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周葉】與光戲游 04

目錄

第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1

上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3

下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5


斷更都是assignment的錯(痛哭

---------------------------------------------------


不幸的是,多夢的代價就是噩夢也隨之增多。

——彼得·烏斯蒂諾夫爵士

 

 

「——哇!」

 

他的身體猛地一僵,然後轉過身來看向作弄他的人,那人正一臉無趣地耷拉雙肩,自顧自喃喃抱怨著什麼從一旁拉了張轉椅坐到了他的身旁。

 

「你剛剛在幹嘛?」江波濤看著他,眨了眨眼,並抬頭看了一眼房內的時鐘:「五分鐘前你就應該到訓練室裡了,可我沒看到人,所以來找你。」

 

「抱歉。」周澤楷抿著唇,有些慌張地站起身,在轉椅因推力而緩緩移開的當兒他身體前傾,忙著關閉他剛剛使用的電腦,江波濤伸出的手引起他的注意:「誒誒別誤會,我不是在責備你什麼的,反正還有十分鐘,所以你剛剛在幹嘛?」

 

他看著江波濤故意帶笑的雙眼,有些緊張的動作緩緩冷靜下來。

 

他聳聳肩,表情有些猶豫,江波濤讓他覺得這件事充滿了一些誤會,但它並沒有,所以他緩緩解釋道:「……之前,我幫了前輩設定視訊。」

 

「視訊?」江波濤挑了挑眉,然後無聲地「噢」了一聲,表示出理解:「一些國外的交際軟件是嗎?那我明白了。可是我剛剛有看到一個外國人……?」

 

談及此,周澤楷總算理解是什麼因素觸發了江波濤的好奇心。

 

「呃……是前輩的,朋友?」周澤楷不確定地說道,然後介紹說:「他是但丁·尼爾森。」

 

「誒,是他!」江波濤似乎有些驚喜,他站起身,把原先那把椅子放進原本的桌下,然後拍了拍周澤楷的手臂:「我知道那是誰,黃少天也提起過他,原來他和前輩是朋友?」

 

「嗯……大概?」周澤楷不敢妄下定論,但如果不是朋友,他們又是什麼呢?但只說是朋友,對他來說是一種安全的說法。

 

「那他以後會不會開始常常用那個視訊軟件呢?」江波濤望著周澤楷,慢慢地問道。

 

「會吧?尼爾森會用。」周澤楷奇怪道。

 

「不不,我不是在說他。」江波濤皺了皺眉,伸出了手,指向周澤楷道:「我是說葉修,你可以用這個機會多和他交流。」

 

周澤楷再一次僵住了身體,他錯愕地看向江波濤,像是他剛剛提議他在比賽中向葉修學習如何狡猾地擊敗對手,而且說得他正在進行相似的行為一樣。

 

「我沒有……」周澤楷看著江波濤,不想強硬地否認這個誘人的建議,它很有建設性,但他本身並沒有任何準備。

 

江波濤看出了周澤楷的動搖,同時也理解對方的難處,他放輕了語氣,話家常一樣地說道:「沒事的,你可以試試看,反正他也沒理由拒絕你啊?你們都一起相處一個多月了,這要求並沒什麼吧?」

 

江波濤的誘導似乎起了作用,周澤楷沉默了下來,似乎已經接受了江波濤的說法,只是他仍需要一點時間去考慮,但他並不是那種會逃避問題的個性,所以他的決定也很快到來。

 

「我會試。」他一臉猶豫地道,江波濤忍不住笑了出來,為他感到欣慰:「好好,之後再和我說你們談了什麼吧!」

 

「呃……」周澤楷看著江波濤堅定的眼神,忽然又有些不安,意識到那是一句陳述句,周澤楷暗自無奈,於是勉強點了點頭,陷入了沉默。

 

「對了,」江波濤拉開了訓練室的門,空調的冷氣緩緩滲透他們的四肢,於是他縮了縮手腳:「今天國家隊要上交你們在蘇黎世比賽時的報告,可以問問是不是關於信任計劃的呢?」

 

周澤楷點點頭,默認了江波濤的說法,見對方似乎需要一點時間思考,江波濤也就笑了笑,坐到他一貫的位置上去。

 

 

一個月前。

 

在會議桌上,國家隊中的十三個人正對這個隊伍之後的規劃展開了討論。

 

「好了,關於配合和默契的問題我想不需要我加以說明,」喻文州拿起這幾天內部測試得出的結果,語氣稱不上很好,他將文件放在桌上,道:「結果並不理想,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們做得還不錯,但根據媒體昨天透露的消息來看,仍然遠遠不足。」

 

「可我們原本就是不同戰隊的吧?有點摩擦很正常啊,大概需要多一點時間——」唐昊試圖辯護道,這時坐在喻文州身旁的張新傑站起身,幫喻文州把他們之前預定的時間表從大屏幕調出來。

 

「那會消耗多少時間?有效率的具體訓練內容我們有嗎?下星期我們就要起身往蘇黎世飛去了,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比賽,那時候就沒有剩下的時間讓我們慢慢地互相磨合了。」喻文州說及此,歎了口氣,再一次把剛才的報告拿了起來:「很抱歉我說得有些重了,但我們不能再等了,時間並不夠。」

 

「並且我們必須嚴守之前定下的作息時間。」張新傑出聲說道,意有所指地說:「即使是那些覺得自己活力十足的人也不能例外,希望每個人在這段時間能夠嚴己律人。」

 

「那個,」楚雲秀皺了皺眉,不解地看向隊長喻文州的方向,她舉起了手,問道:「看來你們已經有打算了,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們?」

 

「呃,我希望先讓你們理解我們目前的現況,然後做好心理準備。」喻文州說完坐了下來,然後黃少天歡騰地站起來衝去開門。

 

「好了?」葉修的頭探了進來,然後望了一圈裡頭的人,下一秒他就站在了長桌的中央,被黃少天扯進來的。

 

「好了好了,大家聽老葉說話!」黃少天大概是從喻文州那邊知道了什麼,說這話的時候還扯著葉修的手臂鬧騰著,結果被葉修一手拍掉:「我有嘴巴能自己講,你別再套近乎了,我不認識你。」

 

「靠!算了算了,你快說,我等著。」黃少天憤憤不平地坐回他的位置上,誰知這時葉修往桌子另一邊的喻文州處退了幾步,輕聲說道:「我真不認識你,你等會別打我。」

 

「……什麼鬼?」黃少天忍下了吐槽的衝動,開始疑惑起來。

 

葉修對他笑了笑,接著從喻文州手上接過了測試報告,看也沒看地就放到一旁,他清了清嗓子,道:「我就直說了,昨晚和文州等人討論之後,基本上是他們同意了我的建議,我先說,剩下的十天裡我們只會有兩場團隊訓練。」

 

「什麼?」「啊?」「那不夠吧?」

 

一陣驚愕的聲音過去之後,大家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到葉修身上,他表現得很冷靜,站姿也很輕鬆,這和之前喻文州讓他們做好的心理準備有著和預感中微妙的不同,他看上去很自信。

 

「好了,接下來我會簡單說明我要做的事,別插嘴哦!」葉修笑了笑,道:「你們不需要嘗試去和每一個人磨合,那樣費時又費力,我只要你們做一件事,相信我,然後這並不是請求。」

 

整個會議室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鐘,他們看著葉修,然後葉修也笑著看向每一個人,愣是沒一個人說話。

 

蘇沐橙忽然笑出了聲,然後張佳樂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說道:「你剛剛說了啥?」

 

「呵呵,我再重複一次,這次我就說得簡單點吧,你們需要相信我。」葉修說完朝張佳樂笑了笑:「這不是請求,當然也不是玩笑。」

 

「不、等等!我不明白!」唐昊站起身,接著又馬上被旁邊的李軒按了下去:「讓領隊說完吧你!」

 

「咳,就是我們取消了大部分團隊訓練的時間,取而代之這十天需要排出一部分時間和領隊一對一訓練,具體細節葉修會告訴你們。」喻文州緩緩道,因為坐在另一排的其他戰術大師都表現出了冷靜和認同,其他人也都認真地思考起來。

 

黃少天悄悄溜到坐下的葉修身邊,似乎作勢要揍對方,卻又笑著輕聲說了些什麼,葉修推開了對方,黃少天照舊纏了上去。

 

方銳這時剛聽取完從周澤楷那邊傳來的意見,似乎有些人對這方案存有顧慮:「基本上我明白了,因為我們沒有時間,但同時又要對訓練的效率有所要求,那麼需要一個速成法,至於細節怎麼操作我不知道,但你們怎麼知道這會成功呢?」

 

喻文州正要開口,葉修攔住了他,回答道:「我們不知道。」

 

孫翔皺了皺眉:「那你——」

 

「所以才讓你們相信我。」葉修笑了笑,挑眉道:「哦,這不是讓你們停下目前為止的嘗試,最終目的當然還是讓你們之間更加配合,代價就是犧牲我,是不是很划算呢!」

 

「夠了夠了。」喻文州站起身一把將葉修坐著的轉椅推走,嚇得對方頓時噤聲,倒是讓剛派送完新時間表的王傑希接住了他。

 

「下一次團隊訓練是在兩天後,第二次是八天後,到時就會知道這到底有沒有用了。」喻文州溫和地看向每一個人,每個人臉上都有不同的表情,而他們全都將之收入眼簾,並預測到了這種情況的到來:「我明白你們現在在擔心什麼,稍微放鬆一點吧,有什麼意見等第一次訓練之後再說。」

 

「我想補充一句。」葉修瞪了喻文州一眼,接著面向其他人:「不用擔心你們的技術,那正是為什麼你們在這裡的原因,現在需要的是比之前更緊密的團隊合作,面對完全不熟悉的對手,如果不能配合隊友創造機會和意外,那你們就是一隊鹹魚。」

 

「然後我保證我不會讓它發生。」葉修承諾道。

 

「還有什麼嗎?」方銳問道。

 

「也許還有一些好運吧?」葉修溫和地笑了。

 

 

 

「嘿,你做得怎麼樣了?」視訊的另一邊,但丁挑了挑他那淺色的眉毛,擠眉弄眼地做著一點也不符合暗示的舉動。

 

「不不不,你不能這樣。」葉修隨手從一旁拿了一疊紙拍向攝像頭,然後移開,不滿的表情裡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挺好的,勞你費心了。」

 

「什麼?」周澤楷原本埋頭在書本裡的頭抬了起來,疑惑的眼神游移在兩人之間。

 

但丁卸下他剛才逗弄葉修的舉動,一派輕鬆地和周澤楷說「沒什麼」,但丁的個性很直爽,他有著特別的幽默,大概是因為身為隊長同時又是家中的長子,他有著讓人信任的穩重和可靠。

 

周澤楷明白這是不要再問下去的意思,但他還是忍不住望了葉修一眼,他什麼也沒說,可葉修還是無奈地笑了笑。

 

「之前在蘇黎世的時候,但丁帶我去參觀過一個協會,他問我要不要參加,我說我會考慮。」葉修聳聳肩,隨意地說道:「一個當地的電競協會。」

 

「真不錯。」周澤楷由衷地讚歎,露出有些腼腆的笑容,沒什麼細想,只覺得這是葉修應得的邀請。

 

「什麼?你和周說了什麼?」但丁佯裝出一副很嚴肅的表情,雙眼靈動地在葉修和周澤楷之間游移,接著輕聲道:「聰明的男孩,我覺得這其中有貓膩。」

 

「什麼也沒有,愚蠢的但丁,我要下了!晚安。」葉修說罷馬上就把但丁踢出了聊天室,周澤楷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他不打招呼就進入葉修的聊天室已經有好幾天了,可這兩人的大方還是讓他覺得有些罪惡感,如果是因為他而讓這場對話驟然結束,他可不覺得怎麼自在。

 

「小周?」葉修喚了一聲,隨後周澤楷望進了對方溫和的眼裡,他道:「哎你別露出那麼擔心的表情,沒事的,你今天怎麼樣?」

 

「嗯……一樣。」周澤楷說完,尷尬地紅了臉,急忙又補了一句:「呃,孫翔做得很好。」

 

葉修笑了笑,點點頭表示理解:「很好啊。下午那會兒這裡亂成一團,呵呵,真是多虧主席的寬容啊。」

 

「啊,我也是……」周澤楷想起了什麼,趕緊附和對方,並苦笑著道:「他們很激動。」

 

「假期呀,有誰不喜歡?好了,我要下線了,晚安小周。」

 

「晚安。」




TBC

-----------------------------------------


對不起上個星期為了趕assignment就暫時沒更OTL

這章解釋了一點信任計劃的信息~

QWQ


#tag 记一次出游

评论(5)
热度(30)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