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周葉】與光戲游 05

目錄

第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1

上一篇:【周葉】與光戲游 04

下一篇:


補更!這篇是之前的兩倍字數啊……雖然沒有我以前寫得多不過依照這個系列的慣例,6000字一更新很多了QWQ

————————————————————————————



早上七點,鬧鈴正努力地喚醒熟睡的眾人,而張新傑在鈴響的那一瞬間就翻身起來按掉了他的鬧鐘,他戴上了眼鏡,準備下床往廁所走去。

 

叩叩。

 

他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但還是起身過去給來人開了門,有些意外是誰這麼早就起來找他。

 

「小張,早安,剛起來?」葉修穿著國家隊的外套,開口間有一道淺淺的煙味飄來,似乎起來有一陣子了,他站在門外,笑問道。

 

張新傑點點頭:「早上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想請你在早餐的時間給其他人這個,我昨晚做了點修改。」葉修抬手將一張紙遞給張新傑,上面寫著一對一訓練的時間。

 

張新傑接過時看了一眼,稍微皺了皺眉,卻在看了修改的內容後意外了一下:「你確定嗎?這樣周澤楷就只剩下一個小時的訓練時間了。」

 

「當然確定了,不確定我還拿給你?」葉修笑了笑,輕聲說道:「沒關係的,你想想,小周需要的可不是我的指引,我可以指導他的操作,可是人際關係我做不了什麼吧,倒不如讓他與你們之間的相處時間拉長,那對他來說才更有幫助。」

 

「也許真是那樣。」張新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你啊,可別勉強小周跟隨你的作息和時間表做事,先包容對方,發現對方的優點,再來決定你要告訴哪些你自己的想法,這句話我第一天就說了吧?」

 

「我知道。」張新傑肯定地又一次點點頭:「信任是雙向的。」

 

「嗯,那就好,早餐的時候我和小周都不在,所以你可以那時候給他們這個,小周那邊我自己說,告訴那群傢伙別亂說話。」葉修搖了搖頭,無奈笑道:「就這樣,去洗漱吧。」

 

說完,葉修轉過身,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起來正準備回去,張新傑這時叫了葉修一聲。

 

「你有睡嗎?」張新傑問道。

 

葉修聳聳肩:「算是吧。」接著他晃了晃手,踏步離開了。

 

張新傑在後面看著,不曉得要不要再度開口,他低頭看了看手上的時間表,默默地退身到門後,然後關上了房門。

 

當周澤楷依照葉修的小紙條在早上七點四十五分來到八樓的訓練室裡時,葉修已經坐在裡面了,看起來似乎已經到了好一會兒。

 

「小周,早安啊。」葉修半起身朝他揮了揮手,示意周澤楷過去他那兒坐下。

 

周澤楷有一點緊張,他知道今天訓練的時間提早了肯定有什麼地方產生了變動。當他往葉修身邊坐下時,他發現葉修正對他們目前使用的訓練模擬器做著編輯。

 

他什麼也沒問,只是將視線黏在了對方的屏幕上。

 

「你們等會就能用到新的模擬器了,別急別急。」葉修快速地在鍵盤上敲打著,噠噠噠平穩而規律的聲音讓周澤楷漸漸平靜了下來,他認得這個聲音,對榮耀職業選手來說,在葉修身邊聆聽他的鍵盤聲是一種享受。

 

早晨的倦意不知何時悄然退去,他就在葉修的身邊坐著,靜靜地看著他做著精細的計算、分析和預測,驚歎於他們現在用著的模擬器多麼來之不易。

 

當然,這其中葉修只參與了數據修改的部分,其他的設計都是由專業人員負責的。

 

「大概先這樣吧。」葉修將一切儲存了下來,接著才轉過頭看向周澤楷,道:「對不起讓你等我,我說了是八點過來吧?怎麼十五分鐘前就到了。」

 

「沒關係,習慣。」周澤楷道。

 

「那我告訴你,晚點來也沒關係,記得要好好休息。」葉修笑了,他讓周澤楷把他的電腦開了,然後把新印出來的時間表擺在對方的面前。

 

周澤楷愣了愣:「這是?」

 

「新的時間表,先不要看,聽我說。」葉修傾身靠近周澤楷,手臂壓在那張紙上,認真地看著隨一分一秒過去而緊張的隊員,他開口:「我在你們的時間上做了些修改,畢竟已經來到蘇黎世了,一些隨情況變動的修正都是預料內的不是?」

 

周澤楷點點頭,葉修接著說了下去:「我改了點你的時間,之後只需要每週日和週三早上來找我一小時就好。」

 

聞言,周澤楷的雙眼微微睜大,他猶豫地低下頭看向桌上的紙,葉修移開了他的身體,任由對方確認。

 

「我可以問……?」周澤楷抬起頭,不解地看向葉修,看這模樣葉修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小周,你還記得為什麼我們開始這個計劃的初衷嗎?」葉修攬過周澤楷的肩膀,輕輕地拍著他:「就算你不來找我也沒關係,我希望你可以和其他人多交流,多對戰幾次,增進彼此之間的互動,是不是對你來說直接和對方相處更容易了解並信任對方呢?」

 

「嗯。」周澤楷仍然微垂著頭,思考著什麼輕輕點了點頭,葉修接著道:「那我要不要直接把你的行程取消?你只需要參與平時的訓練就——」

 

「等一下。」周澤楷動了動,葉修疑惑地看著他,對方啟唇間欲說還休,但葉修還是耐心地等待周澤楷回答。

 

「那個……取消比較好?」周澤楷有點為難地問道。

 

「不是那個意思,如果你覺得這個一對一訓練並不必要的話我可以取消,這是取決於你想要的訓練方式和嗯……其他的需要。」葉修微笑著,溫和和輕緩地說著話,試圖藉此安撫周澤楷的不安。

 

「留著。」周澤楷脫口而出,葉修點了點頭,問:「為什麼呢?」

 

「……比較好?」周澤楷再次不安地緊繃起來,葉修也就不再追問了,他笑著揉亂了周澤楷的黑髮,這讓對方錯愕了一下:「沒問題,你說了算,真的沒關係。」

 

周澤楷點了點頭,在葉修準備開始今天的訓練內容之前,他再一次問自己,為什麼會想要留著這段訓練時間呢?

 

這個隊伍並不缺優秀的人才,而他們都沒有被排除在外,雖然只看了一眼,但有些人——比方說孫翔,他們的時間都增加了。

 

他知道這並不是實力的問題,而葉修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可是當全隊一起努力構建的事物唯有他被排除在外,這種感覺讓他很不安,同時也很難過。

 

至少他還能留下,至少還有那一小時。

 

 

 

 

「你覺得他今晚會過來嗎?」視訊另一邊的但丁·尼爾森問道。

 

「會吧,怎麼了?」葉修看也沒看對方一眼,他專注地盯著屏幕,似乎在確認些什麼,接著又輸入一些字母。

 

「你還沒註冊好嗎?要不要我幫你?」但丁好奇地看著葉修自顧自做著他自己的東西,湛藍的雙眼在桌燈的照耀下更顯靈動:「我注意到他只在晚上進入聊天室,你怎麼在白天還這麼閑?」

 

「去你的,我忙得很呢,好了我上線了。」葉修懶懶地看了但丁一眼,道:「小周大概是在訓練結束時上線的。」

 

「我記得他蠻特殊的?」但丁委婉地說道,順道給在美國服上線的葉修遞去一個加友邀請。

 

「可以那麼說,比賽開始之後我還是決定把他的時間減少到半個小時,一小時還是太多了。」葉修看著那有著不同排版的英文界面,充滿新鮮感地操作著但丁給他寄來的滿級戰鬥法師。

 

「嘿,過來,我帶你去競技場,我們的地圖在細節上還是有區別的。」他抽空看了看葉修的表情,又一次不滿地哼道:「你看起來還是很蒼白,你有好好照顧自己嗎?」

 

「有啊。」葉修抬頭看向但丁,挑挑眉道:「你知道的吧。」

 

「飲食和作息上呢?」但丁追問。

 

「都有都有。」葉修一邊操作一邊道,看到對方正瞪著自己,葉修苦笑了下:「好好,都在努力。」

 

「很好,你生病之後看起來瘦了點,那沒什麼,很快就能補回來的。」但丁點了葉修,然後把大把裝備不要錢似的全往對方那邊扔:「你自己配吧。」

 

「天殺的。」說是那麼說,可葉修還是在懊惱的同時充滿好奇地將那些裝備拆開來一個個看過去,表現出了十足的興趣,這讓但丁感到很滿意。

 

「希望我這麼問不會很怪,照你的說法,他和你有著最短的相處時間,可是卻是之後最常找你的隊員?」

 

「嗯……我有注意到。」葉修持續翻看著那些裝備,見但丁仍盯著自己問:「然後?」他便停下了動作。

 

「不知道。」葉修往後靠在椅子上,對但丁笑道:「但也沒什麼,這次的相處和之前不一樣,我樂於他的主動。」

 

「他是不是要和你熟稔起來啊?你看,我知道你和其他隊友感情都很好,而周有些內向,可不代表他不希望和其他人一樣和你的關係好起來。」這時但丁自豪地笑了笑,他有著迷人的笑容,但問題是他每次這樣笑葉修就受不了:「像是我這種人打入內部大概對他打擊很大,對吧寶貝?」

 

「感謝你的關心,我會考慮你的建議。」葉修笑了笑:「該不會你對你的隊友也是這麼叫的吧?」

 

「有時候吧。」但丁眨了眨眼,猶豫了一會兒,輕聲道:「不過大多數是在泡妞的時候。」

 

葉修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吐槽:「說你是開玩笑的。」

 

「好吧,我只是在開玩笑,嘿,聽著,我真的很喜歡你,希望你不會太介意我的玩笑。」但丁哄著葉修,大概是意識到他的玩笑不太適合對方,合著歉意的眼神一點也不像是假的。

 

「雖然有點意外,但我不介意。」葉修對但丁的表情失笑,一瞬間想起了什麼,補充道:「對了,小周在的時候就別說了,我可以想象那一刻的尷尬。」

 

「我知道,你總是不讓我說太多,昨天那件事他不知道嗎?」

 

葉修愣了愣,想了一會兒,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我和他說那是電競協會的邀請。」

 

「哈,真有你的。」但丁挑起一邊的眉,道:「是想要給他們驚喜嗎?」

 

「誰知道呢?」葉修將雙手搭在鍵盤上,催促起另一邊的但丁:「打還是不打?」

 

「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但丁聳聳肩,哼,現在是誰等誰呢?

 

 

 

叮!

 

「嘿,周,晚上好!」周澤楷剛進入聊天室,但丁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而且聽起來有些急躁。

 

「晚上好。」他看了看,發現葉修並不在線。

 

「他去找那女孩了,等會會上線的,聽著,你來得正好,我的隊友,就是亞當斯,他剛剛來找我了,告訴葉我今晚不回來了,好嗎?」

 

這時周澤楷才注意到但丁那邊的混亂,他似乎正在找尋著適合的服裝,鏡頭可見的畫面裡是但丁的房間,他的床上鋪滿了衣物,那一件件凌亂而奢華的牌子讓周澤楷暗自瞠大眼,原來但丁是個收入不菲的傢伙,但他這是在幹嘛呢?

 

「找朋友?」周澤楷一臉狐疑。

 

「噢!哦買噶。」但丁猛地撲上來把鏡頭用身體遮住了,周澤楷皺了皺眉,他現在正看著但丁的襯衫磨蹭著他的鏡頭。

 

「我沒事,然後你什麼也沒看到。」但丁將他金色的頭髮往後梳去,對周澤楷露出了不太輕鬆的笑容,他看著周澤楷,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又往後撲去。

 

「嘿,也許你能幫我。」不一會兒但丁就回來了,他現在將他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番,現在周澤楷看出來了,但丁不止有一張好看的臉,他的身高和身材也不差。

 

「嗯?」見但丁正望著他,他感到不明所以。

 

「我這搭配怎麼樣?我記得葉說過你給你們聯盟當過模特兒。」他緊張地道,隨即又看了一眼他的手錶,急躁間下意識撩起前額的劉海,這時周澤楷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什麼什麼?怎麼樣?」

 

周澤楷看了但丁一會兒,慢慢道:「呃……我覺得很好。」但丁鬆了口氣:「表現自然點。」

 

「嗯?什麼?」但丁轉過身去收拾他房內的殘局,那隨著彎身而往上拉去的白襯衫隱約露出了一些無意識的性感,周澤楷心下讚歎,他也有自己的美感,並為但丁的努力獻上祝福。

 

「表現自然點。」周澤楷提高了音量,並對但丁露出微笑:「那會,非常好。」

 

但丁聞言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他側身看著周澤楷,意味深長地與對方對視,舉動不再慌亂,反而就像周澤楷說的,自然地表現出他迷人的動作。

 

「你說的話真有意思。」但丁笑了笑,周澤楷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他有沒有解釋:「謝謝你,願你有個美好的夜晚,周,晚安。」

 

「嗯。」對方爽朗一笑,接著便下線了。

 

過了不久葉修就上線了,他愣了愣,不出意外地問道:「嗯?但丁呢?」

 

「亞當斯找他出去。」周澤楷眨了眨眼,看著葉修拿了杯熱乎乎的杯子坐了下來。

 

「亞當斯?」葉修看起來很意外,他現在看起來就像江波濤八卦起來時一樣:「那傢伙有沒有很興奮?」

 

周澤楷點點頭,有點好奇這之間的聯繫,但聯想到但丁之前的異常,他大概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太可惜了,我一直想看看那傢伙手忙腳亂的樣子。」葉修拿起了他那杯杯子,輕啜了一口,壞笑著道:「亞當斯原本是其他戰隊的人,是後來才轉去他戰隊的,聽他說的,當時可樂壞了。」

 

周澤楷聞言,似乎有點訝異:「是情侶?」

 

「哈哈哈!那倒不是,但他表現得太明顯了,我想也差不多了。」葉修笑著,視線轉移了一會兒,接著把他的杯子展示給周澤楷看:「這是老闆娘準備給大夥兒的,最近天熱,喝點薏米水。」

 

「薏米水?」周澤楷往杯裡看了看,疑惑問:「薏仁?」

 

「聽說正確的名字叫做大薏仁,因為薏米有分成兩種,而用來泡薏米水的是大薏仁,啊裡面還有白果和腐竹,味道挺不錯的,清熱祛濕。*」葉修看著周澤楷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暗自鬆了口氣,接著看似隨意地提起:「剛剛我被叫過去討論假期的計劃,你們呢?有沒有什麼計劃?」

 

「沒有。」周澤楷想了一圈,點點頭道:「沒去哪兒。」

 

「沒去哪兒?什麼,你假期也不回家嗎?」葉修疑惑。

 

「剛回來時回去了。」周澤楷歪了歪頭看向葉修,問:「前輩……去哪裡?」

 

「不,我也沒去哪兒,沐橙只是問我能不能讓她和楚雲秀他們一起去旅行,包子幾個似乎是要和老魏去廣州玩幾天。」葉修又喝了一口,他望著周澤楷,今天他似乎稍微整理了下他的髮型,垂下的劉海遮住了他的眉毛,卻襯得他的睫毛更長了。

 

葉修勾起了微笑,這不是周澤楷第一次看見葉修笑,但這是自上次去探望他之後再一次看見這樣的笑容。

 

那時被被窩遮住了,所以他沒看見,那目光不需要暖光去為之柔化,溫柔的弧度在嘴角邊綻放,他不自覺移開了視線,心跳在加快,又慌又怕,仿佛那微笑對他述說了什麼。

 

周澤楷也想回以微笑,但他做不了,他裝傻似的看向葉修,吞吞吐吐道:「前輩……也可以去旅行?」

 

「嗯?」葉修仍微笑著,他點了點頭,將那杯水放在一旁:「你覺得我是適合旅行的人嗎?」

 

「呃,那無關吧?」雖然葉修很宅,但如果想要去旅行,又哪來的合不合適之說,只有他想不想去。周澤楷望向葉修單薄的身體,他的姿勢看起來異常放鬆,再往上望去,他的神情總是有些疲憊,但氣色比起從前好多了。

 

他知道他在轉移注意力,但他不得不那麼做。

 

不知何故,葉修被周澤楷逗笑了,他欣慰地笑了幾聲,開心道:「有道理,但你該和我出去一趟,你就明白我是什麼意思了。」

 

葉修帶笑的雙眼期待地看著他,周澤楷的內心充滿了困惑,思緒因為其他因素而顯得一團亂麻,下意識起了戒備,但他沒有理由拒絕,於是隨意地道:「也許。」

 

「那好吧,這個週末你有空嗎?我有東西想給你看看。」葉修看著他,像之前他們沉默對視時一樣開始戲弄他,葉修笑得一臉得意,並逮到機會就對周澤楷眨眼。

 

周澤楷可受不了別人在他面前利用那一段沉默來刺激他,他無奈地對葉修搖了搖頭,答應了:「好。」

 

「真的?」葉修的驚訝是周澤楷預料之外的反應,但旋即他便開心起來,這讓周澤楷再次淡忘了方才的不適,葉修既然如此高興,他再那麼在意就顯得不太厚道了。

 

周澤楷甚至都沒意識到這一次的視訊中,除了那一次微妙地轉移話題,葉修從未與他斷開過視線接觸。



TBC

---------------------------------------------------------------

馬上第一場高/潮就要來啦啊啊啊(歡呼

補償之前沒更到的部分QWQQ 如果assignment來得及做完說不定明後天也能更新……噫我不敢肯定。

之前有人一直說一對一訓練耐人尋味……我雖然叫污陽可是這篇文我可是很認真在寫的(正經x


*【薏米水】

受访专家:朱一兵医师,黄耀南中药行

薏米分两种

薏米有两种,一种是较大颗,类似黄豆大小,有颗粒感,中医学称“大薏仁”或“中国薏仁”。大薏仁味甘性微寒,有健脾胃、利小便、消水肿、宁神安眠的作用。

另一种较小颗,类似绿豆大小,表面滑润。在咖啡店喝到的,或家庭买来煮薏米水的,多是选用这种小薏仁。

小薏仁又称“洋薏仁”或“小薏米”,但朱医师说,它其实不属于薏仁,更准确的说法是“大麦仁”。

朱一兵医师说,大薏仁和小薏米(大麦仁)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功效和药用价值,当然也不一样。

他指出,小薏米有健脾开胃的功效,性甘温、可消食、下气、回乳,但营养价值(包括粗蛋白、碳水化合物、膳食纤维、维生素和矿物质)都没有大薏仁来的好。

朱医师说,要达到清热祛湿效果,应选的是大薏仁,而不是小薏米。


參考自:薏米,別選錯了!


話說薏米水真的在台灣中國都沒有嗎?O.O


#tag 记一次出游  

评论(5)
热度(28)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