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1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序: http://walkerstreet.lofter.com/post/307902_f07284

上林苑裡有一地區非常多貓,加上那幾家還正巧都是愛貓者,因此在互相交流、互相關照之下,隨著時間的推移,不知不覺中養的貓也愈來愈多了。憑藉著在愛貓社團舉行的比賽上贏下的榮譽與獎金,加上不少被邀請去做採訪、做廣播嘉賓或拍廣告之類的商業活動,倒也不愁沒資金去養活它們。

知道這一區情況的人們總愛叫那些貓們為榮耀喵,因為它們就是一股子成就的味道。不僅僅是主人家的用心和呵護受到肯定,連貓們在陸陸續續地成長了起來後,也為自家親愛的主人贏得了那麼多的讚譽,實在是令人相當羡慕的事。

那麼耀眼的成就擺在眼前了,能不視它們為榮耀嗎?

而這個問題,同樣適用在貓們對待主人的態度上。主人那麼值得去敬愛的對象,居然還是屬於我們的,能不視它們為自己的榮耀嗎?

它們總是在努力,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更討主人喜歡,順便也給其他同伴一些壓力,何樂不為。

這麼說起來,它們倒是都有一個集體的壓力源,一隻毛色白淨的短毛貓——葉修。

葉修像是上個輩子也是隻優秀的貓似的,今世似乎連上輩子的記憶都帶過來了,既活潑好動之餘,也對主人非常乖順聽話,明白主人的要求、主人的需求,簡直面面俱到。

在他們還未有組織性地去參與比賽前,他們也曾經有過艱苦的訓練、研究過程。而貓們的訓練在一段時間後,葉修的訓練成果明顯比其他貓更加出色,異常優秀的成績讓大家都在期待之後參加比賽時會是什麽樣的一番光景,加上當時也和葉修不相上下的蘇沐秋,相信結果會令人眼前一亮吧!

在他們參與那些零零落落的比賽時,葉修和蘇沐秋的表現都十分好,好到讓上林苑裡的主人們都嚇了一跳。尤其是組團、雙貓合作之類的比賽內容更是讓他們如魚得水般一路贏下去。

因為如此,在國內愛貓組織開始籌備大型比賽的時候,他們這群人自然也收到了不少的邀請,甚至也有專門的贊助商替他們打點愛貓們的打扮問題。

那個時候,葉修和蘇沐秋的收養人也顯得很是雀躍,好勝心蠢蠢欲動,似乎恨不得比賽馬上就開始那般。

——嘉世,是一名由馮老爹親手教出來的貓咪競技訓練員,天賦好潛力也很好,面對貓的各種反應也都在長期的相處下有了不淺的認知和意識,而且葉修和蘇沐秋的個性和嘉世的活潑好勝也很搭,於是大家都同意將相對耀眼的這兩隻貓交給嘉世來撫養。

面對著一白一黃的兩隻貓,嘉世當時覺得前途無量。


前途無量的光芒,卻誰也夠不著,我們對前途僅有的是空白的意淫。


以至於蘇沐秋跑出小區外不慎被車碾撞時,誰都沒有預料到,這隻優秀的貓就那樣離世了。

大家都很傷心,非常傷心,意外當天哭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給蘇沐秋下葬了,這才沮喪地回頭去處理其他事務。

當時他們收養的貓並沒有如今那麼多,因此放在僅有的每隻貓身上的感情都非常重,加上未成年的關係,這時候的感情是很容易被牽動的。失去蘇沐秋,就好像失去了自己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一樣令人痛徹心扉。

當時的他們并沒有察覺到,蘇沐秋離去的當天,葉修一聲貓叫都沒有發出過。

葉修就那樣靜靜地待在主人身邊,任他們抱著,摸著。葉修只是安靜地伸出貓爪拍拍他們,或蹭著他們,儘它所能地安慰著他們。

在此起彼落的哭聲和貓叫聲中,沒有人注意到這其中少了一把既慵懶又不羈的聲音。


當天半夜,葉修坐在上林苑區的公園椅上,安靜地呼吸著夜晚的空氣。

旁邊出現些微的聲響,然後傳來了一把擔憂的聲音:“葉修?還好嗎?”

吳雪峰喵比葉修大了一圈的身體在旁邊並排坐著,見到葉修的湛藍色眼眸裡黑色的瞳孔似乎在凝視著什麽。它朝那個方向望去,瞬間明白了。

那是上林苑的出口小徑,他們這些貓偶爾出去玩鬧時會走的路,同時,也是回家的路。

“葉修。”剛剛的喚聲沒得到該有的回應,吳雪峰也不管了,就那樣將頭湊過去蹭著葉修顯得異常孤寂的臉龐。

被這麼一蹭,葉修原先還豎立著的貓耳朵瞬間耷拉下來,吳雪峰見狀也立刻抬頭、伸出舌頭舔起了貓耳背,它湊過去用身體和尾巴蹭著葉修,想讓他好過一點。這些都是安慰的舉動。

“夠了……我沒事。”葉修抬起貓爪就拍在了吳雪峰的鼻子上,喵叫的聲音弱得連葉修自己也嚇了一跳,但也似乎並未就此放在心上,拍停了吳雪峰的動作,他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

吳雪峰同時也隨著它跳下,并憑藉著身體大小的優勢擋住了葉修的去路。

在他眼裡,葉修還只是隻半大不小的貓崽子來著,這孩子能受得住失去摯友的痛苦?二話不說就湊前叼起葉修的身體。

“幹什麼你!”被視作貓崽子叼起的葉修自然也有所察覺吳雪峰的想法,頓時各種不能接受,就那樣懸在半空掙扎了起來。

“嘖嘖,貓崽子就是貓崽子,給老夫乖一點。”

不知何時出現的魏琛喵一出場就是一貓爪拍在了葉修晃動的屁股上,力道不重但好歹有肉球的觸感在上頭,葉修立刻就知道自己被兩貓圍剿了,頓時四面楚歌狀。都是這身子的錯!還未完全成長的葉修憤憤地想著。

吳雪峰將葉修叼回他們住的區內,今夜非常安靜,連平常都有的貓兒嬉戲聲今晚完全沒有,靜穆得彷彿走錯了地方。吳雪峰將葉修叼進其中一間家的花園裡,將它放在了木製鞦韆上,隨後自己和魏琛也跳了上去。

“你們幹嘛。”依然耷拉著貓耳朵的葉修警惕地望著兩隻比他大的貓,緩緩後退至極限,“別亂來哈。”

“你才別亂來。”吳雪峰晃了晃尾巴,湊前看似又要去蹭葉修,見葉修又往裡縮著,才打消了念頭,“世間總有悲歡離合,尤其是貓類,時不時就會因為一個很蠢的理由而死亡。”

頓了頓,“沐秋他……”弱弱地喵了一聲,葉修沒了下文。

也不難猜到它想說什麽,吳雪峰接著說,“難過麼?葉修。”

“……”

“有像他這樣叫了一整天,纏著藍雨主人不放一整天嗎?”

被踩貓尾的魏琛瞬間炸毛,怒吼:“滾滾滾!老子才沒那麼做!”

“哦,沒有麼?那你怎麼過來著。”吳雪峰也不點破,直接就魏琛說的接了下去,果然,魏琛馬上就噤了聲,吳雪峰也不理,接著又說:“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嗎?還是,這是一件沒必要的事?”

後一句,它是望著葉修說的。

“葉修,你知道嗎,大家都在關心你。今天,主人沒注意到你的狀態,不代表我們沒注意到。”它緩緩地靠近貓耳朵依舊耷拉著的葉修,小心翼翼地將它圈在自己的懷裡,“你將自己置身於感情之外,今天是該感傷的一天,你也明白。”

“你或許不是不想跟著難過,只是不想自己的聲音讓主人聽了,更難過。”

聞言,葉修望了吳雪峰一眼,白天豎立的瞳孔此刻圓潤地注視著面前閱世較多的貓。

吳雪峰湊前舔著葉修的額頭,後者此刻並未拒絕,就任由它替自己順著自己的毛髮,同時感受到身體被另一具身體該有的溫度包圍。

它趴下,吳雪峰也跟著趴下,尾巴繞到身旁。最後的姿勢為葉修靜靜地躺在吳雪峰懷裡,蓋上了眼睛。

魏琛就那樣看著,有些困惑。

它輕聲問吳雪峰,“好了?這傢伙可一句話也沒傾述過吧!”

“這或許才是最沒有必要的。”吳雪峰用臉輕輕蹭著葉修入睡後放鬆的身體,心裡心疼著,“它剛剛一直都在望著我們出上林苑的那條小徑,想必心裡也十分清楚,蘇沐秋,這次不會再沿著那條路回家了。”

“說什麽都好,這份生命終究無歸。”

“你知道嗎?那麼多寒冷的夜晚,它們都是依偎在一起睡覺的。今天無預警地沒伴了,或許有些無措了吧。”

魏琛聞言,瞬間有一種人類哽咽的感覺。

它從鞦韆上跳下去,朝藍雨的家奔去了。

吳雪峰安靜地抬起頭看著靜謐的夜色,享受著鞦韆微微的晃動,一邊小聲地道:“出來,你也給它蹭蹭吧。”

黑沉沉的草叢響起了聲音,一隻挺壯的貓探了出來,比普通的短毛貓肥大的尾巴下垂著,朝鞦韆跳去。

“今天真的有些冷啊,來搭把手吧?”微微移動了下身體的位置,給來貓讓出了個位,自己則將頭趴在葉修的旁邊,尾巴拍了拍兩下,示意著那讓出來的位置。

韓文清喵依舊一臉兇猛,此刻卻意外地見溫和外露,比葉修大了半歲的身體發育良好,頭湊過去就能在葉修白色的肚皮上遮了一半,蹭了蹭,也是就旁趴下。

整個過程中只望了吳雪峰一眼,而後便在安撫性的舉動蹭過後趴下閉上了眼睛。

一夜無夢。

-----------------------

刷刷年長組(?)和傘修路過【

葉修幼化【有嗎

貓耳朵耷拉:自身狀態不好,不舒服、失落等

舔舔是私心(

评论(4)
热度(121)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