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喻王叶】此情何意(上)


Attention:

· 修真文设定/练笔作业

·其实是掉节操文,然而我的手已经被设定大神控制了,于是下章才能掉节操_(:зゝ∠)_

·湾家ALL叶本预定→ 【預定】葉受O+CWT41

境界:
修真/练气-筑基-融合-结丹-金丹-元婴-出窍-化神-洞虚-渡劫→飞升
修魔/聚气-练体-练神-胎动-吞噬-魔婴-离识-万劫-大乘→飞升
  


  枫林如火,从天上往下望去,尽是一丛火红遍布整座山林,偶有兽吼从中传出,为此处添上了一抹狂野性情。尽管此地风景宜人,夏秋更替间更显炽烈,可御剑路行此地的人可不想多做停留,强大的神识瞬间往林间一处偏僻的山谷扫去,便风风火火地向目标疾行飞下。

  “这里!”传音入耳从面前的山谷中向他指引了方向,喻文州眉头一蹙,他察觉到了对方略显慌张的情绪,御剑的速度也未曾落下,稳稳地循着对方的神识急忙赶去。

  喻文州进入山谷中一处隐蔽的洞穴里,才刚收起飞剑,一把熟悉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是文州啊。”

  喻文州听见了这把声音,放心之余顿时也露出了微愕,他总觉得这句话不太对劲。不等他往洞穴深处走去,就见方才和他传音的王杰希扶着人出来了,双眼双耳被药布缠住的叶修朝他这边探了探,然后才像是找对了位置一样对着他笑了笑。

  脚踝上的伤似乎已经被处理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嗅到了微草谷的药香,便知道叶修的伤并不重,可那仿佛被封印的视觉和听觉可就把他吓了一大跳,他看向显然比他更早抵达的王杰希,问道:“怎么回事?”

  “视觉在今晚就能恢复了,听觉方面毒染甚深,也许会有几天听不见。”王杰希沉了沉声,望向叶修的眼神糅杂着复杂的情绪,“他在火枫林里遇到了秋陵精,据说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可是用的却是出窍后期的毒素,我到的时候他已经逼出了大部分的毒素,不然可没如此轻易就能压制下来。”

  喻文州一愣,道:“秋陵精?那只可遇不可求的入秋妖灵?”见王杰希点点头,喻文州望向叶修的眼神也很复杂,但他很快就看开了,看着明显听不见他们说话于是干脆靠在王杰希身上的叶修,喻文州轻声道:“那妖灵可是杀了?”

  “嗯,妖丹叶修收了,我收集了点血肉来研究,储物戒里还有它的尸骨。”王杰希搂着叶修的腰稍微把人提了提,而后脚下便幻化出了一柄可供两人御剑飞行的飞剑,他沉声向喻文州道:“这毒,连用神识去‘看物’、‘听物’都封了……”

  喻文州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望向叶修的眼里有恍然也有微怒。

  叶修如今,除了用感知感受四周变化,饶是用神识也看不见空气,听不见声动。

  这对修为愈是强大的人而言,是愈加致命而恐怖的。

  “你们差不多交代完了吧?”叶修即使身受奇毒,态度却和平常无异,冷静得仿佛那看不见听不见的人并非是他一般,感觉到对面的人向他伸出了手,叶修也伸出手握了握,然后便松开了手,开始催促道:“火枫林正如其名,是火灵根绝佳的修炼之地,可其至阳之地带来的伤害更是无法挽回的,快到中午了,你们哪个是火灵根吗?”

  “走。”王杰希这句话并不是对叶修说的,他揉了揉他的脑袋,便御剑飞起,闻言的喻文州自然也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他们倒是谁也没去理会叶修话里的嘲弄,反而因这一段话而放松了些许,喻文州又飞到叶修身边握了握对方的手,而后迅速抽离。

  “我领路。”喻文州道,他转头对王杰希颔首,感谢之情不言于表,尽管他已然全速赶来,但王杰希速度更快也做得更全面这件事显然已是板上钉钉,他心怀感谢,同时也不甘落后地想要主动出力,王杰希没说什么,只是微微搂紧了叶修。

  “引。”喻文州飞上火枫林的半空,朝前抛去一张符纸,只见轻飘飘的符纸在某个方位似是被贴在一面看不见的墙上似的动都不动,正中的墨字正隐隐散发着灵气,喻文州手中两三下结了个印,道:“散”

  瞬间挺直的符纸破碎开来,空气中一阵微风吹过,抚过之处尽是一片微凉,喻文州率先御剑飞去,王杰希和叶修在後,不紧不慢地在喻文州设下的结界里飞行,隔绝开了火枫林那狂野的火气威压,他们来时所到抵御的压力骤然消失,行进得更快了。

  叶修微微皱了皱眉,但神识往喻文州身上一扫,对方的神识却轻轻地与他交融了一瞬间,像是安慰,又像是安抚,就连神魄都舒服得酥了一下,不过很快喻文州就离开了,他虽然看不见,但能感知到对方此刻似乎正转头带笑地望着他。

  喻文州无声的关心他何尝不懂,于是也就没去追究过个至阳之地的威压为何还要特地用掉上品符箓的事了,反正损失也不是他的不是?

  王杰希一手搂着他,喻文州做的事他自然发觉到了,却也没表现出什么反应,他搂着叶修的动作未曾一刻有过松懈。喻文州没看到,他也没有说,但不代表他表现得如面上那般冷静,当他抵达那处山谷的时候,叶修那时候的无措是他从未见过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中仿佛有什么碎开了。

  另一只手揉了揉叶修柔顺的发丝,他们贴得很近,温热的鼻息似有若无地轻触彼此,相贴的身体传来的体温让叶修很是安心,神识的交融王杰希早在找到他的时候就维持了好一段时间,但那时候可和此刻的情况全然不同,相比喻文州的细心和温和,王杰希那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执着,他把他护在怀里,强大的神识时轻时重地敲碎他的不安、轻拢他的神智,执着得让他不得不在挣扎间清醒了过来,那段时间说不上很长,可叶修知道,那不仅仅会消耗灵力,一不小心甚至会伤了神识。
 
  他原本还想说说关于这次的收获,可两人的反应让他不禁将想说的话都压了下去。

  堪比传说的秋陵精就躺尸在他身旁,可王杰希当时可看都不看一眼,就连喻文州,对秋陵精的好奇中更是暗含了杀意。

  叶修静静靠在王杰希身上,感受着喻文州开路时散开的灵气,心神被伤的黯然很快就没了,忽然觉得,心中平静了那么久的湖中好像荡起了涟漪,一阵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好像忘了什么。

  -----------------------------------------

  叶修是魔修,修为在短短三年突破到了魔婴大圆满全归于他之前是一步渡劫的洞虚巅峰修士,神识和神魄更已是渡劫中期的怪物,但除了换了个方式修炼,叶修本身倒是没多大变化,他与正道的关系虽有过尴尬,却无碍于彼此交流。

  叶修此刻被安置在一处供大户人家子弟住宿的院落,他换上了一身纯白的衣袍,脸上的红墨流花妖娆地于他的右脸上烙下,那是叶修修的魔道带来的强者象征,而此刻他撤下了伪装的幻术,倒也坦荡荡地坦露给两人看,除了问了一句有没有害之外,他们都没给叶修多大的反应。

  既然无害无用,那让这么一个印记留在脸上也无妨,在以实力为尊的修真界里,你长得怎么样实在不是什么要紧事,这反而是一种因天赋而得来的赞誉,得人的欣赏,也得人的畏惧。

  在这里住了几天,叶修的视觉虽然在接过来当天就逐渐好转了,可却异常模糊,王杰希给他检查了一番,说是休息几天就会慢慢恢复的。

  叶修对他笑了笑,他知道王杰希一开始就把话说得很满,让他都有点怀疑秋陵精的实力了,但也许是因为他本身修为够高,也许是因为从一开始就顾及了他的感受,王杰希的语气中不曾透露任何的动摇。
  
  从修为被废后隐退到这次呼唤他们,已然过了六七年,更别提他在极品法宝光阴阁里修炼度过的几十个年头,累积下来,也快近百了……

  一开始,叶修很困惑,自己为何会在当时呼唤他们呢?还未康复的双眼和双耳让他陷入一种奇异的黑暗之中,那里无光亦无声,安静得仿佛漂浮於云海之外,但每一次被他人碰触的时候却又会被猛地扯回来,有时候他能从对方的碰触中感受到那人的微怒,又或者是另一人的担忧,温热而亲昵的触感让他想起了他们双修的身份,这却让他更加茫然。

  之前的涟漪又悄悄地安静下来,他恢复了那副无波无澜怡然自得的模样,心中却不可自拔地滋长着什么。

  不、那感觉并非是生出了什么,而是有什么原本就存在的事物正在清醒。

  他究竟忘了什么?


  当渐渐看清四周事物的时候,那入目的身影让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存在,那是比神识感知更加强烈的色彩,带起的是心中猛地加速的动摇,他能看到喻文州长了薄茧的手温柔地握着他,温热透过相贴的肌肤传来,通过视觉的引导,这一切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他面前。王杰希行为间的担忧和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叶修有种被捧在手心的感觉,他试图劝退对方,却被王杰希近乎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叶修靠在床柱边看着忙活的王杰希,见对方走来,他接过药碗喝了下去,喻文州站在一旁,没有错过王杰希那一闪而逝的宠溺神情,像是几乎溺毙其中,这份相处的时光是如此享受,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不过,这不是他们所期待的。

  飘散着淡淡药香味的房间里是一种几近诡异的静谧,可三人的表情上却不见一丝严肃,淡淡的微笑营造的是一个温馨而平静的景象,喻文州在王杰希检查完叶修的情况后坐到了叶修的床边,也许是因为听不见的关系,叶修最近的话愈来愈少了,反而用上了肢体语言,不晓得为什么,他居然连传音都做不到,想来也许和修者本身的“听物”有所关系。见叶修习惯性地接过自己伸过去的手,喻文州忽然牵起他的掌心,在对方的手心写下了什么。

  叶修随即愣了一愣。

  掌心上那手指勾勒时留下的酥痒还未消退,他却觉得那是喻文州施加在他身上的拷问。

  “我为什么要握你的手呢?”
  
  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温度透过相握的手传了过来,他的心中却像是被挖走了一块似的空虚得可怕。喻文州见叶修不自然的走神,不经意地将神识释放出来,并轻轻地将人给拢起,他的动作很轻柔,可忽然被挣脱的神识让他眉头紧皱了一下,随即讶异地看向拒绝他碰触的叶修。

  “你怎么了?”

  听不见喻文州说什么,但叶修从唇语间就能读出这简单的一句关怀,什么都听不见的感觉让他对面前的景物感到愈加惊慌,面上却只是沉默着,唯独流下的汗水表达了他此刻的动摇。

  脸上的红墨流花随着阳光的佛照闪烁了起来,白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那不安的眼神却让他仿佛方才出尘的仙者,妖娆的流花为他衬托出了一丝情意缠绵,但那淡然的表情却让他如脱尘者,明明油盐不进,却又那么恬淡惑人。

  这个,从来都不是他们熟悉的叶修。

  所以,就算打破此刻的安宁,他们也不会后悔。

  喻文州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情绪,他向一旁同样也注意到异状的王杰希一扫,马上一碗透明的液体便出现在喻文州手上,而同时间喻文州也不适地流下了汗水,他凑到叶修的面前,不顾对方惊恐的注视,径自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快!”

  闻声的王杰希迅速地来到叶修的身边,轻易地制住精神尚且不稳的叶修,而后温和地抬起对方白皙的脖颈,并微微将对方的嘴张开,喻文州趁机将手里的透明液体小心翼翼地倒进叶修的嘴里,额头的汗水渗出了不少,直到将最后一滴灌入对方嘴里,喻文州马上便将那碗给甩到了地上,一声极其响亮的破碎声响起,那曾经装着透明液体的碗在破碎後迅速融成一滩水,而被砸中的地面更是被不明热源烫出了一道小小的坑。

  “!!!!”叶修挣开了两人,一瞬间憋红了脸,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他看着喻文州发红起泡的手,一股酸涩莫名地在内心翻涌,体内仿佛起了火般逐渐燥热了起来,丹田内躁动不已,叶修急喘了几口气,依着王杰希的动作开始坐定,感受到体内逐渐适应并充盈起来的灵气,诡异的炽热正与他丹田内的另一半魔气产生剧烈的动荡。

  晕眩席卷了他的意识,可四周仍静得可怕,他紧紧地抓住了喻文州泛血的手,却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一股汹涌却又清涟的木灵气突然从后灌入了体内,叶修恍惚了一阵,然后又一股温柔而绵长的水灵气从他掌心传递到体内,那强势的火灵气瞬间被瓜分了注意力,两股不同的灵气疏通了他全身的经脉,火热被清静而温柔的灵气安抚着,渐渐地将之压了下去,叶修不可抗力地颤抖起来,却无法忽视那两股灵气传遍全身上下时带来的舒爽感。

  那火灵气显然并非是那两股浓郁而强大的灵气的对手,它们一点一点地进入叶修的丹田,温和而细心地修复过方才被破坏的灵壁,并同时将叶修体内那被缭乱的魔灵两道灵气安抚下来,一瞬间那原先势不可挡的火灵气就被吞噬转化了,另外两道灵气也被波及到了一点,但却无碍于它们持续前进。

  叶修急喘着气,勉强靠着王杰希才没立即倒下,但丹田内忽然膨胀的灵气让他不禁倒抽了一口气,相握的手上已然全湿了,他嗅到了些许血腥味,分不清手上那到底是汗水还是血,只是那温热的感觉让他眷恋不已,腰杆被紧紧环抱住,忽然身体一阵颤抖,一口黑血猛地被吐了出来。

  喻文州早有准备,随手一勾一瓶净化过的白瓷便被引了过来,黑血被装在里头翻卷了一番后很快就没了动静,他将之封印并装进了一盒红木盒里。

  而叶修在心魔拔除和毒素洗练的双重刺激后勉强眨了眨眼,眼前的情景是近来前所未有的清晰,他看见了面前喻文州放松的笑颜,还有头上那安慰似的揉弄,意识一霎模糊,他到底是彻底昏了过去。

  “完成了。”王杰希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疲惫,却不掩其中的欣慰。

  “嗯,非常成功。”喻文州讲述着结果,嘴角微勾。

  他甩净了手上的血,为动弹不得的王杰希递去几颗灵丹,这才为叶修整理湿透的衣物。

tbc.
----------------------------------------------

  下个星期我会忙成狗,一想到昨天我啥都还没做倒在房间就睡了十二个小时感觉惊恐/(ㄒoㄒ)/~~可是为了rou我还在作死……

  话说有没有人看过什么设定有趣文笔扎实的穿越or重生的修真耽美文~我找了很多,然后看完了,接著文荒(。
《反派的职责》很不错,不过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还没完结的关系,似乎不如《旁观霸气侧漏》受欢迎??

  总之欢迎留下感想和推荐,感谢!

评论(7)
热度(9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