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饮胜(算是All葉)

  * 「飲勝」是粵語的「乾杯」,馬來西亞的一種本土文化,新年聚餐或者新人婚宴的時候,一定會有的習慣,「飲勝」兩字喊得越大聲越好,尾音愈長愈好。

有祝福、成功的意味。

  *ALL葉深夜60分/關鍵詞:示愛

    拉線後是葉受向,但結局是單CP,注意!

*拉線後面因為室友回來了所以換手機打字,結果忘了換簡體輸入,所以突然變成了繁體,果咩orz

食用小心。BGM搭配:五月天-乾杯/八三夭-最後的8/31/小人國-變了好多





 

  她面上露出浅浅一笑,长鞭猛地落下,撕裂的风传来了余波,只见脸上一阵扭曲,手掌心缓缓因痛而炽热起来。

  一鞭不止,嗖嗖两声,接连两次力道不减反增的细长藤鞭准确地落在掌心肉上,一阵痛一阵麻,让见者都直呼万岁。

  “痛吗?”她问。

  “很痛。”虽然因疼痛而有些虚,但说出口的话,却保持着一丝冷静沉稳。

  “不要说谎,不要作弊,不然是要吃苦头的。”女教师严厉地说着,话语间透着孜孜不倦的精神,她接着说:“叶修,你是不是作弊了?”

  小男孩伸着手,尽管主导权在对方身上,他的视线却直视着对方,没有一丝害怕,没有一丝内疚,眼底澄清一片,又一次说着:“没有。”

  “行,你说的。”女教师的眉宇间皱起了怒容,又一鞭抬起,落下。

  耳边尽是同学们的幸灾乐祸和窃窃私语,他除了因一瞬的痛和力道而稍微扭曲面容之外,其他的时间,他从未反驳过,他所坚持的,不过是一句“没有”。

  这个世界没有英雄,打从一开始他就明白了。

  “今天被打的另一个王胖子在刘老看不到的时候搓手搓得可厉害了,连隔壁的阿郭都看不下去了,哈哈哈。”

  叶修啃着面包,和双胞胎弟弟说着今天在课室发生的事,他也没遮遮掩掩的,很坦率地把被打肿的双手摊开给叶秋看。

  叶秋摸了摸叶修手上红肿的伤痕,心中一阵后怕,结果叶修却像没事人一样来找他吃东西,说起这事时也是一语带过。但任凭他心中觉得不对、不好,他也不过是才十岁的孩子而已,叶修的情况他知道,他忿忿不平,他伤心难过,但却无能为力。

  “哥哥,别再说讨厌的话了可以吗?”叶秋道。

  “哦。”叶修回道。

“你听我说话啊!”

  这个时候,叶修回过头来,眼神中有几分不悦。

  “我没有说讨厌的话,也不会随便说讨厌的话。”叶修一边的脸颊鼓起,缓缓咀嚼着空心面包,“我说的是实话。”

  “你就是这样所以才会让人排挤啊!”叶秋完全不理解叶修所说的话,此时此刻,他只知道自己的哥哥作为太自我,太自由,说话总是故意惹人生气,惹人哭,连自己,也被弄哭过好几回。

  叶修对叶秋无奈地笑了笑,他拉了拉弟弟的手,吃掉手上最后一块面包屑,笑道:“回家陪我打游戏!”

  “哥哥!”

 

  道別,卻一句再见也没说。叶修离开了那个养育他长大的家。

  他就不明白,叶秋明明是他弟弟,人也挺聪明的,怎么就能长成这副白痴样呢。但少爷就是少爷,把人留在家中,是他能做的保护,也是他留给他的惩罚。

  但背起行囊的他却无法用那些正当的借口去掩饰他心中那兴奋的跳动。

  那是一个举步艰难的决定,一旦踏了出去,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这一切关乎的,是他的一辈子。但有时候生命就是这样奥妙,它给予你一个迈向死亡的人生,却在途中也会指引你做出一个两难的抉择,你选择,或拒绝,全是你自己的事,即使终点早已可见,但你总会做出挣扎,而这个决定,将会荡开一圈圈的涟漪,最后,悄无声息地平息,或——掀起滔天巨浪。

哗啦!

  夏天与叶秋戏水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他还因为不小心滑倒了而痛哭了出来,叶秋见状急忙凑了过来,不知所措之余,也一股脑地哭了出来。

  不知不觉间,叶修停下了抽泣,他抱住了叶秋,抽着鼻子不知道嗫嚅了什么,父母在一旁笑着,开着玩笑,一边把两人给抱了起来。

  那时候,他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那时候,梦想是那么渺茫的名词。

  那时候,人生还有好长好长。

 

  相信缘分是很不切实际的,尤其是这个学着实际的社会。*

  但有些人一生中就是有这样的际遇,一个从此改变一生的际遇。

  结识苏沐秋是缘分,而接触荣耀,则是苏沐秋带给他的这一辈子最好的礼物。这样一个人,世上只多不少,他们也许默默无名地入土,也许一夜爆红,也许,是在生命最风华绝代的时候,刹那撒手人寰。

  死亡来得无声无息,让人措手不及。

  这一切曾经让人不解,让人茫然,让人愤怒,让人悲痛。

  但苏沐秋留给叶修和苏沐橙的,多是那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笑容和行动力。

  在飘雪的天空下,叶修牵着苏沐秋留下的妹妹,和她笑着说起苏沐秋生前的趣事,他们微笑着,用他的好,去怀念他曾经的一切。

苏沐秋是叶修的际遇,他离开了,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东西。

  一个用生命在延续的梦想。

 

  叶修在荣耀职业圈里叱咤风云,虽不到呼风唤雨的程度,却也足以让人闻风丧胆。

  除了个别人士之外。

  紧握着梦想的手是平稳而自信的,举起奖杯的手是耀眼而成功的。

  牵起小幼苗的手是宽大而温暖的,离开嘉世的手是颤抖而不舍的。

  风雪摄人,冻僵的手在握上可能性的时候,又是一阵感动。

  那个可能性叫做君莫笑。

  那个苏沐秋曾经全心贯注过心血的杰作,那个惊艳全场的角色,唯一一个,绝无仅有。叶修插入账号卡,登入,转账,而他重新开始的战场,叫做第十区。

  梦想也许是努力追梦的人的目标。

  但是,

  梦想是留给永不放弃的人。*

 

  梦想很简单,你想要什么,那就去做,做到就是你的。

  时光荏苒,曾经以为人生还有很长很长,但意识到的时候,人却已经老了,但是回头望去,人生却只如初见。

  不是说没有秋风悲画扇。

  世界会变,人心也会变。

  但到最后,总会有不变。

  叶修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不论输赢,他都乐于享受其中,但在兴欣战队夺冠的那一刻,他感慨。

  荣耀第十联赛,荣耀总冠军,兴欣战队史无前例的一次经典。

 

  他们是冠军,他是冠军。

  “是的,没有什么是比胜利,比冠军更能让叶修觉得满足了。” *全职1726章

  举起冠军奖杯的那双手又一次颤抖。

  但托起这份胜利的,是许许多多的手。

  人生很长,也可以很短。

  学会识人,学会待人,学会坚持,学会放弃,你有没有学会生活,有没有学会努力?

  有没有,活得无愧我心?

  --------------------------------------------正常向·拉线-----------------------------------------------

  叶修坐在长桌的那一边,眼角瞄到方锐那偷偷摸摸的动作,忍不住朝他望去。

  只见叶修当场抓包他偷窥对方约会的当下,方锐很无耻地选择了视若无睹,仿佛他只是一介路人。

  “怎么了?”对面的喻文州疑惑地循着叶修的视线望去,脸色不禁一沉,“又一个……”

  “嗯?还有其他人吗?”叶修不经意问起,很快就通过喻文州的脸色判断出了来人的身份,不禁莞尔一笑:“是少天啊,不如我们换到包厢去吧?”

  喻文州的眉头挑了挑,一语惊人:“单独我们两个,还是你想叫上其他人?”

  “文州,别生气。”叶修无奈微笑,指着方锐说道:“你看他那打扮,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等他被发现了,我们还能逃得过吗?”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唤来了服务生,果断为其他两人制造了和叶修相处的时间。

  喜欢上了,就这样坦率地追求,不遮遮掩掩,不隐瞒不说谎,他们的竞争,良性又暴力。

  隐约间,他们知道这样能取悦叶修。

  黄少天唠唠叨叨地和叶修说话,方锐玩闹着想和叶修多点肢体接触,喻文州为叶修准备着午餐,细心地挑去不健康的部分,温柔地给被纠缠的他喂食。

  下次也许是王杰希轻吻着他的额头,又或者是李轩牵着他的手走在俱乐部里。

  随着联赛推进,这样的关系就这样维持了好几年。

  從曖昧而溫馨的牽手親吻,一路走到滾床爭吵。

  有些人留下,有些人離去。

  時光恍惚一晃而過,那些曾經在他身邊打轉的人,最終只留下了愛情最青澀的回憶。

  溫柔的觸感,溫暖的擁抱。

  習慣了寂寞,適應了孤獨。

  這不代表說他不留戀其中,不渴望肌膚相親。

  遠遠望去那舞台上的新人,新娘笑魘如花,新郎玉樹臨風。

  他笑著送上祝福,卻在喝下酒水后,在曾經相擁而眠的新郎面前,落下了眼淚。

  他溫柔地為他拭去淚水,說著你太誇張了,臉上的笑有無奈有避嫌。

  曾經以為永遠不變的愛,也慢慢淡了。

  這不是誰的錯,生活就是如此。

  有那麼一次,葉秋在葉修一次回家的時候溜進了他的房間,偷偷吻了他。

  葉修問他在幹嘛,葉秋坦然道:吻你。

  “你有女朋友了。”

  “…她比不過你的。”

  葉修笑了,笑容裡有怒氣,有悲傷。

   “不想要的不要給人希望,得不到的盡早放手。”

  那之後葉修好一陣子都沒和葉秋見過面。

  感情是人生中最複雜的問題之一,你能躲,卻避不過一輩子。你能愛,卻又要保護自己不受傷。

也許,最適合的人,是一開始以為不可能的人,這也是有可能的。

  韓文清的示愛,是在葉修有一次給興欣帶隊參觀霸圖俱樂部時遇上的。那時候韓文清剛退役兩年,誰知道會這麼巧遇上。

  不,也許並不是巧合。

  “葉修,和我在一起。”一開始的對白,盡顯韓文清的霸氣與不容拒絕。

  葉修一愣,他從前和韓文清深交最多不過待在同一間房裡打遊戲然後單純睡覺的程度,他不敢肯定,韓文清說的是不是那個意思。

 

 

“先從交往開始也可以。”因為知道葉修對同性並不反感,韓文清很直接地切入主題:“以生活在一起為前提,和我在一起。還是要買屋子或結婚隨便你。”

  “我喜歡你。”

  韓文清的每一句話都擲地有聲,讓葉修無比敬佩,也許是年紀大了,閱歷多了,他馬上就知道,韓文清是認真的。

  這感情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如何開花結果來到這一步,他不懂,卻不介意花時間去了解。

  他不知道是不是韓文清知道了什麼,或者,這樣就是韓文清。

  但這一份示愛,給了他全部他想要的。

  牽起他的手輕輕親吻,那時候他還要暗示對方該怎麼做。

  也許認識了太久,也許在意得太深。

  很快磨合期就過了,又或者它根本就沒存在過,韓文清明明是第一次見到葉修的反應,卻明銳地察覺到他愉悅與否。

  一次次準確的刺激和深入,得到的是對方滿足的長吟和舒服的顫抖,他收緊了擁抱人的手,葉修放鬆地蹭了過來,他曾經放鬆過擁抱的力度,卻換來葉修無意識的疏離長達一個星期。

  他心疼,他自責。但他能做的,就是努力懷抱對方,堅持不放開。

  前面十幾年,他做到了,為了去愛一個人,也為了讓他愛得更深,再堅持下去又何妨,這不就是他一直以來在做的嗎?

  也許哪天老了,他們可以坐在一起細說當年的輝煌。

  也許葉修暮年後還會嘲諷滿臉皺容的自己,然後又輕輕落下一吻。

  總有一天,他們會到了那個回顧過去,看著一幀一幀的畫面,從笑著笑著,就輕輕哭了的年紀。*





  END

   “*”是寫作BGM同時也是引用詞句,這篇略多,抱歉。

  五月天MayDay - 乾杯Cheers

  八三夭 - 最後的8/31

  小人國 - 變了好多 ft.熱狗 大支 J.Wu

 

  其實是從昨晚開始寫的,但因為當時也快12點了,自然就過了一天。昨天我一整天都很虛,不舒服又沒活力,最近真的很累。

  然後本地有位漫畫家他發佈了一篇更新,叫做《再見》,一瞬間感慨萬千,又聽了五月天的乾杯,那種有一股情緒在心中翻湧醞釀的感覺太豐滿,忍不住就動筆了。因為完全是靠感覺寫的,所以如果覺得文風不一樣或寫得很隨意、錯字之類的還請見諒,我不得不寫快,不然這股情感一溜煙又會躲起來了。

  那位漫畫家叫做黑色水母,從他剛出道開始我就很喜歡他的作品,一開始的前幾年全都是搞笑漫畫,而且是很爆笑很誇張的那種,但慢慢地隨著創作的年歲增長,他的進步是驚人的。

  昨天晚上帖子的分享數一下子達到一萬一千以上,台灣一名崇拜的繪者也分享了他的作品,這是一個轉型成功的象征。

  水母,馬來西亞的創作者將以你為豪,加油!

  面書鏈接: https://m.facebook.com/profile.php?id=222926497734106
  Twitter: https://mobile.twitter.com/blackjelly_fish (然而這個並沒有更新)

  感謝一直看到這裡的各位,我無法常常更新實在是很抱歉,但奈何現實就是如此,我選擇的這條路要麼拼盡全力,要麼老來吃土,我不想吃土,所以要更加努力堅持下去。

  歡迎告訴我這篇文的感想和評語,我會很高興的!

评论(14)
热度(51)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