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怀阳
全职主叶受
坑多,三次元忙,缘更

摸鱼子博> 摸着鱼的咩
同人子博> 怀阳_抱住尾巴

《†榮耀喵†》05

  01 04

抱歉遲了呀……補完習就開始衝了,剛剛才檢查完。這章約4000字呢!太難得了,這系列不知為何寫起來特別艱難……OOC注意( 
 
*全員皆為貓(無種類區分) 
 
*全員向/日常向 
 
*葉修中心 
 
*戰隊擬人(貓主人) 
 
*OOC,私設,語死早 
 
*有參考《貓語與習慣》 
 
*我流更【爆 
 
 
 
 
 
 “千萬不要怒駡貓咪,它們會不高興的,不高興了,就會因此毀了妳和它之間的感情,所以,不要隨便就對它們生氣喔。” 
 
 “喔……那拱背呢?是什麽意思啊?” 
 
 “嗯……如果貓咪拱背、體毛豎立、尾巴變粗且垂直上揚的時候,是因為它們在害怕,隨著懼意提高會作出這樣的攻擊架勢。嘿,這個時候可就不要接近它們喔,小心被抓花臉。” 
 
 “唔,才不會!” 
 
 “哦,那手上那傷口哪來的?” 
 
 “呃……”少女將手藏在後方,別過臉道:“不管你的事。” 
 
 少年笑了笑,他鬆垮的衣服加上他懶散的坐姿,領口不經意滑落到肩膀處,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和鎖骨,聲音淡然,“陳醫生說那是妳執意要靠近生病中的狗狗弄到的吧?嘖嘖,太不乖了。” 
 
 才剛上初中的少女不滿地嘟起嘴,臉上微紅,別過臉不再理會打著呵欠的少年。 
 
 “啊!爸爸!”少女的眼神瞬間亮起來,開心地朝剛從內室出來的陳醫生奔去,很是快樂地勾上男人的脖子,“爸爸爸爸、我們什麽時候可以過去?” 
 
 男人寵溺地摸了摸少女的頭,溫厚的聲音開口道,“等東西整理好之後就可以直接過去了,不過和我們約定好的,妳可不能跟過來。” 
 
 “是啊是啊,每天偷偷摸摸地跟在人家後面還要不要臉啊!”少年的聲音讓少女一瞬間又皺起眉來,正想轉過頭說幾句,就聽見了顧客上門時才會有的鈴鐺聲響起,下意識往玻璃門口一望,欸了一聲。 
 
 “呀,稀客呢。”少年驚奇地看著進來的人、不,是貓。 
 
 “喵——” 
 
 男人走上前去,旁邊則跟著興致勃勃的女兒,他將手上的手套摘下并丟進垃圾桶後皺著眉開口:“這隻貓……你是葉修吧?” 
 
 “喵——”禮貌性地回了一聲,葉修虛弱地蹲在地板上,陳醫生聽出來了,那與平日懶散卻不羈的聲音不一樣,帶著虛弱顫音的叫聲讓他心驚。 
 
 “怎麼回事?你的主人們呢?”陳醫生一邊驚訝著那群少年怎麼會任由虛弱的葉修獨自外出的同時亦伸出手想要抱起葉修,但出乎他預料之外的,不過是剛碰到它,他就感受到葉修身子不自然的瑟縮。 
 
 “它在痛。”少年道。聞言的陳醫生也是點點頭,出聲安撫,“葉修乖,我給你看看。”說著再次伸出手將葉修抱起,即使葉修覺得疼也沒亂動,它稍微蹭了蹭陳醫生的手臂,然後就那樣窩在裡頭。 
 
 少年這個時候看著葉修開口道:“我說,它的主人是不是……很那啥啊?這毛,不怎麼漂亮啊。” 
 
 “以前不會的。”暗歎了口氣,陳醫生將葉修帶到裡頭的治療室裡去,并一邊和身旁的少年說著,“它是上林苑那裡最優秀的貓,我想你也看得出來,它和其他家貓的氣質很不同吧?” 
 
 “是競技比賽的貓嗎?”少年兩眼放光,看著葉修的眼神又多了幾分喜愛,“等你好了再給我看看你的本領哦。” 
 
 葉修輕輕地喵喵叫,它溫和地晃了晃尾巴表示對面前少年的好感,它從他眼裡看見了某種光芒,那是對它來說很是懷念的意志,那種純粹不帶雜質的眼神和從前的少年如出一轍。 
 
 陳醫生這個時候招呼了一下站在旁邊開心到說不出話的少女,道:“妳幫我把東西都拿來……哎別碰!它會疼的。” 
 
 “葉修葉修,看過來看過來!”既然不能碰,那至少也要讓心儀的貓看看自己!抱著這樣的心思,少女對將視線移過來的葉修道:“我叫陳果,你的每一場比賽我都有看喔,比較可惜的是沒能在愛貓組織的比賽裡看見你呢……不過一點也沒關係,我還是很喜歡你喔!” 
 
 “快去啦!”陳醫生哭笑不得,他這女兒從小就很喜歡上林苑那一區的貓,當那群少年漸漸地減少過來的時間時,她甚至還失落過好一陣子,不過倒是在附近有比賽時常常能看見最喜歡的葉修,之後慢慢地就被這隻貓征服了,看,這不,連爸爸的話都不聽了? 
 
 偷偷地伸出一隻手指摸了摸葉修的額頭,在陳醫生還未開口之前趕緊收回手指道了一聲“我去啦”就快速奔走了。 
 
 一旁的少年愣了會,失笑道:“欸這傢伙的人氣很高嘛,看果果那花癡的模樣,嘖嘖嘖。” 
 
 “你也會喜歡它的。”陳醫生將葉修輕輕地放在室內的桌子上,而後繼續對少年說:“它有著非常吸引人的魅力呢!別看果果那模樣,其實一開始也是因為我的影響啊。” 
 
 “喔?” 
 
 “當初是我將葉修介紹給果果的,之後她就一直會下意識地去注意它,久而久之,就喜歡成那樣了。我想,這大概也是爲什麽她會那麼喜歡貓的主因吧……可惜啊……”戴上手套和口罩的陳醫生歎了口氣,他溫柔地看著面前有些瘦弱的貓,心裡不住遺憾著。 
 
 少年聽出了男人的言外之意,眨了眨眼,他問:“葉修…怎麼了嗎?” 
 
 “喵!”忽然葉修叫了一聲,陳醫生也立即將碰觸的那一部份記下來,然後又去摸摸其他地方確認葉修究竟是哪個部份在痛。陳醫生一邊診斷著一邊說,“它是上林苑裡那群孩子養的貓之中公認最優秀的,而負責照顧它的飼養員也很不賴,但終究還是年輕啊,那孩子有些得意過頭了,開始不像是主人對待寵物,而是把它們當做‘道具’來看待,而葉修……” 
 
 “那孩子,叫嘉世嗎?”忽然,少年道。 
 
 “咦?”訝異了一會,陳醫生隨即又反應過來,“對了,你也是有看比賽的吧?沒錯,的確是他。” 
 
 少年環手坐在一旁,看著葉修道:“這葉修會不會太好了點啊?這樣的貓我也想要啊!”正見陳醫生在疑惑,少年繼續道:“它一定很喜歡它的主人吧,它叼進來的那團毛線球大概是它主人送給它的禮物,它連走過來的這段路程想來都很辛苦了,卻還願意帶著這樣一團隨時會跌落的東西上路,這不是說明它還是喜歡它的主人嗎?” 
 
 陳醫生微愣,就見少年再次繼續說了下去,“我是不知道它和嘉世之間是出了什麽事啊,剛才你們提起其他的比賽,我才想起,這不是在上次某場小比賽裡連得好幾個冠軍的可怕傢伙嘛!但既然在愛貓組織舉行的比賽裡沒有出場,首先不可能是實力不足也不可能是體力不足,主人更沒有理由不讓這樣的貓上場,那麼,只可能是它不想去比賽了。看嘉世那一副好勝的樣子,我想他應該對葉修很不滿吧……你看,它的毛究竟多少天沒打理過了?被一堆有專業知識的人照顧,怎麼可能連這基本的東西都不會,它被養著也有一段時間了吧,那樣細心的照顧對貓來說這段時間已經可以完全習慣了,一旦沒有照原先的慣例去打理它,是很有可能引起它的不快的,可是你看它,有不高興嗎?” 
 
 少年站起身後接近桌子,並在陳醫生確認了不會痛的部份慢慢摸著,“你怎麼就受傷了呢?” 
 
 陳醫生也是一臉沉重,他已經診斷完畢了,不是很嚴重的傷,但短時間內還是沒那麼快好,腳的部份可能需要一兩個星期才能完全治癒,這……這是從哪掉下來了吧?可是這情況在那群組裡可是從沒出現過的,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爸爸……”忽然,陳果弱弱的聲音傳來,少年和陳醫生同時望去,就見陳果兩眼紅潤,一臉哀傷的模樣,“他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聞言,陳醫生暗歎了口氣,原本他就是故意一直瞞著沒給陳果說出來他的猜測,但剛剛都被那麼仔細地推論出來了,真相大概也是八九不離十,而且瞞下去也沒什麽好處,他該怎麼去推翻住剛剛那些話呢?葉修的狀況已經是個有力的證據了。 
 
 他點了點頭,就見陳果就那樣站在葉修身邊靜靜地流著眼淚,心疼地看著它。 
 
 人類和動物之間終究還是有著隔閡,她不知道她該怎麼幫助葉修,但至少,此刻,她想陪在它的身邊。 
 
 陳醫生也沒再理會她,倒是喚了一聲少年,“我說興欣,我們三個人就待在這,誰去看臺啊?” 
 
 “呃,好,我去我去。”被喚為興欣的少年也是立即就扯出了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葉修後就離開了。 
 
 呼了口氣,陳醫生開始為葉修進行治療。 
 
 
 
 
 興欣抓了抓他微長的頭髮,黑溜溜的眼睛望著手上的《貓咪問題行為學》,對自己愈加強烈起來的慾望感到懊惱。 
 
 好想養貓啊…… 
 
 他瞥了一眼室內,從百葉窗上隱隱約約看見了裡頭忙碌的身影,以及那顯眼的白色。 
 
 他抿了抿唇,繼續不語。 
 
 這個時候,門鈴響起,他微抬頭,以為是有客人來了,但卻是在確認來人後微微睜大了眼睛。天啊,是藍雨! 
 
 只見藍雨的額頭上佈滿了汗,腳邊跟了幾隻貓,當他走到前臺看見裡頭的人時也是微微一愣,問道:“欸?陳醫生……” 
 
 “治療中。”興欣說。 
 
 “喔。”瞭然地點了點頭,藍雨勉強笑了笑,“那個,真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你有看見一隻白色的貓,帶著一團……嗯,我想應該有帶著,一團紅色的毛線球經過這附近嗎?” 
 
 立即就明白了藍雨這是來找葉修的,正想說什麽,喵喵聲忽然此起彼落地響起。他朝下望去,就見幾隻貓竄過他的腳邊,朝室內奔去,嚇得裡頭的陳醫生叫了幾聲,“興欣!這是怎麼回事?……哎這不是黃少天和喻文州嗎怎麼……” 
 
 興欣對愣住的藍雨道,“裡面請哈。” 
 
 “呃?好……”藍雨模模糊糊地就想進去將貓給抱出來,卻在進去後幾秒也是驚叫一聲,“啊啊啊!葉修!!終於找到你了!” 
 
 興欣聽著,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他跟著藍雨進去,就見陳果也是一臉不敢置信,桌子下有幾隻貓在不斷叫著,其中最響亮的還是毛色橙黃的貓,陳醫生則有些無奈,他拉下口罩對藍雨打了一聲招呼,就繼續手上的作業去了。 
 
 “藍雨哥哥,你給我說說葉修是怎麼回事!”陳果一見到是藍雨,特別激動地湊了過去,並開始追問,“嘉世……嘉世哥哥是不是,不喜歡葉修了?” 
 
 “呃……”一下子就被最關鍵的問題給難住的藍雨為難地看著陳果,眼神偶爾瞥了眼桌子上的葉修,“是有點問題……” 
 
 “是小問題呢,還是大問題?”興欣這個時候忽然對藍雨道,神情認真,“亦或是,大到無法解決的問題?” 
 
 藍雨皺了皺眉,有些不悅,“我們會處理好的,即使是難以解決的問題。” 
 
 興欣搖了搖頭,笑道:“你不會不明白吧?這問題不是‘我們’能不能解決,而是‘他’能不能解決。就你看來,那個‘他’能解決嗎?” 
 
 藍雨噎住了,神情愈加難看,他想起他與其他人衝出門的那刻,嘉世臉上的不以為意,以及嘴裡對葉修的漠不關心。 
 
 興欣靜靜地看著藍雨,以及周圍靜下來的貓咪群,勾起了笑,說:“我說,不如我幫他解決吧?” 
 
 “……啊?” 
 
 “讓我照顧葉修。” 
 
 
 
 
 整場被圍觀的葉修表示,它對此刻的發展表示不明覺厲。 
 
 






最最最開始的那一段話的資訊來自《貓咪問題行為學》,真的有這本書的!

另外治療什麽的是亂編的,真正治療起來複雜得很,治療方式也分了好幾種……希望有讓興欣帥氣到!(各種意義上)

评论(23)
热度(89)
©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