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双鬼叶】[接龙] 荆棘梦

 

◇鸢君发起的接龙文,谢谢你们接纳我提议的双鬼叶呜呜呜呜((

 

◇下一棒是@护你永安_催我三更 加油哦!!

 

PS:猜得出來現在登入幫忙代發的人是誰,我本尊號讓你點文w

 

  ----------------------------------


  啪嗒。

 

  又一只烧焦的树枝被踩碎,深暗色的焦黑碎粉到处可见,那人抬起脚将鞋底往旁边的杂草上摩擦了一下,心里觉得可以了才移开,而与此同时,一股夹带着尘灰的热风吹进了林间,所剩无几的林木任由微风吹过,带起了又一批的尘粒。

 

  仍然可见些许还未熄灭的火苗在附近燃烧着,来人随意扫去面前那肮脏的空气,也没去理会那些摧残了这片林间一天一夜的残火,他就那么继续往前走着,脚底下时不时仍可听见焦黑枝木被踩碎的声音,碎裂声细细地传出,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这种象征生命逝去的声音。

 

  那人抬头望向天空,灰蒙蒙的天空被战火烽烟给染得仿佛涂上了一层又一层厚重的乌黑厚漆,让生活在底下的人们直喘不过气。

 

  稍微将视线往下移动,便可见那巍然挺立的巨大城墙就在林间外的不远处立起,原先庄严而肃穆的白石城墙没了从前的辉煌,就算如今里头还住着许许多多的人们,然而从外望去,它便仿佛是一座即将没落的战火残骸。干净的城墙被砸出了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火焰留下的焦黑痕迹还有不知何时染上去而如今已然干去的血液,将眼前的一切都覆上了黑暗。

 

  啪嗒。又一声枝木碎裂的声音传来。

 

  “谁?”原先正凝望着城墙的“人”这时转过头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了警戒的神情,然而在见到来者是谁之后,他很快便放松下来,尔后也向来者走了过去并同时开口道:“怎么样,东西弄到了?”

 

  “嗯,在这里。”来者勾起半边嘴角,得意的笑容让他的獠牙露了出来,同样苍白的肤色让人感觉到了不健康,然而从他们的行为举止之中却看不出一丁点儿的不对劲,来者从黑色风衣里拿出一小瓶水晶形的瓶子,他摇了摇那水晶瓶,就见里头有透明液体晃动着,细微的水声传出了未知的神秘感。

 

  另一人点了点头,而后再一次抬头望向城墙的方向,那是他隶属的帝国所敌对的国家,一个只属于人类的帝国。

 

  “守备挺弱的,要是这时候攻过来大概就完了吧。”他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锐利的两颗獠牙露了出来,仿佛正嚣张地嘲笑面前曾经辉煌无比的国家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另一人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瓶,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他也抬头望向那座巍然城墙,若有所思地道:“我们那边也差不多,十几年的战争让两国蒙受无以计数的损失,士气早已不比当年,就算此刻真攻过来,能不能撑得住外头的那一圈镇魔网还真不晓得。”

 

  “才一圈,要知道一开始他们布下的可是几乎上百圈的猎魔网啊!这变化真让人心寒。”他摇了摇头,脸上却没有多少感慨之色,只是在回想过去的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喉间传来了一阵阵的燥热,肚腹绞缩着,饥饿感瞬间充斥了他的感官,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神色间渐渐多了几分苦色。

 

  “阿策?又来了吗?”李轩从口袋里拿出了水袋并递给同伴,吴羽策接过后便直接打开喝了下去,一直到喉间的燥热被舒缓了才将水袋口从唇边移开,来不及咽下的深红色液体从他嘴边流出了一条红渍,而后又被他用手背抹去,低垂的眼眸里闪烁着红光,随即又消失不见。

 

  长年的战争让妖魔与人类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人类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家园、还有一个摇摇欲坠的国家。而妖魔帝国,亦然。

 

  好比吸血鬼一族,虽然可活千百年之久,然而适当的进食是必要的,尤其还是年轻的吸血鬼,他们的食量往往是年长吸血鬼的好几倍。而他们的吸血对象,从古至今都是人类,从无例外,毕竟对他们而言,吸食同族或异族的血液远远没有比吸食人类的血更为美味而充沛。

 

  尤其是强大、心仪的人类,那种人上之人,可谓每个吸血鬼眼中最上等的美味。

 

  然而战争使他们断了一直以来吸食血液的渠道,人类对妖魔建起了又高又厚的防墙,纵使在战争之中仍可拖一两个人类回去,可是,这些从来都没有比自己亲自猎食喜欢的“食物”更好。更甭提到了现在,彼此力量削弱,其他异族妖魔又需要更多的资源或食物,想要享用一顿美味的血液可谓难上加难。

 

  “我们还是快进去吧?”李轩将水晶瓶收了起来,从巫师那里取得的劫梦水能够让他们随意进入喝下此水的人类梦中,这一趟入城,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找些食物饱腹,更想要趁机进一步接近一名他们注意了很久的人类。

 

  一名从来不畏妖魔,不畏险境,总是将进攻的妖魔大军连连逼退的一名战士,他挥舞剑戟,随心所欲地取下敌人首级,那于战场上起舞的身影夺去了一条条本该令人棘手的性命,同时亦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飞溅的血花仿若花瓣,血腥而华美,将他映得无所披靡。纵使時過境迁,沧海桑田,战事不再令人包含使命感之时,他的光芒从未削弱,他是人类崇拜的英雄,妖魔敬畏的对手。

 

  李轩望向那座城墙,然而他想看的,却是石墙内的那个人,他想要吸食他鲜美的血液,想用獠牙刺破他的肌肤,让浓稠的血液潺潺流出,想看见人类因被吸吮血液而意乱情迷的样子——李轩的眼瞳闪过一丝血红,他闭上眼,强压下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欲望。

 

  吴羽策随意将水袋往旁一扔,水袋触地马上便化成了灰,连一滴可疑的物质也没留下,就那样与一地的尘灰化为一体,他淡淡道:“进城吧。”

 

  目标是,叶修。

 

 

  

  
  睁眼后映入眼眸里的是一片陌生的景象。

 

  他向前走了几步,便已经来到了尽头,若再走一步便会掉入万丈深渊。

 

  此刻站立的地方是一座悬崖,一座可以瞭望广阔天际的悬崖。满布乌云的夜空被层层叠叠的厚重云层给遮去了夜晚所有可视之物,然而奇异的是,一弯残月却悬挂在黑暗的天空中,诡异地在乌漆墨黑的天空中散发着明晰的月光,成了隐隐照亮周围的一盏灯。

 

  可是比起月光,更让人深感诡谲的还是身后那一大片玫瑰园,那人神经紧绷着,探手伸向腰间却发现一向来的配备全不见了,他愣了一愣,这才发现身上穿着的也只是一件衬衫,如此轻便的衣着于一名战士而言实在太不习惯了,但是由此可见,此景却非寻常之地,此刻也非寻常之时。

 

  他转头望向那头的悬崖,缓缓移动的云层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下起雨来,阴沉得让人喘不过气,可是在这片悬崖上却又种满了那么多的玫瑰,玫瑰花瓣将悬崖染上了点点血红,绝非自然生出的玫瑰在他的手上被捏碎,那人抬起手嗅了嗅,就如他所想的一样,什么味道也没有。

 

  捏碎玫瑰的时候,也几乎没有感觉,仿佛感官全都麻木了一样。

 

  他望着面前的玫瑰,美丽高贵的玫瑰让他直觉危险,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没有放松下来,只是对于他的猜测,他不免有些难以置信,以至于让他因此呆站着思考了一会儿。

 

  他伸出手摸上玫瑰枝上的尖刺,而后,毫不犹豫地大力按了下去,玫瑰刺刺穿了他的手指,从破开的肌肤中流出了一滴滴的血液,他却不急着将手指从中抽走,就那样又把伤口往下按了几次,将之刺得更深之后,他这才收起了流了满手指血的那只手,并毫不在意地甩了甩那只手,然而纵使是玫瑰刺刺穿他手指的那瞬间,他也没有露出任何痛楚该有的神情。

 

  这是一场梦,这里便是梦里的场景,而这应该是属于他的梦,然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却由不得他,他的意识得以如此清晰,是有人故意为之——有人,正在插手他的梦境。

 

  “玩什么捉迷藏呢,多幼稚啊,还是现身吧!”他的眼神朝四周游移着,希望从中察觉到什么,无法自控的梦境,这里无疑比能够肆意挥舞剑戟的战场更为未知而危险,当他下意识握拳的时候,手上传来了奇怪的感觉,他朝下望向,这才发现原来血液已经染满了他的手掌,看起来无比惊悚。

 

  可是他却在看见这只血手时怔了怔,并露出了一抹轻淡的微笑,他一边走出玫瑰园一边抬起那只手,在即将踏出玫瑰园之前,他忽然一个旋身,脚踩无数花瓣,一声声量不大却听起来异常清晰的话语传了出来。

 

  “虚空双鬼,是你们吧?”

 

  话语落下,四周却依然寂静无声,他也不急,却是微微启唇,伸出了舌头,并就那样舔了一口手上的血液,漂亮的手指动了动,几滴血液随即滑落而下,然而他的眼神却犀利地望向玫瑰园内,任何细节全都看在眼里。

 

  果不其然,鲜甜的血液古今往来都是吸血鬼们的致命诱惑,它是食物,是疗物,亦是毒药。

 

  “为达目的,你倒真不择手段。”

 

  “看起来不错,叶修你要不要再舔一遍?”
  

  带着笑声的话语响起,叶修转身,就见两名肤色苍白的吸血鬼站在悬崖边望着自己,这两名都是自己熟识的魔族之一,妖魔帝军的虚空队就是由他俩率领的,而且,他也有着对这两名吸血鬼特殊的印象。

 

  然而,此时此刻,他首先困惑的自然是为何他的梦里会出现他们两个——更准确来说,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对我下了什么奇怪的药?”对战多年,若不对妖魔那里有些了解还真不应该。

 

  吴羽策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他随手幻化出一簇火焰,赤红色的火焰被他卷成一颗球,叶修退了一步,就听他开口了,“别怕,你都知道这只是梦了,这簇火又哪能伤得了你?”

 

  “那你干脆对我真人下手得了,用得着这么费心侵入我的梦境?我还有没有隐私权了我。”叶修也不是吃素的,对于他们彼此间的关系,更多还是建立在这么多年来的战役上,比起这种虚幻的事物,他更习惯用武器去理解敌人。

 

  但是虚空双鬼既然能够对他下药,那么他们今天一定来过帝国,可是、居然没人发现吗?

 

  思及此,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然而这短暂的沉默并没有让其他两人起疑,因为叶修很快就联想到了其他的事,一些这两人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

 

  他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像是无可奈何却又可笑一般,他道:“你们这是饿了?”

 

  闻言两人神色一僵,谁也没想到他们的本意居然那么快、那么准确就被戳破了,一般来说,遇上这种事应该要先担心自己的安危吧?

 

  “你倒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吴羽策直接将那火球朝叶修那边抛去,看准了叶修无法自控梦里发生的事的处境,他直接将那颗火球朝对方的脸上抛去,本以为叶修会为这突然一击而下意识逃开,然而他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一点儿也没有避开的打算。

 

  吴羽策一瞬间慌了,他可不想看到叶修顶着一张可怕的脸站在这场梦里,梦境的原主若受到损伤,那可不是他们能够恢复的,再来一次?那可要再让他喝下第二次的劫梦水啊!他们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然而在火球即将撞上叶修脸庞的那一刹那,火球停了下来,就那样在毫厘之间映亮了叶修的脸,对方却是一脸淡定,仿佛面前从未存在过这颗火球一般,即使脸会被烧烂似乎也成不了他的威胁。

 

  “别乱来。”李轩轻声道,抬起的手艰难地移动着火球,而后自己将之捏灭,他自己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叶修的举动又一次出乎他的预料,若不是及时控制了吴羽策的那颗火球,或许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真的会是顶着一张恐怖脸孔的叶修。

 

  但是当事人叶修此刻却笑了出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他们感觉到失去了主导权的感觉,或许也只有叶修这神鬼难料的人了,吴羽策调整了下状态,对叶修轻叹了口气,随后又笑了出来,而这一次,他露出了吸血鬼引以为傲的獠牙。

 

  “诚如你所说,我是饿了,饿得快死了。”他舔了舔嘴角,神态间透出一种陶醉于食欲间的渴求,他直视着叶修,道:“当我的血奴吧,叶修。”  

 

  “嫌弃这家伙的话,不妨考虑一下我吧,不过这还真由不得你决定……”那种藏于吸血鬼血液中的欲望正蠢蠢欲动着,他们看上的,是想要一辈子占有的所有物,“血奴的好处是,身为人类的同时亦能长寿,这不是很好吗?”

 

  “那种人还能叫做‘人类’吗?”终于听见他们坦承,叶修露出了一脸松口气的表情,两人一怔,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叶修究竟在想什么,他随即便笑了起来,笑得异常嘲讽,“这里不过是一场梦,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为了一介凡人的血而侵入他的梦里?”叶修优美的手搭上衣领的扣子,随手一拉便解开了领口的扣子,白皙锁骨露了出来,清晰的凸起带起了人类躯体奥妙的构造美,那藏在肌肤底下的柔韧,仿佛光是想象就能感受到其中的手感,叶修一把拉开了衣领,露出了半边肩膀,有赖于他身份所得到的优待,叶修的肌肤被照顾得意外的白,裸露出的半边肩膀更是诱人无比,他透澈的眼眸直视着两人,神情里勾起了挑衅的笑,“你们不认为,这是一场无用功吗?”

 

  即使身陷迷梦之中,纵使他无法轻易从中脱逃,他仍表现得一派轻松,他毫不在意这两人给予他的威胁,更不会因此有所屈服,此时此景,全然看不出他被夺去了自主权,他意志的强大,再一次让他们深感震撼。

 

  双鬼两人在那一刹那只能感受到心绪瞬间乱了,从裸露出的肌肤深处隐隐传来的香味勾起了他们的食欲,他们几乎能够听见每一滴血液流淌的声音,那温热的血液仿佛正滋润着他们的味蕾,腥甜的味道让他们欲罢不能,想要咬下去的冲动,想要吸吮那片肌肤的欲望几乎带起了急促心跳的狂澜。

 

  梦境的操作失去了规律,然而他们却没有发现,对于叶修的话语,原本正想说些什么的李轩张了张口,却又停了下来,终究什么也没说。

 

  本以为冰冷的他们将永远不再感受到心跳所带来的生命感,然而在心绪乱了的那一刹那,周围也随之吹起了无所预料的狂风,夜风带起了周围散落一地的玫瑰,鲜红如血的花瓣被风卷起,飘飞于夜空之中,悬崖上仿若掀起了一场飘血,即诡异又别有情调,风卷起的花瓣环绕于三人之间,柔和月光映照而下,那景象,如梦似幻。

 

  花瓣模糊了叶修的脸庞,他在那刻似乎启唇说了些什么,然而,他们却都无法听清。

评论(35)
热度(6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