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3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貓主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在葉修喵明確地對貓咪競技比賽表現出了果斷的不合作後,上林苑裡曾經瀰漫著不愉快并沉重的氣氛好幾天。

一是因為蘇沐秋的離去,二是因為葉修雖然如往昔一樣有著優秀的表現,卻對眾人十分期待的貓咪競技表示了拒絕。一開始他人都認為這可能只是暫時的,但過了一個月後,葉修依然使盡各種方法讓他們報名失效,十分地驚奇,卻也十分頭痛。

“你怎麼了?”

一向對比賽很上心的嘉世因逐日接近的比賽日而開始焦躁不安,他漸漸沒了耐心,對於葉修這樣的態度,他感到很不愉快。

迴應他的依然是意味不明的喵叫聲和腿上傳遞過來的磨蹭。它始終是他最喜歡的貓,在無奈之下,嘉世只好成全葉修。葉修雖然拒絕了愛貓組織舉行的比賽,但偶有一些小比賽,它還是很欣然參與的。

但隨著愛貓組織舉行的大型比賽品質愈來愈上昇,內容也豐富多樣化了,主人們更是不得不一併開始提升訓練制度和隨之忙碌起來。不過短短一年半,原先僅只牽涉幾個市的比賽很快就晉級成全國性的比賽,并在陸續多起來的贊助之下穩定發展起來。

比賽愈來愈密集,更多的項目被新增。主人們開始集中關注愛貓組織的比賽,其他比賽也漸漸地不再給予過多的關注,不僅僅是因為愛貓組織舉辦的比賽更加高水準,單是從他們的比賽裡得到的榮譽、證書、獎金等就完爆了那些小比賽得來的小獎牌小獎杯。

曾經在某場小比賽裡用葉修得到過數次不同項目冠軍的嘉世並不像其他人一樣開始轉移中心,而是不斷地在煩惱著,他無法像其他人一樣灑脫地從小比賽中抽離出來,原因顯然就是因為葉修的關係。

不管過了多久,葉修還是對那樣大型華麗的比賽毫無興趣。

曾經有一次,由於嘉世帶去比賽的貓正好不足於參加愛貓組織臨時宣佈的小型競技運動,那個時候很難得地葉修沒有推辭,就很順從地和其他隊員參加了那場小型競技運動。於是結果不出預料的,完勝。

評判們給予了葉修很高的評價,並且諸多對於葉修的詢問不斷拋來,但對此,葉修只是喵了一聲,溫和地晃了晃尾巴就從嘉世身邊溜走退場了。而嘉世不得不面對眾多人炮轟般的關注,卻無從告知實情,一切有口難言。

自那之後他便堅信,如果葉修肯參與比賽,如今結果肯定大不一樣——

但葉修沒有。他還是那個乖順優秀的葉修,但卻是無法滿足他私慾的貓。

上林苑也有貓都不被安排進這些大型比賽裡,有些是因為實力未夠,像是那些被寄予厚望的黃金一代;也有些是因為體力不足、或因為心理問題而退出舞臺的貓,比如魏琛、比如不久也將如此的吳雪峰和郭明宇;亦有像是葉修這樣,不想上場的貓。

嘉世很喜歡葉修,也很信任葉修,但這份情感卻在逐漸變質,他開始變得功利,開始追求那些比賽中得到的利益,開始利用起一切能讓自己更加接近“最大幸福”的存在。他的這種功利主義並不考慮一個人行動的動機與手段,僅考慮一個行為的結果對最大快樂值的影響。簡而言之,能讓他在比賽中得到最大快樂值的既是善;反正即為惡。*

於是葉修的行為成為了“惡”,是讓人不快樂的存在。

但是在葉修眼裡,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他只是想愛著主人們而已。

作為一隻貓,它們相信主人永遠對自己是善意的,它們應該和主人一起保護他們的家。*

但葉修也有很抱歉嘉世的地方,那就是它的確不該惹主人不高興。但是,打比賽的確不是它的初衷,它之所以會去學、去訓練,只是想讓主人高興而已,他不稀罕那些炫目的獎項,它只想看見主人——嘉世的笑容。

可是事與願違,主人開始變得不對勁了,但它們是無能為力的。它看著嘉世開始漸漸地不理會它,連它去蹭他,想像往常一樣從中得到安心感,卻未能如願。

不知道第幾次被避了過去,葉修心下總算是徹底明白了,嘉世變了。

沒有人知道它有沒有曾經耷拉尾巴或夾在雙腿之間表示不安、或渴望主人的庇護過,總之,每次被避開後,葉修都乖乖地站到一邊去,不去糾纏。嘉世沒再帶它去比賽,於是葉修就那樣留在家裡。偶有貓來和它打鬧,它也會若無其事地像平時一樣將來貓壓得死死的,活力得很。

有一次,它居然難道地蹭上了嘉世的小腿肚,於是毫不遲疑地蹭著,并將尾巴盤繞其上——安慰的舉動。

它看見嘉世眼裡一瞬間的意外,但很快,它便感受到身邊的溫度一下子被抽離,尾巴盤上的觸感也消失無蹤,嘉世不發一語地離開了。在旁看見這些的貓們不禁為葉修揪緊了心臟,它們都很清楚,被最愛的主人近乎拋棄的舉動這樣對待究竟是怎麼樣的心理折磨。

但葉修只是淡淡地晃了下懸空的尾巴,便轉身進行例行訓練去了,而後依然還是能夠看見它那一向嘲諷的眼臉,像是和平時無異。但瞭解葉修的其他人亦或是貓,都很上心地在看不見它的身影時去尋找它,并看見了偶爾低落地在角落捲縮的葉修。

蘇沐橙偶爾在睡前會去舔舐葉修的毛髮,葉修的毛髮不再像從前那樣雪白毛絨,反倒有些污漬沾在上頭,它甚至在舔著的過程中發現好幾撮打結的毛髮,而這些原本都應該是嘉世每天的工作,蘇沐橙忍住不去想,這是嘉世第幾天沒給葉修打理了,而葉修又會去怎麼適應這些變化。

有時候當葉修在客廳睡熟的時候,有好幾隻貓都會爭先恐後地想去幫它舔毛,就算是悄悄地給予支持也好,但每次沒爭論出個結果,葉修就被朦朦朧朧地吵醒了,讓它們一個接著一個都深感歉意。而主人們則因為成年開始有許多事要處理,只得分出一部份心思去關注葉修,但卻沒能過多地給予幫助。

有時候霸圖會很不滿地對嘉世說,你這樣做不對,你到底有沒有在照顧葉修?

嘉世的心那刻聽起來就像是霸圖在嘲笑他,他低笑了一聲,硬是編了一堆顯而易見的藉口搪塞過去。

葉修天天在試圖討好嘉世,嘉世天天都在迴避葉修,甚至連房門都不讓進了。



而有一天,葉修正好在二樓走著,嘴裡叼了顆毛線球,那是從它最一開始從家裡離開後、和蘇沐秋一起來到嘉世家時,嘉世給它的第一份禮物。它也想借送禮*這一舉動讓嘉世知道,它對它還是如往昔般愛著他的。

於是他一邊看著面前因走動而不時晃動的毛線球尾端的線條,一邊神色如常地來到了嘉世的房門口。而最近嘉世禁止了葉修進入門內,於是它也只能伸出爪子碰了碰,發出了點聲音,希望讓裡頭的人注意到。

它隱約聽見裡頭傳來了談話的聲音,大概是在說電話吧。

“喂?確定了嗎?好的,謝謝馮老爹!好,好,我當然會好好照顧孫翔的,畢竟它是頂替葉修的貓啊!……欸,你說它來了?”

猛地房門被毫無預警地推開——而且力道很大——因為聽到裡頭的談話而愣住的葉修也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就那樣硬生生地被撞飛了出去。而樓梯口和嘉世的房門離得又不是很遠,加上葉修因為叼著毛球因此根本來不及發出被撞疼的嗚咽聲因此——嘉世也沒注意到,他的腳踏出去的那瞬間,將滾落在前面的葉修給二連擊踢了一下。

而這一下的力道也和門板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大力度讓還想要努力叼回毛球的葉修更加猝不及防地被踢下了樓。

巨大的跌落聲傳來,伴隨著貓的嗚咽聲——傳遍了他們的住處。

-------------------------------------------
我的心在淌血……真痛…
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到,其實那些「傷害」和原作還是有相連的,只是換個形式…?

晚上根本上不了lo,只好用手機更新…原本寫完這篇加上週末這兩天有事已經身心疲憊了,結果lo居然慢成那樣o<-< …求熱度回血!明天兩更榮耀喵!(<)

*功利主義/參考wiki

*
貓相信:在主人身上蹭出自己的氣味是交換名片
貓相信:自己和主人一起保護這個家
貓相信:應該在主人喜歡的東西上留下自己的印記
貓相信:不應該讓主人生氣
貓相信:主人會保護有自己氣味的地區
貓相信:自己抓到的禮物獻給主人會讓主人高興
貓相信:主人對自己永遠是善意的

但願如此。

*貓送禮的動機都是表示親昵、友善或尊敬。在貓眼裡,向主人送禮是理所當然的禮節。人類送禮,總覺得購買到禮物不如自己親手製作的禮物有價值,送自己喜歡的不如送對方喜歡的,貓也是這麼想。
所以,對葉修而言,最喜歡的是什麽,那麼那也該是嘉世會關心的事物,而那東西就被當做了禮物。

*至於貓咪的舉動與代表的意思應該在文中就有說明了吧?之後可能慢慢就不會寫出來了,就靠記憶去記住吧!

*更正一件事,之前寫葉修是耳朵耷拉=不安/狀態不好,其實是尾巴耷拉才對,不過基於咱們對萌動物的認知,耳朵也差不多吧(欸

评论(21)
热度(69)
  1. 缡梓Kira☆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转载了此文字
    qwq最后看哭了……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