轉過身去將那破碎的東西給看個究竟,果不其然,是這間房間裡的雕塑之一。


  躺倒在地上的雕塑碎片裡隱約可見那處地面上的殘舊,以及其不太明顯的小裂縫。葉修在逛過這間房間時便已經發現了那處的痕跡,於是在猜想到那移動的物體可能是人頭雕塑之一時便試圖利用那裂縫讓那座雕塑自己知難而退,或者是,乾脆就這麼上當。


  碎片裡,那閃著紅光的眼珠已經沒了光澤,如今看起來,就像是座普通的雕塑一樣,唯獨它已經不再完整。葉修在查看著這座破碎雕塑留下的痕跡時,在一堆石灰色的碎片之間發現了一抹藍色,他將那東西給拿起來,並發現那是一個木製魚尾。


  “咦,魚尾?”葉修見到那魚尾時忽然一股熟悉感湧上,感覺似乎在剛剛有見過類似的東西……?而剛剛見到過什麽,仔細一想,不就是剛剛貓臉中央的凹陷處嗎?那便是一尾魚的形狀!


  小葉修抱著那不算太小的魚尾匆匆從房間裡跑出去,並在那凹陷處對比了一下,發現魚尾部份的形狀是一致的。


  既然有魚尾,那想必也有魚頭。那麼,魚頭此刻在哪裡呢?


  思及此,葉修立刻便轉身進入另一間房間,既然魚尾是在兩個房間裡的其中一間發現的,那麼魚頭想來也該是在這裡了!這或許就是這兩間房間的存在意義?


  但當葉修剛踏入第二間房間時,瞬時間便感受到那不一樣的氣氛。


  “嘻嘻,歡迎。”


  一把如同虛幻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葉修愣了愣,一陣冷風忽然吹過他的臉頰,卻再沒有其他的徵兆。


  他看著這擺滿了紅色簾布的房間,不禁陷入困惑,這是搞什麽呢?


  旁邊的紅色簾布突然飄動了起來,但葉修瞄進裡頭時卻不見任何人,只有陣陣冷風從裡面緩緩地吹出,葉修拉緊了外套,感覺到這間房間似乎沒之前那間那麼好過關。


  “來玩吧——”


  那把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來玩,捉迷藏吧,我在,哪裡呢?”


  語畢,周圍的簾布一下子便全拉上了,四周突然呈現一股沉重的靜默。


  “找到就行了?”


  無人回應。


  葉修無奈地在周圍走動起來,雖然說要找,但其實這間房間的空間不過是比剛剛那間大一些罷了,除了掀開簾布之外是不需要過多走動的。於是葉修也就在逛了一圈後決定一個個掀開簾布,這樣大概最省事了。


  但當他掀開第一個簾布時,只見裡頭掛了一副夜月的畫,而在看見畫的同時,四周的燈光也像是被調成了夜晚一樣,能見度再一次下降,暗沉的夜色充斥在這間房間內。


  “……”看來不能隨便掀開呢。


  小葉修也就只好細細地一個個隔著簾布去聽聽裡頭是否傳來什麽動靜,但結果是,這間房間真的安靜到不可思議。


  “放棄了嗎?”


  忽然那把如夢似幻的聲音再次幽幽地響起,“放棄了嗎?”


  “放棄了嗎放棄了嗎放棄了嗎放棄了嗎放棄了嗎放棄了——嗎?”


  像是壞掉的磁碟在不斷回放著同一個片段,原本顯得虛幻的聲音一遍遍地重複著,彷彿連空氣中都迴蕩著那把聲音。


  葉修雖然試圖從聲音裡辨認它發出的方向,但沒有用——那把聲音像是直接在腦海裡響起似的,哪都聽不出來源。


  他打開了其中一塊簾布,在見到裡頭掛著菜刀時心裡暗叫不好,來不及閃開,或者是說,在看見畫的時候身體便不受控制地站立在那,葉修的手臂被那從畫裡脫離的菜刀險險地掠過,擦破了衣服同時也在皮膚上擦出了一絲血。


  “……!”一瞬間的疼痛傳遍全身,小葉修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眼淚從眼眶落下,他抹了抹眼睛,奇怪地看著那被擦傷的手臂,剛才那一瞬間他明明看見手臂受傷了,可是現在,那傷口已經痊癒了,連衣服也絲毫沒有破損。而且感到劇痛的是身體各處,並非手臂而已。


  與此同時,他也看見那放在外套口袋裡的玫瑰掉下了一片花瓣。



  ——「這朵玫瑰凋零之時,你也將腐朽而終。」



  腦海裡猛地閃過之前看過的那行字,想來便是如今這種情況。在這裡受傷的話,玫瑰也將會受到影響,而當傷害累積到玫瑰整朵凋謝時,身體大概也支撐不了了,但那句「腐朽而終」指的是否就是死亡,卻有待考證。畢竟葉修也沒親身領教過。


  但卻不能就這樣放任玫瑰持續凋謝,每一次花瓣的掉落,身體所受到的疼痛也是不容小覷的。


  就在剛剛受傷的時候,那把聲音卻停止了,四周再次陷入寂靜。葉修這一次決定慢慢地來,這場捉迷藏,一定有什麽能夠找到那把聲音的辦法。


  紅色的簾布輕輕地晃動著,葉修的手拂過一個個簾布,從中感受著。在他感覺到其中一塊簾布具有殘留的溫度時,毫不猶豫地打開了,迎面而來的冷風吹得他不得不閉上了眼睛,空氣中有誰在說話,似是在述說著什麽,那是一段很雀躍的話語。



  “被你找到了呢。”冷風吹過葉修的臉,像是在輕撫著他,“給你禮物吧。”


  咚的一聲,葉修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四周已經沒了任何動靜,連剛剛因為那陣冷風而晃動的簾布也像是虛假的一樣,一切毫無變化。葉修見到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木製魚頭,撿起後和魚尾合併,正好就成了一尾木製的魚。


  他在離開那間房間之前回頭看了看那些紅色的簾布,心裡雖然對那些還未打開的內容物感到好奇,卻也堅持離開了。不然損血的可是自己呢。


  出到去後,葉修將木製的魚放入地上的凹陷處裡,咔的一聲,木製的魚剛剛好便塞入了進去,而與此同時,前方的牆面忽然打開了,隨之響起的還有一連串的貓叫聲,像是在為他開路似的,驟然響起貓叫聲一直到牆面打開並露出後面的道路為止才停止。


  “原來這隻魚是鑰匙?”見到這變化,葉修新奇地重新審視了地上的那隻魚。而在進入新的空間之前,他再次回到了第一次來到貓臉空間後進去的房間。葉修走到之前看見的灰色花瓶前面,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將手上的玫瑰浸入花瓶裡,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身體似乎輕鬆了很多,玫瑰也神奇地恢復了,但是花瓶裡的水卻沒了。


  發現了花瓶的用處,葉修這下倒安心了很多,這樣至少不用擔心要是玫瑰一直減少下去的話該怎麼辦。之前有注意到這瓶水的存在真的很幸運。


  那麼,接下來該到另一個地方去了。


  



  黃之間


  


  “嗯……?”當葉修來到這黃色的空間時,有些訝然地環顧了一圈四周,“這裡好大。”


  這裡確實比之前去過的地方都寬敞了很多,葉修雖然頗有好好走過一遍的興致,但礙於之前的經驗,在這裡,多少還是謹慎些較好,而且注意力要很好,這裡需要觀察的事物太多了,


  剛進入這裡的時候,可見左右兩旁以及前方都有可行走的道路,但左邊卻是死胡同,只掛有兩幅畫在上頭。而右邊也沒有多少能夠行走的路,但在牆面上卻有著很有趣的東西,至於前方道路的那邊,還沒過去暫且不曉得那裡有什麽。


  葉修沿著右邊的牆面走著,在看見了一張寫著「猛唇注意」的紙條之後,只見前方不遠的牆面上嵌有一張唇瓣。


  “這是什麽?”小葉修好奇心作祟,試圖伸手去碰碰那東西,但還未觸及之前那嘴唇突然動了起來,像是要張口將葉修給吃下去。才剛縮回手,葉修便聽見那嘴唇說話了。


  “我,餓了,給我吃東西,就讓你過去。”


  “你有,玫瑰。”聞言葉修一顫,“  好  吃  么  ?  ”


  趕緊搖了搖頭,葉修道:“不好吃。你要吃什麽?”


  “給我吃東西,我,就讓你過去。”那嘴唇再次重複了一次之前說過的話,葉修想了想,看來這唇瓣是過去另一個地方的關鍵了。


  那該在哪找“吃”的呢?


  從紅唇的牆邊離開,葉修走到左邊的胡同裡去看看那兩幅畫,其中一幅很神奇地是一張舌頭正在晃動的怪臉,才剛走近,噗的一聲,那舌頭竟然朝葉修吐了一口水!葉修立刻停下腳步,並暗暗心驚幸好沒中,不然被那口水噴中的下場大概會像此刻的地面一樣,如同被腐蝕一樣變得殘缺不全。


  “真是……惡趣味啊。”看著那依然在晃動的舌頭,葉修道。他轉而去看另一幅畫,那是一幅近乎全白的畫,雖然乍看之下什麽也沒有,但在葉修反覆地看了幾次後發現了其中有些違和的部份。那幅畫的中央有個小紅點,很小很不起眼,但確實存在,並破壞了整幅畫的和諧,那紅點所顯示的紅色數字是“9”。


  葉修一愣,“九?”這難道也是什麽提示嗎?


  但現在也做不了什麽,乾脆先記下先吧。葉修這麼想著,便決定往那前方還未走過的路去看看,在進入那條路之前地上有一張紙,葉修看了一眼,上頭寫著“當你忘記的時候……”


  忘記?


  能忘了什麽嗎?不敢小看這裡的任何提示,葉修看著這條路仔細想了想,總覺得這條路的寬敞度有些熟悉……


  一瞬間綠色的畫面閃過腦海——


  黑色的,掙扎著的手臂。


  那條路也是這樣,一樣的長度,一樣的寬度。


  為突然聯想到的事物而汗顏了一下,葉修心想,總不會再來一次吧……但就算是再來一次,他也得闖。


  將身子站立於路的中央,葉修這一次是慢慢地走了過去,之前太過慌張,以至於好幾次都差點傾斜身子碰到那些爪子,如果中央是安全的話,慢慢來說不定是最保險的,只是膽子要夠大。


  如果是葉秋的話,說不定會被嚇到吧?葉修想著,笑了笑。


  他現在在哪裡呢?安全嗎?


  一想起那總愛跟著自己的弟弟,葉修不禁微微擔心起來,說不定從這裡出去後就能見到他了。總之,既然不是在這裡,大概是安全的。


  “吼————”


  似曾相識的嘶吼聲傳來,葉修愣了愣,緩緩轉頭看著突然從旁冒出的那一截手臂。因為剛剛一直在想著葉秋的事,都沒發現原來一路上其實都沒什麽動靜,一直到快出了這條路時這截手臂才冒了出來,結果,根本沒作用嘛!


  有些孩子氣地對那掙扎著的黑色手臂做了個鬼臉,葉修蹦蹦蹦地跳走了。


  雖然四周依然十分安靜,但葉修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氣氛,小小的身子在出了道路後出現的橫向長廊裡走動,朝左走的話,盡頭處有一間黃色門的房間,門邊寫著一行字——“騙子們的房間”。


  “……騙子?”這是什麼地方?不自覺提高了警戒,葉修小心地打開了門。


  推開門進去後,入目的是一幅幅的人像畫,有大有小,有男有女。而一排畫的中間又有一扇門,葉修看了一眼環繞四周的畫,決定先到裡面看看。


  那是一間小房間,房間裡有著許多的瓷磚,而瓷磚地的中間佇立著一尊石像,石像的手中握著什麽東西,葉修湊前去看了看,那是一塊鐵板,上頭刻著一行字——“  有一個  不合群的人  ”


  看起來像是在暗示外頭那一排的人像畫,也就是說,那排畫確實有著什麽。決定去查看那些畫有何蹊蹺的葉修走出了小房間,但才剛邁出一步,四周忽然陷入一片黑暗。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東四步,然後向西兩步,便是正解。”


  “那人在說謊。”


  “只有那女生說的話才是真的。”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南兩步,然後向東五步,即是正解。”


  “別相信那傢伙說的!”


  “我贊同他說的。”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北三步,然後向南兩步,才是正解。”


  “他說的才是真的。”


 


  黑暗中傳來了各種各樣的聲音,葉修感覺到這間房裡似乎多出了什麽,過了一會兒,燈光回來了,而房裡,赫然也多出了六個人。


  “咦?”葉修嚇了一跳,但在仔細觀察之後,雖然是說多了幾個“人”,卻沒感受到多少人的氣息,即使如此,這些人依然相當真實。


  簡直像是見到了真人一樣,但他們,總歸是假的。


  “你好。”一位女子走到葉修的面前,她笑著,面容卻很蒼白,“我叫楚雲秀喔,你叫什麽呢?”


  “葉修。”見其他人都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葉修試著靠近他們一些,“剛剛說話的是你們嗎?”


  一位戴著眼鏡的男子點了點頭,他們的面色幾乎全是一樣的,全都非常蒼白,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他們就沒活力了,至少,在場就有兩位心情不怎麼好,看起來隨時能夠爆發的兩個年輕男子。


  “我說了是他,怎麼不信!”


  “孫翔你冷靜點。”那位戴著眼鏡的男性說道,而他身旁的女孩也附和著,“對啊,決定的又不是我們!”


  “你好,我叫田森。”葉修看著面前突然湊過來的壯碩男子,他虎背熊腰的一站在葉修的面前就將視線給全遮住了,葉修直視著他,想著他接下來要說什麽。只見田森一把攬過葉修,就將他給抱了起來,“咦!”


  “小孩子真輕啊!”不知道忽然在感慨什麽,只是田森一臉幸福的模樣讓葉修微微放下了戒心,他伸出手抱住田森的脖子,這舉動似乎讓對方很高興。


  “哼。”一旁看起來很囂張,心情也是隨時能夠爆發的男子似乎對田森這樣的行為很不屑,但雙眼卻直直地看著那同樣盯著他看的葉修,“看什麽看!”


  “唐昊你也冷靜點……”男子無奈地說道。


  楚雲秀依然笑著,他對葉修說,“這位是肖時欽。”


  “我叫戴妍琦!”肖時欽身旁的女孩舉手道,並伸出手拉過葉修的手握了握,葉修不禁打了個激靈,她的手,冷得徹骨。


  雖然田森的體溫沒那麼低,但也不是正常人的溫度,這個時候葉修才真正意識到,現在發生的一切,其實全是假的。即使他們如同真人一樣,但——他們不是現實世界裡的事物,這裡,是不屬於他的世界。


  戴妍琦似乎也發現了不妥之處,她尷尬地笑了笑,並收回了手。四周忽然陷入了奇異的安靜,葉修吞了口唾液,總覺得他們似乎有什麽要發生了。


  “葉修。”楚雲秀對他笑了笑,“在裡頭的那間房間裡有許多的瓷磚,而只有一個瓷磚的底部才真正有你需要的答案,你仔細想一想,我們之中到底誰說的話——才是真的?”


  “大家都是騙子喔。”


  四周再次暗了下來。


  葉修感覺到自己被放了下來,而此刻,他能夠辨認他們的聲音了。


  “只有雲秀姐說的話才是真的。”這是肖時欽說的。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東四步,然後向西兩步,便是正解。”這是田森說的。


  “才不是,田森說的話才是真的吧!”這是孫翔說的。


  “我同意隊長說的!啊,隊長是指肖時欽喔。”這是戴妍琦說的。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北三步,然後向南兩步,才是正解。”這是唐昊說的。


  “站在石像的前方,朝南兩步,然後向東四步,即是正解。”這是楚雲秀說的。


  那麼——誰說的話才是真的呢?


  



  “找到了!”葉修拿起其中一塊瓷磚,上面顯示著“4”的黃色數字。在他找到的同時,外頭傳來了類似於玻璃破碎的聲音,並且幽幽傳來“騙子——”的聲音。


  葉修打開小房間的門,四周依然一片漆黑,他試圖說話,卻發現有聲音環繞在他的腦海裡,阻斷了思緒。


  “離開這裡吧,離開這裡。”


  “外面一定更溫暖吧?這樣就不怕寒冷了。”


  “外面的世界就像是傳說一樣呢,會不會像父親說的那樣呢?。”


  “一直往前走,打開門,不要回頭。”


  “這裡是騙子們的房間,誰也不要相信。”


  關上門的那刻,聲音停止了。


  那個房間就像是一個世界影射——不論是這個世界,還是外面的世界,到處都充滿了謊言。他們試圖掩飾很多很多的事物,卻總會有人會將真正的事實說出來,而那個人,最終成了“不合群的人”。


  保護著那個人的玻璃畫框破碎了,那幅畫也——


  這就是不合群的下場。


  

  葉修在之後又在布偶身上找到了用青色絲線縫製的綠色數字“18”,葉修也發現了數字的用法是爲了解開右邊通道裡的房間門鎖。


  收集數字是爲了得到暗號,而暗號的算式是「green×red+yellow=?」


  也就是說是「18×9+4=166」如此這般。葉修在解開後就將暗號輸入門板裡,咔的一聲解鎖聲響起,門也輕易就被打開了。但裡頭也沒有任何令人意外的東西,充其量也就是一堆木製的擺設,襯托牆上的畫,想來這些樹大概便是蘋果樹吧。


  “蘋果?”葉修將其中一棵樹上的紅色蘋果給取下,“原來是木蘋果嗎……嗯?等等,這東西似乎能用!”


  雖然於葉修而言這蘋果無法吞嚥下肚,但是這也是一種“食物”,說不定能給那張嘴巴吃呢?


  這麼想著,葉修順著原來的路回到了那張唇的面前,那張嘴再次說了一次一模一樣的話後打開了嘴巴,葉修將木蘋果給了它,那張嘴立刻就閉上並開始咀嚼。


  “嗯嗯,好吃。”它說。


  “  我  喜歡  你  。  ”吃完後,那張嘴巴忽然一張一合地說著,而猛地將整張嘴給拉長,從裡頭出現了一條通道。


  “所以,我讓你過去。”


  葉修鑽入其中之前,回頭看了一眼騙子們的房間所處的位置,明明什麽也沒有發生,葉修卻覺得,在那裡,他找到了重新回到原來世界的那種心情。這個世界太過麻木,單色的空間充斥著未知的一切,這裡沒有任何人氣,只有,獨自一人。


  那些虛假的言語,以及冰冷的觸感,讓人不禁想念從前真正的溫暖。想要早點回去。


  如果能找到其他人的話就好了,那樣就能夠一起回去了呢。





  紅之間

  


  “奇怪?”才剛進入這間紅色的地方,葉修便看見剛剛眼角似乎出現了一抹影子走過,但回頭看去卻沒發現任何東西。


  他追了過去,並在轉過了兩個彎後發現盡頭只有一扇紅色的門,什麽會移動的東西,這裡什麽也沒有。


  “會是在裡面的嗎?”說著,葉修打開了面前那扇紅色的門。而後入目的是巨大的雕像作品佇立在左右兩旁,紅色的空間裡簡直就像是普通的美術館一樣展覽著藝術品與各種畫像。


  葉修看到一幅畫,那幅畫叫做《心之音》,只要讀一次那幅畫的名字,那幅畫上的心電圖就會跳動一次,非常有意思,卻也是不可能出現在普通美術館的東西。


  在那幅畫的旁邊有一扇門,雖然試圖打開過,卻發現上鎖了。


  “看來又要找鑰匙了啊!”葉修無奈地開始在這間不大的紅色空間裡轉悠著,一幅接著一幅畫看去,希望從中能發現什麽蹊蹺。


  這間紅色房間的巨大擺設品是最顯眼的,但名字卻十分奇怪,藍色的雕像叫做《嗯》,紅色的雕像則叫做《啊》,實在難以從這些單音節裡理解其中所透露的意思。


  當葉修一個一個看過去,並來到其中一幅似曾相識的畫前時,不禁一愣。那是一幅在美術館裡曾經見到的畫像,溫柔笑著的男人依然如昔,那是一幅幾乎能夠以假亂真的作品。


  “咦?”葉修困惑地發出了一聲單音,他伸手去摸了摸那幅畫,從中感覺到一絲冰涼的氣息,那是與此刻室溫全然不同的低溫。


  “你好?”


  “!”


  驚訝地睜大眼,葉修似乎看見了畫中的男人開口說話了。


  他不禁開始緩緩向後退,直到離那幅畫有一段距離後他才停下腳步,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那幅畫——


  那副名為《溫柔的喻文州》的畫。


  但在下一個瞬間,明明看得好好的那幅畫就在眨眼之間悄然不見了!


  玻璃破碎的聲音響亮地從後傳來,葉修來不及回身去看個究竟,就感覺到一股冰涼的空氣從後向他襲來,直到將他全部包覆為止。下巴卻被帶有些許溫度的修長手指一點點地托起,葉修感覺到後腦構似乎碰到了什麽,他被迫抬起了頭朝上望去,只見那張溫柔的笑臉在面前被放大。


  “呵呵,樣子真可愛呢,要不留下來,好嗎?”男人低沉的嗓音迴蕩在耳邊,葉修只覺得全身被凍得僵硬,雖試圖掙扎卻未果。


  對於喻文州的話語,他只毅然地大力搖頭,黑色的圓溜溜眼珠直視著對方,透著絲毫不肯退讓的氣勢。但見狀的喻文州卻笑了。


  “害怕么?”喻文州的手指撫過少年有著細嫩肌膚的臉頰,雙手環住葉修的肩膀將他拉向自己的上半身,葉修從身後的觸感就能感覺得到,這人只有上半身能夠碰觸得到,也就是說,他並沒有下半身。在靠過去的時候甚至還會碰到那硬質的畫框,葉修身體猛地一抖,像是爆發了什麽似的身形利落地從喻文州的懷抱中溜走,喻文州一時意外,反應不及,就見葉修奔到原先畫像掛著的下方將自己方才掉落的紅色鑰匙給撿起,而後直直朝那鎖著的門奔去。


  “嗯?你以為你能跑得掉嗎?”喻文州追了上去,笑意未減。


  “真的,好可愛呢。”看著葉修將他甩在後頭,直直衝進那間房間裡時,喻文州說道。心裡卻暗暗歎氣,要是動作能快一點就好了。


  最後他有些百無聊賴地在紅色空間裡悠悠地逛著,不曉得飄移到哪裡,便再見不到他的身影了。


  

  

   葉修進入的那間房是一間不怎麼大的書房,不過裡頭卻有著四排書架,可見藏書也算豐富了。小葉修蹲在地上平復著自己的心情,那種渴望有人陪同自己一起走過這詭異之地的慾望愈加強烈,他擦了擦眼睛,看著對面的那扇門,決定先出去再說,但當他想要出去時,卻發現這扇門也上鎖了。


  如今他手上並沒有能夠打開這扇門的鑰匙,而走回頭路是不可能的了,那麼只能試著在這間房裡找找了。


  首先他從左下第一排開始找起,由於這間房的能見度比外頭更加艱難的關係,他找起來實在說不上是輕鬆。但他總會先挑幾本看起來挺詭異的書本並翻開來看看,其實收穫並不算少,比方說《畫布中的人》這本書就向葉修清楚說明了剛剛那幅畫所圖的究竟是何物。


  《畫布中的人》


  這裡的男性,或者是女性,一看到心儀的事物便會非常想要擁有。


  如果被盯上了,那將是相當麻煩的事。那是因為,在他們滿足自身的慾望之前,會鍥而不捨地追過來。


  無論到何處……無論到何處……無論到何處……


  要是他們有什麽弱點,那就是,他們無法自己打開門。


  不過,他們卻能從窗戶或牆的裂縫裡追過來。


  他會繼續追過來嗎?葉修轉頭看了一眼剛剛進來的那扇門,確定那門確實沒有其他的什麽動靜後才緩緩地合上那本書,朝其他的書架逛去。


  在之後的其他書架裡,葉修除了找到了一本Guertena的作品集與一本世界美術館的畫集之外,更是從兩本書中間找到了一張紙條,上頭寫著——


  “  好  玩  嗎  ?  ”


  “唔。”馬上將紙條給塞回去,葉修心想這裡大概沒什麽好找了之後便到那扇鎖著的門旁邊,打算再從那裡找起。


  不過才翻找了一會,葉修便發現了一本比較不一樣的故事書,那是一本繪本,標題叫做《我們,所想要的》。


  “讀一讀吧……?”猶豫地看著故事書上頭有些似曾相識的相貌,葉修還是打開了那本書,隨即入目的是用蠟筆繪製而成的無聲故事,他一點點地看著,不自覺地就坐在地上翻看了起來。


  『這是個繽紛的世界,這裡什麽都有。』


  『有花,有水,有人,有昆蟲,還有很多有趣的事物。』


  『但天降冰霜,將一切都覆蓋了。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這裡變得好暗,好冷。』


  『大家變了。』


  『美麗的色彩,絢爛奪目的世界,一切的構成。』


  『成了單色。』『麻木的。』『冰冷的。』『黑暗的。』


  『並從中,生出了慾望。』


  『想要觸摸有溫度事物。』『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人。』『想要……』


  『想要。』


  『你。』


  啪地一聲關上了繪本,葉修抖著手想要將那本繪本給扔走,但做不到。


  繪本裡的最後一頁,好多好多用蠟筆繪製而成的「生物」全盯著他看,那眼神,看不見任何情感,卻深深地透露著詭異的佔有欲。


  葉修看見了繪本的封面漸漸浮現出了什麽,那是一行紅色的文字——


  「  來吧  來吧  」


  「   過    來    吧    」


  咔地一聲,一把熟悉的開門聲傳來。葉修毫不猶豫地將那本繪本給拋在地上,並迅速地將解鎖的門打開,衝了出去。


  在他身後,那本繪本傳出了嘻嘻嘻的小孩嬉笑聲,慢慢地,緩緩地,消失於空氣之中。


  最終,那本故事書,像是從未存在過一樣,消失了。


  葉修跑到了外頭,心跳快速地跳動著。


  決不能被抓到。他眨了眨泛着些許水光的眼睛,堅定地心想著。而後他抬頭看著這紅色的另一個空間,發現左右兩旁都有一條路可走,但根據之前的經歷,只有一條路是能走的,但也不代表另一條就沒有走的價值,兩邊絕對都有東西。


  “嗯!”葉修看著面前的藍色花瓶,剛剛試了一下,可以恢復玫瑰!而且裡頭還有水,看來牆上那副藍色花瓶的畫以《永遠的恩賜》為名還是有緣由的,這藍色的花瓶能不斷地被使用。葉修為這好消息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他而後朝左右看了看,思考著該怎麼選擇……


  不過既然兩邊都必須走的話,哪邊都無妨吧。葉修輕輕拍了拍口袋裡的玫瑰,決定先從左邊查起。


  才剛打開門,葉修便感覺到了一股算不上熟悉,卻也不陌生的氣息……一股莫名其妙的低溫繚繞在這間空間裡。這紅色的空間並沒有其他的出口,看來並不是去往另一個地方的關鍵地。但即使如此,葉修也注意到了這一片地上散落滿地的藍色玫瑰花瓣,相當可疑。


  “感覺……裡面好像有東西?”葉修靠近了裡頭唯一的一扇門前,耳朵貼在門上仔細地聽著,似乎聽見了某些聲音。


  他抬頭看了看附近有什麽提示,只見牆邊掛了一個畫像用的標題,上頭寫著《嚴謹的張新傑》。


  這種名字的節奏……該不會!


  葉修渾身顫抖了一下,但手卻比他動作更快,轉動門把的同時,他也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寒風吹拂著他的臉。

  

  “謝謝你。”一把不溫不冷的男聲從裡頭傳了出來,和剛剛經歷的一樣,那人也有著一雙修長手指的手,同樣不溫不冷的手掌撫上他的臉頰,葉修緊緊閉著眼睛,連呼吸也忘了。


  誰知道對方卻輕輕拍了拍他的臉,語氣似乎有些懊惱,“長時間不呼吸會死吧?”


  “唔……”葉修依然閉著一邊的眼睛,他張開眼看著面前戴著眼鏡的男人,還未發育的稚嫩嗓音傳出,“你是誰?”


  “張新傑。”他摸了摸葉修的頭,問:“你今年多少歲?”


  “虛數十二歲。”葉修見對方似乎沒有之前那位那麼迫人,於是禁不住好奇地伸手碰了碰他的臉,感覺很好摸,可惜的就是沒有人類該有的溫度,“你在這裡幹什麼呢?”


  “你之前,剛剛有人過來了。”張新傑臉上似乎有些不滿,“我說了花瓶在十點鐘方向,並且必須在五分鐘內回來,可是他逾時了。”


  “咦?”葉修睜大了眼,看著張新傑拿出了一枚花瓣掉得差不多的藍色玫瑰,“這是那人的。看來,沒有還給他的必要了。”


  “不行!”見狀,葉修撲過去將藍色玫瑰一把奪下,並在張新傑訝異的目光之下朝門口奔去,張新傑也想追上去,但葉修卻在中途特意拐了個出其不意的彎,完全不在張新傑的邏輯路線內,不由得一愣,回神的時候葉修已經打開門出去了。


  看見這種情況,張新傑仔細地待在原地深思著。剛剛他沒說,其實之前的那人已經將他給鎖了一次,這次又……


  看來下次不該與對方談太久才行。


  


  “還真是……嚴謹啊?”葉修看著手上的藍色玫瑰,不由得一笑。看來,真的不止是他一個人在這間美術館內,這裡還有其他人!


  由於過於高興,以至於小葉修在路過那瓶能夠無限恢復的藍色花瓶前時,忘了順便也給藍色玫瑰恢復一下,順勢地進入了另一邊的路。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修忽然就發現了面前的異象——


  面前躺著一名綁著小馬尾的男人。


  “呃……?”葉修湊過去,叫了對方一聲,只聽那趴到在地的男人嗚嗚嗚了幾聲,聲音裡充斥著痛苦,“………好……痛………”


  葉修見狀,伸出手推了推對方。


  “……別……別這樣…………咳……咳……咳……哎喲……”男人掙扎了一下,虛脫得再次趴回地上去,似乎真的非常痛苦。


  此時此刻,葉修才想起手上的那枚藍玫瑰似乎還處於快凋謝的狀態,立刻便明白了。噔噔噔地跑回去將藍玫瑰泡在藍色水瓶裡,等恢復之後便趕緊拿著藍玫瑰回到那人的身旁,連說出來的話都透著一股雀躍,“你的花!”


 “……唔嗯……”男人嗚咽了幾聲,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葉修這下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樣,那是一張很精神的臉容,雖然隱隱有些憂鬱的氣質,卻是無傷他的那張臉帶給人的好心情。他慢慢地撐起了身子,意識有些朦朧地左右看了看,“……嗯?奇怪,不痛了……咦?”


  “唔哇!!”年輕的男人一瞬間便站了起來,而且動作迅速地朝後跳去兩步,警戒心全寫在臉上,“我可什麽也沒拿了,別想幹什麼啊!”


  葉修呆呆地看著面前突然精神起來的男人,有種久違的感覺湧上心頭。


  葉秋炸毛的時候也會這樣呢。


  忽然微笑了起來,小葉修湊到了男人跟前,笑道:“呵呵,你好啊,我叫葉修。”


  “……嗯?等一下你……你也是美術館裡的……人!?”男人似乎很訝異,他伸出手握住葉修的,而葉修也不忌諱,就那樣感受著那久違的溫暖,寬大的掌心握著他的小手,葉修覺得有趣地回握著,“是啊是啊。”


  “真的是啊……雖然是個小男孩,不過有也比沒有好得多了,真是太好了。”男人似乎因此鬆了一口氣,但葉修可就對他的話感到有些不滿了,他大力地握了下對方的話,再次道:“是啊是啊。”


  “啊,抱歉,我不是有意的。”男人見男孩似乎有些不高興的樣子,抱歉地笑了笑,並蹲下身摸了摸葉修的頭,當他看見葉修手上的藍玫瑰時,眼睛瞬間亮了亮,“這是你幫我拿回來的?”


  葉修點了點頭,將藍玫瑰遞給對方。男人對此很是感激,道謝著收下了。


  “這種地方真的是太詭異了,再這樣待下去,我覺得我都快瘋了。”男人搖了搖頭,順便還說了關於玫瑰的花瓣凋謝時身體便會產生劇痛之類的,葉修靜靜地聽著對方說著,小手仍緊緊握著他。


  “啊,對了,我還沒說我的名字。”男人笑了笑,對葉修道,“我叫張佳樂。”

  


---------------------------------------------------------------


爲了能夠快速和樂樂見面,總之我豁出去了(X
剛剛發錯了OTL 自己設置了定時發佈可是自己卻忘了OTL【。

其實很猶豫這章要不要發出來,因為近幾日真的是……每次寫文都會被打擾,所以每一段劇情幾乎都是在不同的時間段寫的,重看了一遍實在不滿意啊;w;;;好機械(
嘛,總之,就像前言說的那樣,後面大多數會是自己的腦補啦~!

原作遊戲裡,遇見Garry(樂樂役)和Mary(???役)後都會有一段比較長的事件,那邊就不會像這章一樣了,簡直過渡ry

小葉修SOLO是最痛苦的(跪

話說上一章裡,其實已經出場的是喻文州/周澤楷/鄭軒/張佳樂+葉家喔!嘛,喻文州都知道是什麽角色了(
小周呢(#

另外和葉修好好相處的張佳樂真不習慣


問題: 在黃之間裡,誰說的話才是真的呢?

评论(14)
热度(5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