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11-12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葉修中心/日常向/tag为荣耀喵

*戰隊擬人(貓主人)

*我流更【爆

*從榮耀喵第一篇到現在已經一年啦!再次祝我生日快樂~沒想到311這麼快就到來了TUT
回顧之前寫的榮耀喵,有種慘不忍睹的感覺……給自己節哀(點蠟



(11)

當嶄新的一切開始時,相應的,天氣的好壞也是人們所關注的條件之一。

那一天的天氣相當晴朗,逢一出門便能深切地感覺到天高氣爽的晨曦拂照下來,像是撥開了夜幕的幕簾,掀去了睡意的縈繞,晨光舒服地照在身上,也映亮了視野所及之處。

“是個適合踏青的日子呢!有沒有人等會要和我一起出去啊?”剛晨跑回來的藍雨口裡咬著塗上起司的麵包,一邊津津有味地咀嚼著,一邊還分神地環顧了桌邊的人一圈,見沒人理會他,頓時興趣驟失,“你們怎麼這是,還沒睡醒是么?”

煙雨這時候正和其他人一起在飯廳裡捧著溫熱的咖啡吃著早起的霸圖和微草所做的早餐,臉上多多少少都帶著些許倦意,顯然都不習慣這麼早起。而百花更是直接趴在桌上小睡起來,一手卻還握著杯子的手柄,畫面滑稽,卻沒什麼人有心情去欣賞。

饒是藍雨這番問話也只引來虛空抬頭一瞪,而霸圖和微草則忙碌於幾人的早餐和準備貓食之中,根本無暇去理會藍雨到底又說了什麼。

自討沒趣的藍雨也沒不悅,見自己飽得差不多了,也就起身幫霸圖和微草的忙去了,畢竟他們的疲憊倒也不是無法理解,加上這確實也不是他們平時醒來的時間,只有幾個習慣早起做晨練的人才勉強還清醒著。

“昨天準備得怎麼樣了?”就算是來幫忙也不忘說點什麼的藍雨向身旁的微草問道,就見對方點點頭,道:“還行吧,不過看起來好像有同期的小傢伙跟不上的樣子。”

“這樣啊,你多觀察看看吧,真不行就別勉強了,這次大賽連我都沒有百分百把握。啊,話說是這孩子嗎?”藍雨忽然蹲了下來,然後摸了摸面前年紀不大,身體也還未發育齊全,卻明顯比普通的小貓要壯的虎斑貓,剛碰到的時候它明顯瑟縮了一下,但因為微草主人在身旁的關係,在幾經確認面前的少年身上有著之前標記過的氣味後,它才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後任由藍雨撫摸它的身體和下巴。

“它是高英傑啦!”微草無奈地笑了笑,這才把手上的貓食給全部發放完畢。

“你們過來把東西拿過去。”霸圖探頭過來說了一句,手上還拿了兩盤放了生熟蛋、兩條熱狗和沙拉的西式早餐。但不等微草過來把盤子拿走,原本還死氣沉沉的百花忽然像是按下了什麼開關一樣猛地站起,然後欣然地從霸圖那取走了早餐,“感謝霸圖大人!”明明臉上還帶著倦意,卻還是勾起了微笑。

微草很自然地從旁重新給百花斟滿了杯子,既然還能那麼精神地吃早餐,那說明百花還沒到極限,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自從張佳樂被馮老爹決定從前線退居二線後,它像是從中察覺到了自己的價值大不如前似的,開始避開了與百花的接觸,更甚,不知從何時起,張佳樂再也沒在百花的住處附近出現過,就算有人在其他地方看見它,也追不上去。他們明白,張佳樂這是有意在避開他們,是在避嫌,還是自卑,還是其他的什麼理由,沒有人能夠斷定。

一下子失去了雙花大將的百花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挑戰,他不僅僅是要重新調整和訓練手下僅有的貓咪,更要面對馮老爹那邊的巨大壓力,尤其現在鄒遠於他而言實在不是一個可以立即上場帶領全隊的角色,可偏偏又不能放下這次的大賽不管,開始無計可施的百花不論是給自己還是給貓咪的壓力都是極大,但現在,卻不是從前那種可以輕鬆與同伴相談的關係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要思考、要解決,早已無暇抽空去理會他人的煩惱,再說這種事本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決的,而他們縱然熟識,卻也是競爭的關係,層層疊疊的理由纏繞心頭,讓人身心俱疲,一切,又從何談起。

陸陸續續給其他人分發了早餐後,霸圖和微草這才拿著自己的那份坐了下來,仔細一數的話,實際上飯廳裡也不過才聚集了七個人。

藍雨、微草、霸圖、煙雨、虛空、百花、雷霆。

“輪迴昨天似乎睡在馮老爹家了,早上也沒見到小周它們,看來是真拼了。”煙雨半睜著眼淺酌了一口咖啡,大概是因為早餐的香味喚醒了最後一絲睡意,她看起來總算精神多了,隨著晨間閒談多了起來,其他人也漸漸從困倦中清醒,而他們不惜犧牲睡眠也要早起的緣由,也終於在此刻被提及。

“陳醫生他們什麼時候過來呢?”

“好像是九點吧!你們有誰知道那地址在哪嗎?”

“沒問題,不知道就給興欣打個電話吧!哈哈哈!”

“藍雨你啥時候和興欣那麼熟了?”

“你們不知道,之前少天吵得可厲害了,平時不見它多關心那些突然不見的貓,唯獨葉修它居然記得。”

“難為你了,韓文清那陣子也心不在焉的。”霸圖說著,低頭看了一眼在他腳邊趴著的大型黑貓,大概是察覺到自己被談起,它晃了晃耳朵,卻沒動作,像是默認霸圖所說的話似的。

貓兒們吃東西的速度總是很快,有些吃完了還不滿足的,轉頭吧唧一口就往其他貓的盆裡蹭,沒太當回事的貓還能睜隻眼閉隻眼,但是如果一不小心蹭錯了盆,甚至只是湊過去嗅嗅味道,都有可能引起某些敏感分子的不快,進而引發一系列的爭執。

但好在這個早上沒有發生這種頭疼事,主人們分配給各自貓們的貓食也都是經過計算的,現在漸漸也已經不會常常出現那種狀況了。

“喵——嗷、喵——嗷!”

已經吃飽喝足的貓咪精神飽滿地開始把視線轉向各自的主人,不曉得是否是從談話間聽見了熟悉的名字,幾隻貓的反應尤為激動,也有的貓得寸進尺地把主人的小腿當是伸懶腰的支柱了,趴上去不到一會就開始伸出爪子攀住小腿,前腿伸直後身軀微彎,嘴巴大大地張開,舒服地打了個呵欠,卻馬上就在下一秒被自家主人給甩了下去,“我去怎麼又是你!都說很痛了,別、抓、我!聽懂嗎?喂少天你別跑!”

“藍雨你已經吃完了吧?你先帶它們出去走走唄。”虛空特地留下了兩顆蛋黃,正專心致志地用蛋黃和熱狗在白色的圓盤上拼出一張臉來,其他人聞言也附和著虛空的話,“是啊你先出去吧,反正待著也是待著,倒不如帶你家的好動兒出去逛逛?”

“……你們至少關心一下我吧?”藍雨一臉哀怨地呢喃著,但話是這麼說,他倒是很爽快地站起身,將一屋子吵鬧的貓咪都給領了出去,從飯廳轉角出去前還順利抓到了興奮跟上隊伍的黃少天喵一隻。




今天是陳醫生搬家的日子,換句話說,也就是葉修回到上林苑來住的日子。

雖然在這之前,當葉修尚且還留在上林苑的時候,它們本就分多聚少,但只要有空黃少天都會甩著尾巴去找獨自一喵訓練的葉修,那傢伙像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匹孤狼似的,做什麼都是它一個人的身影最為耀眼。

但是懂的自然懂,這只不過是因為它太優秀,所以其他貓的努力都顯得微小罷了。

但這並不代表它就有什麼不同了。

它努力的方向,它努力的目的,和它們全部努力的初衷和目的又有什麼不同之處嗎?沒有,而且比它們的都來得純粹,甚至到了最後,也只有它堅持了下來。

這樣的葉修,到底有什麼理由被說“它是不同的”?

為什麼它偏偏離開不可呢?

這樣的問題,不只是從前上林苑的主人們曾想過,也不只是上林苑的貓們困惑過,就連剛領養葉修的興欣,也為它打抱不平了一番。

但這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傷害已經造成,就算愈合了,也有什麼終究是回不來,撫不平了。

這樣的事態,又該怎麼辦才好?而時間,會回答一切。

自從興欣領養了葉修喵之後,後來又接下了照顧唐柔和包子的責任,一下子多了三隻成年貓要養,說不辛苦是假的。他要照顧的不僅僅是它們三隻而已,就連診所裡寄養的寵物們也都有他一份責任在,壓力瞬間倍增,卻也成了興欣的動力所在。

就連搬家期間小小的閒暇時刻,也讓他充分運用到了極致。

興欣一手捧著書,一手摸著身旁安分倚靠著他的白色短毛貓,相比包子那興奮地在貓籠裡上蹦下跳喵喵叫個不停的狀態,葉修和唐柔可就相對安靜多了,不過此刻唐柔已經被陳果抱走了,說是要給它找個其他的籠子。

“陳醫生啊,我說,葉修會不會有分離焦慮症啊?”見陳醫生正好走過自己的面前,興欣冷不丁問道。

“啊?”這邊正忙碌地搬著剩下的家具呢!陳醫生勉強分心轉頭看了一眼興欣手上的小冊子,想來上頭又記錄了什麼的奇怪病症吧!

他又看了一眼趴在興欣身旁的葉修,沒想多久便聳聳肩道:“我哪知道,它不是你養的嗎?”

“你是獸醫啊!”

“獸醫了不起,你既然這麼閑,還不快給我起來幹活!九點半前就要走了!”陳醫生抽出手拍了一下興欣的腦袋,想讓這個最近努力過頭的少年清醒一點,看著興欣站起來後也想要跟著走的葉修,陳醫生愣了愣,“看來恢復得比我想象中快嘛。”

“是啊,已經可以跑了呢!”興欣彎下身摸了摸葉修,對方也順從地拱了拱興欣的掌心,動作懶懶的,像是下一秒就要一邊蹭著一邊翻身倒臥在興欣腳邊,但是此刻興欣卻是臉一沉,哀愁地望向陳醫生,“你看它這樣,是不是被嘉世拋棄後的精神創傷讓他感覺不到安全感了?”

“……興欣你冷靜點,這是正常的行為,你這個時候應該高興才對,你看他那麼快就信任你了。多摸摸它,疼愛它,那就沒事了。”陳醫生汗顏,興欣是不是最近忙昏頭了,怎麼感覺變得神經質起來?

“所以真的不是有分離焦慮症?”興欣雙眼一亮,看起來總算精神了幾分。

“真不是,你離開的時候他不都好好的,哪來的焦慮症。倒是包子你注意一下,好幾次都沒自覺自己那麼大還撲到葉修身上,可別因為這樣加重了傷勢……”陳醫生說著說著突然察覺不對,自己怎麼還在這裡說這些?時間都快不夠了呀!

“這些東西等安頓下來後再說,你現在給我動起來!”說著,陳醫生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氣魄將興欣給轟走了,這會兒葉修倒沒跟上去了,它緩緩走到陳醫生的腳邊蹭了蹭,綿長地喵了一聲。

“葉修你先自己待著,別走遠了。”陳醫生露出了笑容,想要彎身去摸摸它卻抽不開手,只好加快速度搬運行李去了,走之前還不忘安撫葉修道:“別擔心,你很快就能見到你的家人了。”

家人嗎?

不知道陳醫生這是指誰呢。

這麼想著,葉修躍上興欣之前坐的椅子上,安安分分地趴在上頭,準備小憩一會兒。

因為興欣那一副焦急的模樣,讓它實在忍不住去逗一下他,這幾天興欣都沒睡好,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反應那麼神經質的關係。興許是因為距離那些人又更近了,所以在緊張,在擔心,就連這個星期究竟幫葉修洗澡了沒他都有些不確定,真不知道興欣到底在緊張擔心些什麼。

但是那份熱忱和關懷,卻反過來讓葉修感到很安心,很放鬆,所以說,分離焦慮症到底是怎麼來的呢?葉修不過就是曾經好奇跟在興欣身旁一會兒,或許當時就是因為在意這個病症的關係,所以想太多了吧。

它可沒有像書上寫的那樣刮著門不斷發出焦急的叫聲啊,也沒有在他要離開時抱著興欣的腳不放,要說有也就是當它和包子分開睡的時候偶爾會傳出這類噪音,那一聲聲的“老大老大這門怎麼開啊……老大你睡了嗎?和我一起睡唄!老大老大老大——”實在是太讓人難以入眠了!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套個唐柔所說的話,那就是貓沒貓樣。

但這也不過是貓的習性之一,只不過包子這不是為了引起主人的注意,反而是為了引起葉修的注意。

所以當陳醫生打著呵欠問在門外的包子:“包子怎麼啦,找我嗎……?”

包子很果斷地回應了:“不喵,我找老大——”

不過當然,人類和貓咪說話向來是牛頭不對馬嘴的,陳醫生摸了摸包子的頭,莫名地點了點頭,“好好,明天陪你玩,去睡去睡……”

可見工作了一天的醫生究竟有多疲倦,為了不給他繼續添麻煩,窩在籃子裡的葉修無聲地和包子對話起來。

空氣裡濃烈起來的費洛蒙無聲地告訴包子葉修想要表達的訊息,即使一開始包子過於遲鈍無法明白,但之後卻已經能夠明白這道“指示”了,噪音漸漸減少,總算還給了陳氏父女一個寧靜的夜晚。

不過這個現象似乎也讓興欣一度擔心是什麼病症,可見興欣對它們到底有多麼緊張。不過分離焦慮症究竟又是怎麼出現的呢?

是因為自己是被拋棄的貓嗎?

不過那又何妨呢,一切不過是重新來過罷了。

仰望萬里晴空,陳醫生口中所說的家人,是否也在欣賞這片天下?




(12)


“老大老大老大!”

正要小憩之際,包子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葉修抖動著雙耳,站起來用擺動的尾巴調整了一下平衡後便從椅子上躍了下去,雖然一旁也傳來了興欣那可有可無的“包子安分點啊”的聲音,但顯然包子的理解力也有限,不過葉修可不然,雖然包子被關在籠子裡也有段時間了,也一直在吵鬧,但這突然的舉動是發現什麼了吧!

葉修腳步輕盈地來到包子的貓籠旁,饒有興致地開始觀察起來,因為包子實在是太大了,普通的手提貓籠可塞不下它這個體型的貓,於是興欣倒是乾脆把它關在了普通的籠子裡,雖然這樣移動起來也不太方便。

“老大老大!快放我出去!是我出場的時候了!”包子抬起爪子抓撓著籠子,有別於往常的鬧騰,它開始不間斷地叫起來,尾巴頻繁甩動著,但是剛好陳醫生和興欣都無暇注意這邊,若是看見了,一定會對包子這個時候因為被限制自由而起的不悅感到莫名其妙。

而葉修顯然也是覺得莫名其妙的一員,不過它知道包子有一個它所不精的特長——地盤意識。

這樣突然發生的情緒不穩,通常都是因為有外來的貓咪侵入附近的區域所引起的,好在包子此刻是在籠子裡,裡面也只有它一隻貓,不然可能立刻就會像隻豹一樣迅猛地衝出去或因為無法出來而出現遷怒攻擊吧!那麻煩可就大了。

葉修嘗試朝四周感知了一下,因為不方便走動的關係,這個只住了幾十天的地方它都還沒走過多少地方呢,就算只是這個前院對它來說也是陌生得緊,不過稍微嗅一嗅的話倒是很快就能發現包子和唐柔在附近留下的氣味,雖然有些已經變淡了,但總歸還是能夠派得上用場。

“嗯?哎,這可真是稀客!”葉修忽然察覺到了什麼,尾巴柔和地擺動起來,雖然因為上林苑沒有這個必要所以它對地盤意識什麼的沒有什麼在意或對此很敏感之類的,可若是要去注意,還是可以多少發現點什麼的。

但這不符合一般貓咪對侵入者的態度。

葉修隔著籠子安撫了包子一番,說是交給它處理就好後包子還猶豫擔憂了好一陣子,它總覺得這個是自己的責任,而且葉修雖然長得挺矯健的,但可不是打架的料啊!葉修對此沒多說什麼,見包子沒那麼激動後便迅速離開了,心情看起來還不錯。

“哇老大!!”包子焦急地叫了幾聲,卻只能感覺到葉修越走越遠,它環顧了一下四周的景象,試圖找點外援什麼的。它畢竟在前主人那裡可是和一群不良喵待過的,那段時間的經驗磨礪了它的原始直覺,這隻闖入附近的貓可不是一般的流浪貓啊!老大那樣子,肯定是找對方玩去了吧,要是它們把老大欺負得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來怎麼辦?把老大的白色毛髮弄亂還抓撓出傷痕怎麼辦?不行老大隻身一喵實在太危險了!

包子越想越慌張,頓時又因為自己無法闖出籠子而激動得喵喵喵起來,試圖引起哪怕是主人的一瞥注意也好,它開始伸出爪子不安地在籠子裡攀爬,但很快就因為體型的關係而滑落下來。

“……你在幹嘛呀喵。”

包子一怔,就見唐柔妹子隔著籠子正奇怪地看著自己。

老大的救星!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但唐柔也是很生猛的雌貓,和老大一起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吧!

包子自顧自地想著,立即和面前這隻毛色純淨的深棕色貓侃侃而談起來,唐柔一邊憋著笑一邊應著,大概了解情況後便迅速拋下還想補充些什麼的包子,立即朝某個方向飛奔而去。

不過被包子說成那樣唐柔都起了點興趣了,倒不是有了美女救英雄的大義精神,反倒是極其期待見到葉修會不會真的因此吃癟而感到好奇和期待。

還真沒見過葉修和其他的流浪貓打過交道,不知道實際情況會怎樣呢?但是據說葉修衝出去的那刻心情似乎挺不錯的樣子……唐柔怔了怔,不僅僅是因為感覺到它離陌生的氣味近了,也因為它突然想起了什麼。

撥開雲霧見青天,裝飾上神秘的疑問就在唐柔從草叢間出去的一瞬間得到了宛如和煦陽光照下一般的明晰透澈。

“嗯?你怎麼也來了?”

就見葉修正趴在另一隻灰白色的貓身上,大概是許久不經梳理的關係,它較長的毛髮毛躁且沾滿了污垢,當它倆疊在一起時對比得就更明顯了,加上葉修又是純白色的貓,馬上就把對方給比了下去。

但是對唐柔來說,目前能夠確定的狀況僅有那麼一回事。

葉修果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侵入者給解決了啊!

果然,現實是殘酷的。

默默地在心裡嘖了一聲,唐柔很快就把心思給擺正,開始細細觀察著這個讓包子那麼擔憂結果轉眼就被解決的貓到底長什麼樣。況且,依照葉修的反應來看,這隻貓看來是它熟識的呢。

“你的朋友?”唐柔問道,葉修那一家子的熟人,就算之前見過它此刻也想不起來了。不過細細又看了兩眼,這隻貓看來又和之前見過那些有著截然不同的地方,它的年紀明顯較大,比葉修還要大,但是身體很壯,和葉修那纖細柔韌的身體不同,看得出來是在外面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貓。

“認識一下,曾經是上林苑裡的愛貓之一,大隊長魏琛喵。”葉修對灰白色的大貓絲毫不避嫌,任由自己純白色的毛髮沾上污垢也不在乎,它蹭了蹭那名喚魏琛的貓咪,然後又毫不客氣地抬爪將試圖掙扎爬起的魏琛喵掃倒,“沒想到是你呢!”

“滾滾滾!為什麼你這傢伙會在這裡啊!?”魏琛一點也不買葉修的賬,看著自己的一眾小弟因為它被輕易地拽倒而逃開,自己的面子都不曉得該往哪攔才好了,而且壓在身上的還偏偏是這傢伙!要不是因為驚嚇而慌了手腳,魏琛此刻早該順應著形勢逃之夭夭了,哪還會給葉修這種壓制自己的機會。

不過葉修也算是大病初愈,過於激烈的動作會拉扯到傷口,它只是堪堪壓了壓魏琛這遊蕩太久養出的氣焰就夠了,過了那麼久終於打了個照面,招呼也不應該太過分,它很快就放開了魏琛,然後兩隻貓就這樣無聲凝視起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魏琛眼裡的疑惑如此說道。

“你又怎麼會在這裡?”葉修也問了一樣的問題。

魏琛站起身,甩甩尾巴,用一副長者的口氣發出了低沉而綿長的叫聲,唐柔聞聲後左右看了看,困惑地望向葉修。

“你們玩的時候有發現嗎?”葉修問唐柔。

“不,完全沒有……”唐柔回道,“還有,我沒有在玩。”

“你們就是在玩。沒有紀律性和規劃性的訓練,不是玩是什麼?就算是興欣,也太嫩了點。”葉修如此說道,因為魏琛那一聲宣示領主權的叫聲,葉修這才問問這幾天在附近留下不少氣味的唐柔有沒有發覺陳醫生家附近早已是其他貓的地盤,唐柔說了沒有後其實就已經完事了,而後面的句子,則已經牽扯到了其他的東西……

原本還因為他們把話題自顧自扯遠而氣極的魏琛一聽見某個名詞時立即怔了怔,看似有些不可置信,“啥興欣?你說住那獸醫家的那孩子?”

“哦,你也知道他啊。”葉修有些訝異,這說明魏琛的確熟悉過這一帶,但怎麼卻連點味道都沒留下呢?

誰知道魏琛卻用一臉怪異的表情看著葉修和唐柔,這才想要嗅一嗅這許久沒見的同伴身上的味道,忽然驚得全身一顫,然後莫名其妙就嘲笑起葉修來,“啊哈哈哈你怎麼就給那孩子給養了啊!不是開玩笑吧?他可是一直都因為他老家不允許他養貓所以很鬱悶啊,我就說怎麼最近這附近特別乾淨,原來是你們搞的鬼。”

“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不奇怪嗎?這附近完全沒有其他貓的氣味。”魏琛看了一眼身後悄悄探頭的小弟們,很是遺憾似地道,“並不是這地區沒有貓,而是興欣那孩子為了給你們一個安心放鬆的環境所以做了手腳,把味道都沖淡了。說到底,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咦?”葉修愣了愣,這事,它還是第一次聽說。

本以為魏琛不過誇大了事實,又或者是最近下了雨,所以這附近才幾乎嗅不到其他貓的味道,畢竟要消去這些氣味,可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的。

那連日無眠的疲憊,原來不僅僅是因為太過用功而導致的,興欣的體力消耗也是原因之一吧,用心到這個份上,他到底是對這情況有了多久、多深的渴望和期待?

亦或純粹只是想要滿足一切他所能想到的條件?

這讓葉修不由得想起幾天前興欣一個勁用簡陋的設施來測試自己對環境的適應、需求、喜愛度等的資料,看來上林苑那邊的新屋,或許很值得期待呢!

就在這時,魏琛喵又了湊上來,它嗅了嗅葉修身上的味道,充斥在鼻間的盡是熟悉的味道,魏琛或許沒有自覺,但葉修卻是清楚地看見了它所有的一舉一動,那留戀的模樣,是對什麼的懷念呢?

魏琛逗留在某些氣味上的時間或許不過幾秒,但對葉修來說已經夠久了,已經足夠讓葉修確定魏琛在那會兒肯定在分神想著什麼,它或許是尚且記得的為數不多的貓之一,那些曾經,那些過去,那些當魏琛還是個青春細嫩的少年喵時在舞台上所散發出來的耀眼光輝。

只屬於它的狂妄時代,只屬於它的光榮過往。

但如今它卻不過是一隻全身被灰塵所弄髒的毛躁野貓,葉修不知道魏琛到底從它身上嗅到了什麼,但是它不介意也不會嘲笑它的這份隕落,它湊前去為對方舔舐那些卷在一起的毛團,舒展開後正如記憶裡的那樣,是淺淺的灰色,看起來很柔軟,摸起來卻很粗糙的毛髮,這也難怪,畢竟它已經那麼久都沒做過護理了。

“我去你在幹嘛!”魏琛一驚,下意識就倒退了幾步。

身上被舔舐的地方有些濕濕的,不太自在,但是隨著在意的時間滋長,那部分就變得癢癢的,那是久違的觸感,難耐的誘惑。

“比想象中要乾淨啊。”葉修評價道,雖然的確很髒,可是看來也不是那些積蓄太久的污垢,稍微洗一洗應該很快就能變乾淨了吧!

“你啊不是受傷了嗎?靠近我小心細菌感染!”魏琛看來也已經明瞭葉修的狀況,可見它對傷患還是很好的,但是它盯著葉修的白毛半晌,忽然又轉念一想,主動蹭了過去,“看著你這身白毛真不順眼,給我弄髒吧你這傢伙!”

“……你的良心連半分鐘都撐不住嗎?”葉修無奈,對於魏琛的磨蹭,竟輕柔地擺動起尾巴來了。

唐柔在一旁看著,總覺得有些奇怪。

葉修像是同時洞察到唐柔的想法似的,朝它這裡望了一眼,用眼神示意了什麼。

唐柔會意,然後悄然離開了這裡。

葉修擺動的尾巴拍了拍魏琛的身體,道:“你很喜歡興欣吧?”

魏琛一驚,忽然伸出爪子往葉修身上刮了一把,“你可別隨便胡說,我是很在意那小子,但別當我聽不出你想說什麼,今天他們就要搬去那裡了吧!你也快快滾回去。”

“那你生什麼氣呢這?”葉修像是沒聽見魏琛語氣裡的威脅似的,也不顧身上隱隱的痛楚,徑自朝對方面前躺了下來,它怎麼看不出魏琛的落寞,又怎麼察覺不到它想要的是什麼。

“如果你有辦法讓我把肚皮往上翻,我就陪你待在這,如何?”葉修趴在地面上,得意笑道。

“……你這傢伙,又在動什麼歪腦筋了吧?臣服順從的姿勢嗎?好啊你這貓崽子!給本大爺跪下吧!”說罷,魏琛就要撲上去幫葉修翻身,肉球壓在葉修的身上,感受到的是和它小時候不同的瘦俏,像是有過一段時間的營養失調,葉修的身子和上林苑那些被養得白白胖胖的貓可真不相似,聽說了葉修些許經歷的魏琛心裡一緊,沒多久就失了力。

“唔嗯?”葉修眨了眨那雙湛藍的眼眸,疑惑地望著發起呆來的魏琛。

“算了,不比啦,真是無聊,你留下來也只是累贅而已,趕快滾回去吧!”魏琛從葉修身上下來,還給對方舔了舔被自己弄髒的毛髮,葉修沒應聲,只是就那樣靜靜地躺在路上任由魏琛清理著自己的毛髮,享受著它舌頭上更為堅硬的倒刺在它身上流走,已經多久沒有這樣相處了呢?

仿佛有什麼在悄悄萌芽,從它離開之後,一切變得遼闊了,它失去了堡壘,失去了士兵,失去了家園,卻得到了孑然一身的權利。

你本以為拔去了王者的獠牙,卻不曾想過最可怕的是他的意志。

葉修望著不知道在想什麼,卻一味在他身上舔毛的魏琛,耳朵抖了抖,猛地朝它身上撲去,在魏琛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躲在一邊的眾小弟們忽然雀躍地叫了起來,卻不是在驚呼,也不是在怒吼。

“魏老大是興欣耶!快看快看!”

它們高興地把魏琛和興欣的名字相接在一起,這其中究竟有何含義,明白人一語道破,但此刻,或許也沒有這個必要了。

“葉修……?咦?是你呀!”循著唐柔的引導來到屋後的小巷裡,興欣見到葉修後本想立即上前,後來卻愣了一下,接著卻以更快的速度撲上前去。而他身後有人影晃了一下,一把成熟的嗓音傳了出來,“等等誰啊?”

沒想到陳醫生也跟了過來!魏琛瞪了一眼身上的葉修,開始奮力撐起身子準備逃走。

“別跑別跑!”興欣大手一抓,輕鬆地就把魏琛給抓了起來,顯然它也沒有什麼反抗意識,三兩下就安分了下來。陳醫生此時走過來看了兩眼,似是看直了眼,“這貓……我有印象,好久沒見到它了,還以為已經病死了。”

“這麼說,果然是魏琛吧?”興欣向陳醫生確認著,他摸了摸魏琛身上毛躁躁的毛髮,語帶欣慰,“還好你還在,這幾天都沒見到你,還以為你已經離開了。”

“喵……喵喵。”魏琛晃動著身體,避開了和興欣的眼神接觸。

因為太久沒見,所以以為已經病死了。

因為幾天沒見,所以以為已經離開了。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是攸關著它的生死和去留,仿佛它的價值不過就這樣輕若鴻毛,無足輕重。幾句話就可以打消他人對它的想念,少許時間就可以淡化他人對他的關心,再過一段時間,它的樣子或許就會從他們的記憶中徹底消失吧!

但是,這怪不得人,這份薄情,正是兩者截然不同的身份所使然。

它知道興欣接下來要說什麼,若是從前,它能夠坦然接受。

不過……

魏琛望向葉修,而興欣或許也是因為注意到了它的舉動,便將魏琛放了下來,開始觀察起它們兩隻。

“說起來,葉修你從前也常常和魏琛一起出賽呢,現在還認得彼此嗎?”興欣摸了摸葉修,他當然沒有錯過走過來時撞見的那一幕,顯然它們早就已經相認了,葉修是很聰明的貓,他所做不到的,或許,它能替他做到。

“魏琛,你要和我一起走嗎?我們以前說好的呢!”說著,興欣轉頭朝不遠處的流浪貓們笑了笑,然後又轉回頭來,認真地對葉修道:“葉修,既然你是第一隻,那麼要不要接受魏琛,你來決定吧!”

說完,興欣就默不作聲了。

魏琛一整個莫名其妙,普通來說貓能聽得懂你在說啥嗎?這是要它怎麼反應?

反倒是葉修好整以暇地看著它,淡淡問道:“我們要回去了,你要一起來嗎?”

魏琛瞬間瞳孔放大,耳朵朝前立起,鬍鬚跟著下垂,興欣見狀瞇起了眼,魏琛顯然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但是,貓咪思考的結果往往是去做傻事啊!興欣轉頭看看葉修,希望它能趕緊做些什麼。

“真不好意思,我們趕時間。”葉修站起身,往前湊去,冷不丁用它那粉紅色的鼻子蹭了蹭對方黑黑的鼻頭,得意地向它眨了眨眼,“九點半前要走了,所以,由不得你繼續想咯!”

“好,解決!”興欣也很果斷,就在兩隻貓互相“打了招呼”後也不管陳醫生還在一旁饒有興趣地看著,立即抱起兩隻貓就往前院裡奔去,臨走前還不忘向巷子裡的流浪貓們道別,“再見,我會再來給你們餵食的!”

“嗯?這就是你之前說要養的灰貓?”陳醫生跟著興欣回去,這才反應過來興欣帶魏琛回來的意義,他想了想,點頭道:“這樣也好。”

“怎麼?”把魏琛和葉修裝進同個籠子後,興欣察覺到陳醫生的言外之意。

“魏琛畢竟是受過訓練的貓,身體大概還會有些記憶吧,就這樣讓它陪包子和小柔一起訓練,效率會不一樣的。”陳醫生見東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便準備開車離開,順便評價了一下興欣給貓咪的訓練,“這樣就不會看起來一直在玩了。”

“什麼?欸欸——”




稍微想了一下,如果照着以前的剧本,那么这篇文就会变成有生之年系列。如果不管前面浓烈的原作走向,反而是我怎么舒服怎么来的话,那么这篇就会变成……有肉的脑洞文(正色

不论如何,入坑同人,也一年了呢!
赶得上生日真是太好了~\(≧▽≦)/~

评论(40)
热度(8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