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周葉】與光戲游 02

目錄

【周葉】與光戲游 01

next 【周葉】與光戲游 03

·添加小資訊,這是單箭頭開始的故事。

————————————————————————————

他知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他需要離開,但直到那些數量多到無法計算的人影壓過來的那一刻,他依舊無法離開原地半步。

 

他睜著眼,卻覺得實際上在「看東西」的是其他的什麼,模糊的人影在他身旁以不規律的動作蠕動著,它們看起來相當興奮,它們湊上來,壓著他,肌膚感覺不到碰觸——可是心律卻跟著人影扭曲的蠕動而加劇,像是被感染了它們洶湧的感情,他停不下來。

 

「讓開——」

 

無聲的吶喊,卻讓人群停了下來,漸漸地,它們從他身上撤了下來,它們的動作緩慢,移動的期間不斷磨蹭著葉修的身體,仿佛他內心深處在試圖挽留什麼,但他並不知道,他什麼也想不起來。

 

不,不全對,他記得那些情緒,那些興奮、激動的情緒……可是隨著它們的離去,那些感情也轉而變得稀薄,影子仍然掛在他身上,卻在逐漸消散。

 

身體猛地一顫,他試著搖頭——

 

然後那群人影猛地再次纏了上來,色澤相比之前更深、更顯眼了,它像是要將他吞吃入腹似的張大了嘴——他又顫了顫,身體感覺有些冷,又有些熱,又好像什麼感覺也沒有——然後熾烈的白芒閃過,他又沉浸在了那令人醉生夢死的感情漩渦之中。

 

仿佛睡夢中也能勾起微笑,他喜歡這種感覺,漸漸地,一切回歸了最空白的平靜,卻給了他最美好的滿足,興奮而激動的感情被壓在平靜之下,他不再被它們纏繞,卻甩不走它們,他有種預感,它們不久後會再次襲來。

 

伸出修長而蒼白的手,他只能「看見」一片白光,然後冷不丁冒出的懸空感讓他驚恐地睜開了眼,急促的呼吸讓他有一瞬間的眩暈。

 

他掙扎著坐起身,睡在一排塑料椅上的感覺並不好受,身上的衣服密不透風地包著他,卻無法舒緩體內的寒冷,只讓他出了一身汗。

 

他迷茫而疲倦地眨著眼,坐起來後一動不動地在醫院的椅子上發呆,他知道之前那種懸空感是來自於他不小心滑出椅子的手臂,那瞬間的驚慌心跳還未平緩下來,他就感覺到頭又沉了沉。

 

「噠噠噠。」過於突兀的腳步聲在醫院的走廊裡響起,葉修微微抬頭望去,虛弱的眼臉不自覺扯出了微笑。

 

蘇沐橙擔心的臉出現在葉修的面前,開朗的臉上皺起了陰鬱和不安,他想要笑著安慰她,卻發現自己已經使不上力氣,那笑容無意識淡漠了下來,他看見了蘇沐橙眼底瞬間湧起的心疼,艱難地深吸口氣,他生氣著內心無力的發痛。

 

「沒事……」他沙啞地開口說話,然後不太舒服地吞了口口水:「睡個幾天就好了,幫我拿藥,可以嗎?」

 

蘇沐橙似乎很高興葉修還能清醒地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即使葉修現在的感覺還是糟糕透頂,但他知道比起當時在飛機上幾乎昏厥過去的難受,現在這樣的確是個小小的好轉。

 

他阻止了蘇沐橙想要靠過來的動作,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然後緊緊握著對方的手重複了一遍「我沒事。」

 

「嘿,好像你就快死了似的。」蘇沐橙一走,方銳幾人馬上不知從哪冒了出來。

 

「謝謝。」接過喻文州遞過來的溫水,葉修動作細微地對方銳聳了聳肩,然後一點一點地把溫水緩緩喝下去。

 

黃少天難得地沉默著,葉修猜想大概是喻文州還是醫院裡的誰警告了他吧,他敏感地感覺到身旁有誰坐了下來,然後在他茫然的期間給他抹了把臉,順便把脖頸也擦了擦。

 

大概是喻文州。他如是猜測,卻沒想過要轉頭去看究竟是誰,方銳似乎又說了什麼玩笑話,他試著勾起笑,即使他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葉修,休息一下吧。」溫柔的聲音安撫著他難受的神經,汗水被擦乾後似乎感到身體涼快了些許,他的眼皮蓋了起來,然後緩緩靠向身旁的什麼東西——喻文州一動不動的肩膀。

 

在場沒有人再說話,看來誰也沒準備好如果葉修不打算和他們說話該怎麼辦的打算,方銳也坐上喻文州身邊的椅子,然後和黃少天一樣,開始給國際隊裡的隊友們報告目前的情況。

 

除了喻文州和黃少天,沒有人毛遂自薦地衝過來說「我也一起去。」這種話,但不斷震動的手機表明了他們的態度。

 

「嗯?睡著了?」

 

蘇沐橙回來的時候自覺放輕了聲音,一臉捨不得的表情看著面色泛紅但似乎睡得頗沉的葉修,他們得馬上叫醒他,醫院的長椅並不是適合病患睡覺休息的地方。

 

「好了,葉修醒醒,上車再睡。」喻文州輕聲叫著葉修,就在人悠悠轉醒的時候黃少天靠了過來,伸手幫喻文州拉起了葉修,彆扭地試著學藍雨隊長哄著他:「老葉醒來了,等會上車給你靠著睡還不成?哎你走路啊!別!別倒下去!」

 

「別大呼小叫的,大不了換我扶著。」方銳在他們前面轉頭說道,手上拿著從蘇沐橙那邊接過來的藥袋:「換你拿這個就好,它可以讓你少說點話,或讓你抱怨這藥苦得你抓不住?」

 

黃少天雙眼瞪著方銳,不過的確閉嘴了,他幽怨地瞪向喻文州,但顯然喻文州正忙著關注葉修的狀態,只是擺了擺手讓他自己去應付這情況。

 

葉修朦朦朧朧的意識大概還是明白他們正在幹什麼,憑著黃少天不敢將自己甩下去這點,他難得放縱著疲憊,任性地讓黃少天一個人撐起他不斷癱軟的身體,然後在黃少天即將被其他兩人瞪眼的咆哮下滿足地笑笑鑽進了車裡。

 

 

「先生,要加酒嗎?」服務生彎下腰,眨了眨水波粼粼的雙眼看著身穿西服的男人,清秀的臉上微微泛著紅,親切而期待地笑看著他。

 

「啊,不用了,我也不用,謝謝妳。」

 

一隻手伸了過來,這讓那名女服務生愣了愣,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離開之前還戀戀不捨地看了一眼被擋在手臂之後的男人一眼,縱然一句話也沒說上,她仍是紅了臉腼腆地對他笑了笑。

 

「小周,你確定不過去他們那邊坐嗎?」江波濤勉強勾起微笑,拿過周澤楷面前碰也沒碰過的酒杯,毫不猶豫地啜飲入腹,他覺得有些時候就是需要適當地放鬆。

 

周澤楷皺著眉看著江波濤張了張口,但見江波濤馬上便放下了酒杯,便也隨後閉上了嘴巴,恢復了他惜字如金的狀態,他對江波濤點了點頭,然後抬頭用感激的目光看著對方。

 

「那什麼眼神啊?別謝我,小周你不要的話,直接趕走她們,好嗎?」江波濤無奈地暗歎口氣,語重心長地道:「和她們說“不用,謝謝。”然後舉起你這杯沒喝過的酒,讓她們別再用那麼蹩腳的理由靠近你。好吧,雖然現在是被我喝了……」

 

周澤楷又把酒杯推給了江波濤,一臉無辜地微笑,這讓江波濤撅起嘴不滿起來,他看了看另一邊聚集著其他戰隊成員的桌子,再次指著那邊問道:「小周,去不去?」

 

周澤楷為難地看了那邊一眼,猶豫了半分鐘吞吞吐吐說了一句:「……不用,謝謝。」

 

「……小周啊。」江波濤的肩膀耷拉了下來,他無奈地望了一眼另一邊,然後歎了口氣坐了下來,順手也把那杯酒拿了過去,又喝了一口道:「算了,省的你又被其他人當笑話看,我陪你坐這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聞言周澤楷總算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起來對於江波濤的陪伴打從心底感到感激,這讓對方的心理總算平衡些許,而後周澤楷歪了歪頭,視線不經意飄向某個角落。

 

江波濤也望了過去:「蘇沐橙前輩?說起來,喻文州基本上也沒和我們在一起多久就去找她了,黃少天也是,現在也不知道在哪溜達。」然後他又轉過頭來,他看著周澤楷又發起呆來的表情,想到了什麼似的湊近了些:「小周,你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我只是問問,你和葉修前輩相處得還好吧?」

 

聞言周澤楷隨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側過頭來,眼裡帶上點疑惑。

 

江波濤沉吟了一會兒,倒不是不相信周澤楷,可他至少對這個答案感到了不解和為難,他晃了晃酒杯,周澤楷的視線就跟著他的動作移動:「但我聽說的不是這樣——」

 

他噤了聲,發現周澤楷正睜大眼看著他,一陣愧疚讓他緊張起來,趕緊給周澤楷解釋道:「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呃、我也不知道了,簡單來說,我聽說你和前輩訓練的時間是最短的,是嗎?」

 

仿佛釋然一般,周澤楷方才緊繃起來的身體有放鬆的跡象,他點了點頭,露出了之前在房間談及此事時所沒有的表情,他又歪了歪頭望了一眼蘇沐橙的方向,但那裡已經沒有人了。

 

「前輩鼓勵我……和他們交流。」周澤楷指了指之前江波濤所待著的地方:「他們都很配合。」

 

「嗯,挺好啊,然後呢?」江波濤又喝了一口,這一次酒杯直接被周澤楷給拿走,遠遠地擺在他摸不到的地方,他苦笑了聲:「好,那個跟你和前輩有什麼關係呢?」

 

周澤楷搖了搖頭,語氣聽起來有些失落:「前輩說那是我需要的。」

 

「唔?」江波濤聽得有些暈乎乎的,他向一直在不遠處徘徊的服務生要了杯水,然後盡快打發了對方,周澤楷在他旁邊擔憂地看著他。

 

忽然江波濤笑了:「也就是說你之所以和其他人不同,是因為前輩覺得你需要直接和其他人相處才比較適合你們的戰術……這樣?」

 

周澤楷點點頭,好看的臉顯得如斯落寞,他倒不是特別在意或失落於他和其他人相比,他與葉修相處的時間特別少,而是基於他本身的問題,成為了團隊裡那特別的一個。

 

「前輩也沒說錯,而且你剛才說其他人也很配合,對吧?那應該沒什麼問題啊。」江波濤笑嘻嘻的,自豪地道:「看看你在國際賽得到的MVP次數,那是有用的不就好了,幹啥一個人悶悶不樂,搞毛呢?」

 

周澤楷用放在桌上的手肘支撐著他的腦袋,他有些發愣地看著他的副隊長,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嗯……感覺不太好。」周澤楷試探著說。

 

「小周你就是在這方面不太自信,明明在榮耀你可是殺人不眨眼的!」無視了周澤楷皺了皺眉的動作,江波濤有些興奮地睜大眼看向人群逐漸散去的一邊:「而且你知道嗎?黃少天那個話嘮剛剛居然是因為拒絕談話而離開的!他對其他人對葉修開玩笑可氣了,說了什麼我不太記得了,說了好多……啊不過沒關係,小周你沒事的,你和他們真不一樣。」

 

周澤楷聽不出來這是什麼意思,安慰?稱讚?八卦?

 

他把江波濤的水默默拿過來遞給他,對方猛地就灌了下去,這讓他皺起了眉頭。

 

「你醉了。」周澤楷站起身來,準備再拿點水給江波濤,誰知道江波濤也猛地站了起來,很有精神地跟在周澤楷身邊:「好像喝得有點多,但我覺得我挺清醒的,我剛剛還沒說完呢,我現在好像明白小周你為什麼不過去了。」

 

給了江波濤一個愛理不理的眼神,周澤楷從服務生那邊拿過的水馬上就被江波濤搶了過去,看也沒看就喝完了:「我們回去吧。」說完江波濤就帶著周澤楷離開了,遠離了在那附近徘徊的服務生們。

 

「孫翔說反正有喻隊和蘇妹子在照顧,葉修那傢伙不會有事的,然後唐昊也說是因為氣候啊天氣的影響,唔,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張佳樂接著就說明天會去看看前輩,但有幾個人說他們明天就走了,結果這個時候黃少天就炸了。」

 

聞言,周澤楷微垂的雙肩又下垂了些許,似乎暗暗歎了口氣。

 

「他們還是很關心前輩的,我知道。」江波濤淡淡說道,模樣看起來似乎冷靜了點:「但不是黃少天個人所認同的方式。」

 

「前輩不會有事。」周澤楷點點頭,意有所指地說。

 

「不太正確。」江波濤補充道:「是不可能有事。所以他才會那麼生氣。」

 

走沒多久,他們便抵達了住房區域的交叉路口,正準備往右轉的周澤楷忽然被叫住。

 

「啊,小周,我們去看看前輩吧?」江波濤轉了個彎,身旁的周澤楷愣了愣,也跟了上去,前方是另一個區域的房間走廊,他有點困惑,江波濤是怎麼知道前輩的房間的呢?

 

紅黑色的地毯鋪在走廊上,掩蓋了大多數腳步聲發出來的聲量,他們緩步走著,尋找那一個正確的房間號碼。

 

「張佳樂說是在他房間的隔壁,」江波濤聳聳肩,停下腳步環顧了附近一圈:「不是這裡,我們繼續走吧。」

 

周澤楷點點頭沉默跟上,他看了一眼江波濤,覺得讓他清醒過來的理由似乎和方才他們討論的事情有關,他不太在意為何突然要去看葉修,畢竟他也有此意。

 

他想起更早之前在他房間裡的對話,心下一陣羞愧,他不知道江波濤是否有意識到,他也做了和他們相似的事,唯一的不同只在於,他知道他正在做什麼,所以沒去做。

 

是信任計劃的壓力與疲憊壓垮了葉修,他們也許並非是直接導致他病倒的原因,但的確是間接讓他變成現在這樣的因素之一。

 

他知道,所以他不敢再繼續聽他們談及這件事。

 

不知不覺就到了前輩的門前,當周澤楷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見喻文州和黃少天開門出現了。

 

「這是他的備用房卡,你們拿著吧,離開的時候一起帶上,之後才交給我。」喻文州把葉修的房卡交給江波濤,然後微微拉開了房門,露出了裡頭微微透著橙黃燈光的暗沉房間:「我們要先回去了。」

 

「兩位前輩辛苦了,晚點再過去打擾。」江波濤笑了笑,在黃少天疲倦地打著哈欠時悄悄鞠了一下躬,得到了喻文州點點頭的微笑。

 

周澤楷也向他們點了點頭示意,然後緊張地跟著江波濤進了去。

 

房間裡的溫度偏冷,但感覺很舒服,開著燈光的地方是化妝台,他們這角度正好能看見葉修躺在床上的輪廓,他似乎才剛喝過藥,旁邊的小桌子上還有沒喝完的水杯。

 

「嗯?是你們?」葉修從被窩裡鑽出一顆頭來,雙眼半睜著望向他們,慵懶帶著些沙啞的聲音模糊道:「抱歉,嗯,我不太……」

 

「沒事沒事!我們只是來看看,很快就走了。」江波濤往葉修旁的床邊坐下,這才發現床上還有些東西:「咦?」

 

「方銳睡的。」葉修笑了笑,然後沉默了一會兒,猶豫道:「小江……那邊有個水壺,少天剛忘了,可以幫我倒點熱水進去嗎?謝謝。」

 

「這個嗎?」見葉修輕微地嗯了一聲,江波濤馬上就跳了起來:「沒問題,稍微等一下。」說完江波濤就朝廁所那邊過去,那對面正好有熱水壺可燒水。

 

「前輩。」周澤楷湊近看了看葉修,露出了微笑,似乎對葉修的情況感到高興。

 

「好了點。」葉修苦笑道:「飛機上那會兒真是見笑了。」

 

「不會。」周澤楷歪了歪頭,努力思索著詞句:「多喝水。」

 

「嗯……?啊,會啊,我會的。」葉修抿著笑,盯著在暖和的燈光下修長的人影,周澤楷也看著他,似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

 

「還沒和你道謝,謝謝你。」葉修忽然道:「嗯……特別是飛機上那一次,真的,那真丟人。」說完葉修又往被窩裡鑽了鑽,只露出了半顆頭。

 

然而迷茫的周澤楷只能想起飛機上幫意識模糊的葉修遞水和笨手笨腳蓋上棉被的記憶,還有其他的什麼嗎?他看著葉修胡亂地點了點頭,也是一時想不起了:「不客氣。」情急之下就說了客氣的話,他想他現在大概沒機會問了。

 

葉修笑了,因為被被窩擋著,所以周澤楷沒真的看見,但那雙眼裡透著的笑意他卻看得見,他也對他笑了笑。

 

他其實想說對不起,對不起他們讓他累壞了,可是他不想影響葉修的心情,他還記得那一天,那一刻,每一個瞬間他們一起分享的成就和快樂,他想,那些都是值得的,此刻最不需要的,就是會被認為那些都不值得的一句對不起。

 

「前輩,謝謝。」周澤楷深思熟慮,覺得這是最適合又最自然的道歉,用道謝去代替一直想說的道歉。

 

只是這一次他看不懂葉修的表情了,他不明所以地對他笑了回去,但感覺又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但不論如何,葉修開心就好。

 

他很快就把那又把臉埋進被窩裡的動作拋之腦後,那雙眼睛他看不懂,也沒有放在心上。

TBC

------------------------------------------------------------------------

第二個更新來啦!這篇比較長XD

不過我還是要問問什麼時間更新比較適合:3 也歡迎留言感想~

下一次更新就會解釋更多東西,然後我想齒輪也差不多開始轉動了。

#tag 记一次出游

评论(2)
热度(40)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