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4

 01 03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貓主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嘉世在那一瞬間狠狠愣住了,他趕忙跑到樓梯口往下望去,同時看見了聚集在他家樓下的其他友人也和他一樣都怔住了。

  因為需要訓練的關係,此刻逗留在樓下的貓僅有嘉世家的貓,但這些都不重要——當嘉世看見葉修從樓梯上滾落的時候,臉上居然下意識泛起了笑。心裡那叫一個舒爽啊!好像出了一口氣似的,他在震驚之餘居然還在心裡念着“活該”。

  但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可是他此刻卻不想邁開腳步,他也不曉得怎麼了,明明那是自己曾經最為寵愛的愛貓,但此刻卻想要就那樣放置不管。他在一瞬間的震驚之後立即就放鬆了臉上的表情,他隨意望了一下身遭,自然也發現了那團毛球,於是他拿了起來并不疾不徐地下樓去了。

  葉修並沒有落至一樓,而是跌在了樓梯轉角的那片平臺上。但即使如此,它也沒能立即就站起來,而是在所有人愣神的當兒發出了不間斷的呻吟聲,表示這他此刻的痛楚。

  好幾隻貓都被猛地嚇了一跳,有幾隻向着嘉世的貓——比如陳夜輝,比如劉皓——在那一瞬間也是做個樣子哇哇叫了一會,但在明白人眼裡,它們的舉動更像是嘲笑。

  “嘉世!你慢吞吞的幹什麼啊!?”第一個迅速衝上去的是煙雨,美麗的臉龐因慌張失措而顯得異常蒼白,她非常小心地去碰觸因為站不起來而嗚咽的葉修喵,並在因為不論碰到哪裡都會引起葉修痛苦的呻吟而緊張得快要哭了出來,此刻見身為主人的嘉世居然像是個沒事人似的才剛下樓,心裡自然不會舒服到哪去。

  “急什麽,貓可有九條命呢。”嘉世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蹲到一旁就笑了笑,拿起手中的毛線球晃了晃,“不是跟你說了不要靠近我的房間嗎?怎麼不聽?嗯?”

  “嘉世!”煙雨震驚了,一激動起來抬起手就要推到他,但在就要碰觸到嘉世的時候手就被人抓住了。她眼眶帶淚地朝抓著她的人望去,正好就看見身後站了其他人,而抓住她手的人是藍雨,她沒有甩開手,因為她也感覺到藍雨抓住她手的手掌正微微顫抖。

  “你……”還未等藍雨說什麽,他看見蘇沐橙從他們身旁奔過,發出了激動的“嗷嗷”聲,被拉長的悲鳴聲敲打在他們每個人的心裡,他們看著嘉世,眼裡有著不一的情緒。而嘉世也明白自己的情況,他咳了一聲,表情不自在地碰了碰葉修的身體,還沒聽見葉修的聲音,另一隻貓就在他手邊炸毛了。

  “咪嗷——”渾身的毛豎立起來的蘇沐橙十分赫人,它的爪子也伸了出來,激動地在葉修身邊護著它,對嘉世表示出了警戒。

  眾人見此情況,也開始回神,並且也有不少人對蘇沐橙表示相當意外,霸圖皺眉對嘉世開口:“嘉世,這是怎麼回事?”

  藍雨倒是顯得很是擔憂,他和煙雨一樣,都希望先關照葉修的情況,於是他叫幾個人去把急救箱拿來,讓霸圖先和嘉世理論去了。

  結果其實很顯而易見,大家都是明白人,嘉世也不含糊,理直氣壯地就說是自己不小心沒看到貓嘛就那樣給甩下來了。說自己也有擔心啊,這不是下來了雲雲。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眾人其實都明白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很難讓嘉世醒悟,因為他已經在這件事裡將自己定義為受害者,而那種防衛意識讓他自覺地讓自己處在相對平穩的天平上,他只看得見自己所損失的,所沒得到的,卻忽略了很多本質的事物,更沒打算去理解他人的感受。他們不過剛成年,在追求的事物上卻是必須接觸社會的,他們在毫無意識下便開始與充滿陷阱的社會交流,而不成熟的心思極為容易被渲染,被社會上包裝華美的利益所誘惑。

  他掉入了那五彩的漩渦裡,並且無法自拔,他為自己的慾望受挫而深感委屈,卻無法很好地做好心理建設和理智面對,更無法意識到那些被層層的功利覆蓋的、最純真的本質。嘉世不覺得自己犯了什麽大錯,  他更無法理解的是,爲什麽沒人明白他?

  就在和霸圖爭論下逐漸失去冷靜的嘉世這個時候聽見了門鈴聲響起,他微愣,立即便想起了剛才電話裡的談話。他雙眼放光,對眾人毫無不客氣說了聲“讓讓”就朝門口走去。連同劉皓它們也一起去迎接來人了。

  霸圖簡直氣得不行,他一向有話直說,剛才已經很明白地告訴嘉世現況了,如今卻是這樣的情況。霸圖并不擅長婉轉地告訴他人他想說的話,而且也不擅長組織語言,他覺得不對,直說就對了,但卻無法仔細地告訴他人其中的緣由,告訴他究竟該從哪裡做出改變。而一旁能做到這些的人卻因為覺得貿然加入他們的爭論有些不妥,便只能在一旁待著,在看見嘉世去開門迎接馮老爹時,心裡很不是滋味。

  而目睹全程的葉修此刻已經安靜下來,被煙雨溫柔地抱在懷裡,偶爾發出微小的嗚咽。藍雨為葉修簡單地處理一下,卻沒能真正替它舒緩痛楚,葉修身上并沒有傷口,僅有腿部有些擦傷,但似乎並不是痛楚的主因,想來大概是骨折之類的。

  它望著嘉世離去的背影,它感受得到現在主人們的費洛蒙都很不對勁,它低下頭磨蹭著煙雨,低低地發出了些許聲音。

  “葉修、葉修乖……等等帶你去看小區外那邊的陳醫生,好不好?”煙雨噙著淚,疼惜地摸著葉修,她是多麼愛著這些貓啊,心裡早揪緊得痛極了。

  藍雨一向愛笑的臉也笑不出來了,他咬緊牙擔心地看著葉修,因為他們一向來都把貓照顧得很好,偶有一些意外也都沒這次嚴重,要不就是某次百花那邊出的事,他也沒牽涉進去,這情況是完全沒相關經驗了。倒是微草溫和地撫摸著葉修粗糙的毛髮,柔聲著:“不痛不痛……葉修一向來都很乖不是嗎?這次也忍忍,很快就不痛了,好了再給你洗白白。”

  眾人原想再說些什麽,三零一這個時候則是輕聲說道:“那個、我們先去看看馮老爹那邊吧……等會趕快帶葉修出去。”聞言的眾人皆微愣。

  雖然馮老爹一向都對他們很溫柔,但對上貓咪們的事則是非常嚴厲的,他也曾經不滿過嘉世的行為,卻因為身為愛貓組織的領頭人物之一過於忙碌所以沒能和他們一起感受過太多那些不公平的對待,是比這些少年少女更少接觸內部事務的人。如今葉修居然受傷了,他們都對之前孫哲平受傷時的經歷深感後怕,能悄悄地帶去治療就再好不過了……

  雖然心裡很不放心,卻還是依照三零一所說的那樣,暫時將葉修放在靠近後門的睡房後就離開去接見馮老爹了。

  蘇沐橙原先是不想跟去的,但在葉修無聲的注目下還是無可奈何地跟著煙雨離去了,離開房間前它不住地望著葉修,讓原本止住淚的煙雨又差點忍不住淚崩。

  “葉修,這個是你的吧?要收好喔。”煙雨吸了吸鼻子,笑著將毛線球放在枕頭上。葉修看見也將毛線球勾過去,緩緩地蹭著。

  好不容易等到全有人都離開後,甚至在藍雨偷偷探頭說“我們很快就回來”後才舒了一口氣。這下有些緊繃的精神稍一放鬆,身體的痛楚立刻又清晰地傳達了過來,葉修忍不住又嗚咽了一聲。

  它靜靜地望著虛掩著的門,忍不住想要咀嚼某些東西,它也聽得見門外的聲音,嘉世和馮老爹高興的聲音,同樣興奮的喵叫聲,零零落落的、其他人的聲音——以及從來沒在家裡聽過,孫翔的聲音。

  以後嘉世的重心將會完全放在孫翔身上了,而那個時候,不僅是在嘉世的心裡,連這個家——說不定也將無容身之處。

  它的努力終究付諸東流,可是它對嘉世的愛依然如昔,它是很衷心的貓,它對嘉世的感情的確受到了挫折,遇到了阻礙,但它心裡終有一絲相信,它相信從前的嘉世會回來。

  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葉修磨蹭著身邊的棉被,想要休息。剛才的衝擊讓它覺得很失落,非常失落,對嘉世,也是很失望。可即使如此,它還是依然固執地選擇相信嘉世,它也不鬧。可是身上的痛楚非常真切,具體來說也不曉得哪裡傷到了,它試著站起來,一開始雖然痛得腿軟,甚至開始顫抖,但它還是努力站起來了,即使走起來有些一拐一拐的,但葉修最後還是站起來了。

  它舔了舔有些擦傷的前腿,心裡稍微思考了一會,叼起毛球後便緩緩邁步朝虛掩的門走去,並在出去之後從後門的下方那給貓們通過的小門中出去了,它走得不快,甚至還有些慢,途中跌過幾次,毛球掉過幾次,痛卻沒吭聲,掉了也是默默回頭去叼回,而後繼續走著。

  好不容易將馮老爹招待好了,藍雨和微草才在去倒水的時候將雷霆帶上,想讓人偷偷把葉修帶出去的時候發現房門微微開了一些,他們帶著疑惑去將門推開,然後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翻箱倒櫃地找了一片附近的區域,直到煙雨和百花過來找他們了,他們才終於敢說了出來,倒不如說,面對現實?

  ——“葉修不見了。”

-----------------------------

寫得有點拖,不知道爲什麽……

可能要特別備註一下,之前有人留言裡寫的後續發展猜測其實也是差不多七七八八中了,但其實不論是狗還是貓,被門板和腳踢二連擊的傷害也僅只一瞬間而已,雖然之後還會隱隱發疼,不過在人們眼裡基本上是沒什麼受到傷害。而真正傷到葉修的是從走廊掉下樓梯所帶來的衝擊,所幸只是摔了一半,於是痛了一陣子後再站起來是可以的,它們的筋骨很軟……然後就是看究竟是哪部份傷得比較重,那麼那裡就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

#補充:雖然我是寫葉修一直在嗚咽,那是因為一開始的痛楚太痛了,所以才會叫。不過等稍後舒緩下來後,基本上貓咪都不會叫了。它們大多數時候都會隱藏自己的痛楚,所以很多主人都會因此忽略貓咪的行為是因為身體疾病的痛楚所致。

然後是關於嘉世的部份,嘉世這個時候大概是【陶軒+劉皓+孫翔】的綜合體吧,功利心,少年心,被燻陶的雙眼,在這種年紀是很難改變的。就好像孫翔那樣,其實原作剛出場的時候我的確有一些不愉快,但當知道他的年紀時,一切又說得通了,加上他有點二的個性,其實還挺可愛的。青少年為何說要必須從小教育?因為他們的動作在被理解後,發現其實只是小時候一些錯誤的放大版,他們不理解這種錯誤,於是就將錯就錯地做下去。可是奈何這些舉動又是極為容易被解讀的,只是解決起來異常麻煩,尤其是十幾歲的年紀,正是這些精力充沛的孩子將錯誤做到極致的青春年代。

很抱歉我可能寫出來沒那麼鉅細靡遺,總之這大概是我想表達的吧,嘉世不理解,於是他覺得自己是正確的,他想得到什麽,於是便去追求,但是很多時候是沒有遠見的。他失去了最原始的本質,遮蔽了雙眼,看不見自己造成的傷害。這些在之後都會回報給他,會自省並回顧過去的人,才會發現自己曾經是什麽樣子,做過什麽,但那個時候的他們或許也會不理解自己當時的所作所為吧。

呃還有我絕對不是嘉世黑啊QQ 陶軒也好劉皓也罷,其實我都沒有不喜歡,或許有些複雜,但這些都是人性,這是在日常中,我也會遇到的事,若連他們這點其實算是小事的小心思都包容理解不了,那我真的天天都活在痛苦之中了,不如放開並去接受,這也是人類的一部份。

後面會歡樂的~

评论(21)
热度(67)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