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方葉】[聖誕文番外] Mr.Socks

☪ 聖誕文的後續(?) 番外之一,原本想說是小劇場的但這個字數不管怎麼看都塞不進小劇場所以就變成番外了XDDD'''

 

➹ 前文: 【ALL葉】[萬聖夜快樂] : Forever Halloween

                【ALL葉】[聖誕節快樂]  Christmas Bless

 

 ✟ 還是要宣傳一下關於這個本的印調,點不進Google的朋友請用問卷星哦謝謝//
Google印調  /  問卷星印調


 



------------------------------------------





  小鎮下了一整晚的雪,地上補滿了冰霜,像是被疊滿了雪白的軟墊,人們踩踏在上頭,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大小形狀皆不一的腳印,卻很快又被另一陣雪所覆蓋,然而腳印卻是源源不絕地踩上來,讓雪地上留下了生生不息的痕跡。

  一直到即將破曉,街道上這才漸漸有了幾分雪天中的清靜,人們回到了溫暖的屋內,伸展著活動了一夜的四肢,臉上多了幾分倦怠,卻掩不去眼中的欣喜,街燈一盞接著一盞熄滅了,而遙遠的天際線迎來了第一縷晨光的到來。

  葉修悠然地飄蕩在晨曦之下,自在地浸浴在溫暖的縷縷陽光間,盡情享受著聖誕節這天清新的空氣,以及在他目光之內,可以看見的一切熱鬧。

  夜晚遊蕩的人們回到屋內去了,但是新一批的人們這才要開始慶祝,葉修可以看見,那原本就印有好幾對腳印的雪地上又增多了不同的腳印,而且它們還會一直添增下去。

  空氣的流動產生了變化,但閉著眼漂浮的葉修卻無心去留意,他微微側過身子,仍還是碰觸到了路過的人類,但是沒有人能夠碰得了他,也沒有人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葉修睜眼眨了眨,被人穿過的手臂有一瞬間的消散,但很快又恢復原狀了,葉修轉過身子,看著漸漸再度熱鬧起來的街道,知曉能夠休息的片刻已然過去。

  他飄過一名又一名的人類身旁,期間不時碰觸到他們身上的毛絨冬裝,竟掀起了羽絨的晃蕩,他拉了一下身上的被單,這是他唯二的衣物,另一件則是興欣酒吧的侍應服,再多就沒了。他飄過服裝店的櫥窗前時速度放慢了一點,視線不自覺放在了展示在外的雪白冬裝上,它們為人類遮擋了寒冷,保護了他們免受寒冬的凍傷,更是帶來了暖和身心的溫暖。

  葉修並沒有多做停留,很快就飄過又一個轉角,自在地在這座小鎮上穿梭著。他對物質並沒有絲毫需求,尤其是衣物上,要不是裸露著身體對其他非人會造成困擾,他並不在乎身上究竟有沒有這被單,要不是工作需要,他也不會特別訂做那件侍應服,他既不會感受到炎熱也不會感受到寒冷,至少不會像其他非人或人類一樣會因為溫度的變化而煩惱。

  他常常覺得即使身上披了這被單卻還是仿佛衣不蔽體那般,並不喜歡被衣物緊貼的身體於被單之下常常都是什麼也沒穿的狀態,然而這卻不是讓他感受到曝露感的原因,而是因為其他人看待他的視線仿佛可以透過被單窺視其之下的一切,熾熱得讓他渾身不自在。

  有時候他會想,自己是不是也需要找件衣服來穿了?

  過了不久,他便來到了興欣酒吧的門口,店門還未開,他也不在乎,就那樣徑自穿過店門進入了酒吧裡頭。裡面沒開燈,一切都顯得那麼黑漆漆又靜悄悄的,還未收拾好的桌椅有些雜亂地擺放在一樓,葉修赤腳踏在瓷磚地上,像是哪來的流浪漢一樣從長桌探身進入裡面,然後開始找尋可以果腹的東西。

  這個時間興欣酒吧還未到開門營業的時候,大家都因為昨晚的勞動而疲憊不堪,但是過不久他們仍然要起來打理店裡的一切,有時候非人也很不解,人類在特殊節日的時候為什麼都會這麼有精神呢?這樣甘願日夜顛倒的興致讓他們願意付出比平常更多的精力,明明不過是被冠上了意義的一天,卻變得如此非凡。

  葉修正窩在角落裡找著蘇沐橙藏起來的罐子,但是還沒找著,他就聽見了樓上傳來了細細的聲音,像是有人正礙手礙腳地走在陳舊的木板上,細微的聲響卻暴露了他的存在,是地上三樓發出的聲音。那裡經過特殊的設計,就算是身處在地下室,興欣酒吧裡的員工仍可聽見三樓的聲音,因為那裡是他們居住的地方,卻又和幾個人類相毗鄰,難免需要更加當心。

  葉修正嫌沒事做呢,他立即又隱藏起了自己的身體和氣息,開始往三樓飄去。他想了想剛才聽見聲響的位置,那裡似乎是三樓走廊上的佈告欄?

  走過佈告欄有什麼好偷偷摸摸的?

  葉修仔細回想著,就在看見佈告欄一角的瞬間,他就想起了佈告欄上究竟有什麼,漂浮的動作緩了緩,然後慢慢地在巨大的佈告欄前停了下來,臉上不自覺勾起了微笑。

  佈告欄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聖誕賀卡,上面有著不同筆跡的祝福語,他自己也有寫,葉修還記得那天陳果拉著興欣全員在這裡掛東西的情景呢,說是他們就算無法輕鬆度過聖誕節,這種節日還是需要做點什麼的。然而經過昨晚之後,他們依然可以到處晃悠,也可以肆意使用魔力,那種痛徹心扉的難受不再,鐘聲也不再那麼刺耳,聖誕節難得如此平靜而輕鬆。

  不過佈告欄上不僅僅掛有聖誕賀卡,上面還掛著不一樣的襪子。

  興欣裡每一個人的襪子都掛在上面,連名字都有專門的貼紙貼在旁邊,方便確認物主。當然,這也是陳果的主意,她似乎對於這樣的裝飾非常滿意。

  葉修忽然想起了蘇沐橙似乎說過陳果會給每個人聖誕禮物,也就是這個月的薪水,他有點開心地飄起來想去找自己的襪子,他不需要錢,他所需要的只是魂珠,和人類的食物相似,是一種可以補充能量的東西。於是陳果給葉修付的就是這樣的東西,現在餓了,那麼正好,他都不記得這裡還掛有聖誕禮物了呢!

  “嗯?”葉修把蘇沐橙給自己縫製的大襪子倒了過來,剎那間裡頭的東西一件又一件地滾落而出,數量還不少,他有些錯愕,趕緊喚出了小幽靈們去把即將落地的禮物給統統收集起來,“臥槽,怎麼那些傢伙比我還記得還有這玩意?”

  ‘主人!香煙!’小幽靈興奮地把手上的東西舉起來,並且迅速湊近葉修的身邊,根本不需要拆開來,小幽靈和葉修一樣,對香煙簡直上了癮,包著也能嗅出那是兩條街外的吉羅德香煙店裡買的,看來有人很懂得這行,也或許,那個人曾經下足了功課呢?

  葉修看了看,完全沒理會其他包裝得漂亮精緻的禮物,不假思索就拿起了一旁好幾隻小幽靈爭吵著要拿的一包花飾袋子,它看起來像是麵包店裡的袋子,但是上頭多了幾朵花,那些是曼珠沙華,一種代表不詳與死亡的鮮紅花朵,它們鮮艷欲滴,是亡途中美麗和絕望的代表,它們的存在,為黑暗而沉寂的世界增添了強烈的色彩。

  葉修輕撫過那些有著獨特形狀和弧線的花瓣,而後動作輕柔地將它們收了起來,他還記得有人這麼形容過,幽靈一旦握上了曼珠沙華,那蒼白與血紅的極端對比是他見過最美麗的藝術品,他甚至想要在他蒼白的身上灑下相同色澤的玫瑰花瓣,那將看起來多麼的高貴優雅,同時又那麼血腥而殘酷。

  實話說,葉修不懂如何去理解那個人的品味,他只是一笑置之,在他看來,曼珠沙華不過是朵普通的花而已,就像其他的花朵一樣,每一朵都有它們自己的魅力,曼珠沙華也是,他不會迎合其他人的想法,在他眼中它長得怎麼樣,那它就有著什麼樣的輪廓。

  “嗯?這是什麼?”葉修邊吃著袋子裡的魂珠,邊看著其他人送給他的聖誕禮物,雖然他完全不曉得他們到底是怎麼送上來的。他看見了有好幾隻小幽靈正好奇地拉扯著一包袋子,它看起來很扁平,而且相當容易變形,包裝紙在拉扯中傳出了折起的聲響,葉修飄了過去,小幽靈們很識相地讓開了,但還是挨得很近,仿佛都想在第一時間看清裡頭到底是什麼禮物。

  葉修摸上包裝紙的瞬間挑了一下眉,上頭還留著些許餘溫,不是人類的那種身體溫度,這是非人的氣息,而且是相當熟悉的氣息。葉修想了一會兒,毫不猶豫地將禮物撕了開來,一邊還輕輕飄到了某道墻前停了下來。
 
  “今天他想當襪子先生嗎?”葉修將手中的東西攤開來,饒有興味地抱著嗅了一下,上面有殘餘的魔力,看來已經經過特殊處理了。小幽靈們一隻隻湊上來又摸又蹭,看起來很開心。

  葉修望向廊道盡頭的時鐘,笑了一下,讓小幽靈們回去後,他悄然沒入了墻壁裡,手上仍然拿著那禮物。

  

  

  
  火爐中燃燒的火焰傳來了噼啪聲響,房裡的時鐘也正好在此刻響了起來,他緩緩地轉過身,一把蓋掉了鬧鈴,然後整個人就那樣躺著一動不動幾秒鐘,後來才像是終於醒過來一樣慢慢打了個哈欠,同時身體一僵。

  他這才發現房裡還有另一個氣息的存在。

  “早安啊。”

  他看見幽靈至尊就坐在他的面前,是的,就在他的胸口上,但是顯然對方並沒有真的幻化成實體坐在上頭,不然身體怎麼會一點重量都感覺不到?然而,他感覺到的並不是重量,而是壓力,一種發自這人身上的氣場讓他根本起不了身,他嘴角抽了抽,“今天可不是萬聖節啊葉修大大!”

  “我知道啊點心,今天是聖誕節。”葉修淡淡道,他交疊著修長的白皙雙腿,方銳看在眼裡心叫刺激太大,一大清早可不適合看見這種畫面,但是葉修肯定完全沒有這種自覺。方銳轉而望向葉修的臉,試圖淡化那蒼白得讓人想去捂熱、想要看他泛出粉紅色澤的肌膚,“你總不會是特地來叫我起來的吧?”

  “哦,這點啊!”葉修笑了笑,他的臉被從窗簾中射進來的晨光穿透而過,方銳甚至還能看見被照出的細微灰塵正於他的眼睛和腦袋裡漂浮著,而葉修他,看起來就像個幻影,似有若無,虛無縹緲,像是如果他再不做點什麼,他就會徹底消失。

  但他不會,方銳很肯定這點,卻又每次在看見這一幕時畏懼著,他葬送過不少的幽魂,葉修的樣子和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這讓他很難拋去那冰冷的回憶。

  他似乎走神了,因為他發現葉修此刻正盯著他瞧,“怎麼?又覺得我要消失了嗎?”

  “呃……”方銳頓時語塞,原本有些尷尬的視線游移起來,卻在下一秒完全愣住,他看見葉修的衣襬下多了毛茸茸的雪白絨毛,被單的質料看起來也比較厚,像是柔軟而保暖的織物,他一路往上看去,這才終於看清了身上換了一件衣服的葉修,一件他一小時前才處理完並送出去的冬裝。

  這件服裝它是根據葉修被單的形式來製造的,原先是什麼樣子就不管了,但是在處理之後,它就是一件衣襬周邊都織上了絨毛的外衣,模樣和被單一模一樣,除了絨毛和質料不同之外,它看起來沒什麼不同,顏色也同樣是白皚皚的,像是窗外的冰雪一樣,但是它穿起來卻會很溫暖。

  “還挺不錯的。”葉修稱讚道,他想起昨天看見的景象,看來那間店就是服裝店吧!但方銳怎麼會突發奇想想要送這種東西他就不得而知了,他可不覺得自己對衣物的需求很迫切,但不介意有人為他增加了可以穿戴在身上的布料,“謝謝你的聖誕禮物。”他笑道。

  接著,葉修俯下身,吻上了方銳微啟著,似乎想說些什麼的唇瓣。對於親吻,葉修並不陌生,但是他對他們所能做到的讓步,也就僅只到這個程度的肢體接觸。

  這個吻並沒有包含任何情色的慾望,它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吻,就像是一個獎勵。

  方銳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想要擁抱身上的人,然而閉著眼睛享受著這難得的親吻的他,卻不經意將手探進了衣物以內的軀體,不似以往那樣冰冷,帶有點微溫的身體讓方銳一瞬間動彈不得,而葉修也因為察覺到了而抽離開來,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真健康啊點心。”他說著,似乎不介意自己的軀體被觸碰似的,然後他飄離了方銳的床鋪,看著那埋藏在被單之下,有點明顯的微凸,“你慢慢解決,我先走了!”說完,他就笑著離開了方銳的房間。

  過了一會,方銳掀開了被單邊罵著葉修又什麼都不穿,一邊進入了浴室裡,他嘴上說著怪怨葉修的話,臉上卻帶著笑容,一個開心而無可奈何的笑容。




----------------------------


最近我寫的東西為什麼都和肉有著微妙的距離呢……


希望喜歡這番外哦///我很喜歡大襪子(爆

大家都在死線上奔跑呢XDDD 遲來的新年快樂!!


评论(33)
热度(70)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