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双花叶】情路悠长


   ·150813/关键词:一见钟情
  
  ·对不起又是摸鱼。记录了几个关键词不固定时间可能更新orz 官博整理更新前的关键词有效,更新后不会占位_(:зゝ∠)_

  ·之前释出的印调因故暂且撤下,造成困扰真不好意思。


 


  “够了你滚!!”    

  张佳乐黑着一张脸站了起来,指着门口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带着颤音的怒骂让他迅速涨红了脸。一旁的孙哲平马上也站了起来,他抓住了张佳乐的手臂,试图将之从那个方向移开,原本脸色就很不好看的他因为张佳乐的不合作而变得更加难看,气压极低地沉声道:“别闹。”

  “你放开!”张佳乐一把甩开了孙哲平的手,他看着对方,想要找个人揍一顿的冲动随着心中的怒火腾升而逐渐失控,但他终究没下手,却是红了眼,回身再看向门口的时候,只见那轻轻被带上的门,啪一声关上了。

  一瞬间泪水几乎快夺眶而出,但他只觉得愤怒,心脏跳得极快,呼吸久久无法平复,想要怒吼而出的话语最终只化作大力扔向地面的枕头,怒火燃烧着脑袋,他却觉得清醒无比。他看着孙哲平用手掌盖住了紧紧皱起的眉头,一手叉着腰仰着头,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张佳乐却是知道他的心情绝对没比他好多少,只不过是为了那个人在忍耐罢了。

  “你忍什么,有话就说啊!”

  也许是心情过于激动的关系,张佳乐口气没一点收敛地向孙哲平怒言相向。孙哲平放下手,眼神可怕得几乎可以杀人,他瞪着张佳乐,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下一秒,一记耳光就在张佳乐的脸颊落下。

  啪一声响,在还未反应过来前张佳乐的脸颊就已经开始发红。

  “……我去追他。”孙哲平沉声落下这一句话后就从张佳乐身边走过,他从一旁的椅子上抓起了两人份的外套,接着就往门外走去,脚步很急,关上门的声响不大,却让张佳乐悬着的心随着那咔擦一声重新跳动起来。

  脸颊在泛红发痛,火辣辣地如针刺一般,泪水悄然滑落,却不是痛的,而是被打出来的。孙哲平的那一下子并不怎么用力,是否放轻了力道他不晓得,但他发现对方的手在发抖。

  家里一下子变得无比寂静。

  张佳乐用手臂擦了擦眼睛,一个深呼吸之后,纵然怒气还未消下,他却主动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穿上,并带着家里的钥匙出了门。

  在门外不远处他看见了正东张西望的孙哲平,对方也看见了他,彼此间的眼神接触虽缓和了些许,却明显不想有更多的交流。外头的空气非常冷,夜风稍一吹来就让人直打颤,张佳乐有那么一瞬间腹诽了这个时间还跑到外头来的自己,脚下却不停地开始在四处打转,一边大喊道:“喂!你没看见他往哪走了吗?”

  “鬼知道!”孙哲平低沉地喝了一声,眉眼间却不自觉带上了忧虑。

  他们的同居恋人——叶修。一直以来都是从镜头下逃逸藏身的能手,虽然他们前后出来的间隔不久,但是若他不想让特定的人找到,那他们从不曾如愿以偿。

  但他也并非不能妥协,只不过这一次,也许双方都不想妥协。

  不过生气虽生气,但他们都已经多大了,又是和叶修关系至深的恋人,有些事,可不是说句意气用事就能发生或原谅的,该负责、该关心的,理智尚存的话就不该一错再错。

  他们明白,之所以会主动出来找人,是因为自知理亏。

  即使,愤怒尚未平息。

  “生气!!”

  在附近找了一阵子后张佳乐站到了孙哲平的身边,脾气早就被寒冷的天气降温了不少,但他可还没忘记他是因何而生气,一想起来心情就会变得越来越烦躁。孙哲平皱着眉,叹了口气,从他口中呼出的气体成了可视的白烟,在空气中荡漾,觉得走得有些累了,他便背靠在围栏边,和张佳乐道:“我没下重手,你没事吧?”
  
  “这个?”张佳乐一愣,指了指自己的脸,向孙哲平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说着:“还以为是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一个巴掌吗?我还受不起了?”

  “呵,挺好。”孙哲平对张佳乐冷冷笑了一声,接着再次站了起来,一边指向某个方向一边说道:“我气也没消,但如果今晚没把人找回来,你还得再挨揍。”

  “我去,你不讲道理了是吧!”张佳乐一怔,回道。

  “我已经很冷静了。要是以前,你知道我会先从哪里下手。走了!”孙哲平望了一眼张佳乐,语气间隐忍的怒意带着一丝无情,即使在寒冷的侵袭下,孙哲平心中的怒火也清楚地传递到张佳乐的情绪之中,对方张大了眼,抿了抿唇,却没说什么跟了上去。

  如若是从前,孙哲平或许会先揍向叶修。

  那是他更不想看见的画面,虽然从未发生,但是光是想想,他的心就悬了起来,一阵空洞伴随着惧怕游走全身,一瞬间他没了脾气,只想早点找到人。

  在一起之后,他们就像普通的任何一个伴侣一样,都会发生争执和口角,更因为工作的性质而不能常常和彼此陪伴在一起,但那段时间却给了他们各自冷静的时间,加上又都是理智会思考的成年人,很多时候稍微理清一下便能迎刃而解。然而,帕拉图式恋爱可不是随便谁都适合的。
    
  也许是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长久,这一次,他没想到自己会那么生气,他更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会走出那个门。

  “……我再怎么生气,我都不会对他下手。”张佳乐忽然冷不丁道:“你如果真的做出了那种事,老实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说什么不会原谅你还是问你为什么都是屁话,那个时候我绝对只会对着老叶瞎慌张。”

  他看向孙哲平,对方也冷冷地回望了过来。

  “我可能会先把自己锁进房里。”孙哲平道,顿了一下后接着又说:“但肯定马上就会出来。但消不消得了气我就不保证了。”
  
  张佳乐斜视了对方一眼,困惑问:“你干嘛啊你?”

  孙哲平平静道:“那是我们的睡房,我不出来你们睡哪?”

  “呃……”张佳乐怔了怔,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形,说道:“我可不会想那么多。”

  “说的也是。”孙哲平附和,他手上拿着叶修的外套,心里其实早就乱成一团,这么冷的天气,叶修出去时又穿得那样单薄,再继续在外头待下去可是会病的,嘴上说着话,眼中却一刻不停地遍地寻找着对方的人影,他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首先,我们根本想象不出叶修会是什么反应。”孙哲平停下了脚步,不知为何,周围的微风像是突然变得温暖了起来,他看着前方,语气间带上些许怀念的味道,说道:“……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

  “……”张佳乐闻言也顿了一顿,他也想起了,想起为什么会和叶修吵架的原因。他忽然觉得心脏被紧紧抓住了,几乎窒息的痛,被摔门而出的时候他不觉得羞愧,被扫了耳光的时候他不觉得难过,可是此时此刻,他却难受得快要哭出来:“我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可是有时候他真的太让人火大了。”

  “我明白。”孙哲平苦笑道:“我现在只想见他。”

  “我也是。”

  张佳乐加快了脚步,他转身往回走,忽然说道:“……这样的话,我终于能明白为什么你既要忍耐却又那么生气的原因了,不论如何,我会坚持之前说的话。”

  孙哲平跟上,淡淡说道:“我的心情其实很复杂,还是先找到叶修再说吧。”

  ——因为,我其实有一半是在对自己生气,对除了只能嫉妒你之外什么都不说,只敢观望的自己生气。
  
  他朝天空望去,气消得差不多之后,视野似乎也忽然变得豁然开朗了,那天空夜色如墨、繁星满天,虽不及那秋风拂来,身心一凉。

  “阿嚏!”

  走出去没到十分钟就后悔折返的叶修此刻正窝在自家门口前,瑟瑟发抖地正呼气自暖双手。

  他没想到屋里那两个家伙那么快就出门去了,甚至还很谨慎地把门都锁上了,兴许是太急了,一向会留在约定处的备用钥匙这次也被回收了,冷得脸颊发白的叶修开始不禁猜想这会不会是那两家伙的报复。

  “欸……怎么连烟都没带出来,我也太大意了。”叶修惨兮兮地抱怨着,他望着门外的景色,心下不住期望家里的两个恋人能赶紧回来。

  他也想不通自己怎么那么糊涂就跑了出来,不过是被张佳乐气了一下而已,也许孙哲平那黑得让他莫名其妙的表情也是原因之一,但冷静下来后想想,他又何必这么在意呢?

  是的,他一向来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这才让他觉得更难以接受。

  时隔两个半月不见,他心中所累积的压力也许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得多,不是简单地让自己休息一下就能恢复的。叶修想过很多的可能性,但从压力来解释的话,许多事就都能理解了,可能在无意识间,他对那两人的情感早已深入到了潜意识中。他不得不承认,他想念他们,更是在乎他们,所以才做不到不在意。

  所以,那时候他才会那么心情浮躁地嘲讽张佳乐。

  一见钟情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爱情。

  那不过是人类的正常现象,表明着个人择偶时的心理倾向,严格来说就是一种意yin扯谈。但现在仔细想想,张佳乐那时候似乎一直都在暗示着自己什么,借由这四个字,在向自己说着其他的什么——并不仅仅只是在说着他对他是一见钟情这件事。

  恋爱会让人变得盲目,让人只想看到自己想看见的事物,他是否忽略了什么?

  许久不见,但感情渐深,叶修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在悄然间拉近了这么多,让张佳乐和孙哲平那么生气,他想了想,拿不准是谁的错,也许是他学会了任性,也许是他们抬高了要求。

  但不管是怎样,反正他已经不气了,此刻他只想要人快点回来。

  手指已经冷到没感觉了,叶修甚至觉得只要他一站起来,一个风吹就能让他冻得无力倒下。眼睛异常地干涩,他眨了眨眼,却没舒缓多少不适。

  这种时候,特别想念别人的关心和温暖。

  这和荣耀一样,一旦陷入无法脱身的困境,当下迫切期望的不过是队友的一个援手。

  叶修忽然从双腿间抬起头来,他忽然意识到,他不就是那个常常担任援助的人吗?仿佛认命了一般,他搓着身子站起来的时候,甚至都不想向屋檐外的空气凑近,但走了几步后,他依然只身走进了黑夜里。

  他们有时候,只想要叶修多依赖他们一点。

  “喂!”

  “嗯?”叶修惊喜回身,手臂马上就被紧紧抓住。

  “你还想去哪啊?”张佳乐喘着气抓住了叶修的手臂,连忙将人往怀里带,他从孙哲平手中接过叶修的外套给套在了对方的身上,顺便把钥匙递给了孙哲平。

  看着和平常无异的两人,叶修莫名松了口气,门被打开后不只是叶修想要赶紧进屋,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看起来比他还要着急。

  “老叶你冷吗?”张佳乐抓起叶修的手,不等对方白眼并吐槽,他很快就被叶修冰冷的手给吓了一跳,心下正慌乱地想着要干嘛呢,一旁的孙哲平倒是趁着这机会把暖暖包和几件衣服都拿了过来。

  “不生气了?”孙哲平看着叶修除了因为被冷着而有些面色苍白之外,对于他们两人的接近完全不排斥,也没表现出任何不满。

  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这种和平安静,其实更让人不安。

  叶修在对方的帮助下又穿了件衣服,闻言不禁转头望向了沙发处,这倒是让在场的人都回想起了方才不久前发生的事,如今客厅那被扔下的枕头仍静静地躺在那里,让张佳乐看着扎眼极了。

  “老叶,我给你倒杯热水暖暖身子吧。”张佳乐一个箭步上去把那枕头归位,接着想转身到厨房去的时候就见叶修已经在那边了,还一边和他们晃着手道:“我来吧,你们坐一下。”

  宽大的衣服把叶修衬得有些瘦小,但因为布质舒服又保暖,叶修除了脸上还有些冷之外,身体感觉好了不少,屋内的灯光充足,空调舒暖。果然,还是家里好。

  当叶修带着两杯温水回来的时候,张佳乐下意识就问了一句:“怎么就两杯?啊要不我再去拿一杯?”

  “不用啊。”叶修把杯子递到他的面前,笑道:“我喝过了,不然,也可以喝你的啊。”
  
  心怀愧疚的张佳乐忽然一阵语塞,他很想回些什么,但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倒是一旁的孙哲平接过杯子时接道:“我的不行?”

  “怎么不行?”叶修反问。

  “那就喝我的吧。”孙哲平伸出手拉过叶修,示意让他坐到他的身边。叶修无奈道:“说正事呢,大孙你争风吃醋干嘛呢?”

  张佳乐往旁让了让,把叶修接过来坐到了他们中间,孙哲平这才满意地点头:“你说。”

  叶修点了点头,然后转头望着张佳乐,“你先说。”

  “哈?”张佳乐怔了怔,“怎么是我?”

  “因为话题是你先提起的,只不过这一次,我想请你坦白告诉我你想说什么。”叶修把手肘摆在腿上,托着下巴望着张佳乐,模样有些无辜,张佳乐觉得叶修这是故意的,接着叶修又道:“这之后,要生气,还是要干嘛,随便你们。”

  一提起这件事,张佳乐的神情忽然谨慎了起来,“我是很生气,因为……我觉得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但你说的没错,我并不是在否定你,一见钟情的确很不切实际。”

  “嗯,我也没打算否定你。”叶修笑了笑,接着顿了一下,有些抱歉地说:“可是要是我伤害了你,我道歉。我想了想,你当时应该是想要说些别的?”

  言及此,叶修还望了一眼另一边的孙哲平,这让孙哲平心下一紧。

  这是第二次机会。

  孙哲平搂过叶修的肩膀,亲昵地靠在他的头上,微长的头发蹭得脸颊痒痒的,但微凉的肌肤却很舒服,叶修顺从地依着他,一边安静地等着他们的回应。

  “我也是。”孙哲平沉声道。

  叶修心照不宣地嗯了一声,道:“说出来。”

  这一瞬间两人忽然紧张了起来,叶修这话又是否有其他的意思?孙哲平靠着叶修往他脸上看去,只见人也回望着自己,他的眼睛往上看去,睁得大大盯着你,孙哲平没忍住,一个俯身就亲在了他的眼皮上。

  “!!”张佳乐惊得说不出话,干脆便了豁出去,一把将枕头扔到了孙哲平的脸上,然后盯着叶修道:“我啊,那是告白啊!”

  叶修眨了眨眼,笑道:“然后呢?”

  “然后被你无视还被嘲讽了一顿。”孙哲平没好气地把枕头给压到了叶修身上,让他顺手抱着。

  “那还真是对不住。”叶修笑了笑,他没想过要就此带过,只是脸上闪过些许遗憾之色,“这说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我很想念你们,所以一下子没了耐心。”

  “那算什么啊?”说是这么说,张佳乐却还是一瞬间露出了开心的神情,“说得那么坦白……我实在很怀疑。”

  孙哲平却还在思考,“意思是说你没明白他之前说了什么吗?”

  “嗯……大概吧!”叶修也没说仔细。

  “为什么?”孙哲平继续追问。

  “因为太久没见,想要被安抚一下吧!那我下次就得直接说我爱你了。”张佳乐鄙视了一眼孙哲平,接着一把搂过叶修吧唧一口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

  “没你说得那么肉麻。”叶修赶紧抗议了一下,但却欣然接受了张佳乐的说法,接着无奈地朝孙哲平笑了笑,看来还是张佳乐的脑洞大啊。

  “……”孙哲平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我去把晚餐拿出来吧。”张佳乐忽然想起了还有这一桩,从沙发上爬起来往厨房走了过去。

  叶修趁这个时候往孙哲平那边蹭了蹭,把人完全靠在了孙哲平的怀里,结果孙哲平一边搂着叶修的腰一边把人给抬起,让两人面对着彼此,叶修不明所以,但孙哲平一手已经摸向了对方的下巴,他忽然凑近到叶修的耳边低声道:“叶修,我爱你。”

  然后在叶修微微眯起眼睛的当儿他便吻了上去,舌头从微启的唇间长驱而入,未受一点阻碍地开始与之缠绵,没一丁点的拒绝,像是一场期待已久的舞会,他向他发起了邀请,他便欣然接受,他一开始吻得很温柔,但却感觉到了对方的急切,就像张佳乐说得一样,他想要的不过是一点安抚,一份爱的表现。于是他把叶修拉得更近了,未等他吻够,叶修自己就主动发起了进攻,他们热情共舞,又似儿戏喧闹,他吸吮着孙哲平的唇瓣,轻吻着唇边的肌肤,眯起的眼享受地闭了起来,让孙哲平忍不住地去抚摸,他抚过他的发丝、脸颊和脖颈,轻柔又细腻地感受着对方肌肤,传递着彼此的体温,得到对方的迎合,他心下不禁有些感触。

  “也许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你。”他几乎就是在用气音在说话,低沉而磁性的男性嗓音让叶修低喘了一声,不禁睁开眼看向孙哲平,安静地对视着:“但我真的爱你,那家伙也是,这条路还很长。”

  叶修无声笑着,“一直都很长。大孙,我也很想你。”说完,他又被孙哲平抱着亲吻起来。

  一见钟情。

  并不是一见到就掏心掏肺地爱上了你。

  而是钟情在你这个人身上,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我们的爱情悄然间开花结果。

  因为一直都在看着你。

  这条路,还有好长好长。


  
  完。

  P/S

  张佳乐在回来之后孙哲平的手早已伸进了叶修的衣内,这都掀起了一半了,他没错过叶修那暧昧的低吟声,他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做到最后,但既然被他看到了就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你们在干什么啊啊?”把饭锅放到桌上后,张佳乐一把将叶修抢了过去,顺便帮人把衣服给整理好,叶修见张佳乐把自己拉到了他的身上,也不客气地软倒在对方的身上。

  “安抚一下。”孙哲平理直气壮道。

  “我看得懂。”张佳乐叹了一声,他们彼此从未掩藏过自己的嫉妒心,但也不会意气用事,也许哪天真正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们能在这方面熟稔地交流?他还真不知道。

  但好歹曾是那么好的搭档,他们三个在一起,在开始之前就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叶修有些奇怪张佳乐怎么没继续抱怨,但被孙哲平亲热得舒舒服服的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个,他看着那饭锅,说道:“我和你一起吃吧?”
 
  张佳乐不解地看着叶修,试探问道:“你要和我吃同个碗?”

  “是啊,喂我。”叶修坦然。

  “自己吃。”孙哲平把叶修拉了起来,但人就是不肯动。

  还真是任性了很多,这还向人撒娇上了不是?双花两人对望了一眼,高兴固然高兴,却不太清楚这算不算是好事。

  “行啊。”张佳乐想起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没喂饱你要说啊。”

  不仅仅是晚餐,夜晚的缠绵,叶修也被喂得很饱——被两人既带着惩罚亦怀着温柔的侍候。

  


-------------------------------------------
  晚安么么哒!


评论(4)
热度(143)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