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周葉】與光戲游 01

CP/周葉

長度/中長篇

衍生/ 《記一次出遊》第一篇番外(全新劇情)

簡介/

    從蘇黎世回來的時候,葉修在飛機上病倒了,也是在那一刻所有人才了解到他究竟付出了多少。中國隊這一次奪得許多媒體的注目,這是因為他們之間的配合令人驚歎,但他們卻沒有發覺這也為這個隊伍帶來了不可預料的改變——包括被「冷落」的周澤楷。事後江波濤為了鼓勵周澤楷與領隊友好交談,建議他和葉修視訊說說話,他從來都沒注意到另一個人的異常,所以當周澤楷慌亂地將門狠狠關上時,一切都早已改變了。

下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2

————————————————————————————

南魚掀漪花,北魚浸其漣。

 

 

那是個有點熱的初夏,剛從機場出來便感受到了家鄉熱情的風朝他們吹來,那與之前所習慣的寒冷環境截然不同,有人甚至因為這差距懸殊的氣候溫差在門口緩了緩才跟上大部隊。

 

聞聲而來的記者和粉絲被隔離在外,卻無法阻止他們熱烈的聲音通過空氣傳遞而來,保安忙碌地遊走在隔離線周邊,阻擋他們魯莽闖入的同時還要試圖安撫他們激動的情緒。

 

「啊啊國際隊萬歲!」「歡迎回來!」「大家都辛苦了~歡迎你們回來!幹得好啊!」

 

「周隊,請問你在第三場所取得的成績——欸等等!」

 

「不好意思,請問國際隊這次超乎所有人預料的凝聚力和合作精神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楚隊之前受採訪時的說辭究竟是什麼意思?外界的猜測是——」

 

「別擠啊!」「拜託讓一下路?」「欸……怎麼沒看到領隊!」

 

「對了?葉修呢?」「沒頭緒,啊等等等!快看,他們的巴士來了臥槽!」

 

魚貫上車後的國際隊隊員們情不自禁在巴士遠離現場後鬆了一口氣,就連護送他們的工作人員也仍處於驚魂不定的狀態之中,戰慄著給大會打電話報平安。

 

「啊——好纏人啊!我頭又痛起來了。」方銳皺著眉揉了揉太陽穴,引來了身旁不讚同的一瞥,王傑希道:「他們也只是在執行他們的工作罷了,別介意,你需要點水嗎?」

 

「好,我的水在那邊,謝謝。」坐直身謝過王傑希遞來的水瓶,他稍微冷靜了下來:「那個我當然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沒事!我有點羨慕那傢伙不在這裡了。」

 

「那不是因為什麼好事。」王傑希搖了搖頭,看向他們不遠處的負責人,並向他招了招手,示意對方上前:「不好意思,剛才來不及詢問,喻文州那邊想知道領隊現在怎麼樣了?」

 

負責人對他們笑了笑:「我等等和大家說這件事,你們現在先休息一下。」

 

王傑希點點頭,謝過對方後坐了回去。

 

「沒有消息嗎?」

 

後面探出了一顆腦袋,攔在頭上的太陽眼鏡反射著窗外的陽光,張佳樂帶著好奇和一絲憂慮看著他們。

 

「待會他們會通知我們,所以先讓我們休息,聽起來他大概是被送走了。」

 

「那就好。但這其中又有一個疑點。」張佳樂看起來瞬間放鬆了下來,因為他的表情透露出了玩笑的意味:「他們在我們的眼皮下把葉修秘密送走了,我們卻要面對那一大群人,為什麼就不能把我們一起帶走?那個陣仗他媽的太可怕了!」

 

「你也這麼覺得吧!我剛剛才說老葉令人羨慕啊!」方銳笑了笑,本來張佳樂也打算搭腔的,卻在接收到王傑希和身旁張新傑的眼神後閉上了嘴,不好意思地補上一句:「但我可不想在飛機上發高燒倒下,所以還是算了吧。」

 

「你們注意一下蘇沐橙那邊。」王傑希輕聲提醒道,難得地對他們皺了皺眉:「你們可以之後再談,但她現在很緊張葉修的情況,所以別說得那麼理所當然。」

 

方銳和張佳樂自覺性地安靜下來,他們望了一眼坐在後頭的兩位女生,她們身邊緊繃的空氣和蘇沐橙蒼白的臉都讓他們瑟縮了一下,自知理虧地坐了回去,也不再談及關於葉修的事。

 

過了不久,負責人總算告訴了他們想知道的消息,只是當大多數人都放心的同時,蘇沐橙卻看起來更不安了。

 

葉修在下機的第一時間就被大會送來的人協同保安一起把人帶去了附近醫院就診,剛剛才抵達,從對方的消息來看葉修沒什麼大礙,言下之意是希望其他人放心休息。

 

「所以還不知道他的病情怎麼樣了嗎?」蘇沐橙擔憂問道。

 

但這事也急不來,楚雲秀和喻文州負責安撫著她,一路上從他們那邊傳來的輕聲細語不曾停下,直到快抵達他們入住的酒店前蘇沐橙和楚雲秀才堪堪小憩了一會。

 

腳步踩在家鄉的土地上這個想法令人感到新鮮地踏實,酒店附近沒有任何一個記者,這讓他們感覺不太適應,周圍的氣氛非常安寧,乾淨的酒店提供給了他們舒服的空間,一直到被帶到自己的房間裡時,那股安心與愉快才真正真實起來。

 

「我們真的回來了……」方銳深吸一口氣,然後綻放出大大的笑容,他把行李放好後轉身出了房間,看見房外的走廊被同樣的隊服推擠著,視線轉悠了一圈,發現喻文州和黃少天朝他這邊走來。

 

「方銳你行李放好了?看起來是放好了,那現在馬上出去吧,欸記得帶上手機和錢包!」黃少天一邊說一邊走過來,說的話同樣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方銳愣了愣,片刻間他們就站到了他的面前:「幹嘛?」他困惑地問。

 

「去醫院。」喻文州笑了笑,側身指向蘇沐橙的房間,方銳順著對方的視線望去,頓時瞭然,原來是工作人員過來更新葉修的消息了,但為什麼他們要去醫院呢?

 

喻文州接著解釋了下去:「楚隊要留下來收拾她們的東西,畢竟晚上還有宴會。我和少天是自願過去的,我想你可以陪陪沐橙吧?」

 

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方銳說了一聲「稍等」後便衝入房間,不一會兒他就拿好東西出來了,與此同時黃少天也過去把蘇沐橙帶了過來。

 

「謝謝。」感激地看向他們,蘇沐橙擔憂的神情舒緩了些,方銳安慰地攬過她的肩膀,給他的興欣隊員一個無聲而可靠的鼓勵。

 

喻文州也對她安撫性地笑了笑,柔聲道:「走吧,前輩說不定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應該是等到睡著吧?醫院聽起來就很無聊,然而除了我們還有誰能和他說上三句話啊?」黃少天嘖嘖兩聲,不禁讓聞聲的人回想起葉修作為領隊時把幫忙的工作人員折磨得夠嗆的畫面,輕輕的笑聲迴蕩在走廊間,讓蘇沐橙也無奈地笑了笑。

 

 

江波濤抵達國際隊暫時入住的酒店時早已是傍晚六點半時的事了,跟著他一同到來的還有一些其他戰隊的人,關於「葉修過勞病倒」的傳言似乎已經在戰隊間傳了開來。

 

這導致他第一眼見到周澤楷的時候忍不住問了句看似關心實則八卦的問題:「小周,聽說葉修不太好,是嗎?」

 

抬眼看了看聚精會神等著下文的副隊長,周澤楷斟酌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江波濤看起來不像是想要一句「嗯。」那麼簡單。

 

「看來是真的。」徑自下了判斷,江波濤道:「他是怎麼病倒的?聽說是在飛機上發起了高燒?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嗯。」周澤楷點點頭,然後轉過頭走向另一個行李箱,一邊搖了搖頭,表示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真的嗎?」

 

江波濤充滿懷疑的語氣讓周澤楷愣了愣,他在思索那是什麼意思,同時困惑地看向對方。

 

「小周,你和我說過你們的計劃,和那個沒有關係嗎?」江波濤現在看起來是真的關心起這件事了,但他也不想表現得太嚴肅,擺了擺手,他笑說:「不然,葉修前輩他是吃壞東西了嗎?以前他在興欣的時候可是活蹦亂跳的呢。」

 

「……嗯。」周澤楷讚同,然後有些心虛地避開了江波濤探索的視線,他輕聲說道:「也許……是那樣。」

 

「嗯?」江波濤的語氣又帶上了那種懷疑的態度。

 

周澤楷想了想,無奈地道:「嗯,是那樣。」他想過了,說出來也無妨,只要江波濤不再逼他坦誠一切,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人,對這件事還是有些心虛的。

 

像是確定了什麼,江波濤點點頭,真的不再繼續和周澤楷談論這件事了,他幫他整理著行李,拿出了待會兒要用的換洗衣物。

 

「叩叩。」剛好在門邊的江波濤順手打開了房門,唐昊和孫翔一同走了進來:「嘿,你們這裡都有兩個人了,還來多一個?」

 

「你們好呀,怎麼了嗎?羨慕?呼嘯戰隊沒人接你?」江波濤笑嘻嘻的把他們迎了進來,重新和一段時間沒見的孫翔見面,他總覺得——不僅僅是他,這兩個比較毛躁的男孩似乎都穩重了不少,忍著笑容,江波濤簡單地擁抱了想要說什麼的唐昊。

 

「歡迎回來,我們都看了你們的表現,相信你的隊友都會為你自豪的。」江波濤真誠地說,然後放開了因為嚇了一跳而僵硬的唐昊,他不太好意思地道了聲謝,然後語氣怪異地說:「大概會吧。」

 

「肯定會吧?」孫翔皺著眉,不解其意地直白道,唐昊也哼哼兩聲,笑了出來:「不過你可比不上你們的隊長。」

 

孫翔翻了個白眼,看起來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卻又忍不住為自己辯駁:「拜託,那時的情況就是那樣啊!第三場比賽也沒你什麼事吧?」

 

聳了聳肩,唐昊無所謂的態度看來是習慣了那件事帶來的影響,江波濤在一旁笑著,他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那一場比賽周澤楷可是開頭就秒殺了對面的奶媽,也是中國隊開始被人注意的一個重要的起跑點。

 

「你們的計劃怎麼樣了?我還是不敢相信和前輩一起半小時就能達到那麼天衣無縫的合作精神,才一個月!」江波濤感歎道。

 

但隨即兩人都露出了困惑不已又不讚同的神情,周澤楷也抬起頭看向江波濤,臉頰微紅,看起來有些尷尬。

 

「隊長大人,你都和你們副隊說了什麼啊?」唐昊調侃了下尷尬不已的周澤楷,呵呵笑了笑,說道:「只有他是半小時,我私下訓練的時間是兩個小時半。」

 

「三個小時。」孫翔的臉瞬間黑了,不過見沒人特別注意他,很快又舒緩了,這讓偷偷注意他的江波濤有些意外,孫翔看來對把這件事告訴別人這點不太甘願,卻並不厭惡——他不再反感那個人了。

 

「那計劃真是蠢爆了,我建議你不要大肆聲張。」說著唐昊的臉就紅了起來,像是既尷尬又羞憤,但給人的感覺倒是沒有像他所說的那麼糟糕,孫翔看起來也差不多。

 

江波濤認得這種反應,周澤楷當時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尷尬和不好意思,這讓他好奇了很久,畢竟媒體也關注了這件事很久,中國隊的合作精神太令人驚訝,這讓他們完成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成功。

 

江波濤饒有興趣地聽著兩人一邊抱怨一邊向他說明計劃的具體內容,那讓他止不住驚歎,同時也證實了之前向周澤楷確認的事。

 

他沒有向他們兩人提起那個猜測,因為和周澤楷一樣,他們同樣自豪於他們的成就,他們願意坦誠他們所做的努力,但此刻所發生的事,他不確定這兩個年輕的男孩能夠誠實面對。

 

也許任何人都不想要發生這種事,因為葉修那令人意外的病倒,是中國隊這一次奪得榮耀所付出的代價。

 

信任計劃——江波濤如此稱呼它。

TBC

-----------------------------------------------------------------

安安,我回來更文了OvO/

我必須先聲明,這篇文會在CWT43出本,所以內容並不會全部釋出,也希望到時候不會有二次上傳,感謝大家的了解。

這篇興許會有點長,而且目測屬於慢熱型,我計劃一周更新兩-三篇左右,想請問一下各位的意見,星期六、日晚上八點更新可以嗎?

還是星期五、六、日/六、日、一?六點或七點?

只是想做個調查,拜託提點想法吧,謝謝QWQ

#tag 记一次出游

评论(8)
热度(42)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