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周葉】與光戲游 03

目錄

第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1

上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2

下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4


——————————————————————————————


才剛被關上的門沒過一會兒又被打開,走廊外的燈光射了進來,顯得昏暗的房間仿佛沉眠的洞窟,稍微一點的光線就足以驚動裡頭的一切。

 

兩個不同的腳步聲讓他困惑地皺了皺眉,剛服下藥水的身體需要休息,但他還是探出頭去看理應出去的兩人怎麼又折返了。

 

但映入他視線內的人影卻是其他的隊員,他愣了一會兒,很快又反應過來:「嗯?是你們?」他看到了江波濤和周澤楷,虛弱地對他們打招呼道:「抱歉,嗯,我不太……」

 

江波濤柔聲地安撫了他,他眨眨眼,示意他們可以再靠過來一點,雖然生理上覺得困倦,但由於訪客的到來,他的睡意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正好黃少天離開之前因為太累了所以忘了給他準備晚上起來可能會需要的熱水,他於是就讓江波濤幫了他這個忙,只是沒想到江波濤那麼乾脆就把周澤楷留下了。

 

和周澤楷面對面對視大概是之前那一個月最頻繁發生在他倆之間的事了,不過事情總會有變化,漸漸地無言的對視變成他戲弄周澤楷的機會,他不會錯過從周澤楷的眼神變化裡看見的轉變。

 

也許他不善言語,但他也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他當然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情。

 

有時候沉默寡言的周澤楷總會表現出一些意想不到的行為,其實也不是多麼令人驚訝的事,只是平時沒想過他原來也和其他人一樣有著各種各樣豐富的習慣。

 

誰知道呢,誰永遠也不可能完全了解誰。

 

他想起了飛機上發生的事,苦笑著:「飛機上那會兒真是見笑了。」

 

不過他自己基本上也幾乎不記得那時發生了什麼,只是病情突然變得嚴重的那會兒他依舊覺得很難堪。

 

周澤楷看來對此沒多想什麼:「不會。」他這麼說道。

 

葉修暗自笑了笑,但很快又愣在周澤楷下一句話上。

 

「多喝水。」他說道,雙眼直直望進葉修的眼裡,長長的睫毛下是墨黑而認真的眼神,普通的三個字卻讓葉修一瞬間無言以對,房間裡很安靜,氣氛也很安寧,這給了葉修絕好的機會去觀察周澤楷每一個細微的表情和動作。

 

稍微前傾的身體和仿佛擔心對方不明白自己心意的雙眼,那是打從心底發出的真切關心,那句話不僅僅只是表面上那三個字的意思,他所有的一切都在和葉修說:好好照顧自己。

 

葉修為此做出了有些笨拙的反應,他感謝對方沒看出來,不然那可比沉默更加尷尬了,但他抿著的笑是打從心底的高興,暖光下的這個時刻,他終於有一刻不會為自己此時此刻躺在這裡而沮喪。

 

會的。他在心底又一次做出回應。

 

他不自覺陷入沉思,隨之想起了飛機上發生的一些片段,那時候的他因為頭疼想到廁所去一趟,卻在半途腳步不穩而險些摔倒,周澤楷便是那時候被嚇到的人之一。

 

隱約記得他也有份抬著他到比較空曠的地方休息,然後是一些慣例的問題轟炸以及一大堆笨手笨腳的關照,他當時一個也答不上來,也就索性閉上了眼睛和嘴巴。

 

不過讓他最印象深刻的,還是他們以為他已經昏睡過去時的爭吵,他無意識地又把自己埋進被窩裡,回想起那一句令他當時心情起伏不定的一句話。

 

那場爭吵之中,周澤楷從來都不是話題中的其中一員,他們也無意讓他表達意見,因為周澤楷在蘇黎世的時候並沒有給他太多的壓力,但他還是說了些什麼。

 

爭吵的聲音讓葉修覺得很難過,也很頭疼,身體的不適和心裡的沉重幾乎讓當時脆弱的他幾欲潰堤,但有時候就是有那麼一道聲音讓你覺得其實一切並沒有那麼糟糕。

 

當時周澤楷並沒有說些什麼令人在意的話,甚至他本人可能也不記得了,所有人都選擇性忽略了那句話,但那令他感到欣慰,所以他記得。

 

「呃,有人給前輩倒水了嗎?」

 

葉修想,這句話大概也是他猶豫了好久好久才說的吧,但就是這句話引起了他的注意,讓他從那場爭吵中分心,反而在意起自己是否口渴這個問題,漸漸地,他的意識開始模糊,接著後面的記憶他就不太記得了。

 

那句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它出現在適當的時機,帶給了葉修適當的安慰。

 

當人因病而虛弱的時候,其實能想的東西真的不多,葉修深深地記著那句話,而這個時候他想起了它,便順勢向周澤楷道了謝,同時不意外地見到對方困惑的表情,他笑著,沒意識到自己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但周澤楷後來的道謝真是令他感到意外,他怎麼看不出來那其中深藏的愧疚呢?他們才剛回來沒多久,此刻應該是沉浸在國際賽優越表現的快樂中才對,就像其他人一樣。

 

周澤楷更是其中之最,但他選擇向他道謝,就像他們生疏的感情一樣,彼此之間相互計較的事太多,所以這一刻自然而然地發生了。

 

葉修有一瞬間在想,如果在蘇黎世的時候沒有實行信任計劃,其他人是否也會有像周澤楷一樣的反應呢?他對於內心深處的渴望選擇了忽視,對於他來說,榮耀更重要。

 

但就像他很高興周澤楷和江波濤兩人的探訪一樣,其實不論是誰,都希望被人關心、被人注意,所以他由衷地笑了。

 

就像對面周澤楷看不懂葉修眼裡的感情一樣,他自己也沒注意到這一刻他豐富的情感究竟包含了什麼。

 

第二天一早,當他被方銳叫醒的時候,心情愉悅地發現高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但他還在發著燒,身體也很虛弱,只有心情意外地高昂。

 

喻文州和黃少天過來時都很欣慰,縱然他們不曉得這是為什麼,但他們也從未搞懂葉修的全部,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你不能一直睡,這碗粥一定一定要吃完!」蘇沐橙道。

 

她坐在葉修的床邊,監視著對方吃著他的午餐還是晚餐。

 

「可是我真的沒什麼胃口……」葉修臉色不太好看,他又攪了攪沒吃過幾口的淡粥,越發地不想吃。

 

「之前文州買的那個麵包。」葉修道,蘇沐橙馬上便找了出來:「切個四分之一給我吧。」

 

「喂!」蘇沐橙無力道,但還是放棄繼續勸說對方了:「算了,我給你裝點東西進去,那碗粥你再吃點吧,回來後我再收。」

 

「謝謝妳。」葉修笑了笑,問道:「其他人都回去了嗎?」

 

「有些還沒有,不過大部分都搭今早的飛機回去了。」似乎發覺這個問題讓她覺得有些寂寞,她轉移了話題:「有件事還沒和你說,之前你不是和一個美國隊的隊員聊過嗎?就是小周幫你調整視訊設定的那次,昨天晚上他給我留了個訊息,說是等你康復之後想要再和你聊聊,」她頓了頓,道:「還有祝你早日康復。」

 

「好,幫我和他說謝謝,對了,他叫Dante,Dante Nelson(但丁·尼爾森)。」葉修笑道:「很有趣的人。」

 

蘇沐橙欣慰地笑了,表情機靈地看著葉修:「我知道了,上次你說眼睛藍得不可思議的人吧?實際上我不太記得他們的樣子,不過這傢伙我記得。」

 

「哼嗯。」葉修含糊帶過了蘇沐橙詢問的眼神。

 

「我就知道。」她眨了眨眼:「你遲早會露出蛛絲馬跡的!」說完就開門離開了,似乎不准備給葉修反駁的機會。

 

葉修一臉複雜:「……臥槽,她在亂想什麼啊!」然後蓋上棉被拒絕和被放置在一旁的粥繼續交流。

 

 

不過之後的一切並沒有那麼順利,比方說葉修又忘了那個外國視訊軟件該怎麼用的問題。

 

那個時候他才剛回到興欣不久,包子不知道被魏琛和方銳灌輸了什麼,硬是把葉修扯回房間裡關著,其中大概也有一些誤會,不過當方銳嘗試說些什麼的時候,包子說什麼也不讓葉修出來了。

 

這種情況下誰也拿包子沒轍,於是葉修便無奈地待在了房間裡,他還未完全康復,但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也能正常進食了,大概再過幾天就能完全好起來了。

 

嗯,這一次也讓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免疫力狀況似乎不太樂觀。

 

葉修坐在電腦的面前又一次對面前的軟件感到毫無頭緒,當他想要嘗試聯繫但丁的時候,對方告訴他開視訊,結果一開才發現不久前這軟件更新了,原本就陌生的設定界面變得更陌生了。

 

他果斷在QQ給周澤楷發了一條消息:小周,之前那個視訊軟件更新了!

 

嗶嗶嗶。

 

一槍穿雲:?要教嗎?

 

葉修迅速回道:需要,速度的!

 

幸好之前周澤楷幫過他一把,正好當時只有他一人還留在訓練室,就這樣被葉修抓來用了。不過這樣也省了很多麻煩,周澤楷已經很清楚怎麼讓葉修搞懂這個軟件的操作方法,這樣就不用浪費太多時間了。

 

周澤楷的雙手在鍵盤上輕快地打著字,在和葉修加了好友之後,一切就變得簡單多了,他一邊截圖一邊做著簡單的說明,只注重在視訊功能及操作上的教學不用十分鐘就好了。

 

「小周午安啊,你們現在是午休嗎?」

 

周澤楷點了點頭:「前輩?」他看著視訊那邊蒼白的臉,估計著葉修的病不曉得康復得怎麼樣了。

 

「被包子關起來了。」笑看著周澤楷變得奇怪的表情,他忍不住道:「方銳大大他們聯手把我隔離起來了,我現在正在想辦法和但丁求助呢!」

 

周澤楷聞言勾起了淺淺的微笑,葉修也回以微笑,然後開始尋找起但丁給他的用戶名。

 

「但丁?」周澤楷輕聲問道。

 

「嗯,我加進來吧?小周你肯定還認得他,他那時玩的是一個劍客。」叮咚一聲,但丁的臉馬上就在屏幕上出現了:「Hey! Dante, meet Zhou, he is one of my player.」

※後面的英文對話都是中文(盡可能英譯過來XD)

「噢,我記得周,」但丁蔚藍的眼眸帶著笑,見周澤楷緊張地向他點頭示意,他做了個放鬆的手勢,輕聲道:「嘿,我的小王子向我說起過你,別擔心,做你自己就好,我不介意。」

 

周澤楷皺著眉困惑地看向葉修,只見對方大笑起來,臉上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的尷尬,他向但丁抱怨道:「夠了,我們這裡不那樣說話,擺正你的態度。」

 

「你說了算,小王子。」他笑著,然後輕聲道:「嘿,」他安靜地看著葉修,深邃的藍眸眨了眨,輕柔地問:「你覺得怎麼樣了?聽說你病了。」

 

葉修聳聳肩,往後靠在椅背上:「如你所見,我沒事。」

 

接著葉修示意但丁安靜一下,向一旁好奇觀望他倆的周澤楷抱歉道:「不好意思小周,你等會應該還要繼續訓練吧?幫了我大忙,下次我再好好道謝吧!」

 

周澤楷點點頭:「不客氣。」然後和但丁道別後就登出了,看著屏幕上的用戶名和密碼,他有一瞬間的愣神。

 

事實上在但丁出現的那一刻他就開始感到不知所措,他本以為的戰術交流似乎變了味,他們沒有提及榮耀,也沒有提及比賽或者是自己的隊友,但丁那適時表現出親密與關心的態度讓他看到了一點平時沒見過的葉修。

 

說不定因為顧及自己,他還壓抑了不少想說的話?

 

慌張之餘他同時也感到一絲幸運,他肯定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不像蘇黎世那會兒,關於葉修,不論什麼事他幾乎都是最後一個知曉。

 

這種感覺縱然是在回來後才發生,但他還是為此笑了笑。

 

前輩這一趟交到的朋友顯然很關心他,這件事不知為何讓他感到高興。

 

咦,前輩向尼爾森提起過……他?


TBC

-------------------------------------------------------------------------

嗚嗚,其實我想盡力日更的(努力中)


關於英語的部分我有點擔心會有人不明白所以這裡附註一下:

「Hey! Dante, meet Zhou, he is one of my player.」

「嗨!但丁,見見小周,他是我其中一個隊員。」


然後有一句中文「你說了算,小王子。」

英語是「Whatever you said, litter prince. 」



#tag 记一次出游

评论(4)
热度(32)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